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狐!!!!鳴狐!!!振作啊!!!」

 

男人看著子狐掩著嘴巴在地上打滾的樣子,緩緩地把那些形狀漂亮的稻荷壽司放送嘴中仔細咀嚼。

芥末的量確實是有點多,對鼻子靈敏的眷屬來說是會很難受吧。

但還可以接受,而且味道也還可以。

 

「啊啊!小狐丸大人!鳴狐叫您不要吃!這是失敗作!對身體不好!」

輕輕推開想要阻止自己的另一只子狐,再拍開想要多吃點的兄長的手。

男人乾脆把整盤壽司都放於自己膝上,一個接一個送到嘴巴之中。

 

「又不是孩子了。芥末多一點不會怎樣。」

 

就在男人吃完最後的一個後,他回頭輕撫子狐那銀色的短髮。雖然是不及自己,可是還是很不錯嘛。

 

「更何況,付喪神也是神,神祇吃的可是心意喔。這很好吃,不要擔心。啊啦,怎麼按著胸口了?」

「這兒痛。小狐丸一說話這兒就很痛…」

「那還真的是件大事呢。」

 

男人抓了抓自己的毛髮,想不到這只子狐身體那麼弱呢。

他想了一會,最後還是把對方抱起。

雖然是個少年,有一定的體重,但對他來說,對方還是輕得不像話。

 

「多吃點東西吧。鳴狐。同為眷屬,我們找天一起弄稻荷壽司吧。你也喜歡的,不是嗎?」

 

像是深怕走得太深會讓子狐的病情加重一樣,男人走得很慢很慢。就這樣一步一步向著手入室前進。

 

而目睹這一切的三日月忍不住笑意,輕輕地喝了一口茶。

雖然是有預感,但想不到會如此順利呢。

 

 

我這個弟弟啊,直的是個天生的愛情騙子呢。

 

----------------------------

要是十話也是雙狐糖就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