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亞瑟還真是學不懂教訓。」
法蘭西斯看著對彼特說教的亞瑟緩緩的說。聲音不大也不少,剛好是亞爾佛雷德可以聽到的音量。本來因為昨天的某件事而非常看到法蘭西斯的臉就想吐,但亞瑟的事明顯就比想吐這感覺更為重要。他一口吞下手上只剩下四分一的漢堡,努力的用平常心去問法蘭西斯話中之意。

「亞瑟學不懂什麼教訓?」
「啊啦,小鬼不氣哥哥了嗎?昨天還說『別給我再看到你的臉!不然我見一次就打你一次!』的呢…你看你看。」
法蘭西斯指了指自己腹部的位置,那裡明顯的就比平常粗上很多。
「哥哥可是傷得很重喔!」
「那只是你胖了吧,老頭!你再不說我就打到你說的了喔,法蘭西斯。」
他臉上笑得一臉燦爛,可是手中的拳頭卻不停發出咔咔的聲響。要是不依他的說話的話,天知道法蘭西斯腰上的繃帶要多上多少吋才足夠呢!

「是是,我說了我說了…你別再打我了…哥哥的腰要是再受傷馬修可是會哭的!」
「我只認為他哭是因為他自己不用腰痛而已。」
就像那次我抱了亞瑟一整天還想再繼續時,給亞瑟踢下床閃到腰;他看到我腰也直不起來時又擔心又狂笑的道理相同。亞爾佛雷德想。

「切…不跟你說這個。哥哥剛才想說的是,亞瑟學不懂教訓,又跑去當保母了。」
「有問題嗎?我、馬修,還有王耀家那個叫香的傢伙都是他養大的…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除了食物那方面比較令人擔心外,亞瑟照顧小孩的確是有一手的。這一點基本上是所有國家也知道的事;最少,他也令香由一個小漁民長成了一個頗有名的商人吧。
「不是那個啦…哥哥是想說!養了一個鬼畜眼鏡來害自己腰痛還不夠,還要多養一個來害世人嗎!?會對自己的弟弟出手,那眉毛有夠糟糕的!」

法蘭西斯你根本就沒資格去說亞瑟,明明你自己就對你有份養大的馬修出了手!亞爾佛雷德想。他臉上的笑容好比陽光般的燦爛,他對於那鬼畜眼鏡的發言非常的不滿。亞瑟說就算了,從法蘭西斯的口中聽到還真是令他不爽至極點。

不單只昨天做了那種事,今天還來侮辱我…今天我不想個好方法來治治你我亞爾佛雷德的名字就倒轉來寫!


「喂!亞瑟~」
刻意的把尾音拉長,這是亞爾佛雷德向亞瑟撒嬌時的習慣;而且一但他這樣說話,就算亞瑟手上有多重要的工作也捨不得去無視他的。
「咋…咋啦…艾依…」(怎啦,亞爾)
含糊不清的回應著亞爾佛雷德,亞瑟的手正忙著扯開彼德───彼德一手扯著亞瑟那淡金色的髮絲而另一只手則在扯著亞瑟的臉皮。

好一個惹人發笑的畫面。臭小鬼你給我記著。Hero我ko法蘭西斯後會找天要你一次把欺負我的亞瑟的債還清的。

「亞瑟~我跟你說呢…昨天法蘭西斯喝醉後想去找馬修拉布一下。誰知道他爬借床了喔!還不停的叫我馬修馬修的!害馬修哭了一整晚喔!」雖然有一半是因為我把法蘭西斯打得爬不起來害的。亞爾佛雷德於心中補充著。
特地的加大了音量,這根本就不是說八卦而是公告天下了吧。
馬上的,他就看到亞瑟一下子就成功的把彼德從自己身上抓下來了。

難怪今天的馬修先生眼睛紅得把他的存在感升高了不知多少萬倍。眾國家一同望向那位平時不管把會議室看上多少個圈也難以發現的國家身上。而當時人的馬修只是高舉著他那寵物熊,希望能多多少少把那刺人的目光擋回去。

我打從出生以來都沒那麼想自己的存在感降至0啊啊啊!熊寶貝,遮我一下…
誰?
馬修啦!

「你說什麼~~?」
冰冷的聲音直刺到眾人的耳膜中,年紀比較大的國家例如法蘭西斯啊,安東尼奧啊都不自覺地流了一背部的冷汗。

某人把自己的外皮脫掉了啦啦啦啦啦!!!

安東尼奧拉了拉羅維諾的衣袖,小聲的問著:「羅維諾你餓了吧…你餓了吧!我們去吃飯吧好不好?」
「不是剛剛才吃完嗎?蕃茄…」
羅維諾的話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羅維諾?羅維諾?」
看到羅維諾呆掉的樣子,安東尼奧也跟著他的視線望去。「嘩啊啊啊啊啊!!!!亞瑟你冷靜點啊!別開槍別開槍!」

只見亞瑟嘴角的揚起了一個可怕的弧度,他一腳踏在法蘭西斯的肩膀上,慣用手上拿著一把手槍。法蘭西斯和眾國家也想不到亞瑟居然會拔槍,所以都嚇得無法作聲。
明明在會議上給法蘭西斯吃豆腐吃到受不了也只是動叉而不是拔槍,看來他的理智線大概已經完成斷.掉.了。

「不要緊的喔,安東尼奧。」
紳士的笑了笑,可是食指卻沒有從扣板上移開過。
「只是槍是殺不死國家的…所以我會多打幾槍的。」
安東尼奧發出了無聲的尖叫,這個眼神這個笑容……

元不良海盜日不落大英帝國降.臨!

「亞瑟先生別…別開槍…法蘭西斯先生不是有意的…大概…」
馬修發抖著的想去阻止曾是自己兄長的青年,不過那些話真的連自己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
「馬修你也不信我嗎!?哥哥我好傷心啊!」
「我管他沒心還是有意啊!對亞爾毛手毛腳加上害馬修哭已經可以給他算上十次死刑了!!!」

「你們國家不是廢除了死刑的嗎?亞瑟。」
身為當事人之一的亞爾佛雷德由懷中拿出了新一個漢堡,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喂喂,聽說害事情發展至此最少也有90%以上是你的責任啊…亞爾佛雷德先生。本田菊於心中默默的想著。他飛快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亞爾佛雷德的那一項加上了腹黑兩個大字。

「啊?亞爾,所以我就說國家是沒有那麼容易死的喔…就算是把機關槍的子彈全向這紅酒混蛋掃射,也只是要三個月躺加護病房而已。死不去的。」
「喔,是嗎?那不如加上東尼的UFO撞下去吧!東尼說要換了可是沒地方丟舊的喔。」
「好主意。」

「你們倒不如殺了哥哥我吧…那些生不如死的酷刑我絕對不要啊啊啊!」
本來是想爬離這可怕的刑場,但礙在腰上的傷和肩膀上那毫不留情把全身重量壓下來而且還加重了幾分力氣的腳。他有心無力啊…馬修對不起…哥哥要先走一步了…

「我不接受反對意見喔!」
亞爾佛雷德笑得一臉天真,喂!東尼,這面喔!!他用力的揮手向他那外星友人表示目標的位置。
「是男人做得出就要負責任喔,紅酒混蛋。」
亞瑟慢慢的從外套中拿出了十數個彈夾,他把彈夾都夾到自己的皮帶上,明顯就是為了一會可以方便上彈。

「安東尼奧!」
「我愛莫能助啊…法蘭西斯。」
安東尼奧拍了拍怕得躲在自己背後的羅維諾,看來今天羅維諾又會半夜跑來跟安東尼奧一起睡了。

「基爾伯爾特!」
「啊哈哈!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啊!!West!你不可以和那呆子那麼接近!呆是會傳染的!」
明顯的在裝聽不見,基爾伯爾特你這個混蛋!下次去喝酒一定不找你!

「馬修…」
法蘭西斯望向他最後的希望。馬修啊馬修,你是亞爾佛雷德的兄弟又是亞瑟的寶貝弟弟。你一定有辦法救我的!

「法蘭西斯先生…對不起…我會每天去探望你的…」
對不起,我不敢去惹神經線斷掉的亞瑟先生和打從出生那一刻神經線就有點問題的亞爾啦。所以,請你安息吧。



「來吧,贖罪的時間到了喔…紅酒混蛋!」
「來吧,法蘭西斯。我要你後悔說出剛才的那個名詞!」

「啊啊啊啊!!!不要啊!!!」


要是妨礙hero的戀情或是對他毛手毛腳又或是說hero壞話的混球都會給UFO撞喔。(星)
亞爾佛雷德於用UFO痛打了法蘭西斯後用清爽的笑容加上大拇指公告。
而背景則是口腫面腫而且全身上下有不少彈孔的法蘭西斯,於一旁喝紅茶的亞瑟和拿出急救箱開始幫法蘭西斯包紮的馬修。


今天的會議……大概……還算和平吧。不過……
亞瑟先生教出來的孩子果然可怕。菊又於他的筆記本上記下了這一點。


後記:
本來只是想寫個短篇集的…可是一下子就失控了orz
本來只是米英法西蘭出場誰知道Otz
總之…要是妨礙hero的戀情會給UFO撞喔。(巴)
好久沒寫這麼長的了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