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躲起來的時間,他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自己是一戶再也平凡不過的人家──柯克蘭家的末子;他跟梅林是對雙胞胎,上面還有三個年紀差很多的哥哥。雖然兄長跟他們不太親近,但他有梅林和妖精們就已經足夠了。

在學校他和梅林也不是很健談和藹的學生,但因為梅林能幹地被選為學生會長,他也成了副會長。

在學校基本上沒有人分別得出他們兩人。學生們大多都只記得耀眼能幹的梅林而不是他…只有一個人一眼就能分辨出他們兩人。不是以眼睛的顏色…而是一眼就知道了。

「哎啊,這不就是不顯眼的粗眉副會長嗎?DDD,你的眉毛真的比會長的更古怪呢~為什麼大家會分不出來的呢~」

他們相遇了,雖然總是在吵架,但他們還是在一起直至壽命終結為止…

很幸福…很幸福的夢。

想成為一個普通不過的人類,想擁有平凡的幸福,想跟重視的人永遠在一起。

很平凡卻遙不可及的願望。

被上司警告不可以再盲目地支持美國。被上司要求以自國,以工作為先。

身為國家的無奈,束縛實在太多了。他不能以亞瑟.柯克蘭的個人意願為先,任何事都得先為自己國民著想。

個人意願和上司的想法出現了分歧這是件多麼痛苦的事情?

「祖國。請你和美國分手。雖然沒證據證明本國的經濟問題和你們的感情有直接關係,但亦沒有證據證明兩者沒有關係。為了我們全國人民,請你果斷地決定吧。」

該愛的人容不下想愛的人…這是件非常絕望的事情。這就是國家…連愛一個人的自由也沒有…只應為國民而存在的「生物」。

是啊,原來是因為我們戀上了彼此所以才會發生那麼多的問題。原來是我們的錯啊。

比起一起步向滅亡之路…那倒不如讓這個沒用的我消失吧。
神啊。我放棄我的存在。就請你讓美國…讓阿爾佛雷德他成為一個強大得可以隨心所欲地活著的國家吧。

我愛你。對不起。

要是眼淚流光後就不會再悲傷的話有多好?他做不到笑著看著阿爾佛雷德站在別人身邊。

失而復得的孩子是他死也不願放手的。只要他消失的話…就可以在不放棄他對自己的愛和自己對他的愛的情況下達到上司的要求了吧。

自私得要命,即使沒法跟對方相守還是要把自己的身影深深地刻在對方的心頭上。

對不起,請原諒我這點小小的任性好嗎?別忘了我…讓我存活在你心頭的一角好嗎?

淚水停不下來,他是知道外面發生的一切的。阿爾佛雷德有多愛他,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已經決定不再到外面去了。

很難過…不過這是他想到最好的辦法了。

自國家的身份中逃開…唯一可以愛阿爾佛雷德的方法。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G5出的同人本冰龍~異傳~的補完。沒看過本子的可以不太明白?

總之就是亞瑟被暗殺失敗之後的故事…



被抱到自己的房間後,阿爾佛雷德輕柔地把他放在床上。亞瑟默默地看著對方急躁地把自己的衣服拉開,這個男人剛才不是說得那麼感人的嗎?還不只是精蟲上腦嗎?

看到病態白的皮膚上沒有留下傷痕後,阿爾佛雷德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剛剛不就已經檢查過的了嗎?怎麼又要多檢查一次的?

「好,看來是真的沒有受傷。我可受不了自己的巫子被其他人弄傷,發生了這種事,你這個月也給我乖乖呆在這兒吧。有什麼想要的跟我說,我派人送來給你。」

這個人的溫柔就是這樣子的了,令人難以理解。看似殘酷卻又隱藏溫柔…他只是個不太懂表達的男人…用強行的方法把東西搶到手,卻不懂如何去愛護的笨拙的人而已。

亞瑟點了點頭表示明白,阿爾佛雷德沒有說些什麼,他只是一直看著亞瑟,就像是在等他的回應一樣。時間像是靜止了一樣的令人難受,於是他緩緩地開了口。

「阿爾佛雷德大人,我幫你包紮傷口吧。」
雖然是知道對方的傷口早已癒合,但他還是開口要求了。剛剛的驚嚇還留在他的記憶中,雖然不是無法忍受…但他希望阿爾佛雷德可以留在他的身邊。

以他的個性…這件事情絕不是一件可以輕易說出來的事情。這種轉彎抹角的方法,才是他的表達方法。

「別勉強了。發生了這件事情你也不希望見到我的吧。放心,你說完要求我就會離開的了。」

阿爾佛雷德站在他的床前,沒有像以往一樣直接走到床上跟他交合…這個KY!

要是平常的他也許會因為這件事而高興,但現在這情況卻令他非常苦惱。他寧願被阿爾佛雷德狠狠地佔有也不想像現在這樣胡思亂想。啊啊…被佔有時腦袋是不會動得這麼流暢的,那就可以由這些混亂的思緒中逃出來了。

眼前的這個人說只要他一個…這個讓他苦惱的詛咒被某些人視為祝福…再加上身體不適…思緒根本就整理不出些什麼。

「要是你沒什麼想要的東西的話,我就先離開了。給我好好休息,明天我要見到充滿精神的你。」
「不!」
「嗯?有什麼想要的嗎?」

下意義地叫住了正想離去的阿爾佛雷德,亞瑟對自己的行動感到了疑惑。叫住了,又有什麼方法可以令他留下?

「沒有事情的話我真的要離開的了喔。」
「請你留下來陪我。我不想一個人留在這兒。」

難得老實地說出了自己的渴求,這男人會怎樣做呢?這個同風般隨心所欲的男人。

「好的,我的巫子。」
對方出乎他意料地爽快答應,阿爾佛雷德溫柔地把亞瑟的頭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對方的大手撫弄著自己那亂糟糟的金色短髮,不知為何的感到了安心。

對方包括著些微腥味的體香傳進他的鼻腔中,原本令他厭惡的味道成了最佳的安眠曲。

不管被強行佔有了多少次也好,內心還是對阿爾佛雷德抱有些微的傾慕之心。

這是病態而扭曲的,他從來就做不到真真正正地恨對方。他由小至大也是被這樣教導的,這就是他。打從出生開始就注定只能愛上阿爾佛雷德的他。

十多年來養成的價值觀…不是那麼容易可以改變的。

「亞瑟,你是我的。這一輩子,這永恆的時間都是我的。發誓你是我的,那相對地我也會只愛你一個。」
「是的。我從出生的時候就被教養成愛慕你的存在了…因為了解命運而恨你…因為你那隱藏的溫柔而再次被你吸引…我的龍神大人。我永遠是屬於你的。」

「很好。」
阿爾佛雷德滿足地輕吻了一下亞瑟的唇,輕柔得像是對待戀人一樣。
「那樣的話,我也成為你的東西了。我愛你,我最後的巫子。」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可以告訴你。」
梅林看著那雙有如天空的雙瞳,堅定地說。
「有關你的事情,亞瑟一次也沒有逃過。不管是多令他難受的時候,他也沒有逃。就只有你,你是特別的。有逃避癖的亞瑟…在這種時候願意親身面前的,就只有你一個。」

你對亞瑟是特別的,我一直都知道。我在亞瑟裡面一直看著…亞瑟對你的感情,你對亞瑟的感情…我都很清楚。沒有自我感情的人,有的時候因為沒有感情妨礙反而能看得比其他人更清楚。這兩個人,也是非常的深愛對方的。

所以,快把那個人叫出來的。

「那天出現的人不是我。不過即使面對你的人是我,放下槍的一定也會是亞瑟。你對我來說是敵人…但你對亞瑟來說卻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除他以外第一個無償地愛著亞瑟的人,教會亞瑟愛人方法的孩子。阿爾佛雷德一直也以來是特別的。正因如此,亞瑟才會對他那樣的包容吧。亞瑟最害怕的事情說到底還是被這個人討厭呢。

「是嗎?」

阿爾佛雷德露出了一個複雜的表情…那是一個快哭的表情…安心?高興?還是難過?阿爾佛雷德用手掩著他的眼睛,溫柔地說。

「剛醒來你也…不,亞瑟的身體也累了。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情我會想辦法的了。」
「不,我…」
「別累壞身體。你也說過你要保護好亞瑟的身體對吧。那我們一起努力,把那個笨蛋給拉出來。晚安,梅林。見到亞瑟的話,跟他說我愛他…不管他躲不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也好,把自己封閉起來也好。我也一定會找到他,抱緊他的。」

也許是如他所說這個身體累了,也許是亞瑟的身體在他身邊特別能放鬆…他的眼皮很重。

別再哭了亞瑟…那個人真的很重視你的。

以意識深處亞瑟的抽泣聲作為安眠曲,他的意識再次沉入了深海之中。





亞瑟.柯克蘭是個很自私的人。這點,他打從一開始就知道的了。

這是個秘密喔,亞瑟。這一切都是你做的,我是不存在的喔。
鏡子中的那個人是這樣說的。光榮是他的。一切都是他的。為他背負一切的影子…永遠也得不到自己應有的榮耀。

不要緊的亞瑟。我們是一體的…我們是英格蘭喔。
因為他的悲傷而誕生,為了他做了很多東西的另一個他。對不起…對不起…我又把事情丟給你了。

亞瑟?「呢?梅林…我有事想你幫忙喔…」

阿爾…我愛你…可是這是不行的。我們會沉醉於這感情中…看不到人民的需要的。身為國家…他們是不可以背棄自己的人民的。

「梅林…我把身體給你。你現在想做什麼也可以的了。」
亞瑟?你…
「我要消失…這才是最好的。對阿爾和世界來說也是…」
不行!你才是英…
「我們是英國…我和你也是。」

微笑著握著對方的手,亞瑟閉上了眼睛。是啊,他們是一體的…他們兩個都是英國…沒了一個…也不會有問題的。



呢?讓我消失吧。這樣子世界一定會更美好的。
由還是英格蘭的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是一個沒用的人。當然是有才能的梅林當「英國」比較好吧。阿爾…阿爾…梅林當「英國」的話,一定會比我更能夠於背後支援你的吧。



他流下了淚水。其實他很想見阿爾,他很想在阿爾身邊直到這身軀滅亡為止的。可是不行喔。因為他的無力,阿爾的上司已經不像以往一樣把他視為最特別的友好國…

要是他可以像梅林那樣能幹就好了。那麼他就可以自豪地站在阿爾佛雷德的身邊了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哈哈…上課寫東西特別快…找不到地方切所以很長OTL




有很多事,在醒來的人是梅林的情況下,他都已經沒法再爭取些什麼了。

「抱歉,既然醒來的是你。我們就得為了防止你再做出傷害這身體的事情而把你綁起來了。」

這是一件他萬分不願意提起的事情。發生了這件事,英國方面是極力要求醫院方面束縛亞瑟的。身為國家意識體的他們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有誰可以保證國土不會出現什麼天災人禍的?

雖然理性上是明白那是為了保護亞瑟…保護英國的行為…可是身為亞瑟的戀人,他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亞瑟是有雙重人格…也就是有精神上的疾病。可是誰也不保證亞瑟醒來時會不會已經完成了人格融合嘛!

在努力爭取下他總算是以由自己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測亞瑟為條件把這要求壓後了。他把文件帶到醫生,在批閱文件的同時緊緊地握著亞瑟的手。他真的很愛亞瑟。

被梅林問了那個問題後他一直都在思考,思考他是不是真的愛著亞瑟。他背叛過亞瑟,他傷害過亞瑟…他以弄哭亞瑟為樂。但同時,他不能忍受其他人傷害亞瑟又或是弄哭他…要是自己做得太過份的時間也會後悔…會努力的哄回對方。

他不想亞瑟討厭自己…他希望亞瑟只看著自己…他希望自己可以把亞瑟放在第一位。

這是愛,他是真的很愛亞瑟的。要是亞瑟和梅林都不相信的話,他就證明給他們看,用行動證明。他要保護亞瑟,束縛的行為會傷害到亞瑟,所以就算是一天也好,他也要盡力的把這件事推遲。

但在醒來的人是梅林的情況下,他再也沒什麼方法可以再把這件事推遲了。

「你們隨便吧。不過我不會再傷害這身體的了。」
梅林的聲音有點虛弱,哪是因為生理還是心理的關係?

現在的梅林,沒有了之前躍下時的氣勢,甚至令人有點難以相信以往英國的偉業有大部份是他的功績。

「我本來是想籍著梅林這人格的尋死…放棄生命的方法來把「亞瑟」迫回意識表層。可是他明明就聽到你的呼喚也不作出回應…只用快哭的表情說對不起。不管我怎樣的讓自己沈在意識的海洋之中,亞瑟寧願讓身體沒有人格支配也不願出來。連放棄了存在的人格──我也沒有消失。我除了保護好這個身體外…我還能為亞瑟做些什麼?」

語氣還是那麼的平靜,梅林不管是道歉…尋死還是解釋的時間也是那麼平靜,就像是沒有感情波動的似。

他聽說過有些人格是不完整的;是欠缺了某些感情的。難不成梅林也是這種的嗎?

「呢?你那麼在意亞瑟…你喜歡他嗎?」

在梅林的說話中,阿爾佛雷德能夠感覺到梅林對亞瑟是有某種奇妙執著的。不是親友,也不是仇恨,那也許更像是戀愛…但卻又有著和戀愛微妙不同的地方…他沒有想要亞瑟成為自己的東西,他反而是想阿爾佛雷德永遠的跟亞瑟在一起。完全的,沒有獨佔慾。

「也許吧?我也不知道。」
梅林閉上了眼睛,這是什麼不該問的問題嗎?

「對國家沒用的感情感覺我都是沒有的。我只是一個為了保護英國…為了守護亞瑟而生的「機械」而已。」
「機械?」
「為了不會因私情而偏袒某一個國家,我沒有愛和喜歡的感情。我只知道恨,那可以幫我記著哪一個國家背叛過…攻擊過我們,因而要加以提防。」

這是什麼?他不當自己是人嗎?

「為了可以在戰場上長久殺敵,我沒有痛覺,精神也不會疲勞…可以一直戰爭至倒下為止。為了不消費戰場上的資源,我不會飢餓,也沒有味覺…什麼東西也可以吃下去。」

他露出了笑容…和那個時候一樣令人頭皮發麻的妖豔微笑。

「很棒的戰鬥人偶對吧。」

自嘲的笑容…亞瑟…你到底是為了什麼生出了這個可悲人格的?
亞瑟…會因一些小事而難過得要哭的你有痛苦得要製造出這種人格來逃避這個世界嗎?

你想要由我這兒逃走嗎?

「我會笑,也會生氣…可是不會哭,不會難過。表情什麼的我當然有,為了外交而作出的悲哀表情…真心的沒有喔。我只有戰鬥和思考的功能…我是個不完整人格。在某程度上我連生存所需的本能也沒有。這就是我想你說服亞瑟出來的原因。要是我長期佔用這個身體…這個身體會先受不了的。」

亞瑟是他的半身,是他必須守護的存在。傷害亞瑟的一切他都討厭,包括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曾以為這個男人會是他消失的理由,小小的阿爾佛雷德愛著亞瑟,亞瑟愛著小小的阿爾佛雷德。在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他一次也沒有出現過,連大部份令亞瑟感到難受的外交工作亞瑟也可以好好的處理不用他的幫助。

小小的阿爾佛雷德是亞瑟的支柱,只要有阿爾佛雷德在,亞瑟不需要他也可以做到很多事情────直到那個雨天為止。

那個雨天,亞瑟很痛苦很難受…他不只一次希望出現在表層讓亞瑟可以休息,但亞瑟還是決定自己去面對。亞瑟即使是決定了要跟阿爾佛雷德為敵;到了最後一刻,他還是放不下對對方的感情,放下了槍。

那天以後,亞瑟跟這次一樣躲了起來,不見任何人;連他的的聲音也不願意去回應。只有某些事除外──跟阿爾佛雷德相關的事情,亞瑟是絕對不會讓他代勞的。

那時他就知道了。那個人──阿爾佛雷德對亞瑟來說到底有多麼的重要。再痛苦…再難受…亞瑟也不會讓他傷害阿爾佛雷德的。

所以他才會選擇在阿爾佛雷德面前一躍而下而不是在任何人也看不到的情況下躍下。因為他知道那個人…是一定有辦法令亞瑟去面對他的。

「梅林,令亞瑟痛苦的事都是你代理的吧。」
「嗯,基本都是這樣子沒錯。」

眼前的阿爾佛雷德沉思著,不知為什麼梅林覺得自己知道對方想問什麼。
這個男人…除了國家外唯一會露出這表情思考的…就只有亞瑟的事而已。

「那個雨天…那一個我給亞瑟烙下傷痕的雨天…我所面對的人是你嗎?」

那天是他們關係轉變的開始,要是沒有那一天只怕他們這輩子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子相愛。

對他來說意義重大的那一天…令他再次了解到亞瑟有多愛他的那一天。那天的那個人…是他的亞瑟嗎?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仍舊的沒什麼進展(。






對於一個連實體也沒有的人格來說,想要的東西不多。

他是為了亞瑟而生的,除此以外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在不停改變的世界中,曾經親密的國家反目成仇是絕不罕見的事情。

沒有永恆不變的東西,也沒有永恆不變的感情。只要他們還是必需以國民為先的國家,任何關係都不會有永恆。

只有在亞瑟哭聲下誕生的他,永遠都是亞瑟的影子。就如同故事中的亞瑟和梅林一樣。

他是由亞瑟想變強想被愛的心而生的。因此他也理所當然的把亞瑟放在第一位,把不必要的東西全都捨棄。

「亞瑟…亞瑟。」
他是醒著的。可是他不想由深層的意識大海中浮上表層…那個人叫喚的,並不是他。

亞瑟,那個人在叫你…那個人在等你…那個讓你想相信永恆的男人在呼喚你喔。

你得快點起來喔,你是非得得到幸福不可。

對不起…

被人在背後用力的推了一把,他的身體依照順性定律向上浮走。那是亞瑟!這個世界就只有他跟亞瑟兩個人而已。

對不起,我愛你喔,阿爾。可是要是我們在一起的話…眼中只有彼此的話是一定會招至滅亡的。所以…

永別了。

要是你真的這樣想的話為什麼要露出這副快哭的表情?除了躲在這兒自我封閉外一直有另的方法的!亞瑟你別放棄啊!你明明就是如此深愛那個人的!

放手,也是愛的一種喔。梅林,之後拜託你了。

不要!我是你的影子!我不要代替你成為主人格!我不要!亞瑟你這個笨蛋!

「亞瑟…」
「你是…梅林?」
一直一直看著那雙沒有張開的眼睛,他的心就一直靜不下來。看到那雙眼睛準備張開的時候,他緊張地留意著那雙眼睛。

是如鮮血一樣的艷紅還是湖水般的碧綠?醒來的到底是那個人?是他的亞瑟還是他不認識的那個人?

那雙眼睛…是如同血液一樣的艷紅…醒來的,始終不是他的「他」。

「抱歉呢,醒來的人是我。」
察覺到對方失望的神情,梅林用平淡的語氣道歉。聽不出是真心還是只是情理上說一次…阿爾佛雷德覺得自己永遠沒法從梅林這個人的語氣中找到對方的情绪。這點,跟亞瑟完全不同。

梅林是個不會讓人在臉上看出自己真心的人種吧。真是個良好的「國家」呢。

他的亞瑟是個喜怒哀樂全都放在臉上的人,即使他不會特別去因為那些情緒而去改變自己想做的事。但他還是很喜歡看他的那些表情。

因生氣而漲紅的臉頰和因羞恥而含上水霧的碧綠…還有因快樂而上揚的嘴角。

對他來說這些都是最珍貴的至寶。失去了這些寶物…失去了心愛的亞瑟,他是不可能不失望的吧。

跟自己說只要他醒來就好,是那一個「他」也好,會有轉機的。他很明白,但失望的心情卻難以掩飾。那個人…對他個人來說可是跟自國跟自由一樣重要的。

這種時候才真的覺得自己真的是個無力的傢伙…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有一直叫著亞瑟的名字跟等待他願意出來而已吧。



令人難堪的,無力感。



後記:亞瑟你快出來啊… 梅林好難寫(默)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爾佛雷德跟伊凡.布拉金斯基走有一半是想弄清楚他的本意,而另一半則是好奇想讓他見的人到底是誰。

伊凡.布拉金斯基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但因為布拉金斯基家的血統也是數一數二純正,所以相信他這代也會保持近親通婚的傳統…可以排除他是想用姐妹的婚姻來拉攏自己。

那麼,他到底是想讓誰跟自己見面?

「放心吧~因為我不想跟你當義兄弟所以我要你見的人不可能是我姐姐又或是妹妹喔。」
走在前頭的伊凡帶笑的說著,他們都是生於貴族…拉攏人的手段大家都很清楚。女人,金錢,土地和權力…也不外符這些呢。

金錢對一個被全族人追討的人來說不重要。他傷了純血種之王,那還會有人跟他交易?有錢也沒用啦。
權力。這東西由他小時候就不缺。亞瑟寵他寵得要命,他大概是世上唯一可以令純血種之王為他做任何事情的男人吧。
而女人…他不在意,也不想要。這個世界上他想要的人由始至終也只有一個,即使是對那個人抱有無比的恨意的現在,還是只想要他。

「我也不想要你當我的義兄。同時,我相信自己對你的姊妹都沒有興趣。」
「彼此彼此吧,我也相信我家姐姐和妹妹也是對你沒興趣的。」
那充滿自信的聲音令阿爾佛雷德感到不快的同時也不得不認同伊凡的說話。在吸血鬼的社會…特別是貴族之間,近親通婚並不是什麼稀見的事情。

以他所知,有不少孩子打從一出生就不停被灌輸長大後必須跟流有相同血緣的兄弟姊妹結婚,對他們來說這是理所當然,不可能有任何拒絕的理由。

眼前的這個人也是吧。

從不知道真心的愛戀是什麼樣子的,單純的只為了留下優秀的下代而結合…那真的可以得到「幸福」的嗎?

井底之蛙不知曉海洋的的龐大,住在庭箱的孩子不知曉世界的一切;無知是「幸福」的。

知曉了世界的苦痛的孩子…再也沒法回去那無憂無慮的庭箱生活之中。就像他那樣,已經,不能回頭了。

即使那其實只是虛偽的「幸福」,對此刻的他來說,那也是令人無比懷念的「至福」。

無法否認地愛著那個人,愛得連單純地恨他也做不到。殺了對方,把他的血一滴不漏的喝下的話就可以解決的了吧。

報仇,跟欲望的結合。盡管不是他所希望的形式,但那樣做的話…對方的身心也會是他的了。

他不否認自己對於未來非常的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所做是否正確的,畢竟情報的來源是擁有「迷惑之聲」能力的伊凡…即使是有足夠的証據令他相信伊凡的情報,他還是對這件事抱有懷疑的態度。

迷惑之聲──能動搖人心,令人相信自己的能力…伊凡想他見的人不是伊凡的姊妹的話,那一定是一個可以令他完全相信伊凡說話的人了。

他知道伊凡的能力,這點伊凡也很清楚。這個証人,到底有什麼能量能令他完全相信伊凡的說話呢?

「好了,就是他了。」
「!?」
金色的短髮,紫色的眼睛…還有,跟他一樣的相貌。他是誰?
「嗯~我來介紹一下好了~阿爾佛雷德君~他是你那個本應死去的雙胞胎弟弟馬修君喔~為了不被亞瑟君發現滅口,我為他改了個別的姓氏~你不介意的吧。」

「你好,哥哥。」

看來,伊凡.布拉金斯基的確是準備了一個令他無法收手的秘密武器了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這兒是注意書。
本文的亞瑟有雙重人格,CP是米英,也就是阿爾佛雷德X亞瑟這個人格。
亞瑟的別人格只是為了保護亞瑟而生,對亞瑟和阿爾以及任何人都沒有愛戀的感情。
如能接受就向下看吧。









一切開始的時候都是平靜的。
他跟平常一樣在會議完結後走上天台,那是他跟戀人的習慣。在對方家開會完結的時候走上天台,跟對方接吻,然後到對方的家進行溫存。

這天也是一樣的,他走到天台時,亞瑟已經站在邊緣仰望著天空。那綠色的身影融入了天空之中,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那麼的虛無…

「亞瑟?」
不安的叫喚對方的名字,打從心中蔓延出來的恐懼感是什麼?

亞瑟轉過頭看著他,空氣中有種格格不入違和感。那…是亞瑟嗎?

「呢?你認為你真的是愛著他的嗎?」
那雙瞳孔不是他所愛之人所有的碧綠,那是血似的鮮紅。

那不是亞瑟,那是誰?

「對呢,你不知道我是誰吧。」
“亞瑟”微笑著,那妖豔的笑容讓他頭皮發麻…那是誰?在亞瑟身體裡的到底是誰?

「我叫梅林喔。亞瑟的另一個人格,為了讓不列顛更為繁榮的存在。」
狂風把他金髮的髮絲吹得寧亂,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慢慢的後退,站在距離盡頭只有一步的位置。阿爾佛雷德想上前拉緊他,但卻被對方喝止。

「你再走過來,我就跳下去的了喔。想清楚…會死的可是你的亞瑟呢。」

平穩的語氣,就像只是感慨著美好的天氣似的。

「不過即使你不過來我也會跳下去的。因為”亞瑟”的存在已經無法令不列顛繁榮了。」

他在說什麼?

「亞瑟!」
「最後…就讓我看看你有多愛亞瑟吧。美國…不,阿爾佛雷德。」

他向後一跳,在大廈上飛墜下去;即使是有阿爾佛雷德的速度也沒法追上。那是什麼的一回事…亞瑟…亞瑟…




「為什麼哥哥們那麼討厭我…因為我軟弱嗎?因為我達不到他們的期待嗎?」
小小的孩子坐在湖邊不停的流淚,不停的向自己的倒提出質問。是因為我不夠強才會被討厭嗎?那麼…
『只要變強就可以了吧,亞瑟。』
「呃?」
水面上的自己的眼睛變得通紅,「他」對自己微笑著伸出了手。
「讓我來幫助你變強吧。亞瑟。」



那是一個平靜的世界,無風無聲,只有他和亞瑟存在的世界。

你有什麼想說的嗎?亞瑟。
……謝謝你,梅林。還有,阿爾對不起…
只有這些?
嗯,再見了。梅林…一直以來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亞瑟就這樣消失在他的臉前,什麼也不剩,沉在這片大地之下。

「要是你真的是愛亞瑟的話,就把他叫醒給我看吧…阿爾佛雷德.F.瓊斯。」

為了令大英帝國繁榮而生的我無法令亞瑟由罪惡感中振作起來,可是你可以吧。
即使是自己最渴望的霸權亞瑟也願意讓給你的男人。
把亞瑟救出來吧。

「我,討厭令英國沒落的你,但只可以靠你了。阿爾佛雷德.F.瓊斯。」


醫療儀器發出規劃的聲音,阿爾佛雷德緊緊的握著亞瑟那插滿了管道的手。
他跟著跳了下去,用自己的身體保護了亞瑟,但沒有外傷的亞瑟卻沒有醒來,已經三天了。醫生們束手無策,大家都只能等下去。

『會死的可是你的亞瑟呢。』
「梅林」的話不停的在他的腦海中迴響,他很怕亞瑟不再醒來,也很怕醒來的不是亞瑟。
發生了這件事他才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是像自己想像般的了解亞瑟───他連亞瑟有另一個人格的事情也不知道。

亞瑟說過的,「梅林」是他最尊敬的人之一。但那時他並沒有想到「梅林」指的是亞瑟自己的另一個人格。

亞瑟到底還有多少東西是沒有告訴他的?亞瑟有多不信任自己…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自己所渴望的東西。

「亞瑟,快點醒來吧。」
他不想失去亞瑟。

即使醒來的是梅林也好,只要這個肉體甦醒,亞瑟的精神也總會有醒來的一天。
只要醒來,就會有轉機的。他握著亞瑟的手,在心中默默的重複著。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大夏日祭參加作品。


傳聞,只要在酒吧「袋鼠與無尾熊」中點一杯名為「英倫玫瑰」的雞尾酒並說出暗語。就可以見到一個無所不知的情報販子,不管下至你今天吃了些什麼還是上至某國王有多少個私生子女他都知道。

為了這些準確無比的情報每天都有很多人光顧「袋鼠與無尾熊」,但失敗的人多成功的人少。而現在又有一個年輕人來挑戰了。

「給HERO一杯『英倫玫瑰』。」
年輕人的出現吸引了全店客人的注意,因為他的身份又或是他的行為。點「英倫玫瑰」的人已經很吸引人注目的了,更何況點的人是這世界最大國家的第一王子?

他的名字叫阿爾佛雷德.F.瓊斯,是這個世界最大國家楓葉國的第一王子。原本他可以安坐在自己的城堡中等著自己父親退位後馬上登基的,可是他卻…

「這世界需要HERO的人多的是!坐在王座什麼的不適合我!讓給馬修就算了!我要去冒險啦~☆」

就這樣,他做出了令全世界跌破眼鏡的事情。更令人震驚的是…他還要做得很不錯。殺了好幾條龍,滅了幾個盜賊團…中途出家卻有這成績阿爾佛雷德你說你如何可以不出名呢?

「雖然知道你的來意,也清楚明白你符合見他的條件…可是還是要問一下。」
酒吧的主人,有著袋鼠與無尾熊血統的獸人奧斯本帶著奇妙的神情把酒推到對方的面前,再用手指比向他背後的門。
「先生你還有什麼需要嗎?」

阿爾佛雷德緊緊的盯著眼前的雞尾酒。雖然是名字叫「英倫玫瑰」,但他的顏色卻不是有如玫瑰般的鮮紅…而是黃綠色的。

頂部有如黃金一樣燦爛的金黃色慢慢的漸漸變成有如森林一樣的美麗深綠…跟那個人一樣的顏色。

「我要找我老婆。」
「我知道你來的目的啦,可是我也得遵守規定啊。」
「真是的怎麼綠色的酒要叫玫瑰?」
「明明就是你改的抱怨什麼啊你?」

是啊,那是他改的名字。

最初這酒是叫virtue的,可是他越看就越覺得它像那個人…
「你不覺得『英倫玫瑰』這個名字比較好聽嗎!而且更配合它的功用喔!就改名字吧!反對意見不與接受喔!」
笑呵呵地強行把酒改名之後不久,他不否認他有點後悔。

那玫瑰原本只是屬於他一個人的東西,現在卻每個人也在談論他…你叫一個佔有慾強大的十九歲青年如何忍受?

這件事的結果造成了他坐在這兒的事實。

哎啊,氣死人了!他要找老婆快放他進去!

「阿爾佛雷德王子陛下,小人明白你的心情。」
獸人嘆了一口氣。眼前這位前王子槍手真不好應付…他又不是不知道那門…
「那門上的魔法你也很清楚吧。一.點『英倫玫瑰』,二.說出暗語,三.有著強烈的信念。一和三你已經可以了,二呢?只要說了我才可以放你進去啦。」

「………Glory is the shadow of virtue.」
「正確,客人你可以去見那位了。」
再次的指向了那扇門,獸人苦笑的對他說。
「祝你好運喔,還有,別拆了我的店喔。快去拿你老婆的情報吧。」

門背後的房間跟他記憶中的絲毫不差,有著古書霉味的氣味和活像童話中巫婆裝潢…還有默默坐在桌前的那個人。

「啊…」
「FIRE WALL。」
正當他想再走近對方的時候,對方也快速的在他面前放出火牆阻止他的行動。雖然可以馬上衝過去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可是…要是再次惹火對方就不好了。

「阿爾佛雷德王子陛下,我想我們不需要有任何身體上的接觸我也可以把你想要的情報告訴你的。」
冰冷而不帶感情的聲音於四面八方響起,阻擋於兩人之間的火焰亦越燒越旺,鮮紅的火焰慢慢升溫變成了漆黑的地獄之火。

火焰燃燒時發出的聲音就尤如是在拒絕他的似。

「王子陛下,你想要怎麼樣的情報?」
火焰的另一端傳來低笑的聲音,哎啊啊…對方真的是氣炸了。

「我要找我老婆。」
老實的回答對方的質問,他沒有隱瞞的必要,他要見老婆啊!
「不,陛下,你是沒有老婆的。你他媽的根本沒有行過婚禮而且你連求婚也沒有說什麼老婆!要找老婆去找偵探社別找我!」

有什麼東西跌倒的聲音,看來對方是一時激動把自己坐著的椅子給推掉了。需要那麼在意嗎?之後補回來就好啦…

「那我轉個問法好了…我要如何做才能令我親愛的太太氣消?這樣子沒問題了吧。」
「很簡單。只要你馬下跪在地上叩三個響頭抱著他大腿說以後不會再犯了最近給他用法仗打五十下的話,他一定會氣消的。還有,我再次提醒你。他不是太太。」
「這也太不HERO了!有沒有比較HERO一點的方法?」
「喔喔,當然有呢。」
「是嗎!快告訴我!」

在他眼前的火焰牆壁突然消失,那個有著跟『英倫玫瑰』同樣漂亮色彩的人就出現在他面前了。他急忙的跑到對方面前想給他一個擁抱的時候…那個人卻用力地甩了他一巴。

「阿爾佛雷德,我們完了。我真的是不知瞎了眼還是失心瘋才會放棄王室御用首席法師的地位跟你一起離開王宮四周流浪!承繼王國的人變成馬修陛下真是太好了!你這個只求自己帥氣不為別人多想的壞蛋漢堡!給我滾出這房間!」

那雙有如湖水清晰的碧綠色充滿了淚水,帶點濕潤的眼神說是指責倒不如說是引誘吧。果然…是個像是玫瑰一些充滿刺而又吸引人的存在。

「Glory is the shadow of virtue.光榮是美德的影子,這是你的座右銘吧。」
輕輕的捧起對方的臉,他自豪地微笑著。
「你丈夫我可是這片大陸上最有名的冒險者,擁有無比的光榮。根據你的說法,我可是擁有絕大的美德喔。你看不出來嗎?」
「看不出來,你這混球給我放手!」
「是嗎…真可惜…」

語氣聽上去的確是很失望的樣子…可是他才不會被騙啊!阿爾佛雷德這男人最愛就是裝可憐騙他同情的了!

「下跪叩頭什麼太不HERO我是做不到的了!不過,為了哄回你我可以為你做另一件你最喜歡的事喔。你最喜歡的那件事喔,亞瑟。」

看著阿爾佛雷德那燦爛無比的笑容,亞瑟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果然一巴掌是太便宜他了!下次他應該用力向他的重要部份踢下去才是的!

「混蛋阿爾佛雷德!你給我停手!」
不停扭動自己的身體去閃避對方不停作出攻擊的手,亞瑟現在被夾在阿爾佛雷德跟桌子的中間。想推開對方因無法發力而失敗,想閃避又因為被對方用雙手撐在自己的頭兩側而限制了行動……

總括來說,亞瑟.柯克蘭現在就是一塊在砧版上的肉而已。

他只能眼光光的看著對方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完全無法反抗令他有一種焦慮感…不過也不壞。雖然是不甘心,但他的確是如對方所說的很喜歡做這件事。

因為知道的東西太多了,看過了很多無比恩愛的夫婦因為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分開…所以他對愛情的信任心一向也比別人低很多。可是只有做這件事的時候,他才可以真正的把不安忘掉,全心全意的去享受被阿爾佛雷德愛的感覺。

快樂就有如麻藥,可以令人忘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做完後他們一定又可以和好的吧。這是人類的本能,就讓他回歸一下原始就好。

「唔啊…」
「嗯?很舒服嗎?」
阿爾佛雷德微笑著用自己的手指為他擴張著後穴,他故意不停擦過他的敏感點卻又不給予他滿足。

薄弱的快感令他想要更多,他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渴求著…被淚水模糊的視線看到的就只有身上的人。他看到對方寵溺地笑著,一臉真是沒你法子的表情…什麼嘛…沒你法子的是我才對喔。

『亞瑟!跟我離開王宮吧!也許我沒法子給予你在王宮一樣的生活,可是我需要你!我知道你也需要我的,跟我一起走吧!』

那個時候不知為什麼的,不自覺地就跟了他離開。明明知道身份不相配…可是還是跟上了對方。

那時就已經注定了這一生都會被他吃得死死的了。

淫穢的水音由自己的身後傳到他的耳中…想要…想要他…好想要阿爾佛雷德。

「阿爾…進來…我要你…」
「會受傷的喔…還習慣得不夠吧?」
「是你的話沒關係…是你的話被你玩壞也沒關係…要我為你死也沒關係的…你是天命之子…你是注定會做大事的人…所以,我這樣卑微的下人你怎樣用也沒關係的…」
「你又來了…H ERO的人又怎會是個卑鄙的下人呢?」

溫柔的吻去亞瑟眼角的淚水,阿爾佛雷德輕輕的把自身推進亞瑟的後穴中。身體被強行侵入的痛楚令亞瑟發出了無聲的悲鳴…他知道阿爾佛雷德有為了他著想而放輕了動作,但對方那巨大的器官還是令他因疼痛而產生了一些暈眩的感覺。

「我現在是全世界也注目的HERO喔!有著無比的光榮和你喜歡的美德…在王宮中我只能給你那國家…可是現在我可以給你全世界喔。」
把玩著亞瑟那有著漂亮顏色的乳尖,阿爾佛雷德開始慢慢抽插。把分身拉至快要離開亞瑟溫熱的身體,再用力的再次回歸深處。

亞瑟的身體…真的太棒了。

「唔呵…我最愛你了亞瑟。你可是HERO身邊唯一的拍擋,唯一的伴侶…我可不許任何人侮辱你…就算是你自己也不可以喔。」





「呃,對不起…我想問一下你知不知道我哥現在在哪兒?」
「王儲陛下,你哥正跟你大嫂在房間中恩愛呢?要先來杯酒打發時間嗎?」
「嗯…謝謝。那我要『英倫玫瑰』好了。」
溫文的青年笑了笑,有禮的向獸人道謝。獸人雖然是稱呼他為王儲陛下,但卻對他有如朋友一樣的親切,所以他也時常來這兒喘口氣並且來見一下那逃家的哥哥。

他知道哥哥離家有部份原因是因為自己的,自己在過於耀眼的哥哥底下就有如影子似的。哥哥的確是想出外冒險…他是可以保留自己的承繼權的,可是他沒有…

是為了自己吧?
即使是個粗心大意,自我中心的人…阿爾佛雷德在他心目中還是個好哥哥呢。

「陛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獸人露出爽朗的笑容,愉快的說著。
「你哥哥很幸福,你大嫂很幸福,你也很幸福對吧。這樣子,不就足夠了嗎?」


也是呢。只要大家都幸福…那就足夠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