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蒙。我喜歡你喔。」
金髮的男孩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小嬰兒,男孩笑得詭異,嬰兒則是面帶不悅的嘟起了小嘴,緩緩的吐出了一句。
「抱一下,一萬美元。」
「要是你肯給我抱的話,再多十倍我也願意給喔。因為我是王子耶!」
「好的。那每分鐘十萬美元,成交。」
小嬰兒滿足的給男孩抱著,男孩也知道嬰兒所滿足的並不是他的體溫,而是他付出的金錢。
「要是有一天你願意免費的給我抱就好了…うしし」
「等到我死的那天吧。貝爾。」



那一天,雨下得很大。
已經成長的小嬰兒…不…是小孩,跑到了他的休息室。
他並不驚訝,大概是小孩發現了他所做的惡作劇而來收取補償金吧。他想。
他在這些年中給小孩的金錢數以十億美元,可是他不介意。
他是王子,多多的錢他也給得起,華利亞的薪水也不低,給瑪蒙的錢還不及他這幾年薪水的一半呢!
「你太寵瑪蒙了!」
這些年來這句話幾乎每星期他也會聽到一次,他自己是知道的,這孩子心中就只有金錢,對這孩子來說他只是其中一個金主。
可是他不在意,他喜歡瑪蒙。他只要瑪蒙一個,就是因為瑪蒙只在意金錢,所以他才會當金主。
只要瑪蒙的眼中有他的存在就好了。
瑪蒙不會給他愛,那他就要多給瑪蒙一倍的愛。
因為他是王子。因為他愛瑪蒙。
就算是如何的歪理也好,因為他是王子,所以一切都沒問題。

「貝爾。」
「うしし…瑪蒙,又來收數了嗎?這次要多少?」
瑪蒙的聲音很平靜,就像是作出了什麼覺悟似的,只可惜貝爾並沒有發現這份覺悟,用著平常半開玩笑的語調對答著。
他張開雙手要抱瑪蒙,也難得瑪蒙沒有拒絕,靜靜的坐在他大腿上讓他抱著,貝爾有點驚訝,可是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也沒問什麼,只是笑得更開心的抱緊了瑪蒙。
他們誰也沒出聲,瑪蒙閉上了眼睛,第一次依戀著貝爾的體溫,當然這是貝爾不知道的事。貝爾像平常一樣把玩著瑪蒙的頭髮,平常收藏於帽子中沒怎樣接觸塵埃和化學物品的髮是如此的柔軟,而且上面還有瑪蒙的氣味,因此貝爾總是喜歡把玩瑪蒙的頭髮。

「貝爾,要是我明天就會消失於你面前,你會怎樣?」
先開口打破這寧靜的是瑪蒙,平靜的聲線令貝爾有點懼怕,這問題他從來也沒想過,也許他是刻意的不去想這問題。
他在瑪蒙身上放的心意太多了,一但他失去了瑪蒙,只怕他活不了。
「大概…我會哭吧。」
「我很喜歡你喔。瑪蒙。不過我不太可能會為了你去死。うしし。」
「那就可以了喔貝爾。放開我。」
瑪蒙滿足的離開了貝爾的懷抱,有他為我哭就可以了。那怕是沒有人記得我的存在也好。
「給你一個守護咒。」
踮起了小小的腳尖,瑪蒙吻上了貝爾的唇,輕輕的吻,眷戀的吻。
這個吻的時間並不長久,只是短短的一瞬間,瑪蒙留下了呆滯的貝爾,轉身就走。
「這是賣給你的喔,貝爾。一億美元。」
帶笑的輕快語調,瑪蒙最後用微笑來向他道別。
「明天見。貝爾。」
看到瑪蒙的笑容,貝爾回以微笑,也作出了道別。
「明天你醒來就會存入你戶口的了,我喜歡你喔瑪蒙。うしし。」


平常的日子結果還是結束了。
他在那一天觸到的不再是瑪蒙溫暖的身體,而是冰冷的屍體。


「死因是失血過多。大概是在任務中因為73射線影響了身體而被敵人擊中而………」
醫生的話他一句也聽不入耳,他的目光由始至終也只落於那小小而冰冷的身體上。
『明明說了明天再見的。結果是這種的再見。』
貝爾緊緊的握著瑪蒙冰冷的小手。心中想著。
『要是夢多好喔。要是這是幻術就好了。』
你會爬起來對我大叫…會怪我沒把金錢好好的存入你戶口…
『要是昨天我有注意到的話……最少…我也可以好好的向你道別呢。』
心中好像有一團黑煙,理智上明明是明白瑪蒙已經死亡,可是心中卻沒有傷心的感覺。
因為太突然了,因為這事實太難令人信服。
他打從心低不相信瑪蒙的死亡。
「嗚喔喔喔喔!貝爾,想哭可以哭的喔,那小不點也是這樣希望的吧!」
史華路是如此說的,他當然也是知道的,昨天瑪蒙也是這樣說的。
有他為了自己哭就足夠了。
「我哭不出呢…那傢伙就像睡著一樣的,我那哭得出。」
他的聲音震抖著,他知道自己很想哭,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哭的。
「你可以哭的,你可以。」
史華路緊緊的抱著他,讓旁人看不到他的表情,輕聲的說著,史華路知道,他,等著有誰告訴他可以放聲大哭。
史華路一直都在看著他們兩個成長,被說成保母他也認了,他可不想連貝爾也失去。
這孩子得好好的把悲傷都發洩出來。
「嗚…嗚嗚…瑪蒙…」
他還是哭了,所有人就只能沉默的看著這一切,他們都明白除了讓他哭外並沒有其他發洩的方法。


他結果哭紅了雙眼。
瑪蒙的葬禮非常的冷清,就只有華利亞和梵哥利的主要成員,加上為數不多的亞爾哥巴尼洛。
沒有哭泣的聲音沒有牧師為他作告別禱告,他知道這些瑪蒙都不需要。
他們是暗殺者,本應草草地埋葬,可是他們梵哥利十代目不願意這樣做。
「我不認為因為你們是梵哥利的黑暗面所以得連死也得偷偷摸摸,我無論如何也得為瑪蒙舉行一個葬禮,如何簡單也好。我也想大家可以好好的向那孩子告別。」
他是這樣說著的,要是以前的自己一定會怪他是偽善者,可是他現在很感謝他,因為他可以好好的向他道別。
「一路以來,辛苦你了瑪蒙。」
「貪錢的小鬼,永別了。」
「一直配合著那變態傢伙,辛苦了。」
「極限地再見了,黑斗篷小鬼。」
「草食性動物。」
「貪婪的亞爾哥巴尼洛,真希望可以和你再戰一次呢。」
「藍波大人向你道別了,拜拜。」
「…………垃圾。」
「嗚喔喔喔喔!好好的睡吧瑪蒙。」
「小瑪蒙,這還是那麼可愛呢…」
「Boss也說了那我也說吧。再見。」
「毒蛇,再見。」
「再見了cola,毒蛇。」
「再見了,毒蛇。73射線…果然影響得太大了…只有我…」
最後是他的告別,所有人都自動的退開給他直接的接近棺木。
他手上拿著一朵小小的紅玫瑰,行到棺木的正前方,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瑪蒙的臉,他坐上了棺木的邊沿,可是沒有人去阻止他。
「瑪蒙,這個送給你。不是金子做的很失望吧。」
他把紅玫瑰放於瑪蒙的胸口上,他感到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到最後你也不回應我的感情呢,自私的小鬼。」
淚已經流了下來,他無意去阻止亦無意去停止流淚。
「我呢。可是王子喔,說過的東西一定做得到。我不會為了你去死。」

「可是我的淚,會好好的為你而流。你,會活在這兒,我的心裡面。」

後記:王子x瑪蒙很喜歡也很怨念。這篇沒指出瑪蒙是男還是女,大家可以自由設定。道別的次序是綱>山本>獄寺>了平>雲雀>骸>藍波>X老大>史華路>人妖>利飛>利邦>可樂>拉爾。沒寫的彩虹寶寶已死。大約如此吧。好有決心補完死別五題的某人上。

再說,我寫完才看到可樂比瑪蒙早死…而且還是自殺…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