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ずきP的魔女(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4835645)非官方解釋小說。

血腥描寫有。

只是片段。

雙狐日放這個真的是討打。

你放棄吧,宗近。
三条家的人是沒法跟最愛的人相守,那是詛咒。
被可恨狐妖所下的詛咒。
佐和小姐是你最好的選擇,家世、品德、容貌都無可挑剔。更重要的是你不愛她。
她必定可以跟你走到最後。

自少聽得可以倒背如流的故事。漂亮偉大的三条家始祖被狐妖迷惑,儘管他清醒過後殺掉狐妖,但狐妖卻還是留下了可恨的詛咒於他們的血緣之中。

流有三条家血緣的人,都沒法跟最愛的人相守。
不管是生離還是死別,他們都注定於相愛之時被活生生拆開。
拚死掙扎數百年,還是沒有一個人能打破這詛咒。
最後所有人也放棄了。

他們怨,他們恨。
恨那個向他們下咒的狐妖,恨那個總會出現在他們跟最愛分離之時的狐妖。

但誰都沒有去了解當時的事情。

「對吧。狐妖先生。」
自他遇上了他的國廣,這個沉默的少年就一直在他的身邊徘徊。
眼中充滿悲傷,充滿仇恨的他是為何詛咒這個家的每一絲血脈呢?

而他又是為何對待在國廣身邊三条家始祖───三条小狐丸發出一次又一次無聲的吼叫呢。

事實又是否只像是故事中被擊退惡狐的反撃呢。

***

被綁在廢棄的神社中,動彈不得的少年怨恨地盯著門外的白髮青年。
口中的鮮血泊泊染污了他身上的衣服,理應失去的意識於此時卻無比清晰。
失去器官的痛楚早已麻疹,支撐著他的,就只有恨而已。

他恨。他恨啊。

那個男人曾經向他許下相守誓言,但結果他卻沒法相信自己。
連以往的愛情,也只被簡單裝作失去心智的行為。

只是被迷惑而已,從來沒有動過心。

假若他是迷惑眾生,為村子帶來不幸的狐妖,那這班把他家人都迫離村莊,奪去他的舌頭,把一切的不幸都怪罪於他身上的人們,又是什麼?

那個曾經把他當成至寶的男人現正以看怪物的冰冷目光看著他。切下他的舌頭,把他綁在這兒的男人。
點燃起包圍這神社柴火的男人。
他所愛的男人。


你要把這份愛也當成被迷惑的話────我————————————


***

是我的錯。我不應因為村人的反應而影響判斷力。我不應懷疑他。我不應……

男人口中吐出充滿悔恨的言語,但一切都已經太遲。

他奪去了少年器官讓無法自辨,怨恨已把他所愛的少年拉入魔道。
而他也因為悔恨而被緊緊綁於浮世之中。

那孩子被憎恨掩蓋了雙眼,他聽不到我的聲音亦看不見我的存在。

數百年來他的聲音,他的身影也沒辦法傳遞給少年。
只是地縛靈的他沒辦法阻止已經妖化的少年,他除了像這樣待在後代所愛之人身邊外就什麼都做不到。
他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後代以及自己所愛的少年活於痛苦之中。

求求你了國廣殿下。您是第一個願意聽我說完這些說話的人。請您救救鳴吧。錯的人是我,要落入地獄的亦應該是我。請您讓他由這痛苦的復仇輪徊中解脫吧。

 


 

我只是沒寫過恨小狐的鳴狐想寫寫而已……

順便一提這對雙狐和好後會成為爺婆的守護靈閃得兩人受不了很想讓他們再死一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