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緩緩的張開眼睛。他的身體和腦袋都在穩穩作痛,在腦袋還整理出發生什麼事時,他的反射神經已經告訴他「啊啊…魔力用盡了呢…」這個事實。

在還是在軍籍的時候他就已經很習慣這種感覺,雖然這次是他嘗過虛脫得最利害的一次,但仍在他可以忍受的範圍內。他沒法子想起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他的記憶在半夜肚子有種異樣的感覺後就中斷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