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星期雙狐60分的題目………我寫了兩星期(。

受女體化,現paro。

 


三千七百五十六天。十年多一點點,他跟戀人所交往的時間。

要說上婚約的話,就更是長遠,八千零三十五天,也就是戀人誕生至今的所有時間;都是以他未婚妻的身份活過來的。

 

儘管他於十八歲那年向戀人正式告白以示自己是真心喜歡對方而不是單純因為婚約才跟對方在一起,但結婚之事卻一直存在在他的思維之中。

並不是不希望跟戀人共組家庭,只是覺得那是一件很遙遠的事情而已。

 

他還有兩個兄長。在兄長成婚前當然是輪不到他。

更何況,他跟戀人的婚姻是屬於三条跟粟田口的事情;家中的長輩說什麼時候舉行就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舉行就什麼地方舉行,他腦中的婚姻就應該是如此的。

 

然而一切在他的次兄的婚禮後,都完全不同了。

 

次兄是個任性的人,他完全不考慮家族的立場甩了自己的未婚妻,再把對方的未成年的異父妹妹帶回家中高聲宣告她才是自己的真命天女,非她不娶,敢反對他就跟對方私奔!迫得家中那班頑固老頭也不得不答應。

 

先不論他這個飯來張口,連自己穿衣服也不怎麼會的次兄要是私奔還活得下去嗎;這點最清楚的人一定是他本人,但他卻仍然選擇了對方。

比起一切都更重要的少女。

 

次兄把那個黃金色的少女娶回家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

他甚至沒法等到少女成年,婚禮跟入籍都在少女十六歲生日的那天。

在法律終於允許的那一天,次兄於少女那纖幼的無名指上套上了束縛。

 

閃閃發亮的義姐,而在他身邊的是一如以往安靜、看不出情緒的戀人。

 

突然,他很想讓這只可愛的小狐狸變得跟義姐一樣。

他很想看到那個比起繁星更耀目、比寶石更璀璨,比煙花更要燦爛的笑容。

 

然而每次見面,每當對上那雙流金時;就活像是情竇初開少年一樣,預先想好的對白都卡在喉頭上,只能跟對方打哈哈帶過一切。

 

這次不可以再這樣的了,握緊手中自己親手設計的婚戒,他作出了一次深呼吸。

 

小狐丸啊小狐丸,你老大不少,害羞什麼呢。你把別人吃得一乾二淨,連她的心都已經噬食完畢。是男人就要負責任。

 

 

「鳴……」

他揚起彊硬的笑臉叫喚自己心愛的未婚妻。意外地發現今天剛滿二十二歲的少女鼓起了粉嫩而帶點羞紅的臉頰,向自己伸出了手。

 

「戒指給我。等了小狐六年,期待了一年,不等了。」

 

他的鳴臉上帶著的,是比起繁星更耀目、比寶石更璀璨,比煙花更要燦爛的笑容。

 

----------------------------------------------------

最初想設鳴狐十六歲。

但太犯罪,算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