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刀劍only、CWT41新刊預定。

野性類情人paro,男性妊娠表現有(程度大約就是孕個吐黑轉孩子出來了)。

這篇這篇同一時間軸。

以上兩篇大約會改改收回本篇中又或是當番外收錄。

本篇(包括H)全公開,番外(暫定1~2篇)非公開。

這次是重寫部份


他跟鳴狐的相遇是在他十五歲,鳴狐十二歲的時候。

在他十五歲生日的當天,他才被告知隔天自己需要參加一場相親。

比起這場「相親」的存在,他還比較在意為什麼身為當事人的自己會在舉行前不足二十四小時才會被通知。但在得知原來負責通知自己的人是兄長後,他又覺得現在才會被告知一點也不奇怪了。

「哎啊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忘了跟你說呢。哈哈哈。」

因為他的兄長就是個這樣的人。

他的兄長過於自由,完全不被世間的一切所束縛。

好聽一點就是隨性,說難聽一點就是我行我素以及任性無比。

雖然要是兄長不是這種性格的話也難以於這個家生存吧

三条家可算是日本班類的頂點,也是少數自古就存在的班類家系之一。

因此,也理所當然地存在著很多已經不合時宜的規舉,例如繼承人的選定方法。

聽說他們的祖先在參拜過稻荷神社以後誕下了一只狐狸,而那只狐狸就是帶領他們三条家走向繁榮的初代當家──跟他兄長同名的「三条宗近」。

在久遠的過去,近親通婚並不是什麼禁忌的時候,三条家的族人們幾乎都是狐狸。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時代的變遷,三条的狐之子血緣已經非常稀薄。

一代有一只、二代有一只,到現在只有偶然才會出現一只。

他的父親是一只銀狼,母親跟兄長也是蛇之目。

三条家上一只狐之子,已經是他的曾曾祖父,近一百年時的事了。

而他的父母也沒有想過自己會產下狐之子,所以才會為他的兄長起名為「三条宗近」,期望他能跟初代當家一樣能幹。

然而,在九年後,他的母親卻意外懷下了他。

而他也意外地是狐之子。

『那時可真是精彩呢。應該跟隨傳統還是讓幹得還不錯的宗近繼續幹下去,家族的老頭們可是吵得很厲害喔。最後還是因為宗近自己說,當繼承人太麻煩了,還是讓小狐丸當吧才了結了他們的爭論呢。』

想不到讓我孕吐得很想拿掉的孩子會讓我看到這樣的一場好戲,真是意外意外。

作為一個母親這樣子對您的兒子說話真的好嗎?母親大人。

兄長大人到底是像誰還真是一目了然呢。

母親和兄長是這種性格,小狐丸也已經習慣了被他們的突發奇想牽著走的日子。

而何況,雖說是相親,但他也沒有可以拒絕的權利。

跟已經不再是繼承人、也不是狐之子的兄長不同。

小狐丸自知道自己不可以隨便娶一個人回家當妻子的。

為了誕下狐之子,為了誕下更強大的孩子,他的伴侶必須是個強大的人,而且最好是個犬神人。

想必父母一定是已經千挑萬選,為他選上了一個完美的伴侶。

明天的「相親」也只一直把雙方介紹給彼此的戲碼而已。

無關意願,明天那個相親對手必定會成為他的伴侶。

***

「為什麼連您也會在的?您的工作呢?兄長大人。」

「哎啊,來視察喔。這兒是三条開的料理店喔。我的披露宴也想要在這兒辦喔。」

而且感覺會很有趣呢。

「是喔是喔,那要把儀式用的花束也看看嗎?乾脆讓講者也來練習一下如何?回禮跟二次會的場地也一起決定一下如何?聽說不是只還有半年不到嗎?應該什麼也早就決定下來了吧。而且不要當我聽不到最後一句。兄長大人。」

「啊哈哈哈~哎啊哎啊,對方來了呢。」

當他看到那個對象時,他除了瞪大眼睛外就什麼也做不到。

原本滿腹的不滿就像是遇上朝陽的露水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害羞地躲在父母身後的銀髮金眸的男孩,雖然全身都充滿著輕種的味道,但魂現卻是……

「來吧,鳴狐。跟小狐丸大人打招呼吧。」

「……你好。小狐丸…大人。」

他身上的味道非常好嗅,是種甘甜得連腦袋也好像要被融化的味道……

班類的野性直覺從來都不會出錯,特別是在「找尋命運的本能」之上。

啊啊……這只可愛的小小銀狐,就是他的……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喔。鳴狐。」

我可愛的狐之子。我的「命運」。


停這怪怪的可是現在不停會爆長只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