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live。
爺婆。
偶像PARO。
雙狐沒出場可是微雙狐。

--------------------------------------------

這將會戀人人生之中最為盛大的工作吧。

他幫戀人把身上的衣服拉得整齊,把色彩壓至最低降的白色狩衣上只有黑白金三種顏色。跟同台的他人相比雖是樸素,卻多出了一份神聖感。
特別的場合,特別的服裝。
在這神聖的地方,為神奉獻歌舞。這可是件多麼盛大的工作?

國廣。謝謝了。

那個平常高傲的男人也收起了自己的脾性,他的笑容比起平常也柔和多了。

啊啊……真想吻你呢。可是不行呢。在這奉納行事前做這種事會有天遣吧。
你也知道啊。
畢竟這邊是要出借身體的人嘛。
出借身體?
我一會可是去降神喔?
是嗎。哪位神?
跟我同名那把國寶的付喪神?
………
國廣你就不配合我一下嗎?
是嗎。很利害喔。

他不帶感情的回話惹來戀人的一陣輕笑,最後戀人選擇拍了拍他的頭,充滿眷戀地把自己的額頭抵上他的。

不是說會有天遣嗎?
只是這樣子一下,又沒有親又沒有抱沒關係吧。難不成要像被粟田口神社未來神主恐嚇的小狐一樣連戀人的臉也不能見嗎?一期他跟小狐說,這種重大儀式一定要保著清淨的心進行。要是他搞垮了粟田口一族不會放過他的。
呃?
雖然小狐不怕粟田口,可是個性太認真,現在緊張得要命。他說現在的自己太遜了不給小狐狸進來呢。
所以鳴狐不在?
嗯。小狐狸不在,但他的座位在你旁邊喔。

遠處傅來異父兄長叫喚戀人的聲音,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你也快過去小狐狸那兒吧。當個好孩子在台下等我。想想慶功宴想要吃什麼吧,國廣。今天的旅館可是被我們團隊包了起來的喔,已經把你跟小狐狸的房間也準備好了。可是,應該沒機會用到了吧。

戀人的說話讓他漲紅了臉。這個男人啊,總是這樣子嬉皮笑臉讓人搞不清楚他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我走了國廣。
嗯。加油,宗近。

可是即使如此,這個男人在工作的時候就像是真的被神附體一樣的認真而美麗。
就彷彿他所跳的是真正的降神之舞一樣,不單是人,連神也被他所吸引降臨於此。

今天,神也會降臨在舞台上跳動著的他身上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