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刀劍only、CWT41新刊預定。

野性類情人paro,男性妊娠表現有(程度大約就是孕個吐黑轉孩子出來了)。

這篇這篇同一時間軸。

以上兩篇大約會改改收回本篇中又或是當番外收錄。

本篇(包括H)全公開,番外(暫定1~2篇)非公開。

本篇完結。公開部份還剩下雙狐H番外。


轉眼之間,又再次來到櫻花滿開的日子。

三条宗近看著穿著正裝的弟弟牽著已經正式成為他弟婦的妻子的手,感覺到有些暈眩。

他那個凡事認真正直的弟弟,那個小小的、總是跟在自己身後的孩子,終於成家了。要是順利的話,可能明年的今天已經成為父親了(雖然以弟弟的性格,一定會堅持要在鳴狐大學畢業後才會生育吧。可惡,他這個作為兄長的,一直想要個孩子也還沒成功呢。)。他感到高興的同時也有些不捨。

「鳴狐,很努力呢。」

「對,小狐狸真的很努力呢。為了我那個蠢弟弟。國廣,你看。一期君一副快要爆發卻沒法做到,強把怒火壓下來但魂現已經快要跑出來了。真有趣。」

早知道的話就不要用首席當條件,用滿分入學嘛。連我也做不到的事情小狐狸才一定做不到呢。

鳴狐最後以486分成功以首席入學。而在他十六歲生日的這天,他終於如願在姪子(非常不甘心)的祝福下正式成為「三条鳴狐」。

他還記得在鳴狐放榜的當天,弟弟在家中不安地走來走去,活像是個在待產房外的新手爸爸一樣。而在收到鳴狐的報告電話後,他又像是個不育很久的丈夫終於得知妻子懷孕了一樣的歡喜狂呼──

『小狐丸你只有十八歲而不是三十八歲喔。你的反應簡直是老了二十年呢。』

雖然他很想這樣吐糟,但看到弟弟那興奮的樣子,他也難得地決定閉上口不去開他弟弟的玩笑。

他真是個好哥哥呢。

要是你再小心一點,不要丟三落四的話早就滿分入學了吧。

他身邊的妻子小聲回答著。

你今天早上不是也把羽織弄丟了嗎?都老大不少了,做事就不能穩重一點嗎?

我寂寞嘛。原諒我吧,國廣。

小狐丸又不是嫁出去也不是搬出去,你寂寞什麼?

我覺得我的玩具好像被別人搶走了……啊,不過向另一方面想的話,我好像會多了一件新玩具?

「你啦……小狐丸還有鳴狐都不是你的玩具好嗎?」

他的妻子苦笑著輕聲責備他,但那語氣中更多的是無論跟遷就。

「對你來說,世上是不是就只有玩具跟長輩?」

「當然不是,還有我可愛的妻子國廣在喔。」

肉麻。

我只對國廣肉麻喔。

安靜。三三九度儀式要開始了。

在齋主的指示下,小狐丸拿起了酒杯,為了配合其實還沒成年的兩人,注入杯中的神酒被改為甜酒。

第一次他讓甜酒撞到自己的嘴唇,第二次亦然,最後他再把甜酒一飲而下。

接下來鳴狐重覆同樣的動作,一共三輪,九口。

這樣雙人的靈魂便會連繫起來,永不分離。

神前式的過程複雜而又沉悶,對小狐丸及鳴狐這兩個年輕人來說一定是很難受吧。但兩人還是帶著幸福的淡笑聽從齋主的指示一一完成那些複雜的儀式。

他曾經也是這樣子的。站在自己的命運身邊,進行著這些儀式。

那時的他,除了對方外,眼中就沒有其他人了。

可是現在,就不能這樣子吧。

他輕撫著自己的腹部,那兒有一個小小的,只有他才看得到的魂現存在。

也許是因為身為母體的他魂現扭曲,所以才會把這孩子的魂現掩蓋起來,連擁有強大力量的那個人也不知道這孩子的存在吧。

最重種的「三条宗近」跟半重種的他,能成功懷上孩子可是件困難的事情。

這孩子,很可能會是他倆的獨生子。

到底,應該什麼時候跟宗近說才對呢。

三条國廣閉上了眼睛,默默地思考著。

***

在齋主終於開始高聲朗讀出祝詞時,小狐丸才終於放下了心頭大石。

打從早上看到一期一振心不甘、情不願……一臉皮笑肉不笑地向自己送上祝福的瞬間。不安感就在他心中揮之不去。

『喔喔.果然是人靠衣裝呢。小狐丸殿下你真的是相貌堂堂呢。完全看不出是個強姦犯正太控。』

每句話也帶骨,連禮貌上的握手也是出盡全身的力氣,小狐丸真的覺得他下一秒會拿出刀子出來劫婚也不出奇。

在儀式中亦是,他一直可以感覺到來自一期一振的尖銳目光,他彷彿可能聽到一期一振於心中默念著『給我失敗!給我丟臉!給我失敗!給我丟臉!』的詛咒。

幸好,在沒出什麼大差錯下,儀式也要到達尾聲了。

他本來還擔心在雙方家族祝酒時,一期一振會摔杯子或是拒絕喝下。但還好生氣還生氣,由小到大都是優等生的一期一振還是懂得大體,也許也因為自覺在這場合上發難讓三条家難看根本是以卵擊石,不但自己會出事連同自己三代後的子孫也不會好過才咬牙切齒地忍下來吧。

像是感覺到他的心情一樣,他身邊穿著厚重白無垢的鳴狐輕輕地握著他的手。

孩子稍高的體溫讓他放鬆了不少,他對自己的新婚妻子報上寵溺的微笑,默默地回握了對方的手。

***

犬神人敏銳的嗅覺和聽覺於此時是如此的可恨。

一期一振直直盯著於自己不遠處的年幼叔叔跟對方的伴侶,兩人的動作、心跳還有因安心而變得穩定荷爾蒙他都能夠感受得到。

打從他的小叔叔誕生時,他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

生為狐狸,他的小叔叔必定會嫁到三条;無關個人意願,這是家族的策略。

三条需要狐之子,粟田口想要再次復興。

所以打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會是如此的結果。

比起「叔叔」,對一期一振來說,鳴狐更像是他的弟弟。

這個「叔叔」比他小六年,也只比他最年長的雙胞胎弟弟年長一年而已。

粟田口的早婚就像是遺傳一樣的東西,祖父母於十八歲時生下他的父親,他的父母於十八歲時生下他。

以祖父母年齡來說,小叔叔也不太算是「老來得子」,但在他人眼中,他們一家的關係就是非常奇怪。

小叔叔可算是他一手帶大的,雖然一期才是輩份低那個,但對鳴狐來說,一期一振的說話就好比父母以及長兄的說話。

由小至大也很聽話的鳴狐,在他提出反對婚約時第一次對他作出了反抗。

為了那個傷害了他的男人,拒絕了想要保護他的自己。

於是他宣告了近乎不可能的條件,希望對方可以放棄,但想不起對方卻拚命地完成了他的條件。

即使是再不甘心也好,約定就是約定。

他不會在這裡發難,但是他不會就這樣原諒那個男人的。

絕對。

『哎啊,你就笑一下吧,小草莓。這現在的樣子就像是在參加喪禮而不是婚禮喔。』

乘風而來的是他所熟悉的聲音,他轉過頭,可以看到聲音的主人就在三条家的族人群中對他微笑。

像這樣在不被別人發現的情況下向人搭話,對身為天空霸者的他來說可是輕而易舉吧。

『我不覺得小叔叔得嫁給一個強暴犯是件值得慶祝的事情。而且我的名字是一期一振,並不是小草莓。國永殿下。』

他也讓自身的低喃乘風前往對方──作為日本快將滅絕的重種──翼主──五条國永的身邊。

『有什麼不好?鳴狐本身也不介意喔。他們兩人都是狐狸,而且還是命運喔!我覺得沒有婚姻比這更好的了。』

『可是小叔叔他還小啊!而且他們兩人是現時世上最後的狐狸也好,也不代表他們必須結合吧!國永殿下你也不是沒有跟鶯丸殿下結婚嗎?』

『那是因為我們不是命運,而且我們也沒有情愛。』

他可以看到男人帶點困惑地看著他。

『對不起,我多言了。』

同為翼主的鶯丸所喜歡的,是身為猴子大包平。

同性之間的猴子跟班類沒法使用懷蟲,當然沒法生育。

對擁有野獸本能的班類來說,那想必是件很難接受的事情吧。

對一直視鶯丸為唯一同屬的國永來說,那會是更加的難堪吧。

『不,一期。我們打從一開始就知道的了。我們並不會一起。班類永遠不會認錯命運。我的命運不是鶯丸,而他的命運也不是我。我們從來就沒有把對方當成未來伴侶來看,我當然也不會受傷啊。』

他對一期笑了笑,再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有的時候我會很羨慕小狐丸跟宗近呢。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了獨一無二的那個人,而且那個人還喜歡上自己。為了對方而改變,為了對方而忍耐,為了對方而努力,為了世上唯一的那個人。我就沒那麼幸運了。還沒找到那個人。小狐丸真的是個好孩子啦。你就多給你一次機會好嗎?你看以前任性到不行的宗近不也變得凡事先為國廣著想,所以,小狐丸也一定──』

突然,原本晴朗的天空下起了雨粉,在陽光的照射下四周閃爍不已。

狐狸娶新娘──一期一振突然想起了太陽雨的這個別稱。

頓時,世界好像被隔離起來,就只剩下這對狐狸一樣。

『哎啊哎啊。一期你看,連天空都在祝福這對狐狸了。你就原諒小狐丸吧。』

原諒?不可能的。這一生他也沒法原諒這個男人。可是……

祝你幸福。我心愛的弟弟……我可愛的小叔叔。

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了。

「好啦,要退場了。要牽好不要摔到喔。」

「嗯。」

能夠給予鳴狐幸福的,就只有那個男人而已。

「吶,宗近。」

「怎了?國廣。」

「我很幸福喔。」

看著牽著手一同退場狐狸夫婦於雨櫻中行走著,兩人的銀髮在太陽的照射下閃閃發光。彷彿這根本就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景像一樣。

如同是被影響一樣,他也牽起了他丈夫的手來。

「那就好了。國廣幸福的話我也很幸福喔。」

「嗯。明年也一樣來看櫻花吧?」

「甚好甚好。明年我們再兩個人一起來吧。」

「嗯,明年三個人一起來吧。」

「!?」

「三個人一起。」

三個人一起,每年也一起來賞櫻吧。把小狐丸跟鳴狐也邀來,一起開派對吧。

─────END────────

這樣一算,本子會有二萬字………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亞莫伊
  • 求本子通販ヾ(。>﹏<。)ノ゙✧*。
  • 你好,因為會直參ICE場,所以會在場次後才考慮通販。謝謝。

    星月晴 於 2016/04/20 01: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