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雙狐夏季合本逢魔之刻收錄待つ人及2018/05雙狐秋季合本收錄銀狐(合本完售後會再錄於BLOG上)後續。

現代paro。轉生有。角色死亡有。

戰爭描寫有。


篇名取自:


從被弄翻的防潮箱中撒出了無數紙張。

那是被遺下的重重思念。

細心保存的紙張仍然逃不過歲月的洗禮,帶著稚氣的筆跡,秀麗有力的筆跡,靜靜地訴說著那份四人份的思念。

祖父的、鳴狐的、小狐丸的。

還有那個至今他仍不知道名字,祖父所愛的那人的份。

在泛黃的信紙之中,還有一件純白的喪服。

 

純白的喪服上有著小小的三日月紋,純白喪服代表的意義小狐丸曾經由祖父的口中聽過。

那是代表了,即使死者死亡,但生者仍然深愛死者,願意餘生中不再跟他人結合的意思。

 

喪服中夾著一張帶有焦痕的照片。

 

那張照片並不是出自專業人士之手,對焦不太準確角落也可以看見拍攝者的手指頭。

但那裡頭祖父的表情卻是他所見過最棒的一個。

記憶中的祖父很喜歡拍照(儘管他到死前也仍搞不懂快門跟鏡頭的分別),而且作為大文豪也為了作者近照拍了很多的照片。

但卻從來沒有一張是像這張一樣。

寵溺的眼神,似是在忍往大笑的笑容……雖然身體看上來不好但卻能從照片中感覺到他的生命力。而更重要的是那張照片的背後。

漂亮整齊的字跡所留下的眷戀。

願宗近無病消災。盡享天命。       

署名是一個對他而言陌生卻又熟悉的名字————山姥切國廣。

跟父親和弘同名的青年,想必,他就是祖父那想了一生的那人吧。

 

擁有淡色髮絲,堅強有力的眼睛。

笑起來想必是很美的吧。

可惜他所留下唯一的身影,就是祖父夾於隨身手記中那板起臉孔的合照而已。


 

他忍不住細細讀起了那些信件。

一來一回的信件中充滿著眷戀,也印證了那件刻骨的戀情以及戰鬥的殘酷。

逝去的人,被留下的人都抱擁著同樣的悲傷。

而他的祖父,就是被留下的那個人。

失去弟弟與愛人的悲傷,沒辦法守護跟弟弟與愛人約定的悲傷。

只剩下自己獨活的悲傷。

在這氾重的痛苦中支撐著他的,就只有這張照片跟那無盡的思念吧。

 

那個人希望他活著,那個人希望「鳴狐」跟「小狐丸」幸福。

所以祖父咬緊牙關挺過了無數次的發作,苦撐至今。

 

以百歲之年,去見自己的弟弟,去見自己守護不了的少年………

去見被火炎吞噬的仍護著這照片的那個人。

 

***

 

祖父會指名由自己整理他遺物的理由,他多多少少有些明白了。

  

他是祖父故事的傳承者,他需要得知故事的一切把它傳承下去。

不管是幸福的、殘酷的還是悲傷的,這一切都是祖父故事的一部份。

 

就像祭壇上那帶有焦痕的遺照一樣,並不是每個人也可以接受;但那卻是祖父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份。

 

吶,鳴。我還想再學習多一些文學的事情。

 

他輕聲向跟自己一起守著蠟燭戀人訴說著。

 

他想要知道更多有關祖父的事情。

想要知道他為什麼會寫那些文章,想要知道他當時的想法跟心情。

 

不單是那個充滿著大家好奇心跟祖父分享心的記念展館,而是一切有關祖父跟「山姥切國廣」的事情。

 

祖父把「小狐丸」跟「鳴狐」的故事傳承了下來,我們不把「三日月宗近」跟「山姥切國廣」的故事傳承下去,說不過去吧。


不知不覺……這篇變得很多關係作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