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兩篇注意書:

妖怪paro。

小狐獸化有。

獸姦。

第三篇注意書:

鳴狐極化MVP台詞劇透警報

 

稻荷神x覺

鳴狐SIDE


被異形之物入侵身體的痛楚遠比想像之中強烈。

無垢的通道強行容納下超出能力的巨大,他想尖叫,但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畢竟聆聽才是「覺」生來的使命;作為「覺」,他從來都不善於以言語表達自己的意思。
正因為可以聽到一切,才更加知曉言語的虛偽。
對他而言,沉默能表達的東西遠比言語更多。

小狐丸大人。小狐丸大人。

他呼喚著身後的那個人───不,也許應該說是那只野獸。
因冬日的本能而無法保持人身的神祇,比誰都更漂亮的白狐。

沒關係的。只要是您的話。

只有身為「覺」的他知曉的那些慾望,只有他才會聽見的叫喊。
只要是您心中所想的,鳴狐都願意配合您。
沒有說出口的承諾,但他知道對方必定明白。

沒關係。妖怪沒那麼容易死的。


被撕碎、被噬咬也沒關係。請寵愛鳴狐直至滿足為止。
少年微笑著輕撫自己那平坦的腹部,在那深處他深愛的人正在急速膨脹,比起那無法忽視的難受,甘甜幸福佔滿了他的心頭。

無垢的身體仍未懂得品嚐情愛的愉悅,但跟仰慕之人結合的事實讓他的精神感到無比的滿足。

請您把一切都賜給鳴狐,直至這腹中充滿您的恩賜為止。

他低聲地請求著。回應他的是後頸上那溫柔的輕咬以及舌頭滑過腰部的觸感,自己被珍惜著的實感讓淚水充滿著眼框。

小狐丸大人。

於是他吻上了對方按壓在自己手上那只收起了爪子的白色前足,再次呼喚著對方的名字。

 


 

稻荷神x覺

小狐SIDE


 

當知悉愛戀之心後,情慾便失去控制。

撕碎他。
吞噬他。
侵犯他。

活像不通人性的野獸,想要征服身下這細小的身體。
想要咬穿那薄弱的皮膚,想要吸吮那甜美的血液。

想要撕碎那瘦小的身體,想要把他吞食入腹。
身下那只瘦小的軀體會是什麼味道?

他的心,他的身體。
一根手指、一根髮絲、一片指甲,他都想要。

想得連保持人形也沒辦法如願。
像只野獸,不管孩子的意願,把自己異形的兇器侵入對方最脆弱的地方。
乖巧的孩子只是顫抖著默默承受這凌辱一般的行為。

狹窄溫柔的感覺已經近乎把他一切的理智都搶去,他只能以最後的一點理智把自己尖銳的利爪收起。

是小狐丸大人的話,沒關係。
孩子是這樣說的。

輕咬那脆弱的頸項,舌頭滑過那甜美的身軀。

無需言語。
孩子是覺。
他知曉一切。

無需言語。
因為他是野獸。
他本能知道這孩子是他的伴侶。

鳴。
鳴。
鳴。

他輕聲叫喊著他賜予孩子的名字。
是他的。
一切一切都是他的。

吶。直到所有種子都播在你的腹中為止,我都不會停的。

他跟孩子都不是人類,沒有必要依人類的方法相處。
就這樣就好。
像只野獸。

即使是沒法生成任何事的行為也沒關係。
他想要這孩子。

小狐丸大人。
而這孩子也接納了他。

這樣就夠。
這樣就夠了。

 

 


 

鳴狐極化MVP台詞超棒

 


唔……

嗯……

 

自己巨大的兇器於小小的嘴巴進出著。

柱身、尖端都被那靈巧的舌尖刺激著,沒辦法收納到嘴中的部份被那雙小小的手安撫,微尖的犬齒、粗糙的舌頭滑過慾望的感覺是如此令人欣喜。

他已經快要到達頂點了。

 

好孩子。要喝下去喔。

 

他輕撫孩子那柔軟的銀髮,溫柔地說道。

但接下來的動作,就跟語氣相反。

 

他用力壓著孩子的後腦,讓他沒辦法反抗。

那不是要求,而是陳述事實。

這些是他因為這孩子而產生的情液,要它們回歸這孩子的體內也是很合理的事吧。

 

這兒跟孩子身下的通道一樣的溫熱、甜笑、狹窄。

可是啊,這只是開始。

品嚐完這可口的前菜後可還有更完美的主菜等著被他享用呢。

 

在孩子喉中放出了自己的慾望,看著孩子帶淚嚥下時,幼狐含淚的眼睛跟難受的表情更是把他的情緒給推至極點。

那雙美麗的蜜色眼睛中除了自己外就沒辦法容下他人。

什麼也不懂的孩子一點一點地染上自己的色彩是如此的令人愉悅。

 

可愛的可愛的,他的伴侶。

 

輕咳了數聲後,孩子用那雙帶笑的蜜色眼睛看著他。

 

小狐丸。鳴狐,努力了。

 

稱讚鳴狐。

幼狐言下之意他又怎可能不懂?

 

於是他用右手沿著對方的腰線滑下,輕咬著那張微張的唇。

 

好孩子。想要的話,要說什麼?

 

喜歡,鳴狐喜歡小狐丸……鳴狐想要小狐丸進到鳴狐裡面。快點…

真乖。

 

夜,還只是剛開始而已。


消化不良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