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を呪わば穴二つ相同設定。

微石青。


 

 

國廣。

 

男人溫柔地為他褪去身上的衣物,輕柔得像是對待寶物一樣。

 

浮世に蔓延る~ 悪を討伐すべし~

 

在總是被衣物所掩遮的大腿上印上自己的印記,這是只屬於他的。

 

今この乱世に~舞い降り馳せ参ず~

 

只有他被允許觸碰這些位置,只有他被允許進入對方的心房。

 

光る刃に~映るは 妖艶な~

 

啊啊,他快沒辦法忍耐了。

 

儚く舞う~綺麗な蝶~

 

「幹!小狐你吵死了!給我閉嘴!」

 

***

 

把衣服重新穿好後,三条三日月馬上衝到就在自己房間隔壁的弟弟房間。

可惡!難得的假日前夕而且國廣還在家中留宿,這個蠢弟弟來搞什麼破壞啊!

 

用力地推開障子,他看到自己的弟弟正審視著自己的衣服。

他的衣櫃中是空的,他所有衣服也被放置在榻榻米之上。

他認真地把衣服組成各種組合,口中正唱著他們組合早陣子跟加州合作的歌曲。

 

好,他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真是不可原諒呢。

 

「去你的小狐!你明天跟小狐狸約會就約會啊!又不是第一次了!在緊張屁啊!快把你一緊張就唱歌的壞習慣給改掉!」

「您管我啊兄長大人!您可以帶山姥切殿下回家約會,為什麼我不可以跟鳴出門!?而且您是不會懂鳴有多可愛的!跟可愛的戀人約會緊張也是當然的!」

「可是你打擾到我了!我是多想好好地疼愛國廣啊!可是都被你的歌聲給破壞了!」

「那就管好您的下半身!約會可不一定要做那檔事啊!」

「那你明天不會做嗎!」

「那……那是男人正常的生理需要!老牛吃嫩草!」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小狐狸比國廣還要小一歲啊!戀童癖!」

「那您又有什麼臉目可以對我說教啊兄長大人!我比您小兩歲!這樣比起來我跟鳴的差距跟您跟山姥切殿下的更小啊!」

「但也不改你上大學時小狐狸才剛上初中的事實啊!」

「那麼兄長大人您也不是嗎!你大學畢業時山姥切殿下才初中二年級啊!」

「我有等國廣滿十六才出手啊!」

「我也有啊!」

「小狐狸十四歲時已經把他當未來伴侶帶回家見父親的人是誰啊!」

「是我!可是我有等到鳴十六歲生日才做到最後一步啊!」

「野獸說的話可以相信的嗎!」

 

山姥切沉默地看著眼前兩位名滿天下偶像的低級兄弟吵架。

儘管他也有兩位兄長,但他們卻從來沒有這樣子吵過架。

也許是因為他跟兩位兄長的年紀有一段差距,兩位兄長簡直當他是寶物來疼,對他遷就至極才會這樣子的吧。

但對TEAM三条(石切丸31,三日月25,小狐丸23,岩融18,今劍13)中唯一年紀相近的兄弟,這兩人吵架跟打架可是跟梅雨季節下雨一樣的常見。

 

感覺上前阻止也幫不了什麼,可是光看也好像不是太好。

他應該怎麼辦呢?

 

碰──!

 

「吵死了!」

在一聲巨響下,三条的長男石切丸登場了。

正在吵架的二人臉色蒼白地看著滿頭青根的長兄以及剛剛被他槌打而留下一個完整拳印的柱子。

 

糟了。兩人的心中同時出現了這一句說話。

 

「『你們要吵架我可不管,吵到我的青江我就絕不恕過你們。』這句我好像上個月才跟你們說過對吧。三日月,小狐丸,給我跪下!」

 

這相信會是各家娛樂記者最想要的新聞之一吧。

TEAM 三条的leader,以個性溫和、反應有點慢為賣點的石切丸正在連珠爆發地責備自己的兩個弟弟────日本五大頂級偶像之一,而且是最美那個的三日月以及被稱為野獸紳士的小狐丸。

 

兩人就像做了錯事被母親責備的孩子一樣,完全不敢回話,也不敢看著自己長兄的臉。

 

看到這樣的畫面會有多少少女因而心碎?

又會有多少女友的心被偷走的男生因而大笑?

 

這些男人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日本全國,他們能否有多一點對此的自覺?

 

「呼呼,來吧,山姥切君。石切丸可是很持久的喔,今晚就跟我一起睡吧。哎啊,我是說說教的事喔。」

 

山姥切國廣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還要小上一歲的少年,寢著也沒法把他身上的情愛印記給完全遮好。

 

這又是一個記者超級想要題材。

他幫青江拉好身上的衣服,腦中正草擬著一會寫給鳴狐短訊的內容。

 

小狐丸明天是鐵定爬不起來的了。

可憐的鳴狐……久違了一個月的就這樣子泡湯了。

想必他會很難過吧,遲點約他出來一起吃腐皮壽司吧。

這樣他多少也會開心點吧?

 

然而,在山姥切寄出電郵後半小時,鳴狐出現在三条家家門前讓事情更加複雜化,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怎麼這家人還沒有被拍到戀童癖的照片啊(大誤

鳴狐那麼晚出門還沒被警察捉到輔導果然是打刀啊(更錯

--不管說是爺婆還是雙狐都令人心虛啊這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