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完鳴狐後看到東博介紹文物復修影片後閃出來的梗。

轉生有。


已經不行了。

 

世上第一把打刀,粟田口國吉打鍛造的奇妙腰刀……壽命已經到了盡頭。

 

歷經萬年,再細心的保養也不敵時光的洗禮。

作為研師,他非常清楚。

 

它們都只是鐵。

所謂的「保養」也只是在評估過奪去它們身體的一部份跟放著不管,打磨後它們能存活的時間比較長而進行的傷害性行為而已。

 

一次又一次把這幼狐身上的鏽色磨去,他知道這如同奪去它的壽命。
 

刀劍沒辦法像其他古物一樣加強修補,一切都只是延命治療。

 

時間到了就是到了,有形的物品總會有消逝的一天。

已經。沒辦法了。

 

時間沒辦法停止。

即使改變過去亦沒辦法讓現狀好轉半分。

不管是任何人都沒辦法可以救得了眼前的這把刀。

連稻荷神也沒辦法。

 

從今之後,這幼狐將永遠被保存於無菌恆溫室之中。

除了定時的檢查外,他將不再出現於人前。

他再也無法見到這幼狐,也無法再碰到他了。

 

啊啊……要是他是一把擁有實體的刀就好了。

那麼就有機會跟這幼狐在同一間博物館之中吧。

 

小狐丸每生都選擇成為一個研師,目就是能在重文財百年一度的保養復修中跟鳴狐再會。

一次又一次把鳴狐身上的鏽色磨去,小狐丸知道這如同奪去鳴狐的壽命。

 

刀劍始終只是鐵塊,是有形之物。總有一天會消失。

 假若這把「鳴狐」真的有消逝的那天,他希望對方身上最後的一絲一毫,都是由自己磨滅的。

 

可是,這是不可能的。

 

人子為了保護文物,是不可能讓刀劍被打磨至最後一刻。

所以,這是最後了。

 

「所以小狐丸下輩子要當研究員嗎?還是當東博的職員?」

一直伏在自己背後的付喪神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他,對方的半身仍舊在自己的膝上睡得香甜。

 

一點也沒有要分別的傷感呢。

 

「啊啊,說不定乾脆不要轉生,直接當東博保管倉的地縛靈還比較好呢。」

「我會先跟三日月說一聲的。」

「好。我會帶研石過去的,叫兄長大人等著看吧。」

 

這是最後一晚了,今生他們可以相處的最後一晚。

明天鳴狐就要回到博物館中,永遠留在保管倉之中。

不會再有相會的機會了。

 

「會來看複製品嗎?」

「別傻了,那不是你。即使再完美把你原有的形狀複製出來,他也不是我的番。等我,我一定會來見你的。」

「嗯,等小狐丸。」

「不管是當研究員、當職員、當看守又或是地縛靈也好。我絕對會去找你。」

 

 

就像這萬年的時間一樣,我是為了見你而生的。我的鳴。

等我,很快會再見的。

----------完----------------------------

 

鳴狐的裸體好棒,真的。

但我也有點好奇他不裸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在這兒再哭一哭為什麼爺爺不是跟CCO入替,想看爺爺啊。.

還有出鳴狐明信片啦東博!求你了QQ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