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鶴爺是真心尊敬自己的前主人而甘心自己一個人在黑暗的墓穴中陪伴他的話。

當墓穴再次被打開時,他到底是以什麼心情去服侍那個得到他的男人呢...的妄想。

前主捏造注意。
微R15。

 


 

每把刀劍,都只是在等一個能夠跟自己完全同調的主人。
而對鶴丸國永來說,那個人就是安達貞泰。

「貞泰大人。當您盡享天年的時候,請讓我陪伴在側,我將守護您的永眠直到永劫來臨為止。」
「鶴丸,我希望你可以繼續服待我的子孫,而不是陪伴在我身邊白白腐朽。身為刀劍,這樣才是你的幸福吧。」
「不,父親說過,『每把刀劍,都只是在等一個能夠跟自己完全同調的主人。』。對我而言,那個人就是您。比起被不適合的人胡亂揮舞,我希望能夠永遠留在你的身邊守護您的亡骸。」
「……你都說到這地步了。就隨便你吧。」
「謝謝您。」
那雙巨大而溫暖的手輕輕撫摸著半跪在地上的他的頭顱,這個時候對鶴丸國永而言,是至福的瞬間。

在從不間斷的易主之中,安達貞泰可能不是最強大的那位,也可能不是最能靈活運用他的那位。但卻是鶴丸國永唯一打從心中尊敬、想要永遠守護他的主子。

因此,在那位大人的葬禮上,他是笑著步入那位大人的墓穴中的。
即使是再也沒法看到一絲的光明、即使再也沒法聽到一絲的聲音……即使將要面對的是永遠的孤寂;他也甘心情願。

因為他知道他一直在等的主子就是這一位大人。

包容他那喜愛惡作劇的個性、尊重他想要永遠服待對方的意願……寵愛他的安達貞泰大人。
鶴丸國永誕生就是為了能夠服待您,直到永劫來臨為止。


而然,這樣的願望卻沒有被實現。
他獨留在黑暗中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某一個冬日,他被帶離了那個墓穴。

吹雪吞噬了世界,連陽光也因吹雪的關係而氾白,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純白,就像他身上的衣裳一樣。
美麗而又殘酷、純潔而又虛無。

停手───

久未活動聲帶沒法正確發音,他發出的只是無聲的吐息。因為付喪神沒法離開本體太遠的關係,本體被別人握緊的他被強行拖行。他伸出手想要抓緊什麼似的,但想抓緊的是什麼,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他只知道,那位大人的墓穴被破壞得體無完膚,連同他的願望一樣,已經完全看不出原型了。那位大人的亡骸被暴露於空氣之下,不久就被風雪所吞噬。

貞泰大人────

無聲的叫喊。心臟被撕裂般的痛。他是知道的,盜墓者哪會對墓穴的主人抱有任何的憐憫?哪會去聽取被盜之物的悲鳴?

貞泰大人……
但即使是知道這些言語沒法傳遞給任何人也好,鶴丸國永仍然叫喚著那位大人的名字。

像是要把自己心中的悲痛都發洩出來似的。

 

「喔喔。這就是五条國永所打造的鶴丸嗎?不單只鋒利而且美麗,真是把好刀。」
「謝謝讚賞,貞時大人。」

北条貞時,下令破壞貞泰大人墓穴的男人──他現在的主子。
是的,身為「刀劍」很多時候也是身不由己的。
成為戰利品,侍奉殺害前主的兇手。
因應主子的要求要被迫改變形態。
因為主子的立場而被迫跟親人刀刃相向。

他們位居神籍。但仍然被人類把玩於掌心之中。

『別對人子投入過多的感情。他們只是吾等生命中的過客。』
曾經對他這樣說過的男人,結果也是因為對主子的感情而改變了一生。
折斷了,卻改變形態繼續留在主子的身邊,最後應主子之願了結對方的性命。

「過客」。
人子的壽命非常短暫,對他們這些只要本體還在,即可以活上百年千年的附喪神來說,確實只是「過客」而已呢。
他們有的是時間。


「混蛋……居然膽敢向我動刀!鶴丸!把那些傷了我的混蛋全部屖了!」
「是的,遵命。」

手起,刀落。

主子,不,是前主的頭顱應聲掉落。
他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他一直在等待這個時刻,這個能夠完成他向貞泰大人所起的誓言的時刻。

「嚇到了嗎?」
弑主後那華美的白色的衣服沾滿了主人的鮮血,但鶴丸國永臉上卻充滿了幸福滿足的笑容。
「這可是你打擾那位大人永眠的報應喔。」

請讓我陪伴在側,我將守護您的永眠直到永劫來臨為止─────
即使我已經沒法守護您的永眠直到永劫來臨,但侮辱您的人,我一個也不會放過的。
貞泰大人。

 

---------END-------------

………我個人叫這篇當「有病爺爺系列PART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