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爾生日賀文。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亞瑟.柯克蘭討厭七月的梅雨,那會令他吃不下,睡不好。那有節奏的雨聲就像是包圍了整個世界,想逃也逃不掉。就算是逃不掉,他也不想獨自去面對,他拿起電話,慢慢的撥打著腦海中浮出最短的號碼。

「香,我…」
「MR亞瑟,你是不可以來我家的。」
「為什麼!?」
對於自己還沒把目的說出就已經被拒絕這一點,亞瑟連驚訝也來不及的時候,他就已經口比腦快的脫口詢問著理由。

「TRUTH OR LIE?」
「呃…就先聽一下借口吧…」
這個弟弟的借口很漂亮,就看看可不可以漂亮得令自己忘掉事實好了。
「我們家一直都在下雨,快要水淹了。」
「這個借口不能令我服氣…香…事實是怎麼的?」


「我約了小灣。」
「那我可以…」
跟你們一起…
「亞瑟先生,我們東方人有句說話。」
「什麼說話?」
「妨礙別人戀愛的仆街(混球)會下十八層地獄。」
「好的…我明白了…」
掛斷電話,亞瑟不自覺的出了一身冷汗。平時安靜到不行的弟弟居然用上恐嚇來阻止自己當電燈泡…這到底是誰教他的!?

他嘆了一口氣,被第一選擇拒絕了,他只好依靠第二選擇了。雖然不想打擾到(他認為的)誠友…但也只好硬著頭皮去做了吧…

電話只響了三聲就被快速的接聽了,友人溫和的聲音馬上的響起。
「是,本田宅…」
「菊,我…」
「亞瑟先生,要是你願意當我助手又或是模特兒的話,我家大門隨時為你而開!」
「呃…對不起,打擾了…」

連第二選擇也不行了…第三…沒有第三選擇…可惡!!!!!亞瑟.柯克蘭,年齡最少也相信要上四位數字,有生以來不知是第幾次強調地感慨自己沒朋友這件事實。

其實他可以選擇到他那個相識多年的好鄰居的家,又或是去那個乖巧得不得了的弟弟的家。

可是他不想。

他討厭向法蘭西斯示弱,所以他不去他那兒。至於馬修…他不願意於七月中任何一天踏足那一片大陸。

那裡有太多美好的回憶了,就算時間已經沖淡了恨意和怒氣。他也還是沒辦法去面對那片充滿陽光的大陸,要是再加上一場雨,他只怕自己的精神會差得本國會連下一個月的暴雨呢…

他付出了太多的感情,多得連自己也不相信。正因如此,當他失去的時候就更是沒法去面對那個現實。

最初的時候,他哭,他尖叫著把自己家中的一切都摔破,連他那些可愛友人的聲音也無法傳入他腦海半分。過了好一些日子他才能稍微冷靜下來,直到現在,他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忘了那件事。

「都是那傢伙的錯…一切都是他的錯…」
倒於沙發上,亞瑟一次又一次的重復著。可惡可惡,為什麼淚線會這樣薄弱的?明明只是失去了一個殖民地,明明有更難堪的事情…為什麼就是忘不了這件事?

他沉不住那口氣,他需要發洩。光靠淚水不足夠,他用力的按著電話上的號碼。是他的錯,只要把這感情全都發洩在他身上就好,我沒錯,我沒錯!


「HELLO?」
「是你的錯…」
「啊?亞瑟?」
「全都是你的錯!!笨蛋!!」
不知為什麼,一聽到他的聲音,淚水就完全失控了。止不住的淚水,就如同對那傢伙止不住的感情一樣。

明明恨他會比較輕鬆的為什麼就是做不到?

「亞瑟!別哭…我最害怕你哭的了!」
「吵死了!都是你的錯!都是你獨立的錯!一切都是你的錯!」
當亞爾佛雷德以焦急的語氣安慰他的時候,他感到胸口很悶,有很多說話都卡在胸口,結果說得出口的就只有抱怨的說話。

「亞瑟…給我五分鐘。」
「什麼…」
「給我五分鐘,過了這五分鐘,你要打我你要罵我都沒關係。先給我五分鐘。」
「等…」
由耳筒中傳來的電子音令他的心情更加惡劣,什麼五分鐘!?給你五分鐘去逃離我嗎?掛電話你是什麼意思,亞爾佛雷德.F.瓊斯!

他用力的把電話摔向牆壁,力氣大得可以聽到電話外殼破裂的聲音。壞掉更好!他想。換個新電話然後乾脆的把號碼也換掉,讓那傢伙一靠子也沒機會掛他電話好了。

「亞爾佛雷德是混蛋!!笨蛋!!蠢蛋!!」
「是的是的,我是混蛋…我是笨蛋…我是蠢蛋…不過,亞瑟,沒有電話很不方便,你還是別老是把它們摔破比較好。」
「嘩啊啊啊!!!!」
所以說中國的諺語的確是有他的道理,現在這算是「一說曹操,曹操就到」還是「早上不要說人,晚上不要說鬼」?

「你…你怎樣進來的!?」
「我說亞瑟你藏後備鎖匙的地方還是改一改比較好,三百多年沒變過,小心給小偷發現喔。」

對了,自這傢伙獨立後他就沒把鎖匙的位置改變。一來是因為怕換了位置馬修、香和彼得會找不到鎖匙,但他知道自己內心還有一點兒渴望亞爾會回來這個家。要是換了位置他回來不就進不了門嗎?

「呢,亞瑟。有些事還是要得改變才行的…」
亞爾輕輕的為他抹去淚水,那個動作溫柔得讓亞瑟有一種自己是玻璃工藝品的錯覺。亞爾眼中那溫柔的神情也是他沒見過的,一切一切都給他一種溫暖的感覺。
「孩子不可能一靠子都是孩子,人是一定會長大的,所以我們身為國家也不能不改變。」

他選擇沉默。
這些事是如此的理所當然的同時,對他來就卻是無比的殘酷。改變,他再也不是那個大.英.帝.國了,也不再是亞爾佛雷德的哥哥。那他們之間到底剩下了什麼?回憶?憎恨?他們連牽絆的碎片也不剩了,只剩下因利益而結成的同盟,友好國關係。那,亞瑟.柯克蘭和亞爾佛雷德.F.瓊斯到底算是什麼關係?

亞爾笑了,他不可能不知道亞瑟在想什麼,因為在獨立當初他也在想相同的問題。
亞瑟愛著幼小的亞爾佛雷德,而長大的亞爾佛雷德對亞瑟………
所以答案只有一個,亞瑟到現在也放不下那天的事的原因…不就是因為愛著亞爾佛雷德嗎?

「亞瑟,我喜歡你喔。」
「呃!?」
亞瑟瞪大眼睛,看著他的元弟弟。亞爾佛雷德的表情難得的認真,這令他更無法去思考這件事。他臉上反射性的出現紅暈,他也承認自己看到亞爾佛雷德的面有心跳的感覺。可是……他還不肯定自己是不是喜歡這傢伙。

「亞瑟,臉都紅了就給我認了吧。英.國;亞瑟.柯克蘭喜歡我美.國;亞爾佛雷德.F.瓊斯。」
「誰…誰喜歡你了!?」
「你喔,亞瑟。」
亞瑟別過臉就是不肯看著亞爾的眼睛,不過他不介意。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亞瑟不會輕易的說喜歡他的了。

「亞瑟你老是拉不下臉,老是認為自己是年長者就要得有尊嚴。」
「那是當然的吧!笨蛋!」
「可是你穿了厚底鞋也比我矮,不管怎樣健身也是壯不過我。」
「臭傢伙…你是想打架嗎?我下次就穿二十五CM的鞋子我一定會比你高的。」
「嗯,你會走不動的。所以HERO會在你旁邊準備接著你。」
他輕輕的抱著那比自己細小的身體,很溫暖很溫暖,那是打從他出生就想得到的人的體溫。不會放手,這次他死也不放手的了。


「亞瑟,當我的戀人吧!」
「我才不答應!而且害我七月難受的要死的混蛋不就是你嗎!?」
「所以我才選這天來表白喔。那麼之後每年這天就是交往記念日,你就不會難過的了吧。我的獨立…你就當是交往的前置作業吧。」
他吻上亞瑟那雙還想要抱怨的唇,他想要加深這個吻的時候,他發現亞瑟居然開始回應他。這算是答應當他的戀人了吧。他忍不住笑容,啊啊,亞瑟真的像是麻藥般的令人著迷。



正是如此當時他才沒被法蘭西斯的美食吸引,選擇了亞瑟吧。

不後悔,不管是那時候選擇了亞瑟又或是獨立,他都沒有後悔。


因為…因為…


這都是為了這個現在而做的前置選擇。



「我愛你喔,亞瑟。」
他放開了亞瑟的唇,曖昧的銀絲還牽於兩人的唇邊。亞瑟含著淚,緊緊的抱著他。這就夠了,就算是說不出口,你的行動都一一表示出你的答案───我們的兄弟關係已經結束了。

「沒有結束就沒有開始喔,亞瑟。不過,我是絕對不會放開你的喔。」
他輕輕的拍著亞瑟的背部,安撫著他。這是由結束開始的愛戀,可是他很清楚,這場戀愛可是不會完結的,他──世界的HERO可不會給他發生。他可是不接受反對意見的喔!

不管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也好,他也要拉著亞瑟的手和他一起走過去。


後記:我家的HERO不知為什麼都很成熟…(汗) 亞瑟也不傲…(掩面) 厚底鞋是私心,25CM會走不動是經驗談… 我15就已經動不了。

呃…總之,某人獨立日快樂啦!甜頭給足了吧…(心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