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啦,咔啦。有節奏的金屬撞擊聲在寂靜的空間中顯得特別響亮,穿著深藍色狩衣的男人輕笑著看著來者戰戰兢兢地把自己的成果獻上。

 

刀是的銘是「九州日向住国広作」跟「天正十八年庚寅弐月吉日 平顕長」,這的確是他想要的「打刀」。但這是不是他想要的人呢?他小心地把自己的靈力注入打刀之中──即使他得到了這樣的力量,但他始終也不是審神者,模仿的行為成功率大約也只有個七八成……更何況他的目的並不只是單單召喚出「付喪神」那麼簡單?

 

他的靈力喚醒了刀子中內的靈魂,刀子本身的靈力跟他的靈力互相糾纏,慢慢的構成了「付喪神」的肉體。

 

金色的髮絲、白色的皮膚……異人般的樣貌,眼睛呢?

 

「主子……?」

「他」用迷茫的目光看著男人,哎啊…真是可惜,並不是美麗的湖水綠而是像森林一樣的翠綠呢。他,不是男人所渴望的「他」,所以,不需要了。

 

男人快速地拔出自己腰間的太刀刺向「付喪神」的胸口,仍未完全形成的「肉體」重新化為靈力四散。最後留下的,就已經被折成兩半的刀子。

 

「這次,也不對呢。」

 

男人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他把折斷的刀子踢到一旁去,地面上有著很多同樣被折斷的刀子,而且仔細一看,它們全都是「同一把刀」的存在。

 

「快點拿下一把來吧,鍛刀匠。已經快要鍛造好了吧。」

 

看著刀匠急急忙忙地衝向鍛刀房的樣子,黑髮的少年輕嘆了一口氣。

這男人已經完全陷入瘋狂了呢。

 

「你這樣做真的有意義嗎?三日月宗近。」

「呵呵。你不也是一樣嗎?大和守安定。為了想要見到亡者…為了再次聽到最重要的人的聲音,你不也跟我同樣墮入了修羅之道嗎?」

「最少,我跟你不一樣。三日月宗近。」

 

『安定!你這個混蛋!有種就來跟我單挑!』

『安定,清光,你們都是一把好刀喔。』

黑髮的少年──大和守安定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他最重要的主子跟伙伴的樣子跟聲音仍然是歷歷在目。沒法保護他們的悔不當恨深深地刻印在他的心中,這是他跟三日月宗近最相似,也是最不同的地方。

 

「我的目標是改變歷史,我要讓沖田君跟清光活下去,而不是重新把他們製造出來。我是絕對不會用這雙手傷害他們的喔。」

「啊哈哈,是喔是喔。大和守安定你還年輕嘛,你是不會明白爺爺我的心情的了。」

「也許吧。那我還有任務要去做。三日月宗近,祝你早日成功製造出那傢伙吧。」

「好吧,大和守安定。我也祝你早日達成你的目的。」

 

名為三日月宗近的男人──曾經跟隨審神者抗敵的天下五劍中最美的刀子,露出了跟他名字一樣的,三日月般的笑容。那雙有如掛有三日月夜空的美麗瞳孔中,現在已經充滿了狂氣。

被喻為天下五劍,名刀之中名刀,也因為你的離去而變得瘋狂。

比起真正的靈刀山姥切,說不定身為「仿造」的你更加了不起呢,山姥切國廣。

 

「對吧,清光。」

大和守安定看向自己的右手,緊握自己本體的五指上,塗著有如鮮血般豔紅的美麗顏色───跟已經不再存在的加州清光愛用的指甲油一模一樣的顏色。

 

------------------------------------------------------------------------------------

沖田組沒有戀愛的感情啦……

安定今天依然不安定。

 

最後,爺爺你快認真工作把一哥撿回來啦------------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