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本家樸克王國設定

**部份梗感謝FAY大大

**之後有高達八成機會會成為言情風

**明明是個英廚,蘇的卻是阿米的設定

**有關衣服:女王英->2期CD封面衣裝;親王->2期CD封面衣裝(婚前)、法律米(婚後)

**自爽用,如有不適請不用考慮馬上按下上一頁,BACKSPACE是您的好朋友


 

 

拚死地逃,但可以逃到哪兒?

沒有貴族的支持、沒有王家軍的守護……沒了「王室」這個名義,逃到哪裡都一樣吧。

 

他人的恨與貪慾是永遠伴隨王室血統而來的詛咒。

即使是身為王,但作為人類他們永遠沒法滿足每一個人的慾望,他們每做一件事也只是招來更多的怨恨而已。

 

救助別人不一定會得到感激,但沒法達到人民的期望卻必定招來怨恨.這點生為王子他早就知道了。

 

『倒不如就在此殉國吧。』

心中有道聲音這樣訴說。

現在逃得了也只會是一生流離失所的序幕而已,與其終其一生都沒有擁有一個安居之所,也許在此以「王室」一員死去才是最佳的選擇吧。

 

欺騙青梅竹馬的伴讀以及從小就跟隨自己的隨從離開,他默默站在自己的房間中從窗門看著城中的混亂。

總是被待女們打理得整整有條的城堡現在就跟廢墟無異,杯盤狼藉的走廊,杳無人煙的庭園……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想必也是最後一次吧。

 

────這兒是我們的故鄉,亦是我的棺木。

 

腦中莫明地出現了這一句句子,那是小時候看過繪本的內容。

故事中,即使環境怎麼惡劣,領主是多麼差勁也好,人民也不願意離開這片自己深愛的土地。

 

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

 

「要宰要殺隨便你們!我是不會跑也不會逃的!」

 

他高聲地向眼前的敵軍宣告,儘管知道離開才是正確,但人類永遠都是感情比理智更優先的生物。

他身上流著王室的血,他的自專絕不允許自己逃走。

 

————比起落泊地死亡,他更希望可以就此以王族的身份死去。

 

『您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所以當那名穿著盔甲的騎士突然帶著自己的伴讀跟隨從出現把敵軍全數撃到時,他沒法明白為何自己會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

 

這個國家的「女王」亞瑟正盯著眼前的男人。

男人優雅地品嚐著法蘭西斯特地為他準備的,名為「可樂」的飲品。甜膩如蜜的液體帶著氣泡,對口腔有點刺激的食感讓人上癮。

 

這是自那場比武後他們第一次單獨相處,兩人於小小的茶几上對視著。

相對帶點緊張的他,阿爾佛雷德的態度輕鬆自如,就像只是面對著一個普通平民,而不是這個國家的領導者。

就像是當他還是大家口中的「小公主」時,他人對待他的態度一樣。

 

那讓他有點懷念的同時放鬆了不少,自成為王後他都得板著臉孔對待親信以外的人,而他的親信也因工作繁忙沒法總是待在他的身邊。

 

而且,他們總是以下屬自居。已經很久沒有人用如此平等的態度對待他了。

 

「你當時為什麼要救我。」

 

當時的他只是個不受寵的王子;別說是成為王了,即使是內亂安全被平息,他也很可能會被父親又或是登位為王的兄長流放。把復興的希望賭在他身上實在太愚蠢了,這個聰明的男人是不會這樣做的。

 

男人只是笑了笑,伸出了手輕撫他那頭說不上柔順的金髮。

 

「因為我愛慕您,陛下。打從我小時候見到跟隨王妃到來領土的您,我的心就已經被您奪走了。」

 

您想起來真是我的榮幸。

救您並不是因為利益又或是想要豪賭,而是因為我對您————

 

直白的愛語讓他失去了一切的反論,男人越發靠近的體溫更是讓他無所適從。

如同晴空一樣的天藍雙眼就像直視著他的心房,心中想的一切都被看穿……面對著這個男人他就連謊也說不出來。

 

知道後就沒辦法回到還沒察覺之時,好意是會喚來好意的。

 

他確實是對眼前的這個男人抱有好感,當想起對方曾經救過自己後,更加沒法對此否認。

好意是會喚來好意的,他確實是對這個男人產生了感情。

 

「我是個男人,我沒法為你生下子嗣。你一生也只會是個親王——」

「我不介意。只要能夠留在您的身邊,即使是被全世界取笑,我也會欣然接受。」

「可是!」

「我沒有您想像的完美,我只是在人前忍著而已。我喜歡有趣的事情,而且一但陷進去就沒法留意到四周的事情。比起正餐我更喜愛零嘴,只要有漢堡跟可樂我其他食物也不需要。因為這樣子,我總是被馬修取笑責備還是個孩子呢。」

 

其實只要像現在這樣握著您的手,我已經不停發抖而且緊張得流汗了。

 

男人——精確一點來說是少年的手帶點冰冷,而且確實是在發抖。這個看似完美至極的男人,其實也只是個十九歲的少年。就在此時,亞瑟才有了這樣的實感。

 

「陛下,我知道您害怕去愛,亦害怕被愛。可是不要緊的。我會用我的一生去證明給您看的。真實之愛、無償之愛是存在的。」

 

溫度自被吻上的無名指傳至臉上,不用看見他也已經知道。

自己的臉鐵定是像燒紅的鐵一樣紅。

 

 

「叫我亞瑟。在只有我們兩人時,我不是女王,我只是亞瑟。」

 

這個人說的說話總是如此莫名有說服力。

他相信了,打從心底相信著。

 

***

 

萬里無雲,今天的天氣就如同身邊那個男人的眼睛同樣清晰。

 

他們穿上宮廷設師伊麗莎白精心設計的正裝,坐在馬車上接受人民的祝福。

今天是他們大婚的日子。

 

儘管他還是不明白兩個男人之間的婚禮有什麼好慶祝的,但國民都如此期待,作為「女王」他也不好去拒絕又或是令人民失望吧。

 

他不需要婚禮。他不認為神可以為他們的婚姻帶來些什麼。

他也不需要祝福。只要———

 

「陛下,您累了嗎?再忍一下就好了喔。儀式很快就會完的了。不然要讓法蘭西斯他代打嗎?」

「別開玩笑了,國民可沒瞎得連我跟臭鬍子也分不出來吧。借我靠一下就好。」

 

只要這個人能夠陪在他的身邊就足夠了。

--------------END-------------------------

 

公開寫完了(吐血

我我我……窗終於離我遠一點了QAQQQQQQQQQQQQQQ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