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的本子了………
加減看看吧。

曾經喜歡過的UL,再見了。


 

打從出生開始,他就知道自己正在等著某個人。某個對他來說,無比重要的人。

 

「笨狗,踏快點。要遲到了。」

「是是。」

 

 

每個孩子總會有幻想過自己的前生的經驗。而他,在同伴們興奮地討論著自己的前生是一位王子又或是勇猛的武士的時候,總是活潑地發表自己意見的他卻一反常態靜靜地坐在自己的青梅竹馬旁,陪著對方看書。

前生,對他來說並不是一個那麼遙遠的事情。只要他閉上眼睛,前生發生過的那些事情就會像按下播放鍵一樣的再次重現在他的眼前。

失去故鄉的瞬間、失去右眼的痛楚、與唯一盟友決裂的心碎……

這一切對小時候的他來說過於複雜也過於沉重。父母只會笑著說「你想多了,只是個夢喔」,而唯一本應跟他共享著這些記憶的那個人,卻完全想不起那些屬於他們兩人之間的故事。

年幼的他沒法完全區別「過去」和「現在」,他不能了解為什麼父母和自己腦海中的父母不一樣,也沒法了解為什麼世界會和自己知道的完全不同。

他只能了解到這個世界不接受他的「記憶」。所以他也只好不說,假裝自己不在意;把看著青梅竹馬時心臟的悸動…當成自己的錯覺了。

直到到他長大了一點後情況才有變得比較好。

長大後的他總算可以理解到自己的記憶中的一切都已經是「過去」而不是「現在」,他不會再去找尋那個已經不存在的影世界,亦不會再去警戒那些不再存在的魔物。

「現在」其實和「過去」沒什麼大分別的。除了變得和平、安全和地名的改變外…真的沒什麼改變。他最重視的人,還在他的身邊。而且…

 

「喲!今天也載『主人』上學嗎?狗狗。」

「別這樣子叫我吧!教…老師。」

「早安,弗雷特里西老師。請恕我提醒您,您現在鐵定要遲到了。」

「啊啊,沒問題!今天守校門的是伯恩……狗狗!你為什麼要加速啊||||」

 

前生跟他一起在影世界中戰鬥的同伴,不知怎的,全都在同一間學校上學工作。

加速後他總算是在校門關前數分鐘進入了校園範圍之內。而且也不出所料的看到他們的班導||伯恩哈德鐵黑著臉盯著校門外……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因為他的雙胞胎弟弟仍沒到達。

「伯恩哈德老師,早安。」

「嗯,早,艾伯李斯特、還有艾依查庫。快回課室吧。」

轉生並沒有改變人的個性。艾依查庫一直也是這樣想的。他最初遇上,擁有前生記憶的同伴就是弗雷特里西。而對方的所給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啊啊!來得正好!艾依!叫你的朋友和艾伯收起課本吧!我們出去踢球吧!」。當時…到底是腦袋多脫線的人才會請教官去當幼兒園的兼職老師呢…這到現在仍是艾依查庫心中的一個謎團。

而上了這所高中以後,這「轉生並沒有改變人的個性」的想法就更是根深柢固。先不說不知為什麼明明已經不再只是個投影的瑪格麗特的身邊仍舊的飄著一個球體(有傳是她丈夫嘔心瀝血為她而造的超高科技全自動萌點收集器)。只要看著跟他們同級的阿貝爾仍然是女難依舊就知道了。身為劍道部主將的他,個性穩重,有義氣,一整副隣家大哥哥的樣子;理所當然的很受女同學的歡迎。

而同時,很不幸的。比他們低一年級,還記得前生事情的好學弟傑多,也仍舊的想讓他看到那個終點(特別是有女生黏著阿貝爾的時候)。劍道部主將被一個瘦弱矮小的學弟追著跑馬拉從這件事,也不知不覺的成為了學校的名物之一。

阿貝爾也很困擾的吧。因為已經不記得的前生而被學弟盯上。也許…艾伯也是。

 

艾伯李斯特並沒有前生的記憶。艾依查庫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一件好事。

 

艾伯不記得前生的事,一瞬間就失去了故鄉的痛苦也不記得了。連同決裂後兩人之間那揮之不去的距離感也消失了。

但艾伯李斯特仍舊的不停向上爬,這令艾依查庫很擔心。擔心在帝國時的事件會再次發生。

決裂。

分別。

 

以艾伯的安全為先的他和以向上爬為先的艾伯,轉生沒有改變他們的立場和想法。會不會再次發生那樣的事情誰也說不定……真令人洩氣呢。

他看著坐在自己前方的艾伯,明明是伸手可及的距離夠又遙遠無比。

令人討厭的感覺。

***

﹃我學生會有事情要做,艾依你自己一個吃飯吧。』

嘴裡咬著麵包的艾依查庫無聊的環看四周。映入眼睛的不外乎是非常友好地一起用餐的艾坦和佛羅倫絲,因為怕學弟營養不良還帶親手做的便當回來跟他一起吃的阿貝爾和來吃免費午餐的傑多,因為不幸體質而又弄得一身傷的利恩則是很努力的用非慣用手的左手吃飯。

啊,當然還有去了低年級課室打擾特地跑過去跟史普拉多吃飯的艾茵和帕茉,結果被帕茉打了一巴只好回來的阿修羅。

他現在正頂著笑臉坐在他自己的位子||也就是艾依查庫旁邊。

 

「你是被虐狂嗎?每天都特地去被她打。」

把餘下的麵包吞下肚子,艾依查庫輕描淡寫地問。

跟前生最不同的人恐怕就是阿修羅了。前生的他跟帕茉的關係不算好,總是因為一點小事就差點打起上來,而且個性也比較沉靜穩重,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有點兒傻小子的感覺。

每天、每天都去跟帕茉討一巴,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當然不是被虐狂啊。我的本心,你又怎會知道呢?」

「少跟我來這套,去跟帕茉說啊。」

「好吧,因為你也是有前生記憶的同伴,所以我才告訴你喔。」

阿修羅坐直了身子,收起了那張傻傻的笑臉用無比認真的語氣說:

「因為帕茉她…沒有前生的記憶。」

 

「我跟她…在生前發生過很多很多的事情。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而最後殺了她的人是我。我打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她的了…但長大後卻因為立場、信念的不同而互相撕殺。在影世界的時候也是,隨著記憶的回歸,我們的距離就越來越遠。」

「所以當我知道帕茉沒有記憶的時候…很高興也很難過。明明生前的我是如此的希望她永遠的恨我的…但現在的我卻很高興我和帕茉的關係歸零。這樣子我就可以跟她從新開始了,她不再是神獸使,我也不是忍者。只是單純的一對青梅竹馬。」

阿修羅臉上帶著的是苦澀的笑容輕輕的拍了拍艾依查庫的肩膀。

「你也是這樣的吧,艾依查庫。這已經不再是前生的感情了……而是只屬於我們的,全新的開始。」

因為已經不再是那個為了活下去而讓雙手沾滿鮮紅的世界了。

「是…呢。」

其實這些事情艾依查庫比誰都清楚明白。艾伯李斯特雖然是跟以前的艾伯李斯特沒分別,但他已經不是那個身為帝國騎士的艾伯李斯特了;而他也是一樣,已經不再是他最忠心的下屬,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而已。

即使是心裡是明白的但他的腦海卻沒法不去回憶那些已經是過去的事情;跟艾伯李斯特的決裂和分別……那是深深植在他生命中的痛苦。即使是經過了影世界的洗禮以及轉生,那痛苦也沒有絲毫退減。

也許該說,痛苦更是加深了。

他後悔著自己在影世界中沒有跟艾伯李斯特好好的把兩人之間的心結解開。在離開影世界時他們唯一交換的言語就只有「再會。」,到底艾伯李斯特是抱著什麼想法說出這句說話的呢。「想再次見面」還是只是單純因為禮節上的行為呢。

 

這都已經無法得知了。

 

艾依查庫沉默著。他做不到像阿修羅那樣正面地思考這件事。他到現在也仍是被名為「過去」的「亡靈」所束縛著,連把自己真正的心情告訴艾伯李斯特這件事也做不到的膽小鬼而已。

在天真無邪的小時候明明可以微笑著跟他分享自己看到的前生記憶……但在長大後的現在卻因為害怕對方的嘲笑而沒法坦率跟對方坦誠自己的心情……個子是長了不少可是膽子卻在倒退呢…真可笑。

阿修羅看著艾依查庫那痛苦的樣子,嘆了一口氣。

「要放下那些刻骨銘心的記憶是不容易的。可是,艾依查庫。但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過於執著那些已經不再回來的時光的話,會連現在也失去的喔。」

經過轉生也仍清晰留在腦海中的記憶…那是執念的證明。同為擁用記憶之人,阿修羅是很清楚的。但只沉醉於那些記憶的話,就沒法前進。

說不定會再次失去…已經失去了一次的重要東西。

因為想取回而保有的記憶,卻因保有的記憶而再次失去是一件多麼悲哀的事情啊…

兩人之間的沉默持續了好一會兒。直至艾伯李斯特推開了課室的門,艾依查庫強行推上了笑臉迎接他,才完結了這場對話。

「明明就是這麼的感情好。卻因為太過在意過去而沒法看清楚現在呢。」

看著這兩人的在課室的門前你一言我一語的交談著,阿修羅除了苦笑外也不知道可以作出什麼反應了。

「你們一定要幸福啊…」

只要這樣,他和帕茉也一定能夠幸福的。

***

「試膽大會?」

「嗯,弗雷特里西老師說伯恩哈特老師今天早上死活不願意打開校門讓他進去,害他得爬牆進來學校中。而且伯恩哈特老師還在黑著臉站在他的著陸點前,一直責罵他直到他必須到課室上課為止。『那個時間伯恩的臉跟鬼怪一樣的,真的是嚇死我了。而且最近不是熱得讓人受不了的嗎?所以我就想說來個試膽大會來讓大家涼快涼快了!』就是這樣。」

臉不紅氣不喘的一口氣把事情的原因說完,艾伯李斯特的表情沒有任何的改變。這讓人很難判斷出他到底對此事抱著什麼的想法。但艾依查庫相信他一定不會高興得去那兒…因為明顯地弗雷特里西把某部份的工作推到學生會的身上去了。

「教…老師他還是老樣子呢…要我幫忙嗎?力氣那方面我可是有點信心的喔。」

就在此時,艾伯李斯特的眼中出現了一瞬而逝的寂寞。但很可惜,艾依查庫正沉醉於思考自己能夠幫忙的事情,沒有留意到那一閃即逝的寂寞。艾伯李斯特靜默了幾秒,最後仍是慢慢的、不帶感情的把話接了下去。

「………不,學生會的工作只是通知學生。路線、道具以及佈置等等都由弗雷特里西老師負責。而且老師也特別叮囑『你和你家的狗狗一定要來啊!我會給你們帶來一個永生難忘的晚上的!』。而我相信,『我家的狗狗』應該是指艾依查庫你沒錯。你給我準時晚上八時出現在學校門口,你敢不來的話我就會親自捉你過去。明白了嗎?」

「是是。」

晚上八時,艾依查庫依照指示回到了學校。還沒有踏進學校範圍他就先看到門口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色物體趴在校門上面……要是他沒看錯的話,那應該是庫勒尼西前生最愛用的招式;深淵。

深淵的六只眼睛直直的盯著他,隨著他的呼吸而出現的白霧和低吼聲令人毛骨悚然。那副模樣比他記憶之中來得更加驚駭。到底那個老是買了一大堆奇怪物品害自己窮得要跟自己的同事學生借錢渡日的弗雷特里西教官是那兒來資金作出這種驚人的佈置的呢?(不忍說他前天才在走廊上看到伯恩哈德教官為了他的雙生弟弟的債務而跟梅倫進行了一場精密絕倫的討價還價比賽。)

就在他專心研究著這個問題時,有一只冰冷而且沉重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在寧靜的黑夜中無聲無息地出現的手、深淵那轉動的眼睛低吼……一切都勾起人原始的恐懼心。

他慢慢的轉頭望向自己的後方…映入他眼睛的是一張灰白而無機質的臉。

「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使是身經百戰的戰士,在看到未知的事件後被嚇到也是情有可原的。

「馬…馬庫斯你這混蛋!晚上就不要出來嚇人啊!而且還用電筒照著戴著面具的臉!你有心出來嚇人的吧!」

馬庫斯並沒有回應艾依查庫的指責,他只是默默的把手上的箱子推到艾依查庫的臉前。

「怎…怎麼啦!」

明白艾依查庫正在警戒自己手上的箱子,馬庫斯把手抬高,讓他看清楚箱子上寫著的「抽籤箱」三個字。這時艾依查庫才明白馬庫斯的來意;他把手伸進箱子之中,抽出了一個寫著5字的綠色球體。看到艾依查庫手上抽出的綠球後,馬庫斯才滿足地指向操場示意他到那方集合。

操場上盡是五彩繽紛的燈飾和各式各樣的消暑食品,跟校門外那些可怕的裝飾有強烈的對比。每個人都在盡情地享受這個晚會,而艾伯李斯特卻閉上眼睛靠在最接近校門的柱子上,像是在休息的樣子,但卻在艾依查庫走近時準確地開口向他搭話。

「挺準時呢。抽到什麼號碼?」

「綠色5,你呢。」「一樣。」

艾伯李斯特沒有張開眼睛,只是把手上那個跟艾依查庫一模一樣的球展示給對方觀看。在這幾百人之中他們兩人居然可以抽出同樣的號碼…這是命運還是單純的偶爾?但看到正在盯著他們奸笑的弗雷特里西教官,艾依查庫相信這一切都是那個生性愛玩樂的教官不知用什麼條件,跟詐騙專家梅倫聯手設計的吧。

原本的感動就在他那個奸笑中消失得無影無蹤…天知道教官他在打什麼主意?(雖然一定不是什麼好主意)這下子他得好好的注意四周以保自己和艾伯的安全了!(教官可是為了有趣就不知道什麼叫適可而止的,而那個詐騙專家梅倫即是個腹黑鬼……誰知道他會做出些什麼事啊!)

「咳咳,大家你好!這兒是帥氣得不得了的弗雷老師喔!我現在開始要公佈活動的內容了

弗雷特里西開朗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偏了整個操場。而同時,他的身影也出現於四周那隨著他聲音出現的投影幕上,十多張相同的臉同時出現於這不算太大的空間中……雖然說不上是可怕但卻非常詭異啊。

「首先,在此謝過頂力協助這次試膽大會的各位老師。分別是:幫忙召……提供鬼怪的貝琳達老師(背景為微笑的貝琳達將軍和她那些正在揮手,愉快的喪屍伙伴們)。協助抽籤程序的梅倫老師和馬庫斯老師(先不說那載著面具的無言男……梅倫正在微笑著把玩他手上的撲克牌,而且還不停變換同一張牌的花式來表現他的詐騙技巧……這不就在說明他有對抽籤做了什麼手腳嗎!?)。投影技術指導的瑪格莉特老師(好吧。她的確是個專家…而且是個溺愛兒子的好媽媽。她正在向她的兒子庫勒尼西揮手呢。)。器材提供的蕾格烈芙老師和她的助理薩爾卡多老師以及其他為我們擔任工作人員的老師們。非常感謝你們!」

弗雷特里西向自己身後的同事躬身,然後保持微笑重新轉身面對他們,仍舊用那開朗的聲音大聲宣告。

「好吧,那我們進入正題吧。規則很簡單,抽到同色同數字的人兩人一組進入學校中,找出一個箱子後回到這兒就完成了。簡單吧!」

弗雷特里西伸出手指指向大家,那副神氣的樣子令艾依查庫不知怎麼樣的覺得他背後好像出現了五彩繽紛的舞台特效激光……這到底是欠打還是帥氣……老實說艾依查庫他分不出來啊!

「那現在第一組,紫色的一,LET’S  GO!

就在弗雷特里西合上嘴巴的同時,布朗寧和阿奇波爾多馬上出現在幸運地(?)抽中了紫色一號球的艾茵和史普拉多身邊,邀請他們姊弟進入校舍之中。在兩人戰戰兢兢的步入校舍的三分後……在操場上的每個人也聽到了兩聲非常刺耳的尖叫。

而那兩聲尖叫,很明顯就是屬於剛進入校舍不久的艾茵和史普拉多。

頓時,原本熱鬧的操場寧靜得連有些距離的深淵的低吼聲都能夠清楚聽見。

讓沒記憶者感到驚惶不安,讓擁有記憶者在感到果然如此的同時不禁在腦海中描繪出地獄繪圖……這就是貝琳達的實力。艾依查庫不禁在心中感謝還好現在也好前生也好,他和貝琳達都是同伴而不是敵人(也算是吧…?)。

在經過接近一小時的尖叫大匯演後,出發的小組不少,但歸來的小組卻……直到現在也仍沒有一組是找到了弗雷里西特口中所說的那個小箱子並且歸來的。

在這令人戰慄的情況下,該來的還是會來臨。終於到艾依查庫他們出發的時間了。

「小子,到你們了。上路吧。希望你們能得到女神的祝福吧。」

「大叔你不要說得我們是要去送死的樣子好嗎?」

阿奇波爾多用愉快的口吻說著殘酷的說話,而他的拍檔布朗寧則是把自己的帽子拉得低低的以隱藏自己的表情……媽的!你別以為你這樣子做我就看不到你在偷笑!

「阿奇波爾多老師,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怎麼了,艾伯李斯特。」

「老師你指的『女神』是誰?我記得老師你是沒有宗教信仰的。」

相對於對兩人的態度帶有不滿的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反是對阿奇波爾多的說話比較有興趣。不相信神的阿奇波爾多所說「女神」指的到底是誰呢?

聽到艾伯李斯特的詢問後,阿奇波爾多的表情有點兒複雜;像是有點兒欣喜又有點兒悲哀的樣子。他遙望著為了氣氛而點燃的火把,緩緩的說:

「她是光芒,無論在如何漆黑的環境下都非常耀目、強悍,是她讓我『重生』的。無關信仰,她就是我的幸運女神。大約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阿奇波爾多露出了微笑,一個溫柔無比的微笑。但一直在聽的艾依查庫卻像是再也忍不住的大聲打斷他的說話。原因無他,就是因為艾依查庫不希望讓艾伯李斯特想起她又或是前生的事情。

「大叔,你是戀童癖吧?那麼小也能吃的下啊?傑多那時也……」

「多事!我才不是戀童癖!我這叫有愛心!咕咕咕…你們給我快走!」

「是是。」

會笑會哭的小小人偶;帶領著他們在影世界前進的孩子。無關愛情又或是信仰,為了創造出自己的聖女而努力的她總有著一種無法言喻的吸引力。阿奇波爾多會對她抱有一些感情也是正常的。

在把同伴都送回了現世的現在,她是不是孤獨一人待在那個影之世界中呢。

 

就在艾依查庫思考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艾伯李斯特沉默著。他總是有這樣的感覺,在這兒他只是個局外人。這些似曾相識而又陌生的事情…就是他苦惱的源頭。

在小時候,他聽了艾依查庫不少關於前生的故事,那些懷念而又陌生的事情讓他感覺到自己也是事件中的一份子。對他來說記不起那些記憶並不是一份特別悲哀的事情,因為他忘掉的一切都有艾依查庫幫他記著。

上天是為了令他和艾依查庫有更多的話題而讓他忘了那一切的吧。他一直是這樣想的……直到艾依查庫不再提起前生之事前…他都是這樣想的。

艾依查庫用著過去的稱呼叫喚著從前的伙伴的時候,他總是覺得自己被排除於外…想插話也插不進去的感覺。他不了解那個同是他前生的世界,而且亦沒法詢問自己身邊的那個人。

真是令人煩躁的感覺。

兩人各懷心事的走在佈置得宛如廢墟的走廊之上,兩人之間的對話都是你給一句、我給一句的…已經好幾次快沒法繼續下去了。

他們的話題都是圍繞在在路上看到的同學們,就像是睡死了的古魯瓦爾多和叫不醒他的布列依斯,走到半路打起架來的多妮妲和雪莉等等。但就是沒有到達他們之間最核心的那個問題||前生||中。

他們都很清楚知道他們之間需要好好的就這件事談一談…但是誰都沒勇氣去提起這件事。他們都在怕一但談不攏的話……就會失去身邊的這個人。對方的存在早已已經像空氣一般的自然,沒法離開對方也沒法想像對方不在身邊的情景。

情願讓這根刺刺在心頭也不願意對方離開自己……他們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

艾伯李斯特一直希望可以打破這樣的局面,但卻苦惱著總是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時間去開口。仇天這個試膽大會其實是由他跟弗雷特里西老師提議舉行的。而且抽籤結果也是他拜託梅倫老師設計的。這是一切都是為了跟艾依查庫好好對談而做的。

但即使是這樣盡力去設計出一個合適的環境……合適的時間就是不願意來臨。

真令人苦惱呢……這種事情要是拖久了就更難說出口的了。而且合適的環境也不是那麼容易出現的。

在這樣的心情影響下兩人的試膽大會進行得非常順利,連貝琳達招喚出來的喪屍們並沒有映照在他們的眼睛之中,其他的佈置們又怎會騙得到他們呢?

他們進到自己的課室之中,那個小小的箱子被放置在中央。

「還挺簡單的?」

「那只是你走神沒留意貝琳達老師的喪屍而已吧。」

「即使有留意到我也不會怕!貝琳達將軍…不,老師的喪屍我早就看習慣了!」

「其實你不改口也可以的。艾依查庫。」

艾伯李斯特輕嘆了一口氣,也許這不是最完美的時間點。但現在不說的話只怕再也沒機會開口跟艾依查庫談的吧。

「我不會像其他人那樣會嘲笑你,也不會像並他人那樣懷疑你。那也是我的前生吧?」

「艾伯…」

艾伯李斯特露出笑容。其實一切都是如此的簡單,為什麼他就是沒法早一點開口?

「我成為國家最偉大的人,而你則是我最忠心的保鑣。我們早就約好了,不是嗎?因為前生的事情苦惱而不前進又怎麼可以保護我?雖然,我沒弱得需要你保護就是了。」

幼小的時候定下的誓言是艾伯李斯特心中的支柱,他相信只要努力向著那個目標前進的話,他和艾依查庫的關係一定會回復到兩人還是無知小孩時的模樣的。他不知道艾依查庫的想法也不可能會知曉,就是因為這樣才會他設計了這場試膽大會。他並不是光只是會等待的人,機會是由自己創造出來的。

艾依不說的話就由他開口。反正他的性格生來如此,艾依查庫也是很清楚的。

「明白了的話就去拿箱子完結這場遊戲吧。你有很多東西想要跟我說的,對吧。」

不是問句而是肯定的句子。艾伯李斯特一向也是一個強勢的人,一但決定要去做一件事就絕不會放棄……除了他察覺到那是錯誤的事情外。不知為什麼心情輕鬆了不少……大約是因為艾伯李斯特並不討厭自己,也願意跟自己分享那些沉重的記憶。

他的世界,由前生開始,就是圍著艾伯李斯特轉動的。

「幸福…」

就在艾依查庫正打算拿起那個小箱子的時間,他聽到了一把很熟悉的聲音。

在黑暗的房間出現搖晃不定的火光,那個火光慢慢的結合為一,形成了一個長髮的小女孩的身影。那是艾依查庫很熟悉的人物…那是曾經指引他們前進的那個人偶。

「大小姐…!?」

人偶的模樣就跟艾依查庫記憶中一模一樣,她直直的盯著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微笑著的向他們詢問:

「呢,艾伯、艾依,你們現在幸福嗎?」

她輕輕的抱緊了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她雖由火焰組成卻異常冰冷,在夏日之中被這樣的抱著並沒有造成他們的不適……反而是給予了他們一種懷念的感覺。在影世界的時候,他們為了保護她,也總是貼得這樣子接近的。

「你們要幸福喔。因為你們已經經過了影世界的考驗重生了。」

溫柔的聲音和擁抱都讓艾依查庫有種回到影世界的感覺。當這個人偶召喚他出來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的。為了讓她安心,艾依查庫牽起了艾伯李斯特的手,用堅定的眼神看著人偶。

「我們會幸福的,大小姐。艾伯就在我的身邊……我沒有不幸福的理由。」

「對不起,我記不起你是誰。可是謝謝你祝福我們。」

得到答案的人偶放開了他們兩人。她的身體慢慢的分裂成光點,但看著的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那相牽的手,她臉上充滿了滿足的笑容。她向兩人揮了揮手後,就在那個黑暗的空間消失。

「呢,艾伯。」

「怎了?」

「由前生開始,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了。」

「廢話。除了我還會有別的嗎。」

「也是。」

因為我喜歡了你一輩子,艾伯。前生沒能守住艾伯的後悔……在影之世界沒能跟艾伯和解的怨念……一切一切都因為這相牽的手消散了。

***

少女人偶默默合上了手上的書本靠在椅子上休息,她的樣子顯得十分疲憊。雖然有她的創造主的幫忙,但出現在現世仍是花去她大量的力量。沒有「戰士」在身邊的話,她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大小姐,歡迎回來。新的『戰士』已經來到影世界了,您希望馬上進行召喚儀式還是稍事休息後再進行?」

「馬上進行吧。為了盡早實現聖女大人的願望,我們需要更多的戰士。」

「我明白了。那馬上進行儀式吧。還有…」

「怎麼?」

紫衣灰髮的少年有禮地向人偶躬身。他是服侍她的創造主||「炎之聖女」的引路人||侍僧之一,名字叫布勞。召喚「戰士」的儀式是由他負責的,雖然儀式的失敗率挺高,但他也仍是個可以信賴的引路人。

「對不起,這樣問可能有些失禮。但大小姐,為什麼你不惜要去請求聖女大人也得去現世?」

「喔這個嗎?」

人偶揮揮手示意布勞不用在意,她臉上出現了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

「因為要是他們有什麼遺憾的話會再次成為戰士的吧。他們太爛骰了,為了防止再次召喚出他們我只好親自去一轉了。」

 

——————————————

最後那一句原本是想說大小姐隨口找的理由,但結果不少回報以為她是說真的(爆笑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