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微妙的R-18描寫。

野性類情人的設定!注意。

這篇大約1~2年後的故事。

 

 


 

小狐丸其實並不從容。

 

是的,鳴狐是他的『命運』,但他卻總覺得鳴狐只是因為聽父母之言才會願意留在自己的身邊。

 

他總是恭恭敬敬地對待自己,完全沒有對自己撒嬌的意思。明明他只是個中學二年級的孩子,十四歲……也快十五了,只是個孩子。

 

鳴狐會對他兄長的伴侶──三条國廣撒嬌,也不時會對自己的兄長作出些無關痛癢的惡作劇。但就只有他,鳴狐總是跟他留有一定的距離。

 

晚上雖然是會一起睡覺,但鳴狐從來都沒有主動擁抱他,一直都是由他一手把對方鎖在懷中入眠。

 

他很不安。

即使他是鳴狐的『命運』也好,即使狐狸一生只有一個伴侶也好……即使他知道自己有千百萬種方法把令鳴狐沒法離開自己,但不對,他並不想要強迫鳴狐。

 

懷中的孩子是那麼的瘦弱,大約跟國廣殿下一樣是壯不起來的類型吧。

有的時候他很羨慕兄長們的關係。

國廣殿下的魂現跟他的力量不同調,這樣的他於班類的世界中被輕視著;而他的兄長大人,雖然不是「狐之子」,但仍是日本上數一數二的重種家族三条的長子。

 

以常理來說絕對是兄長大人站於上位吧,更何況國廣殿下是嫁過來三条家的。

但不對,國廣跟兄長大人基本上是平等的。

 

雖然因為兄長太過自由人的關係,國廣殿下不時沒好氣地依他的意思去做;但當兄長太過份時,國廣殿下可是會毫不留情地拒絕的。

 

他還記得兄長被打了一巴掌卻還是笑得像個傻子的樣子。

 

他很羨慕。

他並不想要個人偶,他想要跟兄長他們一樣,互相打鬧、互相扶持。

嘛,對輕種的鳴來說,對重種絕對服從是已經根深柢固的觀念吧。

所以,慢慢來。總有一天他們也會成為跟兄長們樣的關係吧。

 

原本他是這樣決定的。

 

「小狐丸大人……不要…」

「吶,鳴。獅子王是誰?」

「朋…友…」

「真的只是朋友嗎?」

「真的……請……您停手…嗚…」

 

惡意地加重了手上的動作,小狐丸的腦中根本亂成一團。

理性告訴他要停手,可是他的心卻不想要停。

 

鳴是他的。是他的。

全都是他的。

 

當自己在苦惱著兩人關係時,他聽到了鳴狐的夢話。

國廣…宗近大人…小狐丸大人…

當他聽到對方叫喚自己名字時,他感覺到非常愉快。

但下一秒,他就被憤怒所支配。

 

「獅子王……」

他不知道的名字,鳴狐叫著一個他所不知道的男人的名字。

 

腦中發出了停手的警號,但在那傳遞到身體之前,他的手已經作出反應了。

他用力地把鳴狐拉到自己身上,被這動作嚇得驚醒的鳴狐張開嘴巴想要詢問他時,他已經用自己的唇封著了那張小小的嘴巴了。

 

他的氣量也許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大,只一個名字就已經讓他氣得炸氣。

才一個名字就讓他對自己的誓言完全崩解。

 

已經,停不下來了。

 

「小狐丸大人…求求你……停手……」

「為什麼?這種事,遲早也要做。早點習慣的話比較好吧,鳴。」

 

這是歪理。小狐丸自己是很清楚的,鳴是個遲熟的孩子。都已經快十五了,才完成了變聲的過程,而精通,也只是早一個月左右的事而已。雖然仍是在平均值的範圍內,但跟十二歲已經轉聲、十三歲精通的自己相比,鳴狐明顯的比較遲。

 

他輕吻那單薄的胸口,輕撫著對方那最脆弱的地方。

太早了。真的太早了。

 

這孩子還不懂得這件事真正的意義吧。

 

即使身體生理性作出反應也好,即使是有知識也好,心裡也是不理解吧。

可是即使是這樣他也停不下來。

 

因為害怕而抖擻的身體上佈滿了自己留下的紅痕,還有有稚氣的臉孔沾滿了淚水的樣子是如此的可憐而又誘人……

 

鳴是我的東西。他是我的命運。誰都不給。誰都不能把他搶走。

 

腦海中已經只剩下這個想法。他已經不能再控制自己的魂現了。是啊,斑類本來就是野獸,又何必像個人類一樣地以理性制約本能?

 

鳴是他的。鳴是為了遇上他而誕生的。所以,完全成為我的東西吧。鳴。

 

一根、兩根,他笨拙地用手指開闢著那未經人事的通道。緊致而又迷人的通道,啊啊……真想馬上就貫穿這兒,奪去他的純潔之身。

 

「痛…小狐……丸…大人。」

「鳴。」

「請您…」

「鳴。」

「不要…捨棄我……」

「鳴……?」

「宗……近大人說……小狐丸大人……您喜歡……聽話…不黏人…的孩子…又說……小狐丸大人…您…只對…處子…有興趣…所以……」

請您不要捨棄我。

 

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看著自己可愛的婚約者。

啊啊……原來,你是怕我捨棄你才……

 

 

太可愛了。

 

「嗚!」

把手指抽出後換上自己的熾熱,經過開闢的通道接納了他的存在。

心臟跳得快要繃出來了。他的小狐狸…為什麼會那麼甘甜又那麼可愛呢…?

「我…哪捨得不要你喔。鳴。」

 

他露出了野獸般的笑容。啊啊,這下子,鳴狐的身心,都完全是他的東西了。

 

「可愛的,可愛的鳴喔。你可是要為我誕下子嗣的人喔。你不是很清楚嗎?我們,是『命運』喔。只要是鳴,不管你是不是處子,黏不黏人。我也最喜歡了。」

「真…的?」

「真的,所以你也別再被兄長大人騙了喔。好孩子。」

 

他輕吻著心愛的婚約者的唇,滿足地說。

男人,永遠也想成為戀人的第一個男人。他,做到了。

 

 

而隔天,鳴狐開始二十四小時黏著小狐丸,讓小狐丸被自己兄長取笑,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