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症爺的side story,爺婆沒戲份只有雙狐的。

被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小狐丸x他的心靈綠洲鳴狐

愛煙家小狐丸注意


 

自兄長被宣告只剩下一年不到的壽命開始,時間已經默默地過去了三個月;公司中的動盪也終於開始穩定下來。

 

而然,對小狐丸來說,也只是地獄的開始而已。

 

身為繼承人的兄長突然被宣告只剩下一年的壽命,各種各樣的壓力自然排山倒海地向身為弟弟的他傾倒過來。不管是接下原本屬於兄長的工作還是要把那些希望在這樣動盪中佔便宜的老臣子壓制回去,都讓他苦惱至極。

 

一直以來都以弟弟的身份輔助身為繼承人的兄長,突然要他自己抬下這一切真的有點吃力,特別是在人際關係那方面。

 

那些原本死命巴結兄長的傢伙全都轉移目標到他的身上,各式各樣的交際派對以及飯局,倒貼過來的美麗女性以及想把自己女兒嫁給他滿肚肥膏的男人……光想起來就感到胃痛。

 

更讓他感到煩躁的是,那些人,原本死纏著兄長的人,在兄長病倒以後不單沒有探望過兄長,甚至連他的名字都沒有再提起,就恍如「三条宗近」這個人不曾存在過一樣。

 

兄長是一個如此完美的人。但對那些人來說,兄長就只是如此一個可以轉身即忘的存在嗎?嘛,那些人而言,他是否「三条小狐丸」並不重要,他所背負的「三条集團繼承人」之名銜更為重要吧。

 

對那些人而言,繼承人是他還是兄長也不重要。那只代表了他們需要巴結的對象不同而已了吧。想起來就感覺到煩躁。當他正想抽一口煙來消減那煩躁感時,他才發現手上的香煙早已燒至濾嘴。

 

「切。」

 

怎麼樣啦,現在是連香煙都要欺負他了嗎?

慣性地把手上的香煙用力壓向灰皿,他伸手想再抽出一支新的,但那只手卻被不屬於自己的體溫所制止了。

 

「鳴,我燻到你了嗎……?………鳴,怎麼樣了?」
他強行堆出笑容面對自己的同居人,卻發現同居人那平常沒什麼變化的臉上正掛著一副非常擔憂的表情。

 

「別抽了。你回家不到一小時……抽了多少?」

 

小狐丸默默看向那個已經被濾嘴塞得再也沒法容納更多東西的灰皿以及才剛開啟不久但已經快要空掉的香煙盒。原來,他…已經抽了那麼多嗎?

 

「小狐丸……你真的…沒事嗎?」

 

啊啊……他真是個沒用的人呢。因為工作的事而煩心,冷落了心愛的同居人還讓他如此的擔心。輕輕撫摸對方那跟自己一樣的銀髮,小狐丸輕聲地說了一聲「沒事的,不用擔心。」。

 

其實沒事才怪。

 

兄長的病一直找不到治療的方法,工作上排山倒海的應酬更是把他的精神壓迫至頂點……他已經很久沒法這樣子安坐在家中跟鳴狐說話了。

 

一直都在緊繃狀態的精神,即使是於家中都沒法子好好放鬆。那是之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情況,以往不管回到家中有多疲憊也好,只要看到鳴狐在家等待他歸來的樣子,他的疲憊就會全部消失。

 

啊啊,他可能快要不行了吧。

 

「說謊。」
「鳴…?」

 

對方突然抱緊了自己,久久沒感受到的體溫是這樣的溫暖舒適。假若…可以就這樣永遠沉睡下去的話,也是種幸福吧。

 

「我什麼也做不到。只能永遠待在你的身邊。」
「嗯,這樣就足夠了喔。就這樣讓我多待一會…」
「好。」

 

小狐丸在這幾個月來受到多少壓力鳴狐是很清楚的。即使沒有見到面,由鶴丸跟一期他們口中也可以得知。三条宗近在公事是一個多麼完美的人…而且在私人方面也是如此的令人敬愛。要接下這樣的人的工作,小狐丸一定很辛苦吧。

 

一切都太突然了。突然被告知兄長的生命步入倒數、突然從各方湧來的期望和渴求。有誰能馬上完全承受這一切?即使是小狐丸這樣強悍也好,也始終是人。人類總有軟弱的時候,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明天還是去找鶴丸他們,問問有沒有什麼是自己可以幫得上小狐丸的忙吧。
即使只有一點也好,他也想幫上小狐丸的忙。
無名指上的戒指是約定一生的證明,他不想光是等待,他也想跟小狐丸一同前行。

 

直到永劫來臨那天為止。

 

 

 

 

……距離三条宗近的最後,還只剩下九個月。

 


 

 

爺爺對不起(掩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