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刀劍only、CWT41新刊預定。

野性類情人paro,男性妊娠表現有(程度大約就是孕個吐黑轉孩子出來了)。

這篇這篇同一時間軸。

以上兩篇大約會改改收回本篇中又或是當番外收錄。

本篇(包括H)全公開,番外(暫定1~2篇)非公開。

 


 

「祖父大人,父親大人,請讓我反對這場婚事。」

穿著整齊黑色羽織的藍髮青年輕聲地說。

「能夠對還沒成年的小叔叔作出這種骯髒之事的男人,我不覺得他可以給小叔叔幸福。」

 

原本熱鬧的氣氛一下子冷卻下來。

初老的男人跟青年的父親開始急亂起來,「一期你在說什麼?」「一期你不要亂說!」的句子此起彼落。

而一期一振就只是重申「我覺得這件事一定要說清楚的。我反對小叔叔嫁給三条先生!一個會對未成年人出手的傢伙,我覺得不是個值得小叔叔付託終生之人。」

 

對粟田口來說這次的聯婚意義重大,除著武士的年代過去,一直作為武士名家的粟田口家道已經大不如前。

 

作為日本犬神人的名家,現當主的十個孩子中,就只有長子一期一振是日本狼。

雖然還有其他孩子也是重種,但犬神人的重種就只有一個。

粟田口已經不行了。

他們還有方法可以再生下犬神人的重種嗎?

 

幸好他們還有前任當家的幼子。

在他四十多歲時才得到的幼子。

犬神人的突變──狐狸的孩子。

雖然孩子只是中間種,但單是身為狐狸一事,就已經非常珍貴了。

 

不出所料,君臨日本斑類頂點的三条家對他們提出了相親的要求。

對方這一代也出了一只狐之子,所以希望迎娶他們的狐之子也是理所當然。

同類生下同類的機率比較高,這點粟田口知道,三条也當然知道。

 

在稻荷信仰堀起以後,三条家的當家都是由狐狸擔任,即使是在已經沒有多少狐狸存在的現在亦然。

半是傳統,半是信仰的情況下,他們一直也遵守至此。

 

族人能夠成為三条家當家的伴侶是一件多麼光榮之事?

這是粟田口重新復興的好機會啊!

更重要的是,他們家可愛的孩子也對三条家的少主傾心。

 

寵愛他的父兄們又怎會拒絕這樣一件的美事?

但另一方面,三条家的少主對他做出了骯髒之事亦是事實。

因為身為姪子的一期一振反對也是有道理的。

 

看著自己婚約者的父親、長兄和姪子吵得臉紅耳赤的樣子,小狐丸感到頭痛不然。

 

他對鳴狐確實是做出了不應該做的事情,所以他沒法對反對的一期一振作出任何的反駁。

 

事件的中心人物,「受害者」的鳴狐正緊抱著身為「加害者」的小狐丸的手臂,剛渡過十五歲生日不久的他正股起臉頰,不滿地盯著自己的姪子。

 

「吶,鳴你就不說什麼嗎?你的姪子還有哥哥跟父親快要噴火了喔?」

「討厭一期。」

「鳴!?」

你還想情況變得更混亂嗎!?

 

原本吵嚷的聲音突然停下來,被在場所有人的目光注視的鳴狐把整個人都縮在他的背後。

那些目光刺得他很痛啊!

 

「小叔叔你在說什麼!?」

從打擊中回過神的一期用悲痛的神情看著鳴狐。

那就像是第一次被自己孩子否定的母親一樣,傷心而又不可致信。

 

小狐丸彷彿可以聽到他心在滴血尖叫著「為什麼!為什麼!我明明是為了你好才這樣做的!」的聲音。

 

「我討厭一期!一期都不聽我說話!我喜歡小狐丸大人!我要跟小狐丸大人結婚!」

也許是因為激動的原故,鳴狐比平常多話多了。他緊緊抱著小狐丸的手臂,那雙金色的眼眸盯著自己的姪子的眼神就好比面對仇人。

「小叔叔!」

 

三条宗近忍不住露出了一個愉快的笑容。

啊啊,這就是叫「修羅場」的東西吧。

看著弟弟完全不知所措的樣子,他就感到非常愉快。

他這個弟弟啊,就是太懂事了,由小至大都沒有小孩子的模樣。

但就只有現在緊抱著弟弟手臂的小狐狸可以讓他露出跟年齡相乎表情吧。

看著弟弟這個樣子也很有趣,可是也不能讓這場婚事泡湯呢。好了,怎麼辦好呢。

 

「你在想什麼壞主意。宗近。」

他可愛的妻子小聲地向他詢問著,那帶點沙啞的聲音正正就表示了他們昨天的努力。

哎啊,要不是因為這場鬧劇的話,他就可以繼續跟國廣去為製造小孩作準備了。他可是很想要個跟國廣長得一模一樣的可愛孩子呢…

「國廣真過份。為什麼會覺得我沒有在為我可愛的弟弟想方法脫身呢?我可是個疼愛弟弟的好哥哥喔。」

「只可惜,你的那份愛有夠扭曲的呢。」

 

國廣重新把目光放回在那兩位主角身上,被比自己更年長的姪子反對婚事令鳴狐非常不愉快,他大叫著「一期笨蛋!證明你看!」後捧起了小狐丸的臉用力親了下去。

啊啊,真夠用力,鳴狐的牙齒好像撞到了小狐丸的嘴唇了呢。都破皮了。

 

「真的不去幫忙?宗近。」

「啊啊,小狐狸那麼落力自辨,我們說更多也不及他這一吻吧。你看,一期君的臉都黑起來了,連魂現也快要跑出來了。」

 

「總之我是絕對!絕對!不會答應把小叔叔交給這只流氓狐狸的!絕不!」

「不用一期允許!父親已經點頭了!」

 

………所以我到底是開罪了什麼人,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被那對怒目相向的叔姪夾於中央的小狐丸默默地想著,最後得出了一個跟平常一樣的答應。

 

 

 

 

一切,都是兄長大人的錯。

 

------------------------------TBC------------------------------------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