米英,香+英,露普,香




米英

 

 

亞爾佛雷德有的時候會特地跑來抱著亞瑟。

第一次不知道原因,他不笨;第二次,第三次,他想他知道原因了。

 

「在戰爭中殺人是英雄…在和平中殺人是狗雄。就和革命失敗會被當反逆軍一樣,你就看開一點吧。」

 

他來的日子和他家某些重大的殺人犯行刑的日子相同。身為國家,他們的手絕不潔淨,也許來得比任何人類都更血腥。那麼…最應該被制裁的不就是他們嗎?

 

以國家來說太過年輕,任性又正義感高漲的亞爾佛雷德。他親愛的弟弟,他心愛的戀人。

 

「在你接受並原諒你自己的罪前,我都會陪你的喔…花上多少年也是。」

 

就如同你等待我接受你的感情一樣,這次,到我了。

 

 

 

英+香

 

 

眼前的是焦黑的硬塊,用叉子一碰就馬上的粉碎。要是吃下去會得癌症的機會率一定會以數十倍的幅度上升的吧。他想起自家某個電視節目。要是那些主持有幸(又或是不幸?)品嚐這種致癌物,會有什麼精彩的反應和評語呢…

 

『不過亞瑟先生做的東西…他們不敢吐也不敢不給滿分吧…』

 

「亞瑟!你做的東西還是很難吃啊!DDDDDD

「那你有種不要吃啊!!死胖子!!」

 

『要是請亞瑟先生上節目的話…第一回合的救命鐘就是法蘭西斯先生…評判就請瓊斯先生上來好了。』

 

安靜的用叉子把眼前的致癌物叉得完全粉碎,再倒到抽水馬桶中沖掉,確定完全沒留下任何自己沒吃掉的證據後才安心的坐下。亞瑟先生泡的紅茶非常好喝,但要是他料理的手藝也有這樣完美就好了。

 

 

露普

 

 

銀色的髮絲,豔紅的眼睛在古時會被當成魔物的特徵他都擁有。嗜血,好戰的美麗魔物。

 

「基爾你有被人當成過白子嗎?」

他輕輕的梳著基爾伯特的髮絲,銀白的髮絲和自己於雪國孕育出的雪白膚色就像是一體似的,無分你我;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有,而且因為普遍人民都信奉基督教,我都不知道被送去驅魔驅了多少次呢。」老實的作答,他不覺得這是需要隱瞞的事,尤其是對伊凡這男人。

 

對伊凡說謊是找死的行為,早就在他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已經知道。

 

那雙紫魅的眼睛就像可以看穿你的一切的似,不過就只限於自己。

都不知道遇上一個對自己那麼執著的戀人是不幸還是幸運。

 

「那麼要是你不是普魯士的話就會被找去作魔女審判了嗎?」

「有可能啊…不,本大爺是男人不會被當成魔女的吧!!」

 

呵呵,伊凡只是笑著的抱緊了他。伊凡的氣味和體溫鈍時充滿了基爾伯特的感管,害他不自覺的臉紅了起來。

 

「你是國家太好了呢,基爾。」

 

要是你不是國家,只怕在我沒見到你前你就已經被火燒死了。

 

 

 

 

 

聽說這叫美女。香看著自家三色台的節目,突然有一種想吐糟的感覺。

 

「到底係我地D靚女死晒定係D高層盲晒啊!!!依家選豬扒小姐嗎!!!」

(到底是我們的美女死光還是高層們瞎掉了!!!現在是選醜女小姐嗎!!!)

 

好吧,智慧與美貌並重的香港小姐……現在還不知道有沒有智慧,可是美貌都飛走了。我們香港女人的最高質素是這樣的嗎!!??

 

現在有身材的少女都去當靚模賣弄身材,港女又當道……香港的明天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

 

後記:重點是香君XD 中間提到的節目叫美女廚房,是一個可以令你莫名對自己手藝有點信心的節目…亞瑟上去一定會很好玩(拇指)我看的時候都會飛掉開頭和中間的賣弄女色的部分。有興趣可以去YOUTUBE找找。

 

另,最尾的只是單純的吐糟,如果有粉絲在的話…在這兒先道歉了。不過我還是覺得90年代的港姐比較美的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