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題。

米英O窗了的突發本。

來當米誕賀文好了(幹

 

 

 

亞瑟.柯克蘭緩緩的張開了眼睛。映入他眼簾的是跟他隸屬不同學院學弟的金色髮絲,在身體又痛又累的情況下,他再次閉上了眼睛並且把自己埋進那個溫暖的人肉抱枕懷中。

啊啊…好溫暖…昨天晚上折騰了一番,快到早上才可以閉上眼睛睡…就讓他好好地再多睡一會嘛…等等…

「昨…天…?阿爾佛雷德…?」
他青著臉的伸手在自己的頭上摸了好幾把,如他所料那樣,他的頭上空空如也。用發抖的手伸向自己雙腿之間,黏稠而白濁的液體佔滿了他的指尖……這下只他再也忍不住地大聲地尖叫:「阿爾佛雷德你這雜碎!你看你做了些什麼好事!?」

時間回到前一天的晚上,身為級長的亞瑟跟平常一樣在交誼廳中巡視著。但跟平常不一樣的是當他走到交誼廳的一個小角落時,居然看到自己的老家的鄰居,雷文克勞的法蘭西斯.波諾弗瓦跟另外兩位學長──赫夫帕夫的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和跟他同學院的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正在歡樂地享用著相信是由廚房裡偷出來的紅酒和各式各樣的芝士。
「喔喔!小亞瑟嗎?你也要喝嗎~?」
「けせせせ,這酒真好喝!」
「芝士也很好吃喔~要是是蕃茄味的話就更好了~」
而且看上來對被撞破這回事完全不在意的樣子。最少也給一個驚訝的表情吧!這叫他級長的面子擺那兒去啊!

「咳!」


輕咳了一聲,他交差雙臂用不肖的目光看著那三位好學長。他身為級長,當然是不可能放過這種很明顯就是違反校規的行為。更何況,法蘭西斯.波諾弗瓦跟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是去年他們所屬學院的級長,知法犯法更加的不可原諒。


「校規中清楚列明了,學生是不得在沒有許可的情況下進入廚房的。想不到去年的雷文克勞的和赫夫帕夫的級長連這些最基本的校規都沒有記緊呢。」


但當然,亞瑟他並不知道;這條校規在他入學之前是不存在的。
就在亞瑟入學的第三個月,他第三十三次因為做司康而把廚房炸為平地時,最喜歡自己那對在學孫子的手作料理的羅馬校長也只能忍痛含淚定下這條校規以保學生的安全。
而這件事對比亞瑟早一年入學、廚藝了得深受家庭小精靈愛戴的法蘭西斯來說,當然是早已在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水的家庭小精靈口中得知。


『亞瑟!是個好人!不過,他把,廚房給炸了…多比,很害怕…』
那個叫多比的家庭小精靈痛哭流涕的樣子他到現在也沒法忘記。到底是怎麼樣弄料理才能把廚房給炸了?召喚護法來揉麵團再用地獄之火來烤司康嗎?
雖然有千萬個糟點他想要吐糟,但為了他可愛的後輩──雷文克勞的新任級長兼基爾伯特唯一的弟弟,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不用為了自己的兄長被罰勞動服務又或是因為亞瑟惱羞成怒扣雷文克勞百來二百分,令雷文克勞以史上最低分成為本年學院杯最後一名,而氣得胃潰瘍。法蘭西斯決定打哈哈來帶過這件事情。


「哎啊,亞瑟你那麼晚還在巡視嗎?真是辛苦了。來休息一下嘛~跟哥哥我來談談心吧。」
「請允許我拒絕,法蘭西斯學長。身為史萊哲林本年度的級長,我決不能違反校規的。」

 

……你知道史萊哲林的特質之一是邪惡狡猾嗎?這位同學。
法蘭西斯於心中默默反了一個白眼,他那跟髮絲同色的耳朵也反應他的心情垂了下來。看到這樣的畫面,亞瑟忍不住挑起了眼眉。

 

「親愛的法蘭西斯學長,你再這樣喝下去小心一但酒後亂性,你會失去了你寶貝的耳朵和尾巴喔。」

 

這已經是學校的七大不可思議之一了。男女都非常吃得開,對性異常的開放,交往對象可以說三天換一個的雷文克勞前級長法蘭西斯,居然還擁有代表純潔的尾巴和耳朵。也就是說對方還是一名「處男」。

 

這怎麼可能!?這個一天到晚都在裸奔的傢伙會是個處男?開什麼玩笑!抱有這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但即使是他們再努力去想把那金色的耳朵拉下來,測試一下那到底是不是假耳朵,都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成功。包含亞瑟他自身也是。

 

『哎啊,哥哥我可是最喜歡美麗的事物了。我的耳朵和尾巴那麼美麗,當然要好好去珍惜保存了喔。』
然而,當事人語終的那一句『反正真正想要的東西,已經永遠得不到了。』,卻沒法傳到任何人的耳朵之中。
愛的傳道師,擁有自己的故事,也是非常合理的吧。

 

「別管他了別管他了!法蘭!」
已經醉得差不多的基爾伯特大聲地笑說著。身為日耳曼人的後裔,他的酒量跟勇氣都不是蓋的。光亞瑟看到的,他已經喝了第五杯紅酒了。
「他沒有膽啦~優等生又怎會有膽去不聽羅馬老頭子的說話?所以啊~他才沒被分到葛來芬多跟他心愛的戀人在一起喔~」

 

啪。
亞瑟可以感覺到他身體裡有什麼東西斷掉了。

 

「誰跟阿爾佛雷德在交往啊!誰是他的戀人啊!!!你說誰不敢喝!誰會怕啊!?我就喝你看!」

 

接下來的事,一切都非常模糊。他只是隱隱約約地記的一些斷片,例如自己在三名學長的叫囂下喝下一杯又一杯的紅酒,又或是在模糊中,有一個舒適的溫度接近自己,讓自己不自覺地靠近了對方……還有眼前這個後輩溫柔地叫喚自己的樣子。

 

天啊……結果酒後亂性失去純潔的人,並不是法蘭西斯,而是他自己啊!!

 

***

 

阿爾佛雷德好整以閒地看著眼前的景象。他那個剛跟他跨過那一線的戀人正哭著對著鏡子不停快速更換頭上的貓耳頭飾。那些頭飾大約都是由偷吃禁果的學生處沒收的吧。雖然有很多不同的款式,但因為對方的耳朵形狀本來就比較少見,因此不管他再怎麼找,也找不到跟自己原本擁有的相似的頭飾。

 

哎啊,就大方點承認自己已經不是處男……啊不,他是下面那個所以應該是處女?就好了吧。

 

「亞瑟,我可以出去魁地奇場飛過幾圈嗎?我現在開心得很想跟全世界說亞瑟你已經是我的東西了喔。」
「不準!絕對不行!在我找到跟你的耳朵一樣的東西前你都不可離開這個房間!」
「啊……?可是我有魁地奇的晨練喔。我要走了!」

「……給我回來,阿爾佛雷德!你明知道這件事你昨晚還!」

 

因為昨晚的事,還沒法自由活動的亞瑟又怎可能阻止到阿爾佛雷德呢?

 

阿爾佛雷德非常愉快地走在史萊哲林男生睡房的走廊上。儘管部份史萊哲林的學生用奇異的目光看著他,但他們卻沒有上前去留難阿爾佛雷德。嘛,全校有誰不知道他跟史萊哲林的級長──亞瑟.柯克蘭是戀人?

 

更何況現在他失去了尾巴跟耳朵出現在史萊哲林男生睡房中,而且很明顯就在級長的房間走出來。

 

昨天晚上,在級長的房間中發生了什麼事,瞎的也知道,已經到達路人皆知的地步了。
真是讓人感覺愉快。

 

他喜歡亞瑟。喜歡得想讓全世界的人也知道這件事。當初他也為了「想跟亞瑟在同學院」和「身為HERO當然要在葛來芬多」之事而苦惱,但最後他在米糰帽的「GO HELL AND GIVE ME Quill!!!!」尖叫下被分到葛來芬多。
到現在他也不明白「可魯」到底是什麼東西。米糰帽到底為什麼要一支鵝毛筆呢?這是他心中的一大謎團。

 

那時亞瑟那失望的表情他仍是瀝瀝在目。史萊哲林跟葛來芬多向來是世仇,亞瑟聽到自己疼愛的孩子被分到跟自己所在學院對立的葛來芬多時,有多絕望自然是不言而喻吧。

 

亞瑟是個純血的巫師,然而他的父母並沒有結婚,他只是一個私生子。他們相愛,但因為各種原因沒法相守,亞瑟自小便跟著母親在麻瓜的世界中生活。
阿爾佛雷德是一個混血的巫師,他的母親是個麻瓜,而父親即是個大名鼎鼎的麻瓜研究者。他們相愛,相知,最後生下他跟他的雙生弟弟馬修。

 

也許是因為同是在麻瓜世界中生活的巫師,阿爾佛雷德的父親跟亞瑟的母親很快便成為了朋友,而他們兄弟跟亞瑟可說是一起長大的。

 

他還記得當亞瑟到了入學年齡時,自己又哭又罵地要求跟著亞瑟一同入學,最後被自己父親強行拉了回家還被罰打掃了三個月的貓頭鷹籠子。也許是由於身為長子總想要個哥哥的原故,他自小就非常親近亞瑟。亦時常被說比起雙生弟弟,他跟亞瑟更加像一對兄弟。

 

而當他的青春期到來之時,他終於明白。這就是「愛戀」。
想要獨佔他,想要擁有他。
兩年的差距是如此的遙遠,當他入學之時,亞瑟已經是個三年級的學生了。
不同學院、不同年級。
在學校中能夠碰臉的機會是如此的稀少,而當每次沒法見面之時,他又會擔心下次見面之時對方那代表純潔的耳朵跟尾巴會被他人奪去。
一直一直,直到去年的聖誕派對之時,他才終於得償所願,得到了對方的回應。

 

『也…也不是不可以跟你交往啦!但我只是為了不讓學妹們被你那皮相迷惑!選擇了錯誤的人而已!才不是因為我覺得阿爾你長成了個好男人啊!絕對不是!』

 

即使是這樣不老實的亞瑟也是如此的令人感到憐愛。自那天起他們便由情同兄弟的青梅竹馬轉變成戀人。

親吻,牽手等等從來沒有少做。但最後的一線,他們始終都沒有跨過去,直至昨天為止。

學校的校長羅馬從來都不是個嚴謹的人,反而是副校長日耳曼才更加像是校長。然而已經活上數千年以上的他們,對性的態度非常開放。甚至不介意在學生之間發生親密行為。

在這個所有人自誕生至失去處子之身為止都擁有貓咪耳朵跟尾巴的世界中,一但偷嚐禁果根本就沒法隱瞞。然而這學校卻不會去處罰偷嚐禁果的學生,校長還會偷偷去問當事人他們的初夜到底滋味如何。

 

在這樣的校風下到底是在害羞什麼呢。亞瑟。
明明昨天他把亞瑟抱回房後對方是如此的主動,為什麼過了一個晚上就如此的害羞呢。

 

『我討厭那些接近你的女人…阿爾。』
這是自稱為「英國紳士」的亞瑟第一次對女性明顯地表達厭惡。亞瑟是個非常正常的男生,即使是跟阿爾佛雷德交往,但他仍然是喜歡「欣賞」女性的身體線條。
這個色情大使。阿爾佛雷德不知道多少次這樣叫喚他,但亞瑟仍然是依然故我。久而久之,兩人也已經習慣這件事了。一切都以「因為亞瑟是個英國紳士。」作為解釋,由它去了。

 

『明明你已經是我的東西了。為什麼那些女生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她們還覺得有機會在我手上把你搶過去?阿爾佛雷德,你是我的。你敢外遇的話,三個不赦咒選一個?』

 

可以讓完全不老實的亞瑟真白地說出了自己的愛意,法蘭西斯是在那些紅酒中加入了吐真劑嗎?

 

『吶,我比那些女的更能令你滿足喔。你不想嚐試一下嗎?』

 

他們終於跨過了那一線,失去了伴隨自己長大的耳朵和尾巴。可是心靈卻是無比的滿足。
阿爾佛雷德的父母不會在意這些小事,而亞瑟的母親……他會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真的能給亞瑟幸福的。

他可是葛來芬多的超級新星,未來的正氣師。有什麼他會怕?有什麼他是做不到的?

 

總之現在……

「就先到魁地奇場飛過十來圈吧。」

 

最近他還學會了站在掃把上倒立飛也不會掉下來的技巧呢!
來用掃把寫個「I LOVE YOU」給亞瑟好了。
他一定會很生氣吧,可是生氣的亞瑟也很可愛呢。

 

只要看到那個又氣又羞的樣子,即使是被惡咒纏身,他也甘心情願。
一輩子也是。

────────────────────────────
嗯,阿米生日快樂。(太遲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