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人,你是罪人。

 

 

如同夢魘追著自己的罪惡感,即使想忘記卻潛藏在靈魂的深處────在你快樂幸福的時候悄悄的提醒著你不配擁有。

 

 

 

 

他不曾安眠。

單獨一個人的時候是,和自己一起的時間也是。

FLYNN不只一次有這種感覺,再這樣下去YURI會死的。他一下一下的梳著YURI的長髮,不時的找自己喝酒也只是麻醉自己吧。

 

他心痛YURI,不只他,大家也是。

 

YURI。」

他輕聲的呼喚,因酒精而濕潤的紫水晶盯著他,令他心跳漏了一拍。他愛這個人,無可否認的,深愛著。

 

「逃避…不是辦法喔。」

「法律又不肯制裁我,那我可以怎樣做?」

酒精催化了腦部,YURI毫不猶豫的回答他────心底的那沉積著的答案。

 

即使全世界也原諒他,他也無法原諒自己,典型的自衛殺人後遺症。見多了來認識是不同的,就算他見過很多這種人也不見得他可以治好YURI。他能做的事很少,真的很少。

 

「要是自責,倒不如贖罪吧。」

他輕聲的說著。他並非一個後向性的人,對他來說與其是後悔倒不如向前走。他知道YURI也是這種人,只不過YURI現在不小心迷了路而已。

 

「我的副官──騎士團長補助還空著喔。用自己的性命去保護居民,站在最危險的前線上,還有一個不會照顧自己的上司。有工作是比這份更適合贖罪的嗎?」

 

留在我身邊…痛苦的時候依賴我,快樂的時候跟我一起笑。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遙不可及?

 

「要罪犯當副官,你瘋了嗎?」

「有的時候眼光要放遠一點…這是你說的吧。」

「我拒絕的話?」

「你不會的。」

 

由小到大都熱心助人的YURI,充滿正義感的YURI。把他迫上這條路的是無力的法律還是腐敗的貴族?

要是能把YURI的心病治好的話,他寧願用他的地位來交換。平靜的在下町渡過平凡的一生,和YURI兩個人笑著渡過。

 

YURI無法拒絕別人真心的要求,不是嗎?」

「真拿你沒辦法…」

 

以後多多指教了,FLYNN。小聲說出這句話,兩人都笑了。

 

YURI閉上眼睛,他想今天應該會難得的作個好夢。

 

 

後記:序……(掩面)交代一下YURI重回騎士團的原因。超意味不明的,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