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打算在雙狐日寫完的893PARO。

 

吉光大人過世了……粟田口會怎麼樣啊。

前夫人說不會再讓孩子們踏進粟田口半步喔。

也難怪啊……前夫人由十六歲嫁入這個家,近乎每年也會生下一個孩子……卻在四十歲時被吉光大人拋棄,被趕出門口。連孩子們也不被允許留下粟田口的姓氏呢。

可是少爺們不承繼的話,粟田口已經沒有承繼人喔。夫人沒有子嗣而且在吉光大人得病時已經逃了。

不是還有鳴狐大人嗎?吉光大人的弟弟,國吉大人的末子。

那個鳴狐大人喔?他可以背負這個家嗎?而且他跟三条的小狐丸大人成婚了。雖說小狐丸大人是入贅的但他是三条的人吧?粟田口跟被三条吞併了沒分別啊。

可是現在也沒法子吧。承繼人只有鳴狐大人一個人啊。

 

***

 

喔?把我們的人出賣給條子的人就是您嗎?佐藤先生。

白色長髮的男人微笑著把玩著手上的香菸,視線沒有從眼前被數名大漢壓到在地的中年男子上移開過。瘦弱的男子臉色蒼白,不停發抖,嘴上低喃著求饒的言語。

 

吶,佐藤先生。您在把我們的人賣給條子時,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吧。哎啊,佐藤先生您覺得這布料如何?如紅一樣的紅,當你的裹屍布不錯吧。

求饒的言語並沒有打動這個男人,他反而是更愉快地翻動眼前的資料──早陣子他的妻子生日對方收到的布料中挑選對方未路的同伴。

 

不!請您放過我!小狐丸大人!我……

閉嘴。跟粟田口為敵就會是這樣的下場。您不是知道的嗎?忘了嗎?不要緊。那就用您的身體讓全世界的人都想起來吧。把他沉到東京灣去,用我剛剛說的布料包著他就好。那傢伙最近也不是很安份,當作警告剛好。

小狐丸大人───

吵死了。再吵就給我把他的舌頭割下來。我要回去了,給我準備車。

 

果然是三条的人呢。真是心狠手辣……要是是由那個鳴狐當首領只怕……

 

部下的細語理所當然地傳到他的耳中,但他除了笑外就沒有任何的反應。

對他而言,這樣才是最好的結果。

 

***

 

こぎつね コンコン♪やまのなか~♪やまのなか~♪

少年把玩著手上的泰迪熊玩偶,愉快地哼著自己最喜歡的童謠。

一針再一針。

尖銳的鐵針於可愛的泰迪熊上刺出一個又一個的破洞,輕快的童謠跟少年手上殘酷的動作完全相反。

くさのみつぶして おけしょうしたり

啊,不行喔。咬這種由叛徒送的垃圾會肚子痛喔。

 

小狐丸並沒有對少年的行為感到奇怪。他只是靜靜地脫下西裝的外套,走到少年躺著的沙發前。

 

我回來了。首領。已經照您的意思把背叛者處分,而對不安分者的警告也已經發出去了。

 

作為三条家的末子,小狐丸很早就定下了婚約;而對象就是眼前的少年。

這是防止出現爭奪承繼權的問題,除了長子以外的兒子都跟同性成婚,沒有合法的子嗣自然承繼權的問題就簡單得多了。

 

原本自己理由是把少年娶回家的,但因為長兄的要求,他卻成了粟田口的入贅夫婿。想必兄長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子才會作出這樣的安排吧。

 

長兄在那溫和的臉龐下隱藏著多少計謀,連血緣相連的他也沒法知曉。

次兄跟三兄留於家中不婚,四兄娶了長船的落亂之子,還有成了粟田口夫婿的他。

 

次兄跟三兄不用說,他們協助長兄帶領三条,是他的補助役。

四兄的妻子不但有長船的血統,更是商界名門堀川的末子,看似回到潔白世界的他才正正是三条是鋒利的武器。

而他,也因為「妻子」兄長之死而成為了粟田口的「首領」。

 

首領是你。不是我。

這是您的希望的話,我會照做。但對我而言,您才是粟田口的「首領」。

抱緊我。

遵命。

 

所有人也會被他們這對狐狸所欺騙。

下命令的人從來也不是他,他只是為他可愛的小狐狸傳話而已。

討厭人群的小狐狸只需要當一個安樂椅首領就行了,一切的恨,一切都仇都由他承擔就好。

 

有人欺負小狐丸?

少年輕聲地說。他把頭埋於男人的胸膛中,轉動著頭顱撒嬌。

可以幹掉。欺負小狐丸就是與粟田口為敵。

不,沒人欺負我。但我想要處理幾個廢物可以嗎?

 

少年的嘴角揚起了一個美麗的弧度,跟他年紀不相稱的殘酷。

當然可以。把他們的器官賣一賣後買點禮物給一期他們吧。

亂的生日快到。

 

是的。這才是粟田口鳴狐真正的姿態。

 

謹遵吩咐。可是,鳴喔。我的獎勵呢?

回到房間就給你。

 

狐と狸の化かし合い。

這是裡社會的真理。

所以被騙的人,就活該被狐狸吞噬。

これは狐のルールだ。

----------------------------------------------

說好的女王鳴狐不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