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PARO。

演員爺x高中生小說家山姥切、模特兒小狐丸X想當獸醫的高中生鳴狐的幾年後

演員小狐丸X獸醫鳴狐

 

---------------------------------------------------------------------------

最近的熱門新聞當然就是三条家的次子小────

 

 咇───

 

 把自己的頭埋在戀人的雙腿之中,節目中所訴說故事的主角──剛由模特兒轉型回家族揚名的演員生活的三条家次子──小狐丸毫不思索就把電視關掉。

當他正想把手上的搖控甩到房屋的另一頭時,他的戀人默默地把它拿走,重新開啟了電視的電源。

 

 自高中擔任青年雜誌「touken 17」的讀模開始,一直與緋聞絕緣的他,最近終於傳出了戀情的消息!對手是他的電影處女作的對手──

 

 最近不知道聽過多少次的女性名字再次傳進他的耳膜,不知道被迫觀看過多少次的相片再次被映照在他的視網膜之上。好吧,他脾氣再好也要生氣了。

 

 「鳴啊……你就不會對這些亂說的節目感到生氣嗎?為什麼還要看?」

 

 這幾天來這消息已經令他非常困擾,對方只是剛好滑倒而他也只是反射性地去接著對方,但就是這麼不巧被娛樂記者給拍到了。然而雙方的事務所跟導演都覺得此事是為電影宣傳的最住方法,禁止他向大眾澄清說明真相。

 

 『哎呀,我又不是要你說謊喔小狐丸。我只是要你不否定也不承認而已。乖,等電影下畫了你喜歡否認也好,真的要跟她交往也好我也沒關係的。』

你當然沒關係,被誤會的人又不是你。要是鳴他相信了怎麼辦!

『喔喔,有關你家的戀人的事不用擔心喔。會跟公眾人物談戀愛當然會有這樣的心理準備吧。沒有的話也不用怕。找別的就好,你那麼帥不怕找不到別的。』

 

媽的。回想起想還是很想把那個臭導演給掐死。 因為工作他已經有好幾星期沒法跟鳴見面了,難得兩人的假日可以重疊,卻由於這個緋聞的原故沒法外出。

幸好鳴狐已經畢業,現正於家中的獸醫院工作。前醫院後住家的設計讓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到訪戀人的家,雖然這也造成了某些不便就是了。

 

 「我相信小狐丸。」

戀人那纖細而又溫暖的手輕撫著他自豪的髮絲。

這些年來,歲月給對方帶來的改變不多。

身高拉長了一點,雖然是成熟了不少可是臉上的稚氣仍然未脫,想必說是剛入大學的新生也有人會相信吧。

 改變得最大的,應該就是他的手了呢。

雖然仍然纖細得像是稍為施力就會折斷的樣子,但這只手上的枕子跟那一根細痕,已經證明了他用這雙手救回了多少生命。

 在沒法見面的時候,到底鳴狐用這雙手寫過多少病歷表,又動過多少手術,讓縫合線在他手上留下這樣的一道不曾消失的傷痕? 而這只偉大的手,在假日中就只屬於自己。這是一件多麼令人自豪的事情?

 

 「嗚!!」「「「咪!」」」「「「汪!」」」

 

不,那只手也許不是只屬於他一個人的。

 

「你們啦……天天都跟鳴黏在一起吧!就不能讓我獨佔半天嗎?」

已經於獸醫院畢業半年的鳴狐跟繼承了家中的無異。粟田口醫生在鳴狐完成了實習而且成功考取國家資格後便愉快地帶著同為獸醫的妻子周遊列國,到處參觀世界各地的動物設施。

 也許是由於父母不在,家中太安靜的原因,鳴狐的愛心開始大爆發。

原先被有心人救助,帶到診所的流浪貓狗都是採取由救援者帶回家找飼主的方法來處理。但在父母把醫院交給自己後,鳴狐便乾脆採取不收診金藥費(雖然原先已經只收非常低廉的診金了),甚至把那些流浪貓狗都留下來自己照顧,在醫院門口貼出海報供有心人領養。

 在這樣的情況下,醫院中的動物越來越多了。最高峰時,於居住間及醫院中就已經有三十多只貓狗(不包含留醫的動物)。看到這情況,親近的朋友們都受不了紛紛前來領養。他自己也領養了一只很愛黏人的貓咪,並取名為鳴狐。

 在鳴狐的堂兄弟一期一振以「小孩子多親近動物比較好」為由,把十來只貓狗強行領養,並在網上大規模宣傳醫院的領養計劃,待領養的貓狗終於可以保持於十只左右的程度。

 嘛,雖然他也很擔心戀人這樣下去醫院會不會出現嚴重的財政問題就是了。

 

 「吶,橘彌。」

帶點哀求的語氣,小狐丸抬頭看著那只現在正率領貓狗大軍的幼狐。

「拜託。我過陣子再過來時給你們帶高級飼料,好嗎?」

 幼狐別過頭,向自己的身後輕鳴了一聲,後方的貓狗們聞聲四散。就除了還只有五個月大,被主人帶到這兒來的「鳴狐」仍然留在跟自己同名的主人戀人的懷中。

而幼狐在輕舔過自己主人的臉頰後,就一口咬著他所飼養的幼貓的皮毛,把還想跟兩位主人撒嬌的灰色小貓帶走了。

 

 「讓牠們,留在這兒,不好嗎?」

因為工作的關係,鳴狐已經很習慣吵鬧的環境了。原本熱鬧的空間一下子變得寂靜,對鳴狐來說,這是少有的經驗。

久違的寧靜好像讓他的五感都靈敏了起來,連小狐丸的呼吸聲都被放大,一下一下的直入腦袋。

 連同自己那漸變得急速的心跳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吶,鳴。難得的假日你就不想跟我好好地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嗎?你又不願意跟我同居。像兄長大人跟國廣殿下那麼不是很好嗎?我也想每天回家也可以抱著心愛的戀人入睡啊……」

「可是留院的孩子……」

「鳴你是工作狂喔。我很擔心你會累壞啊……」

 

但他手上的動作卻完全不是那回事。

小狐丸的手輕撫著鳴狐的腿部,在品嚐完大腿接根那美好的觸感後再滑到腰部及胸前。最後它落在那小巧的耳垂之上。

 

「吶,鳴。這個是你弄的吧?可以給我一對嗎?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流有「三条」血液的人都有著一種魔力。奪目令人沒法別過視線,迷惑他人……對陌生人如是,對情人也如是。

自喜歡上小狐丸以後,鳴狐就已經沒法拒絕小狐丸的任何要求,也沒法再注視著除他以外他人的眼睛了。

不單是心,連靈魂也被這個男人所奪去。但他不後悔,怎可能會後悔呢。

他是這樣的喜歡著眼前的這個男人的。

嗯。他輕聲回答,伸出雙手環抱男人的頸項,送上了自己的唇。

 

***

 

「小光你去問啦!」「加奈你不是也很想知道的嗎?你去問啦。」「可是--」

「………有什麼事?」

 

護士們的談天聲不大不小,就是鳴狐他剛好可以聽得見的程度。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由早上開始,她們一看到自己的臉就在竊竊私語,要是他說自己不好奇就是在說謊。再說,再這樣下去可是會影響診症的。

 

「呃…那個…」

「佐藤小姐。」

「是!是的!粟田口醫生你的耳飾是自己做的嗎?」

 

鳴狐點了點頭,他眼前的兩位女性露出了一副果然的表情,異常興奮地奪門而出。

 

「啊啊!優子你聽我說!果然如此啊!醫生的耳飾是自己造的!不是買的也不是由女生那拿到的!」

「小惠!我們果然沒猜錯!醫生他跟小狐丸大人的關係果然如此啊!」

 

……等等…?他好像聽到小狐丸的名字?

於是,他打開了診療室內的電視,轉到娛樂台。這是最快知道小狐丸發生什麼事情的方法了。

 

『要剪去你精心打理那麼久的頭髮有後悔嗎?』

『因為工作的關係也沒辦法呢。在演員方面我也只是個新人喔,不可能耍任性呢。而且可以讓大家好好看清楚我這由最心愛的人手上得到的禮物也是一件好事喔。』

 

鳴狐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往自己的臉上衝去。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回事啊

不管是小狐丸會把他的長髮剪掉還是他會載上耳飾接受訪問,他都完全不知情好嗎!

 

不…等等…「由最心愛的人手上得到的禮物」?那!

 

他急忙連接上網路.輸入了兩個關鍵字--「小狐丸」、「耳飾」。

排在第一順位的結果是某個網站的討論串。

『小狐丸大人最愛的人已成功特定。』而且還附上了他們醫院的照片。

天啊!現在到底是什麼回事!?

 

***

「你不阻止小狐丸嗎?宗近。」

 

山姥切家的四子──揚名天下的作家山姥切國廣盯著電視,戀人弟弟得意揚揚的表情跟對方如出一轍。果然是兄弟呢。

他想起了自己那寡言的青梅竹馬,消息都已經燒成這個樣子了,對方不可能不知道吧。想必對方現在一定為了這件事非常混亂吧。三条家的男人,不管是他身邊的這個人還是那個人的弟弟骨子裡都非常任性。希望鳴狐早點習慣這件事就好了。

 

就像他這樣。盲目了會比較輕鬆。

 

「為什麼要阻止?這樣子對小狐狸也比較好不是嗎?他跟公開了小狐狸就是自己的戀人沒分別耶。」

「可是這不會令小狐丸的人氣下跌嗎?而且也會有人攻擊鳴狐吧?」

 

三条宗近露出了一個愉快的笑容。啊啊,他可愛的國廣已經忘掉了嗎?在他們公開戀情時,他已經回答過一次這問題了。

 

「哎啊,國廣。你要知道,對女人來說,輸給一個男人的感覺比輸給另一個女人的感覺好受多了喔。性向的問題她們也知道沒辦法,可是要是輸給另的女人,她們可是會覺得自己把那女人踢下去自己就會有機會的了喔。」

 

他把自己的戀人拉到懷中,愉快地輕撫著對方右手無名指的根部,輕聲地說。

 

「可是,要是國廣想把言論由他們兩人身上拉走的話,我可以幫忙喔。只要在這兒套上我的證明就行了。」

「你跟小狐丸一個樣的……」

「可是你的臉都紅喔。國廣。」

end?

 

------------------------------

這對兄弟的欠打程度都不是蓋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