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阿爾佛雷德有點奇怪。

 

在觀察了一星期後,亞瑟作出了如此的定論。

 

 

每天也跑到鎮上去並為他帶來一具健康強壯而且不油膩的屍體…那代表了他每天也奪去了最少一個人的性命。阿爾佛雷德並不是個愚蠢的人;即使總是在嬉皮笑臉,但其實他的心思可以細密得令人嚇一跳。

 

 

假裝完全不懂看別人的面色(根據他這些月來的觀察,他的確是不太擅長看他人面色,但絕對沒有他表現出來的糟糕),即使是惹人生氣對方也只能忍氣吞聲…

 

 

一次殺的量多而且間距也少,是很容易會被抓到的;事實上非常聰明的阿爾佛雷德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在平常他會先把由上一個獵物上取得的物品全都用光後才會找尋下一個獵物,絕不會像現在那樣亂來的。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寧願增加被捕的風險也得天天外出去狩獵?他看著坐在自己面前大快朵耳的阿爾佛雷德,不禁去推想那個原因。

 

 

總不會喜歡上鎮上的女孩子吧?每天為了討好對方從獵物身上奪去飾品轉贈…為的就只是為博紅顏一笑。

 

 

這可能性還真高呢。阿爾佛雷德是個正常健康的青少年,會有慾望…會喜歡上身材美好又長得漂亮的女生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

 

 

雖然有提出過會以自己的身體來滿足對方的慾望,但在他們一起生活的這些月來,阿爾佛雷德並沒有要求過他的身體。也是呢,比起沒有脂肪的骨感身體當然是豐滿而又柔軟的女性身體比較好呢。

 

 

一但想到這件事情…心臟就隱隱地作痛。你們只是獵人和獵物的關係,你到底在期待些什麼?亞瑟.柯克蘭。

 

 

「嗯?亞瑟,你怎樣了?肚子又痛了嗎?」

 

停下進食的動作,阿爾佛雷德抬頭看著他。當他對上那雙天藍時,快將衝出唇邊的質問又被理性壓回肚子去了。

 

 

「沒事,你要不要喝點紅茶?我去泡給你吧。」

 

 

你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嗎?

 

 

簡單的一句話卻有著千斤的重量,問不出口;他懼怕著那個答案。

 

 

這是第一次,他第一次希望時間可以停下來。希望可以跟阿爾佛雷德永遠在一起。

 

 

「我喜歡你…阿爾。」

 

看著冒出水蒸氣的茶壺,亞瑟小聲地把自己心底真正的心意說了出來。

 

 

因為成為吸血鬼才能跟你相遇…因為成為了吸血鬼才不能跟你相守。那最少就死在他手上吧…

 

 

把自己死亡時的身影深深地刻在阿爾佛雷德的心頭上,讓他一輩子記得自己…那樣就夠了。這樣就能令他滿足地走向死亡了。

 

 

「真的…很喜歡你。」

 

滑下面頰的淚水滴在煮食爐上蒸發,可惜這並沒有為他帶走絲毫的悲傷。

 

 

喜歡上你是我這生最幸福的事情,但也是此生最痛苦的事情。呢,殺了我吧…我最喜歡的人啊───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即使是有了戀心的自覺,阿爾佛雷德也沒有因此而改變些什麼。他還是跟以往一樣,為亞瑟弄一些不適合他進食的餐點又或是享受亞瑟因為他的隨性而唸他。
他沒打算改變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即使是改變了也只會塗增痛苦而已吧。他們的壽命長度有著天和地的差別,勉強在一起的話…結果一定是會迎來痛苦的死別的。

對有著「永恆」的亞瑟來說,他的存在也只是一轉眼的時間而已吧。要是他曾經擁有過亞瑟卻要眼白白地看著因自己的逝去而令亞瑟有機會成為別人的東西…倒不如讓他殺死亞瑟吧。

與其讓亞瑟一個人獨活…有機會喜歡上別人的話…他寧願用這雙手令亞瑟今後的時間都只屬於自己。沒能得到的東西,毀掉就好啊…

這種想法明明是他一向的終旨,但最近一浮起這個念頭,他的心就像被黑霧包圍一樣,異常地煩躁不安。

殺戮是唯一可以令他遺忘煩躁感的事情,他開始每天都到鎮上揮舞自己的鋸刀。只有在鮮血飛散的一剎,他的思路才可以回復正常。

看著地上已失去溫度的軀體流出的鮮血,他沒法控制自己去思考亞瑟的事情。

亞瑟…一定很適合紅色的吧。在鮮血般鮮紅的襯托下他碧綠的眼睛和金色的髮絲一定會更加美麗的吧。刺穿心臟也不會死亡,在太陽下暴曬也不會化成灰燼…也許讓自己成為不死者還會比較容易吧?可是他不想成為吸血鬼呢。

他喜歡陽光喜歡進食。他不想得到永久的生命卻失去了生活的樂趣。

「長生不死的方法…是沒有的吧?」
要是有這種方法的話,古代的國王們早就找出來並且永久地治理這個國家吧。

有著整個國家情報的國王也不知道的事情…只是一介平民的他那可能於這樣短暫的一生中找到?

『我可以告訴你喔。不老不死和殺死吸血鬼的方法。』

夜深的城鎮安靜得令人懼怕,於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更是令人驚心動魄。但於殺戮後興趣的精神令他一時忘了恐懼,他四周張望,最後成功在一棵枯樹上找到聲音的主人────一個拿著提燈的半透明身影。

『你跟我有同樣的氣味呢,少年。』
那個人笑著對他這樣說,透明的身影說明了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在搖晃的火光下,那個人紫眸中包含的笑意更是一覽無遺。

『跟我一樣,有著戀上跟自己位於不同世界之人的氣味呢。』
「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聽你的說話?第一,我不認識你。第二,你是一個幽靈,誰知道你所謂的方法是不是要我由高一百米的古樹上跳下來?要是這樣子的話我倒寧願成為一個永遠不能接觸陽光的吸血鬼了,最少還可以吃吃牛肉三文治啊!」
『哎呀?哥哥我看上來像那些會教唆別人自殺的怨靈嗎?』

帶著優雅的微笑,自稱為哥哥的幽靈由枯樹上躍下。他小心地保護著手上的提燈,身上白色的衣物隨氣流而飄動…要不是你身上透明的色彩,也許沒多少人會相信他已經失去了心跳吧?

『你會相信我的。』

他把手上的提燈放於阿爾佛雷德的眼前。那是一棧不可思議的提燈,白色的火焰、沒有熱度的火光…而在那搖晃的光芒中…彷彿能看到一名有著白色羽翼的少女沉睡著。

「你想說什麼?」
疑惑地質問眼前的幽靈,阿爾佛雷德不得承認對方的說話很有吸引力。而且…雖然知道對方是自己最害怕的幽靈,但他卻完全不感覺到害怕。當他看到對方臉上特地留下的鬍子時…不知為什麼他很有一拳打下去的衝動。

『戀愛中的男人…尤其是戀上跟自己不同之物的男人…都會渴望跟戀人永遠在一起的方法。』
寵溺地看著自己手上的提燈,幽靈緩緩地說。
『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為了自己認定的伴侶,放棄了人之子的身份。我相信,你也會跟我選擇同樣的路。』
他停一會兒,對著阿爾佛雷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為了所愛之人,成為不死者。』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子米X子英‧小黃(完)

所以可以接受的才拉下去吧…


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歐洲大陸,有一個小男生,他有著一個綠色的披風而且有著粗粗的眉毛,所以大家都叫他小綠眉。

小綠眉的監護人名叫羅維諾,是一個脾氣有點暴躁而又對蕃茄有著奇妙執著的人。有一天,羅維諾這樣對著小綠眉說。

「混蛋亞瑟!給我把這些意大利麵拿去薯條森林的深處送給我那個因為嗅到太多油炸味而不舒服的笨弟弟吧!」

因此,聽話的小綠眉就在用弓箭好好地回應羅維諾後,馬上拿著新鮮好吃的意大利麵前往薯條森林去探望羅維諾的弟弟了。

「可惡!明明就只是個廢柴蕃茄而已!為什麼我要聽他的話啊!嘻加!」
因年紀小小而咬字不清,但是小綠眉還是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咒罵著自己的監護人。都是他的錯!都是因為跟他一起生活久了自己才會被養成這麼一個傲嬌的個性啊!

可以的話他也想像菲力諾西亞小時候的一樣,直率可愛的討人歡喜啊…

傲嬌如羅維諾也有安東尼奧疼愛…可是他呢?羅維諾並不喜歡他;更正確一點是羅維諾是非常地害怕他。即使是他偶爾想發揮一下監護人的威嚴也好,只要小綠眉用兇狠的目光盯回去,他就會馬上嚇得縮回去安東尼奧的背後了。

他才沒有羨慕羅維諾啊!他…他只是覺得…要是有個人願意在他生氣的時候當自己的出氣包…在他難過的時候抱抱自己安慰自己…在他快樂的時候跟自己一起笑…那種感覺一定會很棒而已…

想著想著感覺自己也傷感起來,小綠眉搖搖頭,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菲力諾西亞的家了。他伸出手,在那巴洛克風格的石門上輕輕的敲了兩下。

「亞…小綠眉嗎?快進來讓HERO我…不,是讓菲力哥哥來看看你吧!」

……………

用力地把那有如藝術品一樣的石門踹開,不出所乎的可以看到床上有一團古怪的突起。小綠眉露出了一個美麗的笑容,一股作風地把棉被扯開並同時大叫。

「阿爾佛雷德你這個笨蛋當我是傻瓜嗎!?你要裝菲力諾西亞也給我裝得像一點吧!」

在失去棉被掩蓋下,床上出現了一個金色的腦袋。小小的腦袋左右看了一下發現遮蔽自己身影的棉被消失後,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小綠眉;就像是被責備的小孩一樣。

「人家只是想給亞瑟你一個驚喜嘛…為什麼亞瑟你要那麼生氣?」
「這不是驚喜!這是驚嚇!還有菲力諾西亞呢?」

自己精心想出來的驚喜不被欣賞令阿爾佛雷德明顯地不悅,他嘟起了自己小小的嘴巴,回答著小綠眉…亞瑟的問題。

「他被香腸帶走了!香腸說住在這種地方再健康也會生病就帶走他了,房子又不能沒有看管就讓我暫時住下來了!」

他別過了頭,賭氣的不看著亞瑟。明明就很久不見了!亞瑟都不明白別人想給他一個驚喜的心情的!

「是嗎…?那麼這些意大利麵不就浪費了嗎?」
亞瑟抬起頭顱默默地留意著阿爾佛雷德的表情,他可以看到阿爾佛雷德在自己說出意大利麵這四個字節時吞了一口口水。

也許自己真的是說得有點兒過份吧?阿爾也只是想給我一個驚喜啊…他想。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有這個想法也只是因為自己溺愛著這孩子而已。

「這些意大利麵可是很好吃的喔…就這樣丟掉可是很浪費的呢,要是有人願意跟我一起吃掉它們就好了…」
「亞瑟你也這樣說了,我也只好免為其難跟你一起吃吧!」

呵呵,這孩子真是單純呢。

在這時候,小綠眉──亞瑟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一步一步的走向阿爾佛雷德的陷阱之中了。


「啊啊…真好吃~阿爾,已經很晚了喔…我要回去的了。」

和阿爾佛雷德一起把原本用以探病的意大利麵全都吞到肚子中後,天色已經變得非常昏暗了。雖然是很想跟阿爾佛雷德在一起多一會,但再不回去森林就會變得十分危險的了;所以即使是如何不捨也得要離開了。

「不要!亞瑟多留一會吧!」
「可是再不回去路上就會很危險的了…」
「啊,那我有好方法喔!」

拉著比自己身高還要小一小截的亞瑟,阿爾佛雷德露出了愉快的笑容。他怎麼可能會讓亞瑟離開?他剛剛假裝生氣的目的有一大半就是為了亞瑟留到晚上啊!

「亞瑟你住下來就好啦~菲力的床好大喔~我們可以一起睡喔~」

那雙有著美麗天藍色的眼睛閃動著期待的光芒,疼愛阿爾佛雷德的亞瑟又怎會捨得拒絕對方呢?

「那好吧,今天就久違的一起睡吧。」

寵溺地撓起小腿拍了拍比自己高的阿爾佛雷德的頭,比阿爾佛雷德年長的半年並沒有為他帶來身高的優勢。他大約比阿爾佛雷德矮一個頭左右;但這樣也無阻他認為自己是年長者得好好照顧對方的心。

雖然對方並不是這樣想的。

「亞瑟,你睡了沒有?」

伏在雙人床上,阿爾佛雷德靜靜地看著在自己身旁發出規律呼吸的亞瑟。亞瑟果然是躺在床上就很快會入睡的人呢。

他輕輕地把玩著亞瑟那頭短短的金色髮絲,微硬的髮質、雖然比不上自己的明亮,但仍然是非常美麗的啡金髮色。一切一切都是這些的美麗…

「亞瑟…你說過我是太陽。那麼…亞瑟你就是月亮吧?」
在天空上溫暖地照耀大地,每天每天都會露出不同的可愛樣子…有的人會感覺冷酷…也有的人會感到溫暖…這就是月亮,這就是他的亞瑟。

他最喜歡最喜歡的亞瑟。

「亞瑟,你再不醒過來我就要吃掉你的了喔。」

無知,是小孩子最大的武器。



伏在亞瑟的身上拉開對方的衣服,阿爾佛雷德並沒有感到一絲的罪惡感。小孩子做什麼也會被原諒的;而跟自己同年的亞瑟,卻老愛因為比自己年長半年而把他當成小孩子。

那正好啊,亞瑟是一定會原諒他的吧;不管他做了多麼過份的東西也好。

「阿爾?」
啊,醒來了呢。

在半夢半醒中張開了眼睛,亞瑟用迷濛的表情注視著正在解開自己胸前鈕釦的阿爾佛雷德。唔…?為什麼那麼晚了阿爾還會伏在自己身上脫自己衣服的?

「阿爾你為什麼在脫我的衣服?」
「因為怕你熱喔☆」

用完美的笑容回答亞瑟的問題,阿爾佛雷德沒有停下手上動作的打算。這時候停下來也太對不起自己了,即使是貴為HERO的他也會有自己私慾的喔。

「那……為什麼要抱著我?」
再次提出了質問。看來亞瑟已經接受了自己因為怕他太熱而為他脫衣服的說法了。

真是可愛呢。

「因為怕你冷啊♥」
忍不住在他的頸側烙下親吻,他讓自己的右手在亞瑟胸前游走著。平常倔強的亞瑟偶爾露出的天真表情…真是可愛得令人想咬一口呢!





「嗯…好癢…」
「很快就會不癢的了~亞瑟你多忍一會吧~」

在夜空中滿月的照射下,阿爾佛雷德可以清楚地看見亞瑟胸前粉紅色的小點。夜風在這個小小的空間吹拂著,因感到寒冷挺立抖振的小點…就像是在引誘著他吻上去的似。

把那小巧可愛的突起含到嘴巴中,他愉快地用舌頭疼愛著對方。這胸部的確沒有那些總愛抱著他的大姐姐們般的柔軟有彈性而且體積巨大;但對他來說這細小而平坦的胸部卻比任何一個豐滿的胸部來得吸引。

戀愛之心就是如此令人麻木的了吧。

「阿爾…不要…感覺好怪…快停下來…」
「才不要~」

右手順著還沒進入青春期的圓潤曲線下滑,指尖接觸敏感的肌膚引起亞瑟一陣陣的振抖。一定是很舒服吧,即使他是第一次對別人作出這行為…但是身為HERO的他又怎會因笨拙而令亞瑟感到痛苦?

故意的放慢速度欣賞亞瑟因初嘗快感而不安扭動的表情,他的手穿越沒有多餘脂肪的腹部──在故意圍著肚臍上打了幾個圈圈後,最後住了亞瑟最脆弱的位置。

「阿爾…」
「沒事的,亞瑟你不用怕。」

把手指圍成圈形,他輕輕地套弄著那個器官。連亞瑟自己也沒有以這種意圖接觸過的器官在他人體溫的催化下,很快就在亞瑟無聲的尖叫下分泌出濃稠的液體。

看著手上沾上的白濁,他露出了滿足的微笑───得到最喜歡的人的第一次,沒有不高興的理由吧。他把因羞恥而哭泣的亞瑟鎖在自己的懷中,溫暖地安慰著他。只是前戲就哭成這樣了…一會正式來的時候怎麼辦啊?

「亞瑟…不用哭吧…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喔…」
「可是…可是…」

輕輕的吻去亞瑟眼角的淚水,阿爾佛雷德其實不討厭亞瑟因為過度的快樂而哭泣的。因為自己給予的快樂而哭泣的亞瑟是這樣的可愛…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亞瑟這樣子…他一定會發瘋的。

這就是法蘭西斯說的什麼獨佔慾吧?

「這是很平常的事情喔…這是為了和喜歡的人永遠在一起的儀式。所以亞瑟你是不用害羞的喔~」
「永遠在一起…?阿爾你想跟我永遠在一起…?」
「嗯,對喔~永遠永遠~」
「啊!」

不等對方的回應,阿爾佛雷德已經把自己沾有白濁的手指插到亞瑟那個連他自己也不曾接觸過的部位了。細心地開拓擴張,他並不希望自己和亞瑟的第一次會是一個痛苦的回憶。

「阿爾…阿爾…阿爾…」
到他們真正的融為一體為止到底花了多少時間,他也不太清楚?緊緻的腸壁溫柔地包裹著他的分身,他只能夠依照本能地擺動自己的腰肢…直到他把自己的體液全都注到亞瑟體內為止。





一切都像一場夢境。

「亞瑟…我喜歡你…」
緊緊地握著剛剛還是跟自己是一體的人的手,阿爾佛雷德不禁不停的低喃著。好喜歡好喜歡…因為他還是小孩子喔…做什麼也可以被原諒的。他假裝無知,為的就是把最喜歡的亞瑟得到手。

他…是一只大野狼,把小紅帽吞進肚子去了。可是呢…

在小綠眉的故事當中,打開野狼的肚子看到的不會是小綠眉喔。

看到的,只會是大野狼對小綠眉滿滿的愛和足以淹死小綠眉的幸福而已。

後記:我盡力的了…(吐血)寫著寫著變為風月版小說了…OTL 我對不起馨大大那張可口的插圖啊(哭死)我果然是個廢柴Q^Q
結果還是微啊,我對自己絕望了(哭

老規舉留言什麼的我下課再────
我…我…我…我想擴寫它又怕怕成為四不像啊…(淚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越長越大之時,阿爾佛雷德也是有自覺的。其實自己是一個瘋狂的享樂主意者的自覺。

為了生存而殺人只是一個漂亮的借口,他非常清楚自己殺人的最大目標是為了享樂───要是想要得到生存必須的物品的話,他大可以用自己那大好青年的臉孔去騙一些足不出戶又目不識丁的老人們;那絕對比較容易並且安全。

可是那太不刺激了。比起平穩的生活,他還是更喜歡刺激有趣的生活,就像是他小時候景仰過的英雄一樣,即使他已經走上了一條不可回歸的罪惡之路。

人生只有一次喔。不好好享受的話到死亡的時候是一定會後悔的。所以他基本上就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不讓自己有什麼後悔的機會的。

而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讓眼前的這個人對生存產生執著了。

對於眼前這個叫亞瑟的男人,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粗得可笑的眉毛,第二印象就是那微妙的委託了。自殺志願的吸血鬼真祖。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的了吧。

提出近似是包養的條件來委託他。這男人想自殺的心有那麼堅定嗎?

很沒趣呢。對生存沒有執著的人不會反抗,殺起來一點趣味也沒有。就讓他來製造亞瑟對生的執著吧,到他失去了死亡的意願才動手奪去他的性命…這樣才可以看到最棒的絕望表情呢。

「亞瑟,這次的牛肉好吃嗎?」
「比上次的羊肉容易入口…不過你多少也弄點蔬菜吃吧,只吃肉對身體不好的。」
只要他煮的東西亞瑟都會一點不留地全部吃掉,即使是一看就知道他吃等非常的痛苦。那雙美麗的碧綠總是充滿淚水一副想吐樣子地看著他。

這也是他想要的。他承認自己有些輕微的虐待狂傾向,看到這雙含淚的碧綠是他興趣。想看亞瑟哭著哀求自己,想聽他用那動聽的聲音求饒…那一定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吧。

肉類並不是一種特別容易消化的食料。特別是亞瑟這種已經很久沒有進食過固體食物的人,胃腸的消化功能早已經弱化了,肉類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類很適合的食材。而他又特地用一些不是每個人也可以接受的食材又或是方法來料理,亞瑟會胃痛想吐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含著淚的碧綠總是令亞瑟那和實際年齡不乎的外表更添上一層幼嫩的感覺。要是只看亞瑟現在的樣子,有誰會想到他是一個吸食了無數人類生命的強大吸血鬼呢?

亞瑟給他的感覺並不像故事又或是傳說中的真祖那樣是因為貧慾而成為吸血鬼,亞瑟給他的感覺有點兒無慾無求。跟亞瑟住在一起的日子中,他可以看到亞瑟那近乎一成不變的生活。

起床、進食、看書、刺繡、入睡;不停的重複,單調到令人驚訝的地步。

「亞瑟,你每天都重複一樣的事情…你不悶的嗎?」

伏在桌上看著亞瑟一針一線地為自己修補衣服,他終於忍不住向亞瑟提出這個問題。每天都是做一樣的事情,不喜歡離開這間小屋子…就連每天空閒時會讀的書也只有兩三本,讀完一本再換一本不停重複。

這樣子的生活是真的不會厭倦的嗎?

「嗯,還好。我小時候身體不太好,所以已經很習慣一個人打發時間了。」
「你不會想有些什麼變化嗎?例如找個女吸血鬼談談戀愛又或是出門跟另一個吸血鬼交朋友什麼的?會比較現在快樂吧?」
「我沒太大興趣。」
「為什麼?」

亞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他用那清澈的碧綠眼睛看著阿爾佛雷德。這一瞬間阿爾佛雷德突然的感到了心悸,他直覺覺得自己的心臟在剛剛跟亞瑟對上視線的那刻停止了跳動…這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感覺。

「因為我不需要,而且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已經快樂得快哭了。想要談天的話也不用找其他人…因為有你在…我…才不覺得跟你談天很快樂…只是我覺得可以聽到一些人類的聲音和自己說話的時候有人回應就已經很幸福的了而已…」

潮紅爬上了亞瑟那因不常接觸陽光而顯得病態白的臉蛋,說不出原因地…他伸出了手去撫摸那些精緻的臉孔。亞瑟是個男人,說到美麗當然是比不上那些天生麗質並且經過後天打裝的女人,可是他那勻稱的五官配上那有著豐富個人特色的粗眉卻有對無比的吸引力。

很可愛,阿爾佛雷德是真心這樣想的。

「阿爾?」

不知什麼時候,亞瑟對他的稱呼已經由瓊斯先生轉變成阿爾這親暱的稱呼了。他並不感到反感,反而因此感到了快樂。這種感情是什麼…他在自己心底早已經有了答案。他告訴自己那只是年輕的一時胡塗,並不是真實的。

「沒什麼,亞瑟。」

但是同時他也知道,即使那只是一時胡塗的感情也好…他也沒法像他想像那樣輕易的對眼前的這個吸血鬼下手了。他想看這個人絕望的表情…想看這個人哭泣的表情…想看這個人快樂的表情…

他…對眼前的這個人日久生情了。


後記:我也有爆字數的一天啊…(對能否關窗表示了擔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晚安呢!亞瑟。」

空氣中微弱的腥甜氣味和阿爾佛雷德身上沾有的鮮紅都表示了桌上廚具的來源。亞瑟並沒有感到驚訝,對方是殺人魔,而且是一個已經被判了死刑的殺人魔。哪會有人看到他不逃還會賣東西給他?

「嗯,晚安。」
亞瑟看著桌面上的東西,基本的廚具、一些麵包和肉塊。他努力的在腦海中找尋著和父親一起煮食時學習過的食譜…他說過會滿足阿爾佛雷德的一切慾求,當然也包括著食慾。

他拿起了平底鑊想試試在沒食油的情況下把肉塊烤熟。『肉塊…不會是他剛剛…不…不可能的…再怎樣是個殺人魔他也還是人啊…』他向著煮食爐走去,走不到幾步的距離阿爾佛雷德就把平底鑊由他手中抽走了。

「我想你也很久沒有煮食的了,還是由我來吧。你的晚餐在地上,你可以先吃的沒關係。」

地上的…晚餐?他疑惑地往地上看了一眼。鮮紅色。地上有一具新鮮的人類屍體。晚餐…指的是屍體的血液嗎?

「亞瑟,幫我生個火…怎樣了?不合胃口嗎?還是不夠新鮮?」

果然是應該找個年輕女人嗎?還是說應該讓這大叔留下一口氣?阿爾佛雷德低下頭思考著,就像那只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為什麼要這樣做?不吸血的話我的能力和回復力也會下降,也比較容易殺死吧!你這樣把自己的委託複雜化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吧!」

以往他委託的每個人都是在他一開口的時候就送他一刀,再把他身上為數不多可以變賣的物品全數拿走…只有眼前的這個男人在聽完他的委託內容後願意跟他一起回到他的家…而且還為他準備了鮮血……

這個男人到底是太正真還是太天真?

「殺死虛弱的你一點樂趣也沒有呢!要殺的話當然要在你有能力反抗下動手喔。獵物的悲鳴…為了生存而全力抵抗…用不甘心的眼神看著我…啊啊…真是太棒了。」

美麗的天藍色雙瞳染上了興奮的狂氣之色,阿爾佛雷德的外表的確是可以騙到很多人,但也沒法掩飾他骨子裡殺人魔的嗜血本性。

悲鳴是他的安眠曲…血液是他的興奮劑…人類是他最心愛的玩物。單純而天真的殺人魔…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人物。

「好了,快喝吧!你再不喝血就要流光的了喔。」
「喔喔…」

發現自己走神後,亞瑟驚慌地把地上肥滿的屍體拉起來,再由頸部開始吸食鮮血。稍冰的血液流進口腔,他看著阿爾佛雷德愉快地在煮食爐附近發現了一盒火柴。他升起爐火後,愉快地翻動著鑊中的肉塊。

亞瑟靜靜地打量著眼前的屍體。滿肚肥腸、血液喝下去有點油,身體除了致命的一刀外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傷口。

沉默地看著愉快地把兩盤肉類放於桌上的阿爾佛雷德,亞瑟於心中想著。

這屍體沒有缺了一塊肉真是太好了。


「亞瑟,你在看什麼?我已經造好飯了~快來趁熱嘗嘗吧!」

把其中一盤肉片推到亞瑟的面前,咖啡色的肉片發出誘人的香氣。他呆滯地凝視著眼前的食物;他不知道自己應該作出什麼反應。

畢竟已經有很多年沒人為他造菜,也有很多年沒有意識到自己還擁有人類的進食功能了。在剛成為吸血鬼時,他還是會進食些人類的食物。但日子一久,他就失去了進食的動力了。

「怎麼?不想吃嗎?雖然比不上食店的廚師,但味道不會差的喔!」
「我不吃東西也不會死,吃了感覺有點消費,還是你吃吧。」

一個人進食實在太寂寞了。吃下去的東西都感覺不到什麼的味道,只是在消費資源而已。不吃又不會死,還是把食物留給有需要的人吧。

「生存和活著就不同的,亞瑟你就只生存,而不是在活著。你已經決定了要死,為什麼不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呢!來~啊。」

眼前是殺人魔的微笑,對方手上的叉子上有一片肉塊。正常人大約沒有勇氣吞下那肉片的,可惜他從來就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既然不會被毒死而已也決心要死了也不用擔心些什麼吧。

他咬下了叉子上的肉片,肉類的味道在口中漫廷開來,比不上血液,不過卻有點輕微的羶臭味。久未沾過鮮血以外物品的味蕾產生了抗議,胃部分泌了大量胃酸,他很想吐。把肉片吞下去後,他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阿爾佛雷德那充滿笑意的臉上。

「好吃嗎?」
「還不錯,不過可能是因為我太久沒進食吧,我覺得有點難以入口。」
「我想是因為你不太能接受羊肉的味道吧,我下次會注意的了。」

輕輕用手把亞瑟嘴唇上的油份抹去,阿爾佛雷德愉快地說。

「你還是多長點肉比較好喔。砍上來也會比較痛快呢。」
「嗯,我會的了。」

亞瑟在對方的手上接過了叉子,把盤子上的肉片一片一片地送到嘴中。很久沒有活動的胃部在痛,可是他還是沒有停下口上和手上的工作。不想眼前的人失望,這是一種莫明的感情,他不明白它的起因,也不想明白。

心臟的不尋常的鼓動只是因為太久沒跟人類接觸的錯覺。他們只要維持將被殺害者和殺害者的關係就好;不需要更多了。


他,不希望到被殺的時候會捨不得離開這個男人。


後記:進度太慢了!!!!!(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去的事情在夢境中不停重複,苑如夢魘。

『先生,很抱歉您兒子的病已經…』
『閉上你們的狗嘴!給我出去!庸醫!我的兒子才不會死啊!』

病重的孩子和溺愛孩子的父親…

『孩子啊…你不可以留下父親一個人自己離去的…你的母親都已經不在了…我只剩下你一個的了…』

孩子即將先離自己而去的事實將父親迫瘋了,他不停的尋找方法令孩子活下去…翻找古書…向老人請教偏方…可惜都對孩子的病起不了作用。

絕望的父親最終選擇了向禁忌的法術伸出了手。

『父親…?』
再次回復健康的孩子張開眼睛後,看到的,就只有偏地的鮮紅而已。

他由不安穩的睡眠中醒來,那個夢境太過真實…每一次的睡眠都像是在告誡他自己所抱有的原罪。

他因為吞噬了父親的…眾多人的性命而活了下來。身為人類的亞瑟.柯克蘭在那個瞬間已經死亡,而身為吸血鬼真祖的亞瑟.柯克蘭則在那個瞬間誕生了。

這是罪孽,他有過抱著必須背負死在他手上的人的生命而活下去覺悟的時候…但時間改變了一切。死在他手上的人越來越多,他每多活數天死在他手上的人又會多一個了。為了贖罪而殺死更多的人…這是不正確的。

死亡才是他應該選擇的道路吧。

決定尋死後,父親對他的生存的執念就成了他最大的阻力。他是因為父親希望他活下來的強大意念而令術式成功成為吸血鬼的。那執念給予他強大的力量,他不害怕陽光,更沒有一般吸血鬼的弱點。

對生的執念就是如此的強大,正因如此他才會選擇委託阿爾佛雷德。

阿爾佛雷德殺戮的原點是為了生存,為了活下去必要的金錢而殺人;為了活下去必要的食糧而殺人。即使有一半是因為興趣,但為了生存這點卻是像根基一樣的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

為了生存而殺人的阿爾佛雷德和為了找尋能殺死自己的人而吸食他人的生命的自己…這樣相比下自己還真是個完全沒法被原諒的大惡黨呢。找不到任何可以被美化的理由…真真正正的大惡黨。

[b]父親…即使是這樣你也希望我能活下去嗎?[/b]


完成簡單的梳洗後,他走出了房子的大廳。這間房子不大,只是一家荒廢的民居而已。

這房子是他在無意間發現的。當他發現這房子時,它的主人早已化成一副白骨了。擁有者已經不再存在,他喜歡它遠離市鎮並且環境幽靜所以就決定以這房子為家。

他的居住只是一件很單純的事件,一個地方給他擺放東西、睡覺梳就已經是個很出色的家了;但他委託的阿爾佛雷德卻明顯不是這樣子認為。


「亞瑟,你說這兒就是你的家?」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真祖不都是住在城堡的嗎?」

在傳說中的真祖都是一些貴族子弟,為了永遠的慾望而施行禁術。這種真祖當然會擁有城堡和眾多的財產,即使成功的例子不太多,但也足夠成為世人的既定印象。

這也不能怪阿爾佛雷德會誤會的。

「抱歉,因為我仍是人類的時候家景並沒有十分的富裕。擁有城堡的真祖都是由貴族又或是富家子弟變成吸血鬼的。我的父親的確是可以讀寫但仍是沒法子給他帶來富裕的生活…到他死亡的那一刻為止,他都只是一個農民而已。」

禮貌地向阿爾佛雷德解釋了一下情況,他在提到父親的事情時心中還是在隱隱的作痛。

父親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在母親過世的時候哭得死去活來…在他病重的時候不惜把家中一切可以變賣的東西都賣掉…就只為了保著他的性命。這就是他一直都沒法恨把自己變為吸血鬼的父親的原因。

即使是多討厭自己成為了吸血鬼的這件事也好…他也沒法子去否定父親是因為愛著他而做出這種行為的。他知道要是立場相反過來的話自己也說不定會做出同樣瘋狂的事情。

雙手和嘴巴上沾染父親的鮮血的觸感是永遠也沒辦法忘記的。甘甜可口的血液和自己鹹苦淚水混和的味道…一但想起來就會想吐…

這輩子再也不想感受到吞噬所愛之人生命的感覺。

「是嗎?不過這兒不會有幽靈出沒的吧?」
「呃?我想是沒有的…我從來也沒看過…」
「那就好。那我去弄點煮食道具來好了,還有要找點材料整修一下房子的外觀…這種活像幽靈住的地方如何可以住啊…」

殺人魔露出了安心的表情,輕撫自己的胸口。剛剛臉上恐懼的表情完全消失,與之交換的是一個爽朗的微笑…

要是不知道他的本性的話,一定會被這笑容騙倒把他當成一個大好青少年的。有多少人就是被這笑容騙到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堂堂的殺人鬼瓊斯會怕鬼?你殺了那麼多人居然會怕鬼?」
「別這樣嚴格啦亞瑟~殺人鬼也是人啦…有一兩件害怕的東西也很正常吧!再說,殺人和怕不怕鬼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喔~」

說得正氣凜然的,死在一個怕鬼的殺人魔手上…被殺的人也夠不甘心吧?也罷。要死在他上的不甘心感就當是贖罪的一環就好。

「呢,亞瑟你喜歡什麼顏色?」
對方溫柔地問,那語氣讓他想起了父親。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子地跟人對話了。

溫柔而且開朗的他,要是沒走上歪路一定會成為一個萬人迷吧。

「我喜歡…天藍色。」

那是父親和眼前這個人眼睛的顏色。直率…清澈得如同鏡子一樣的;在那雙瞳的倒影中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罪孽。這男孩比起殺人鬼更適合當警察吧。

[b]罪孽深重的我能死在這樣子的他手上,是我的榮幸喔。
最後的時間,能有人陪在自己的身邊…那就足夠的了。[/b]

那個人…是他的救贖呢。他看著坐在餐桌前的阿爾佛雷德,緩緩的笑了。



後記:試著給亞瑟一個幸福的過去…不過好像失敗了OTL
亞瑟看上來很戀父(汗)
結果拉拉扯扯的劇情還是沒什麼進展…[strike]這樣子RG6前真的可以完稿的嗎?[/strike]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