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設定。

但沒有肉。

沒有肉。

沒有肉。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四次,沒有肉。

這是犯罪。年齡差設定。

 

小狐丸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知道應該作出怎樣的反應。

三条家的世交,栗田口一族的所有成員都在向只有十一歲,剛被診斷為A的他下跪;而且有一股甘甜的味道一直向他衝來。

 

「請您就當是好心把這孩子當成你的番吧!小狐丸大人!」

甘甜可口的信訊素的起源,就是對方懷中的幼子。

 

幼子看上來並未滿周歲,在家人的哀求聲中安靜地看著他。那雙如同月色的眼眸就像要把他盯出個洞來。

 

「請……讓我考慮一下。」

 

接著他像是逃命一樣地逃回了自己的房間。

 

***

 

「呵呵,你就當是好心咬咬那個孩子吧,小狐丸。又不會少塊肉的。對我們A來說。」

「不,會少掉很多東西吧。兄長大人。」

道德、未來、自由,之類的東西。

 

聽到弟弟的回答,三条宗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他這個弟弟啊,也太紳士了吧。

 

「就只是標記而已,又沒叫你跟他同寢,你也想太多了吧。」

「標記過後,即使不是現在,將來也會……」

「那不是很好嗎?比自己少上十歲的幼妻耶。多好喔。」

「兄長大人您太糟糕了。請暫時不要跟我說話。」

「嘛,A的話想要標記多少O也可以吧。我們可是這個國家的頂點喔。」

 

O只能被一個A所標記,而A卻可標記無上限的O

A來說標記一個O對他們來說根本無關痛癢,但是小狐丸卻不想在那幼子身上留下如此令人心痛的傷痕。

 

「要是對方長大,所認定的番不是我的話,對兩方而言都會很痛苦吧。」

 

一但標記了,O的信息素就只會傳遞給標記他的A。要是一但O所愛的不是標記自己的A,對被信息素所衝擊理性的AO自己也是很痛苦的吧。

 

那個不哭不鬧的孩子,非常可愛。小狐丸不想他受到這樣的痛苦。

 

「還只是個小孩,小狐丸你也想得太過深入了吧。」

「看到父親大人跟母親大人這個樣子,即使是孩子也會明白吧。」

 

父母是政治婚姻,他們原本都各有戀人,卻因為這場婚姻的關係而被迫分開。

標記母親的人是父親,而他們並不相愛。

當母親發情期時,她的戀人並不知曉,知道的人卻是她不愛的父親。

那令人瘋狂的信息素,對雙方都是折磨。

 

他跟兄長的存在,就是那信息素所產生的錯誤。

也許他的異父跟異母兄弟們的存在才是正確的,每當看到他倆,父親都會想起背叛戀人之痛,他們的父母近乎都不太會直視他們兩人。

 

他,並不希望自己又或是被他標記的孩子會成為這樣的人。

 

「可是喔,小狐丸。」

兄長突然認真地直視著他,那表情是他從沒看過的。

「那個孩子那麼小就開始發情期。要是沒被標記的力量把他隱藏起來的話,恐怕活不久吧。」

 

不管是因為藥物的副作用、又被是他們失去理性的同胞所傷害也好,最終的後果也只怕是……

 

「所以兄長大人您覺得我應該去標記他?」

「決定的人是你。我不會干涉你的決定。只是……」

 

***

 

「小狐丸大人。」

當年的幼子早已經長大,但那雙月色的瞳孔卻依然沒有改變。

「喜歡您。」

 

總是熱烈得像是要把他盯出一個洞似的。

 

最後他還是標記了這個孩子。

 

『一但死去就什麼也沒有了。與其這樣,倒不如先活著再想解決的方法吧。』

 

也許是被兄長的這句說話影響,也許是因為知道對方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番才會這樣做吧。

他現在的確是非常慶幸自己當年的決定。

 

最初的數年的確是很痛苦。

信息素直直向他衝去,然而他又不能對一個年齡還不足五指的孩子出手,他只能一直忍耐。

但這痛苦也跟隨對方的長大而離去。

 

『小狐丸大人是鳴狐的番嗎?』

在初次接受性教育授課後,幼子是這樣詢問他的。

『標記鳴狐的是小狐丸大人……太好了。』

 

所有的理智,就在那一瞬間完全失去了。

那一天,不管是心還是身,他也完全得到了對方。

無比的滿足。

 

「我也愛你。鳴。」

 

輕撫著躺在自己身上的幼子,小狐丸瞇起了他那雙紅椿色的眼睛。

 

我標記的人是你,真的太好了。

 

 

-------------------

 

你知道嗎?狐狸9個月左右就已經性成熟的了喔。(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