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是純潔的,白色是夢幻的,正因如此才不適合我們。


冬季獨有的寒冷溫度伴隨粉雪降下,他只是坐於窗邊遠望雪景,沒有作出任何的動作,他,只是在看。


他不討厭雪,可是也不喜歡。
它太潔白了,白得令人懼怕。


小時侯他最喜歡要兄長和父母陪他去玩雪,那記憶都已經失去色彩並且封塵了。


維吉爾,你看!這是我弄的雪免喔!
我知道了。不要滿身是雪的撲上來。冰死了。


那是他們享有著無知的快樂。
不知道分離的悲傷,不知道殺戮的滋味。
就尤如白玫瑰一般的雪白。
父母的離去,和兄長的決裂,為了生存而開始的工作,為他的世界染上了鮮紅。
腥紅而苦澀的罪惡色彩。


他有過無法成眠的晚上,惡魔的咒罵聲於他耳邊不停迴響。

背叛者…
那個背叛者的血緣!

你也是惡魔!總有一天你也會被人類推上刑台的!背叛者!


到最後,他麻木了。

他還是會聽到那些咒罵聲,不過他已經沒感覺了。
背叛者。
幾乎所有惡魔都是這樣的稱呼他的父親。
這名字就如同他父親其中一把愛劍的名字一樣。
嘛,被這樣子叫也沒法,父親把它留給我了。
它是指雷比利翁,也就是他的反逆者。
那個總是和母親一起用微笑著用溫暖目光守護自己和兄長的人,是用什麼表情去獵殺惡魔的呢…
而他又是否有想到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才打大劍官上反逆之名呢。
不過人都已經不在了,那答案也永遠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你還真把麻煩的名字也留給我呢,臭老爸。

他輕笑,把目光轉回房中。
桌上那花瓶中的白玫瑰開得正燦爛,他不知道那個人喜歡花,也無法想像那個人用那冰冷的表情去買花的情況,更加無法了解為什麼他要選白玫瑰。
他不適合白色,那是他自己知道的,他不是死者,這是事實。
那他送花的理由是什麼?
他真的猜不透。


「要是送花的理由的話,只是想說你是我的白玫瑰而已。」
他望向聲音的來源,那個人坐在沙發上優雅的看著書,就像是會讀心似的,把他心中問題的答案說出。
「我們不適合白色吧。」
「和我比上來你還真是適合得不得了呢,再說。花語也頗合呢。」
他放下書本走向窗邊,他跪在他面前,輕吻著著他右手的無名指。
「這雙手上的腥紅全都由我承擔,你只要保持潔白就行了。My Dear White Rose , Datne.」
他感到有一股熱度由無名指直升上面頰,他相信現在自己的面一定是滿面通紅的吧。
他用微微振抖的聲線去回答那個每次也令他羞紅的人。
「If you want , my dear brother, vergil.」



白玫瑰 --天真。純潔。


後記:
又是一篇莫明的東西(汗)
又是一句。系列(?)物希望不成坑啦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