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轉噗的債。

野性類情人的設定!注意。

 

 

 

當父母告訴自己明天有一場為他而舉行的相親時,小狐丸一點兒也不驚訝。身為最重種的斑類,身為三条家的繼承人,在中學三年級快要升上高中時才開始找尋伴侶已經算是太遲了吧。

不,也許只是因為沒有合適的人選而已吧。

三条家是一個有點特殊的家系。自古以來他們跟正常斑類的六大系統有些不同,他們是犬神人,但又有些不同。

正常犬神人重種的魂現都是狼,而他們三条的卻是狐狸。

但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古時近親通婚還是很平常的時候,三条家大半人的魂現都是狐狸。但現在,卻只有他一個而已。

他的父親是銀狼,他的母親和兄長是蛇之目。自從近親通婚已經不再被世人接納開始,三条家的血已經變得很稀薄;現在只有偶爾才會生出像小狐丸這種還擁有狐狸魂現的孩子。

這也是他身為次子卻是繼承人的原因,因為繼承人是以擁有狐狸魂現優先的。即使他的兄長再為優秀也好,也沒法繼承這個家。還好他的兄長是個自由人不太在意這種事,不然麻煩就大了。

正因為他是全族上下期望的狐之子,所以他的擇偶條件也比一般重種來得嚴謹。
跟兄長不同,他兄長的伴侶是只……輕種?的小貓。不,正確一點來說,是只擁有輕種外貌的半重種,聽說是因為他們一族過於追求力量而進行了過度的近親婚姻,因而產生了他這種擁有扭曲魂現的孩子。

因為並非繼承人,所以即使是選擇這種不被大多人接受的伴侶也沒被說些什麼。

明天的相親只是美其名是相親,其實他還是對方都沒有拒絕的權利吧。那只是個把他們介紹給對方認識的聚會,而不是什麼可以為了尋找理想伴侶而進行的相遇。

身為繼承人,他沒有自由選擇的權利。父母應該是費盡心思為他選了一個擁有最接近他們血緣的…能夠產下下一只狐之子的重種雌性吧。

但當他看到那個對象時,他除了瞪大眼睛外就什麼也做不到。
害羞地躲在父母身後的銀髮金眸的男孩,雖然全身都充滿著輕種的味道,但魂現卻是……
「來吧,鳴狐。跟小狐丸大人打招呼吧。」
「……你好。小狐丸…大人。」

他身上的味道非常好嗅,是種甘甜得連腦袋也好像要被融化的味道……

啊啊……這只可愛的小小銀狐,就是他的……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喔。鳴狐。」

我可愛的狐之子。我的「命運」。

 

 

omake:爺爺帶壞弟弟的新娘片段

 

「兄!!!!!長!!!!!大!!!!人!!!!!」
「哎啊啊……來得還真快呢。小狐丸。」
三条家的長男「三条宗近」愉快地看著比自己少上十歲的弟弟氣急敗壞地衝進自己的房間。平常身為繼承人而被深植腦海的禮儀作法也許因為過於激動而被拋諸腦後,他看著弟弟居然沒有用正確的方法拉開障子的樣子就覺得非常有趣。

喔喔,這才像個剛升上高中的小孩子嘛。

「兄長大人!這東西你留下來跟國廣殿下使用吧!別亂拿給鳴狐好嗎!」
弟弟把某東西用力摔了在地上,不出所料地果然是他早上拿給小狐狸的東西。包裝……哎啊啊……真可惜呢…

「哎啊……小狐狸居然沒有拿來用嗎?真可惜。另外,小狐丸。你到底是怎樣看你的哥哥我的喔?國廣可是仍然在唸高中喔。我又怎會讓他現在就懷孕啊?」
「高中生不行的話那你為什麼要拿給剛上初中的鳴狐啊!要不是他看不懂說明書的漢字來問我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啊!?」
「嗯。先是我可愛的弟弟終於脫離童貞污名吧,再來十個月後我可能會多了個可愛的小姪子?」
「兄長大人!!!!!你到底把我看成什麼禽獸啊!?」
「嗯,不就是狐狸嗎?還要是一只正值青春期。有穩定的恩愛伴侶的童貞狐狸呢。」

他笑著在氣得說不出話的弟弟耳邊低聲留下了一句話,便愉快地離開了房間向書房走去。他可愛的妻子現在應該在那兒複習吧。

三条宗近───你這個混蛋!

弟弟那氣得連敬語也忘掉了的叫喊聲,真是有趣呢。所以他才沒法放棄去戲弄那只小小的狐狸──他弟弟的婚約者呢。


──小狐丸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忍很久的了,就當一次禽獸。沒事的,三条的力量可以保護你。即使你對未成年出手也不會被警察抓走喔。──

--------------------------------
我家的爺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