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狐這篇大約兩至三年前的SIDE STORY。

野性類情人的設定!注意。

KBC不出來迫我犯罪。

響尾蛇的資料沒好好去找……因為我怕蛇OTL

有錯不要婊(泣


 

 

你這個惡魔────
自有記憶以來,母親就只對他說過這句話而已。

對母親來說,他確實是個惡魔吧。

作為貓又名門山姥切家的末子,母親是只美麗而又強悍的黑豹。
她嫁到熊樫名門山伏家生下他的重種長兄──山伏國廣,而在離婚後,又被血統漸漸淡薄的前犬神家名門堀川家買下基因,生下了他的半重種次兄──堀川國廣。

最後,她被自己那身為半重種的異母兄長強暴,生下了名義上是半重種的他──山姥切國廣。

他一出生便讓所有人發出一聲悲鳴。
由重種跟半重種生下的半重種,魂現絕對不可能是只小小的金色小貓吧!?
看到自己的孩子居然只是只普通的小貓,他的母親終於崩塌了──比起被兄長強暴,對她而言,生下他這個擁有扭曲魂現的孩子更為打擊。

結果就在他六歲那天──他確診確實是半重種那天,她於醫院的大廈跳了下來。
帶著對山姥切國廣──她的末子的恨。

他確實是個惡魔。不管是對母親還是對其他人來說也是。

 

山姥切家本來就是個力量主義的家系,即使是在現在,也在悄悄進行著近親相交的勾當。
想要更濃的山姥切之血,想要更為強大的力量……
在這樣的家中,他的生父當然不會因為強暴妹妹而被責備。看著犯下禁忌卻乃沉迷聲色的父親,他感到非常厭惡。

他的兄長知道他的情況後,也有作出希望他同住的邀請;然而,他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去面對兩位兄長才對。母親因為他而死,再者,他的魂現是如此可恥地扭曲的。

他開始封閉起自己來。用帽子把自己的容貌掩蓋,跟族人所不同的魂現,跟母親相似的容貌…連同心也一起封閉起來。

假裝成輕種,假裝自己只是被拾回來而不是流有山姥切家的血緣。否定自己的存在,這對他而言會比較輕鬆得多。

在心底裡,一直一直都在自責吧。為什麼自己的魂現會扭曲成這個樣子?要是他以正常半重種的魂現出生的話,母親大概就不會崩塌,也不會於醫院的頂樓一躍而下吧。

──殺人兇手。

即使他從來沒有得到過母親的喜愛,甚至連被母親擁抱的記憶都不曾有過。但她還是他唯一的母親,即使不被她所疼愛,山姥切國廣還是重視她、想要親近她……深愛著忍受腹痛把他產下的母親。


同時,他也默默決定了。不會結婚、也不會留下子嗣。
扭曲的魂現、不被父母所愛的人,又怎會懂得如何去愛自己的孩子?又怎會被他人所愛?
所以,他只要一個人就好。在一個沒人知道他是誰的地方,輕輕地…孤獨地嚥下最後一口氣就好了。


因此最初遇上三条宗近時,他只是想拔腿就跑。

蛇之目強烈的氣味充滿了自己的鼻腔,但他不覺得那是令人難受的味道……反而是一種甘甜的味道。那時他就知道了,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命運」。

班類的野性直覺從來都不會出錯,特別是在「找尋命運的本能」之上。
在被對方發現前得逃,在對方嗅到自己的味道前得逃,逃到對方找不到的地方去──
被蛇之目糾纏上的話就再也逃不了的了。
會被對方的毒液一點一點地侵食,最後只會溺死在對方的懷中。
────會變得……沒法拒絕對方,會變得離不開對方。
─────比死更痛苦,自己將變得不再是自己。

 


然而,一切都已經太遲。

 

他們是在山姥切家的派對上相遇的,在那個小小的會場中,拔腿就跑的他就更加的顯眼。
那對三条宗近而言如毒物般甘甜的氣味是由誰人發出的,已經不用懷疑了吧。

「兄長大人?」
「小狐丸,別人問起說不知道就行了。我去去就回來。」

三条宗近向著那傳來甘甜味道的地方走去,剛剛於視線中閃過的金髮少年大約就是他的目標了吧。
小小的,可愛的,大約只有十四、十五歲左右吧。
年齡相差,嗯,差不多九歲。
對猿人來說是「戀童癖」的程度,但是對班類,特別是在是「命運」的情況下,完全沒有問題。

「哎啊啊,原來是只可愛的小貓嗎?」

因為遇上了命運而興奮,三条宗近不自覺地顯現了一部份的魂現。如同夜空一樣的紺瞳變得像是爬蟲類一樣的細長……不,他原本就是響尾蛇,只是回歸本性而已吧。

嘎啦。

「哎啊,奇怪。明明是只小貓,但發出的氣息卻是中間種……不,是半重種的呢。」

嘎啦嘎啦。

「吶,孩子。你怕我嗎?」

嘎啦嘎啦嘎啦。

「嘛,也罷。這樣也別有樂趣。」

他已經站了在那孩子的臉前。對方臉上充滿了恐懼和不知所措。是因為重種的他散發出來的力量還是因為自己身上的氣味呢?

蛇之目的體味非常獨特,喜歡的人會很喜歡,但大多的人對此都無法習慣。他由很小已經養成便用古龍水的習慣,因當他顯現出魂現時,他本來的體味就會完全散發出來。

如果他覺得這孩子的氣味香甜一樣,這孩子應該也覺得他身上的體味非常吸引……香甜得像是要把理性都完全融化一樣。

對眼前的這個孩子來說,這股味道還是過於刺激了嗎?

「吶,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山…山姥切…國廣。」

始終只是個半重種,對方還是不能拒絕身為重種的他的言語。
回答的聲音發點震抖,仍然帶點稚氣的聲音非常的動聽。
要是可以的話,真想馬上讓對方在自己身下呻吟。
那聲音一定會比現在的動聽上數倍吧。

「國廣嗎?真是個好名字。甚好甚好。」

不,還是太早了吧。
他,是蛇之目。是響尾蛇。
比起直接把這只小小的金色小貓絞死吞食入腹,他更想好好享受對方慢慢沉淪的快感。

由害怕到再也離不開自己……他想要慢慢品嚐對方這樣的變化。

「吶。國廣,我們來聊天吧。什麼也可以,就由你想說的東西開始吧。」

不用著急,對方淪陷只是遲早的事。
因為,這個孩子是他的命運。
他等待已久的,命運。

--

我家爺的字典中,沒有純良這個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