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刀劍only、CWT41新刊預定。

野性類情人paro,男性妊娠表現有(程度大約就是孕個吐黑轉孩子出來了)。

這篇這篇同一時間軸。

以上兩篇大約會改改收回本篇中又或是當番外收錄。

本篇(包括H)全公開,番外(暫定1~2篇)非公開。

爺婆H TIME。(心虛


三条家的長子──三条宗近經過一天「辛勞」的工作,現在正愉快地哼著曲子,踏在回房的路上。

他知道他可愛的妻子在那兒等他。今天一整天每當他想到這件事情,都會忍不住露出笑容。結果被部下兼表親的國永多次要求他早退回家,說什麼看到這樣的淫笑會讓其他女性同事懷孕的……

他又怎會讓國廣以外的人生下他的孩子呢?

他在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生性任性、隨心而行。也許這是蛇之目的天性吧,同樣身為蛇之目的他的母親也是如此。母親對他跟弟弟的教育方法,好聽就是放任主義,說難聽點就是由他們自生自滅。甚至還會把他們兄弟當成玩具來開玩笑。

他知道母親是愛他們的。同時他亦知道自己跟母親的性格簡直如出一轍,這樣的他又如何能夠好好養育一個孩子?

而且,他也對孩子沒興趣。

他從沒想像過自己當父親的樣子,反之卻想像多次弟弟娶妻生子的樣子。

他並不特別喜歡孩子,孩子很可愛,但也僅止如此。

想要寵愛孩子的話,去寵別人的就好。

在遇上他可愛的小貓前他都是這樣想的。

然而在遇上他的小貓──國廣以後,一切都不同了。

你回來了?辛苦了。回到房間,可愛的妻子果然在床上等著他。

他想讓這個不被愛的孩子嚐到世上一切的愛。作為人子的愛、作為兄長的愛、作為弟弟的愛、作為父母的愛。

「國廣。國廣。國廣。懷上我的孩子吧。為我產下你的孩子吧。」

他輕撫上對方那平滑的腹部,在這裡頭有著孕育孩子的空間。

國廣為了他,忍受著被棒子擴張的痛苦。

讓懷蟲在自己的腹部編織出自己沒有的器官。

作出了違反自然,但充滿了對他的愛的準備。

啊啊,光是知道這點已經讓他興奮得連魂現也要跑出來了。

他仍然沒法想像自己當上父親的模樣,也不特別想要自己的孩子。

他想要的是國廣的孩子,長得跟國廣一樣的,軟軟的,可愛的孩子。

他拒絕其他的雄性讓國廣受孕,國廣的孩子身上,必須留有他的血。

近乎矛盾的想法沒有妨礙他的動作。

他輕撫著身下那美麗的身軀,國廣並不瘦弱,但也說上不是強壯。

他因為家庭關係多少有習武以保護自己,但國廣卻沒有這樣的習慣。

正確一點是國廣並不希望自己有什麼突出的表現,所以能夠不做的東西就是不做,即使是擅長的東西還是會刻意地隱藏起來。

因為扭曲的魂現而自悲,因為跟母親如出一徹但只是只小貓的自己而感到羞恥。

他可愛又讓人心疼的小貓。

「吶。國廣。」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一次又一次訴說著自己的愛語,對方也是同一個反應。

驚訝、害怕,最後羞恥得滿身通紅。

他們自相遇起就不停訴說同樣的言語,但他的國廣就是沒法習慣。

被兄長、被他愛得多深也好,仍是沒法自不被母親所愛的陰影中抽離。

可憐,可憐的國廣,為什麼你如此的惹人憐愛?

這樣下去,我還會捨得放開你嗎?

斑類自大,自我中心,橫行無道。

而身為蛇之目最重類的他,就是這件事的最佳寫照。

他的小貓,全身上下都是這樣子的甜美可人。

想必對對方而言,身為蛇之目的他的特殊體味也是如此吧。

像是媚藥一樣,把隱藏在人類皮囊之下的野獸本能都勾發出來。

「宗…宗近?」

「沒事。國廣,我們來製造孩子吧?」

輕輕吻上對方的腹部,他滿足地笑著。

接下來的一切,就不需要思考了。

只需要跟隨本能,把這只可愛的金色小貓一點也不剩地吞食入腹就行了。

***

「嗯…嗚……」

輕撫對方最脆弱的部位,惹來對方不自覺的嬌喘。

他還記得於第一次的房事時,對方驚慌得全身硬直的樣子。

國廣他改變了不少,而讓他改變的,就是三条宗近他自己。

奪去了對方的純潔,依照自己的喜好一步一步把對方的身體改造成自己所喜愛的樣子。

現在的國廣的身體已經沒有他不行了,國廣已經離不開他……永遠永遠。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也是。

國廣的心是他的。身體也是。

對男人來說,有什麼比這件事情更令人興奮滿足的?

「國廣,國廣,國廣。我可愛的小貓。」

你希望的話我會給你全世界。來吧。

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拿走……嗚…那東西…」

他依照對方的把佔據那只屬於他的地方的可恨物品拔出。看著因為失去填充物而飢渴地不停張合的小口,他不禁忍不住用手指輕輕在入口的四周打轉。

時間還多,也不急呢。

「接著?」

輕吻那潔白的胸部,他輕聲地問。

那雙美麗的碧綠眼睛狠狠地盯著他,他當然知道對方的希望,但直接照做便太沒趣了。

「吶,說出來嘛,國廣。我想聽喔。」

像是撒嬌一樣的用頭去磨擦對方的胸口,柔軟的髮絲磨擦到敏感的肌膚就像是在搔癢一樣,惹得對方一陣一陣地發抖。

「吶。國廣。」

他知道他的妻子沒法拒絕他。儘管他的年齡比對方大上九年,也快三十歲了,但他就是喜歡這樣子。寵著他的妻子,也被對方寵著。

彷彿世界只有彼此就會變得完美一樣。

不,對身為彼此「命運」的他們來說,只要擁有彼此就跟擁有世界無誤。

「吶?」

他是響尾蛇,世上最強的毒蛇;他從不甘心直接殺死他的獵物。

他會讓他的毒液充滿獵物全身,才會將之吞食入腹。

「進來……別玩了…」

他的毒(扭曲的愛)將流遍獵物(所愛之人)全身。

「好的。」

讓對方失去一切,只得讓他吞食入腹。

他挺身進入,早已習慣擴張的洞穴完全沒有抗拒地接納了他。

溫暖的內壁包裹著他那脆弱的部份,熱度由下身慢慢蔓延至全身。

他身體中冰冷的血液就像是要沸騰起來,是國廣給了他溫度…是國廣把他由冰冷的爬蟲類變回溫暖的人類。

沒法離開的人其實並不是國廣,而是他。

「國廣、國廣、國廣……」

柔聲地叫喚著身下人的名字,但他的動作卻一次比一次激烈。

他緊緊抱著對方均稱的腰部,就像是害怕對方消失一樣。

整個房間都只剩下兩人的喘息以及肉體撞擊的聲音。

最後,就在他感覺到快要到達頂點時,他張大了嘴巴咬上了對方的頸項。

在因疼痛而收縮的內壁的刺激下,他把他的種子全都灑在對方的身體之中。

他曾經聽說,貓叉的雌性需要痛楚的刺激才能刺激排卵受孕。雖然他的妻子不是雌性,假肚子需不需要刺激才能受孕也是未知之素。

可是,只要能夠讓國廣誕下他的孩子的事,他都會去嚐試。

「國廣,你知道嗎?」

男人輕吻上伴侶的腹部,不夠,不夠,還要更多。

「根據記錄,蛇類最長的交配時間,是二十四小時喔。」

那雙美麗的三日月,已經被情慾完全支配,所以青年也只是默默地環抱對方的頸項回答到。

「約好了……我高中畢業就會為你生一個孩子才會上大學的。我沒打算反悔。」

主動送上的親吻如同邀請。不久後房間中再次充滿了淫穢的聲音,直到天明也沒有停下。


一點也不香豔色氣!!!!!!打R18我也心虛了!!!!(泣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