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注意。

因為梗的關係沒法明說注意內容,雷點不夠高的話要小心!

隨便寫的。

 

 

 


 

「不要戀愛。」

「愛上他人只會痛苦。」

「作為結緣的神使…總有一天…」

 

母親總是這樣說著。

她是稻荷大神下的一個神使,是負責為世人結上代表姻緣的紅糸,而當兩人緣盡之時,她會把兩人之間相接的紅糸切斷再在線的另一端重新糸上新的紅糸。

 

也許是見得太多了吧。母親並不相信「愛情」,身為結緣的神使,他可以看到那條紅糸,母親的指尖所糸著的紅糸並沒有接上任何的東西。

 

這是代表母親真的已經心死,不會再愛上任何人了嗎?

 

「鳴狐。過來。」

他不知道父親的名字,也沒見過父親的樣子。

他只知道自己的銀髮很像父親,母親每天都會用心地為他梳理他那頭短髮。

他沒有父親,但他有母親已經足夠了。

 

 

那是一個美麗的春日。

 

「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母親說過不可以把名字亂告訴別人的。」

「啊啊,長那麼好看嘴巴卻那麼壞。真的,是像誰呢。」

 

眼前的男人帶笑的樣子不知道為何讓他感到非常不愉快,對方身上的妖力告訴他,這個男人不簡單。

 

天狐……不,可能是那以上的……神籍。

 

「還來做什麼?」

不知何時出現的母親低聲的說著。

「紅糸,早已切斷。已經糸上了新的。」

 

「當然是來見妳喔。」

男人微笑著,那雙豔紅的眼睛直直盯著母親的金眸。

那是一種充滿愛情的目光,就像母親看著他時一樣。

充滿憐愛的目光。

 

「鳴狐。我心愛的番,鳴。」

男人低喃著。名叫「鳴狐」的幼狐帶著迷惑地看著男人,男人那被梳理得非常整齊的白色長髮上有一雙帶著銀毛的耳朵。

跟他頭上的,一模一樣。

 

「已經不是『鳴狐』了。」

「啊啊,妳把名字給了這孩子吧。可是不要緊,對我而言,我的番、我的妻子…我的『鳴狐』就只有妳一個。」

「紅糸……已經。」

「是的。妳遵照命令,把我倆之間的紅糸切斷了。但是,那又如何?」

 

男人走近了母親,把接在她小指上的紅糸放到唇邊,輕輕地親吻。

母親那張總是被面頰所掩蔽的臉上泛起了紅暈,身體也在微微發抖。

 

「我的紅糸也斷了喔。不管妳重新接上多少次,我也會把它切斷。我只要妳,誰都不要。」

男人把母親手上紅糸的斷口跟自己手上的放在一起輕撫,不久後,那只紅糸便重新接上了。

就像是本來就沒有被切斷過的一樣。

 

「妳也是吧。除了我外誰都不要,所以才會為把那只子狐生下來。對嗎?鳴。我可愛的鳴。」

 

天空突然下起了微雨,在太陽的照射下,雨粉閃閃發亮的,就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的似。

 

「吶,鳴。『狐狸娶新嫁』了。妳的狐狸再次前來向妳提親了。妳的答案是什麼?」

「一切…如您的意思。小狐丸大人。」

 

母親──「鳴狐」流下了清晰的淚水,而那些淚水又被小狐丸──「父親」所抹去。

 

「啊啊,都已經是別人的母親了,在孩子前哭了怎麼辦喔。你說是嗎,小鬼。」

「……這次便算了。要是您再弄哭母親的話,我可不會原諒您的。」

「真是個不可愛的小鬼呢。到底是像誰呢。」

「我不叫『小鬼』,母親把她的名字送給我了,我是『鳴狐』。而且,我相信,我這性格跟我的眼睛和髮絲一樣是遺傳自您的。『父親大人』。」

 

名叫「鳴狐」的幼狐,瞇起了自己的紅眼,帶著挑釁的笑容看著自己的「父親」。

這個初次見面的──跟自己非常相像男人。

 

───────────────────────

 

因為梗的關係不能明說是女體化……

希望不要雷到人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