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本家樸克王國設定

**部份梗感謝FAY大大

**之後有高達八成機會會成為言情風

**明明是個英廚,蘇的卻是阿米的設定

**有關衣服:女王英->2期CD封面衣裝;親王->2期CD封面衣裝(婚前)、法律米(婚後)

**自爽用,如有不適請不用考慮馬上按下上一頁,BACKSPACE是您的好朋友

 

沒落貴族想要振興家業,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生個貌美的孩子,跟別的貴族聯婚。

 

瓊斯家終於有救了!當瓊斯老男爵於五十歲時終於產下了自己的獨生子,而且那孩子還長得有如天使般可愛時,他可是感動得痛哭流涕。

 

瓊斯家的沒落一切都只因為前家主向先王進言而被怪罪,家聲一天一天的低下,最後成為了光有貴族之名的小小領主。看著瓊斯家由盛轉衰的老男爵,最大的心願就是復興家族了。

 

老男爵年青時也曾努力想要完成這個目標,但他不管多努力,把領地管理得多好,參與多少戰爭保衛國家;只是居居男爵所立下的功績也沒法傳入王的耳中。

擔誤到婚期,擔誤到生育,男爵夫婦都以為瓊斯家要中斷在他們這代之時,快將五十歲的男爵夫人懷孕了。

生下的更是如此漂亮的兒子,這就更讓他們欣喜不已。

 

他們把最好的一切都給予這個孩子,禮儀、教養、知識,還有他們所有的愛。

名為阿爾佛雷德的孩子也不負父母所望成為了智勇雙存,英俊秀逸的男孩。

而卻在他差不多是時候進入社交界時,老男爵夫婦的壽命走到的盡頭。

阿爾佛雷德也理所當然地繼承了父親的地位,那位他十四歲。

 

「五年前嗎?跟內亂開始的時間差不多呢。」

「是的。瓊斯大人也有參加戰役,所屬是我方。」

仔細閱讀著心腹送上的文件,亞瑟輕嘆了一口氣。

知道來者不是那些大臣的手下讓他安心不少,不,還不能決定他並不是大臣的人,還不可以大意的。

 

「他跑來王都,他的領地怎麼辦?」

「暫由瓊斯大人的表兄弟所管理。但由於瓊斯大人的表兄弟並沒有爵位,而瓊斯大人亦沒有親兄弟,所以要是一但您跟瓊斯大人成婚,您必須把瓊斯大人的爵位跟領土轉封那位表兄弟以示他繼承權是正統的。不然他會很難去管理那片土地以及流言會很難聽的。」

「等等,怎麼都在我一定會跟瓊斯結婚的前提下進行的?」

「因為說要比武招親的是陛下,而且輸了給瓊斯大人的也是陛下您。您現在耍脾氣說不嫁難以服眾。」

「最少也說是我娶瓊斯吧。我會好過一點。」

「那您有聽過女王是娶親王而不是嫁的嗎?我還以為您早已有覺悟呢。您們床第之間誰上誰下我管不了,但字眼上得分清楚。」

 

雖然我也不覺得您在床第上有能力反抗未來親王大人就是了。

心腹那輕聲的呢喃沒有逃過他的耳朵,他想要反駁但卻想起比武時的情況。

已經連戰十多場戰鬥的瓊斯仍然可能輕鬆閃過他全力的攻擊,而且更在他無傷的情況下取得了完美的一勝。

 

實力的差距再也明顯不過,那已經不是用謊言就可以推說過去的差異。他甚至覺得即使對方重病中自己也不一定可以勝得過對方。

 

他從不覺得自己的劍術很強,但再怎樣說也跟名師學習了二十多年,最少也有中上的水準吧。這次完全被耍著玩的戰果給他帶來了絕望的打擊。

 

輸了也算了還像個孩子一樣的被耍……自己二十多年來的努力也比不上那個叫瓊斯的男人嗎!?

 

「陛下您放心,您的計謀比您的劍術好上數百倍。只要您來陰的瓊斯大人絕對不是您的敵手。」

「有人說過你說話帶骨得很討厭嗎?香。你就不怕我把你拖上斷頭台嗎?」

「謝謝讚賞。說話要一針見血是我的座右銘。另外身為明君的陛下您是一定不會做出因為部下直言而把他推出去處刑這種行為的。啊,對了。要是已經沒事需要我報告的話,我先退下了。」

 

甩了甩手示意對方可以退下,就像是想從中找到對方的把柄一樣,這個國家的「女王」一次又一次仔細閱讀著手上的文件。

 

聰明、俊美、有正義感……為民獻身全不保留,而且在皇家位於劣勢時仍對王忠誠到底。他並不相信,人可以完美至此。

 

要是說他唯一的缺點,也許就是運氣了。

生為沒落的小貴族是他最大的不幸,要是他生為居住在王都的大貴族,想必會非常有成就吧。不然,要是他選擇在內戰站於大臣方,他現在也早已達成了自己的目標吧。

 

他的幸運,就只有大臣們為了正當化內亂而沒有降罪為皇室而戰的士兵們這一點吧。他保住了性命,接著為了自己目標,參加了這場比武。

 

如願得到勝利,他將會成為這個國家的親王。

 

「這對你來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呢。瓊斯。」

 

即使他不會介意對方跟真正所愛之人見面,甚至讓對方住到宮中,但他們卻注定永遠沒法走在光明之下。

 

完成目標,成為皇室的一員,但代價卻是一生的自由。

值得嗎?

 

愛情。虛無而又脆弱。

無償的愛又怎會存在?

沒法走在光明之下的愛很快就會消逝。

 

「可憐的瓊斯。」

 

那雙眼睛……那頭金髮…跟王一點也不相像呢。

對喔,跟那個男人更像呢。

 

可憐的王妃陛下。明明王妃陛下也是金髮綠眸,王子也只是像母親而已吧。

沒辦法啊,誰叫王子出生的時間太巧合了呢。

 

 

『那傢伙真的是我兒子嗎?』我連問都問不出口。我看到連那傢伙的臉也感到害怕。在那個男人的最後一刻,愛麗絲真的沒有背叛我嗎。

 

「可憐的母親。可憐的王。」

 

愛卻沒法信任。愛卻沒法被相信。

…………愛情到底是件多可悲的事情?

真正的愛,又怎會存在。

 

 

-----------------------------

還在抓回手感的旅程之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