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星月晴
售價:15hkd/60NTD
尺寸:A5
頁數:16p
類別:R15(?)
約5000字。雙狐跟爺婆大約是55比。

試閱:

視覺所及之處都是鮮紅,腥臭的血液味道充滿了感官。
山姥切國廣默默地坐在那片腥紅之中,他不在意血液沾污衣服,亦不在意自己身上的黑色布料底部已經泡於那些骯髒的液體之中。

不是正好嗎?醜陋的仿製品跟骯髒的血液。真相配呢──

他抬頭看著掛於天上的三日月.美麗的、純潔的、沒法被沾污的,就跟那個人一樣。
這個領域中太陽不會昇起,永遠永遠停留在三日月之夜。
被黑暗沾污了的他,只要留在這兒便可以永遠佔有那遙不可及的月亮。
總是為了「修正歷史是否一定是件壞事」而苦惱的那個人,只要留在這兒,就不用再為此而苦惱吧。
在這個「只要希望便能實現」的領域之中,那個人就不會再感到痛苦吧。

隨著腳步聲的接近,他站了起來。在他的周遭出現了數把已化為骨骸的短刀,那是他的眷屬,跟他一樣委身於黑暗的刀劍。這兒,是他跟那個人的理想鄉。不會給任何人破壞的……

「國廣!」
「即使要跟兄弟你們拔刀相向也是。」

一閃。

山姥切國廣毫不尤疑地把自己的本體刺向他那身為脇差的兄弟──堀川國廣的腹部。對方大約是覺得自己還會看在同為「堀川國廣所鍛造」的情份上,不會攻擊自己吧。對方完全來不及防禦,硬生生地吃下了自己的一擊。這下只,對方就沒法動彈了吧。

「山姥切國廣!你居然對國廣!」
「兄弟!你怎樣可以!」
「你們的對手不是我。」

他輕輕地揮了揮手,兩只骨骸化的大太刀馬上出現在他的身旁,代他接下了兩人的攻擊。
一脇一打三太一大太,而且都是他們的緣者。看來,他們還對他抱有什麼不設實際的期望呢。
他再次揮手,原本只是默默地跟蹤在他身邊的短刀們馬上衝向了想要前來支援的太郎太刀跟小狐丸。
他已經封住了對方機動最高的堀川國廣了。接下來的目標……

「鳴狐,拔刀吧。難不成你覺得連兄弟也可以下手的我會對你手下留情吧。」

身為打刀的他的攻擊對太刀跟大太刀而言太淡了,但即使是機動力比他們高也不可能佔絕對的優勢;所以,就讓迴避跟機動都比他們高上不少的短刀跟他們玩玩吧。在短刀跟他們糾纏時再加上大太刀的攻擊,平凡而又確實的作戰;也可以給他做出了一個安全的戰鬥環境。

他跟鳴狐的練度跟能力都差不多,再加上他有召喚眷屬的能力。他,是不會輸的。
為了那個人,他是不可以輸的。

「現在,參上!」

即使是要跟同伴們刀刃相向也好,他也絕對不會後悔。

***

「切。」

鳴狐沒有反擊,他只是用自己的本體接下了山姥切國廣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他拚命地移動,把山姥切國廣帶離已經失去意義的堀川跟伙伴的身邊。
以同伴為先的作戰方法,曾經他也是這樣做的。但……

「鳴狐!」
 
他已經不一樣了。
飛快地在對方的留意堀川跟伙伴的情況時往對方死角砍下一刀,雖然鳴狐馬上反應過來接下了他的攻擊,但這次的攻擊還是為對方造成了一定的損傷。

小狐丸驚慌的想要前來相助,但短刀們卻不允許他這樣做。短刀們的攻擊雖然淡,但卻非常快速,即使是在太刀中機動數一數二的小狐丸也沒法於一時三刻中擺脫他們。

心一亂就會產生破綻,就在小狐丸驚慌大叫鳴狐名字時的瞬間,他的身體也被短刀們割出了幾道淡淡的傷口。

「我沒事。」
鳴狐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他臉上的面頰因為剛剛的攻擊而粉碎,露出了他的素顏。

「這樣子好嗎?山姥切。你…快哭了喔?」
那雙金色的眼睛直直盯著山姥切國廣,在沒了面頰的遮掩下,對方的臉上明顯地非常擔憂。
「你明明沒有……」
「就這樣收兵如何?在這種地方折斷的話,值得嗎?而且……」

山姥切國廣露出了微笑,一個很難看的微笑,那裡頭包含的感情太多太多,不管是鳴狐還是山姥切國廣本人都沒法看清。

但他們唯一肯定的,就只有那雙美麗的海綠仍然跟記憶中一樣清晰而已。

「吶,當真正的月亮昇起來後,就逃不掉了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