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山姥切捏造有。

現PARO。

演員爺x高中生小說家山姥切

模特兒小狐丸(沒戲份)X想當獸醫的高中生鳴狐


 

「為什麼會喜歡上三日月…?」
「對!我完全不明白為什麼你會喜歡上那個混蛋!裝模作樣、好色又戀童!除了有副好皮囊外有什麼好的!為什麼我可愛又才華橫溢的國廣會被那種人騙走的!」
「長義!你聲音太大了。這兒可是學校喔!」

原本身為偶像的山姥切長義已經夠顯眼的了,再加上他的聲量和那危險的對話內容,現在原本正在愉快地享用午餐的學生們都直直盯著山姥切兄弟。

這兒並不是長義所讀的藝能科而是國廣跟鳴狐所讀的普通科,跟業界無緣的高中生們的嘴巴會有多大……真是可想而知。不管是為了長義的形象還是三日月的名聲,在這兒談論這件事都不是個明智之舉。

「天台。」
原本靜靜地在品嚐著午餐的腐皮壽司的鳴狐小聲地說,他拿著一把小小的鎖匙。他把自己吃到一半的飯盒合起來,長義跟國廣現在才發現,他們兩個的便當(由大哥堀川親手泡製)早已經被鳴狐包好.而且還被對方提於手上。

「等等,鳴狐!你怎會有天台的……」
「偷打的。」

啊…他們都差點忘了。他們這個寡言的動物控優等生青梅竹馬,骨子中是個喜歡惡作劇傢伙了呢。

***

「文化祭時偷打的。橘禰硬要跟來時很有用。」
「……原來學校的著名怪談,天台上的野獸悲鳴是你的傑作。」
「為什麼長義你會知道這些事情…你明明不常來學校。」
「我們班上的青江是恐怖小說家,他不時收集這些怪談跟班上的人分享,從而了解到底那個怪談比較適合寫成小說。這怪談可是很受我們班上的傢伙歡迎喔,說什麼在現代徘徊的恐怖野獸,太有真實感了令人背部發涼什麼的。鳴狐你現在應該很滿足吧。」

鳴狐臉上的口罩雖然遮蔽了他的表情,但以對方那性格來說,現在一定是為了別人的吃驚而且偷偷感到快樂吧。到底有多少人是被他這樣寡言的外表所欺騙,從而受到輕重不一的驚嚇?

重新開始品嚐長兄所製作的愛兄便當,山姥切長義的目光沒有離開過鳴狐的臉。雖然鳴狐跟國廣的感情比較好,但也算是他的青梅竹馬。他是很關心對方的……好吧,跟國廣比起來是沒那麼關心就是了。

為什麼呢…這樣一個會唸書、長得好看又會照顧人(雖然不太擅長跟人對話)的鳴狐會被那個小狐丸把走了呢。難不成是因為他伯父的孩子多,太習慣照顧堂弟們才會被那個三条家末子給拐走?

「鳴狐為什麼會喜歡小狐丸?」
「因為……是小狐丸。」
「不,我不是那傢伙。你這樣說我也不會高興的,而且這不是理由吧。」
「一期哥說過…喜歡不用理由,討厭才要。」
「我就不相信沒有理由!因為他帥、因為他名字有個『狐』字等等總有吧。」
「那是喜歡的地方…不是理由。」

聽著雙生兄長跟青梅竹馬的對話,山姥切國廣開始認真思考起兄長剛才質問的答案來。

為什麼會喜歡三日月。為什麼?
因為他很漂亮?因為他很溫柔?因為他是三条家的人?
不是的。應該不是這樣的。


要是因為這些原因,剛剛他就已經可以很堅定地回答長義了。
他喜歡三日月,這是無可厚非的。可是那個理由,到底是什麼呢?
他真的沒法像鳴狐這樣馬上答出來。

***

第一次遇到三日月宗近是在出版社的宴會上。
身為出版社這次最力捧的作者,而且這次宴會也會發表他處女作電影化的消息,即使再不願意他也不得不出席。

他穿著向長義借來的禮服被因為工作而一起到來的長義拉著四周向高層們打招呼。看著長義正確地叫喚出每個他所不知道的名字時,他的心中產生了一種自己其實不應該在這兒出現的感覺。

除了自己的編輯次郎跟兄長長義外,他不認識在場的任何一個人。

其實這都應該怪自己,因為自己乖僻的個性,次郎跟他都是在家庭餐廳又或是他自己家見面;他甚至連出版社的門都沒有進過去。所以他不認識高層們是很正常的。

反之,長義他是現時最當紅的偶像之一,而這間出版社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大,被改編成電影及電視劇的作品多不勝數。長義也接拍過好幾套這間出版社出版作所改編的作品,跟高層們打過照面也是很正常的。

『啊啊!原來切國老師是長義君你的弟弟嗎?真是一門雙傑呢!有什麼的哥哥就有什麼的弟弟!』
『想不到切國老師居然是長義君你的弟弟呢!怪不得他那麼有才能了!』

一但被知道是「山姥切長義」的弟弟,每個人都會改變對他的看法。在評價「山姥切國廣」時,總會拿「山姥切長義」作基準。

真不愧是長義君的弟弟。
果然是長義君的弟弟呢!
跟長義君比起來也絕不遜色呢!

由小至大也是這個樣子,因為是雙胞胎,他總是被拿來跟長義比較。
由嬰兒時比誰比較快學會爬到現在比較誰較有成就。
習慣了。卻總是沒法寬開心來。

人類必須借助他力才能看清自己,對他而言那外力就是長義。
長義就像是映射出另一個他鏡子一樣。
他內向、長義便外向。
他擅長文科、長義便擅長理科。
除了外表外,他們根本一點也不相像。
也許是因此,他人才會喜歡把兩人比較吧。
能夠找到相似的不同才是更為有趣。

他知道自己有東西比長義更加的優秀,例如寫作方面(長義打從就學至今的作文都是由他代筆的)和料理方向(長義煮速食麵居然可以煮成一碗像是米粥的物體)。
但即使如此,不少人眼中只看得到活在鎂光燈下長義的樣子,覺得他是個完美無比的人,卻看不到長義在那背後付出的努力。

他們覺得國廣做得到的事情,長義當然也做得到。
而然長義做得到的事情,國廣卻不一定做得到。
長義因此而苦惱的樣子,他已經看過不知多少次的了。

偷偷在長義被那些高層糾纏的時候逃到了會場的一角,他才終於有種呼吸暢順的感覺。他真的很討厭人群,特別是那些自以為了解他的人群。除了自家人跟熟悉的朋友外,明明都沒法分出他們兩個人,卻自以為很了解他們的內在,把不必要期望加在他們身上。真讓人不爽快。

山姥切國廣就是山姥切國廣。在身為「山姥切長義的弟弟」前,他是山姥切國廣。他就是他。

「哎啊?山姥切君…你沒事嗎?啊,不…你應該是切國老師才對吧。跟聽說的不一樣呢……切國老師你跟山姥切君沒有像到分不出來嘛。」

男人微笑著向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切國老師。我是三日月宗近。請多多指教。」

第一眼就能夠分別出自己的長義的三日月,美得沒法令人移開目光的三日月;那時的他只能呆著握住對方向自己伸出的手。

及後他知道了三日月將會主演自己的作品後,二人的距離就更近了。三日月比自己想像中更認真,他熟讀自己的每一部作品,也向他提出了不少尖銳卻又細膩的相關問題。也許三日月比起他這個作者還來得更了解他筆下的角色吧。


「吶,切國老師。這兒八雲吻結是什麼感覺的?為了突破她的心防,到底一個怎樣的吻才能令一個本來仍對對方抱有戒心的女生感到即便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訴對方都沒關係的?」
「這不是應該你自己去推敲的嗎?以你這樣的外表也會有人被吻後會拒絕你嗎?三日月。」
「也是呢,那樣的話。」

突然,對方的臉於他眼前無限放大。優雅的古龍水帶著令人安心的氣味,柔軟的觸感…那是一個溫柔的吻。

毫無預警下被親吻讓他沒法反應過來,但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厭惡。

「吶。切國老師…不,國廣。我喜歡你。」
那雙有著三日月的夜色眼睛直直盯著他,認真而低沉的聲音……一切一切都在把他拉向那個不能脫出的情感深淵之中。

「我……」
「國廣,你的答覆呢?」
「我也───」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當時會答應三日月。
明明認識他才不到半年的時間,明明跟對方談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而已;卻有一種對方了解自己一切的感覺。

但現在的他的確是喜歡宗近。喜歡得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付給他也沒關係。
沒有理由。只因為──

***

「長義。」
「怎了?國廣。」
「我的答案,跟鳴狐一樣。沒有理由,就只因為他是三日月。所以我喜歡上他。」

最初可能真的只是因為那美得過份的外表及那技巧性的言語所迷惑,但是到了最後,就已經沒有任何理由了。他的惡質、他的自我中心、他的任性也是如此的讓國廣沒法怨恨……
是「三日月宗近」……不,「三条宗近」的話,一切都可以原諒。

不需要理由,因為他就是他。

看著已經快要狂抓的雙生兄長,山姥切國廣默默握緊了自己衣袋中的手提電話,不自覺地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一會還是撥個電話給三日月吧。突然,很想聽到他的聲音。

─────────────────────────---------------------------------------------

這什麼少女漫!!!!!!!(抱頭
不行!!這篇的本科形象沒救了─────
鳴狐你很可愛啊!!!!(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雛免
  • 這麼少女沒有問題的(看得心花怒放
    有時候喜歡一個人真的沒有理由 因為在發現之前早就被捕獲而不自知了
    惡作劇的鳴狐的反差好可愛 把寵物放在天台上居然能夠引發怪談也太厲害了
  • 因為小只亂跑只聽到聲音不見身影WWWWW
    傳著傳著便(爆

    星月晴 於 2017/05/23 22: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