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ww街最吵嚷的瓊斯家的兩位孩子進入了大人的世界後,他們家的環境就起了重大的變化。

先是他們媽媽不再讓他們睡在同一張床上了,也不讓他們兩個單獨留在家中…接著…媽媽開始在他們親親的時候用一副很擔心的樣子看著他們並且很生氣的毆打爸爸的了。

「阿爾佛雷德!都是你錯!都叫你在孩子前要收斂點的了!你害孩子們…你害他們!!!」
這已經成了每天的固定戲碼,依基和米利加已經習慣了。最初的時間會嚇得哭著問亞瑟到底自己做錯了些什麼,令到爸爸要被打;但時間是萬能的鎮定劑,當他們第四十八次看到阿爾佛雷德被亞瑟過肩摔後向他們說自己沒事的時候,他們已經完全麻木了。

「依基,你說爸爸到底是不是有超人血統的呢?每天都這樣被媽媽摔也沒事真的很利害喔!」
停止用舌頭舔弄著自己的身體,米利加滿意地看著自己那些變得無比整齊的毛髮。這麼完美的話依基也不會再說些什麼厭棄他髒的說話吧!
「爸爸老是說自己是HERO,就算真的有超人的血統也不出奇吧?」
仍然咬著自己的蘿蔔小點心,依基連看也沒有看他的兩親一眼。

反正也不會真的出人命的啦。

「依基你真冷淡呢!那個人可是我們的爸爸啊!要是他是超人我們便是超人的孩子喔!你明白那有多威風嗎!?」
雙手叉著腰,米利加非常驕傲的說。那種小大人的樣子非常的可愛,要是亞瑟看到的話一定會很高興地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可是…

「阿爾佛雷德!你是聽不懂人話還是你其實是只章魚啊!?給我放手啊混蛋!」
他們的母親──亞瑟.柯克蘭正在跟他們父親阿爾佛雷德.F.瓊斯進行著一場角力賽,看來這次他沒有空來抱抱自己兒子了。

感情好得像這樣還真令人傷腦筋呢。依基默默的想,並且把自己手上最後的那一點蘿蔔吞下肚子中。

為什麼他們家的父母就不能像在附近的烏克森謝納先生太太一樣的相敬如賓,相親相愛呢?

「有空說這些倒不如去整理一下自己的毛髮吧。你看,背部的毛完全沒有整理過的似呢。」
「依基你才不明白貓咪的苦處啊!我可是很努力地整理的了!整理背部的毛這完全不乎合貓體工學的東西可是全世界的貓咪也做不到的啊!」
「說到底也只是你胖!你看看本田叔叔家的日本貓!他可是輕輕鬆鬆就可以把背部的毛整理得很整齊喔!什麼叫全世界的貓咪也做不到啊?」
「嗚啊!依基你欺負我!我就是做不到啊!不然你來幫我吧?」

米利加整個人趴在依基的身上不停地磨著對方那柔軟的皮毛撒嬌,明明自己才是哥哥卻總愛撒嬌…真沒他辦法呢。

「我幫你就行吧…趴下來。」
「我就知道依基最好的了!」
「別…別撲上來!我才不是為了你!我只是為了我自己的眼睛!你的毛亂亂的很傷我眼睛啊!」

伸出舌頭開始幫對方整理背部的皮毛,他真的是為了自己的!臭米利加你笑什麼笑!




「可惡…腰很痛…依基,米利加,你們爸說今天晚上外…阿爾佛雷德!你這個混蛋!是你吧!是你剛剛對我做的事教壞了他們兩個的對不對!你這個下流的混蛋胖子!」
於是,瓊斯家新一輪的大戰又要開始了。


Q:米利加你的性知識是怎樣來的?本能嗎?
A:喔,是在爸媽房間的書本和影片學的喔~他們房間有很多這種東西的!有女人當主角的,也有爸爸媽媽當主角的喔。不過在花樣上來說…爸爸媽媽當主角的比較好看喔!


由此可見阿爾佛雷德會被毒打以為被指是教壞孩子的兇手…也不是沒原因的。也許該說…自作自受。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bucket

CW30 DAY2的攤是在K5的(阿米的孩子粗眉毛) 喔W

本子詳細在這:

同人誌名稱:無聲-WITH OUT VOICE-
作者:星月晴
售價:HKD55
尺寸:A5
頁數:168
字數:4萬多
類別:女性向 R18(說R15也行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糖翔楓Atis大的點文--無聲閃光甜文


每個人對恐怖的定義都不相同。對本田菊來說最可怕的可能是排了好幾小時的大手攤,排到自己的時候才發現那位大手這場不單是沒有新丁新品…就連新的PAPER也沒有。對基爾伯特和伊凡來就大約就是兩人共處的時候聽到在某處傳出的低聲呼喚哥哥的娜塔莉亞的聲音…

而阿爾佛雷德覺得世上最可怕的事情有兩樣。第一件就是再次失去他最心愛的亞瑟;第二件就是他最心愛的亞瑟喝酒喝得爛醉。

「我求你了阿爾佛雷德!你快來領走你老婆啊!你不來領走他也來殺了我吧!求你了!媽啊!小啾,你別死!臭眉毛你瘋了啊!拿小啾去泡酒?靠!你別拉我衣服!別拉啊!」
接著是一片混亂;有尖叫聲,有玻璃破裂的聲音,有烏叫聲也有弄倒水杯的水流聲…看來亞瑟的確是喝得很醉呢。

「呃?是在你們平常去的那間酒吧嗎?我現在馬上去,你別死啊小鳥伯特!」
「我不叫小鳥伯特啊混蛋漢堡!你馬上就給我滾過來!不然我當鬼也不放過你!」

事情其實原本真的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只是開玩笑地抱怨家中沒咖啡亞瑟你在偷懶不購物嗎?而已,但亞瑟卻無比認真地哭著用力把東西丟向他…在閃避的過程中他可以解讀出亞瑟快速移動嘴巴中想表達的說話:為什麼就不能體諒一下我?我也只是不小心忘掉而已!

接著亞瑟不給他解釋的時間就跟八點檔的女主角一樣奪門而出了。呃?他雖然知道亞瑟在寫不出純情劇情時會去看八點檔刺激腦袋…但也不用被同化了吧?

他打遍了自己能想到亞瑟會去的地方的電話,可是卻怎樣也找不到人。在他苦惱到最極點的時候他就收到基爾伯特的電話,發現了亞瑟正在做著他最恐懼的事情。

當他到達酒吧後發現那已經一片杯盤狼藉了。

「哎啊…真對不起小奧你呢…」
他看著酒吧的老闆帶點歉意的說著。還好是熟人的店,要是在不認識的店中鬧成這樣子不被告上法庭就怪了。
「唉,因為是亞瑟先生我也算了…可是阿爾你啊,明知道亞瑟先生很在意你的說話…就別老是開玩笑地弄哭他嘛。」
「我知道的了…先讓我進去看看亞瑟好嗎?」
「反正已經沒法子繼續營業了,我就提早關門放員工回家,讓基爾伯特先生帶亞瑟先生到後場休息了。」

的確,以地上佈滿了玻璃碎片和紅酒是不可以繼續營業。真浪費…不知道地上的殘骸要是沒有被破壞…可以買多少片遊戲片呢?

「別看了,地上的都是便宜貨。我早就知道亞瑟先生會鬧事的了,所以給他喝給他用的都是便宜貨。地上的東西都不夠買你玩三天份的片子呢。」

果然是亞瑟的直屬學弟…名為奧斯本的澳大利亞人精打細算到一種令他驚訝的地步。

「呃,我下次會注意不再讓亞瑟來拆你場的了。」
他再次說了句抱歉後就直接的走到後場去,比起協助清理現場…把破壞者抱離現場才是他現在最重要的任務。

推開了後場的門後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倒在地上痛哭的基爾伯特,他抱著他的寵物鳥一邊流淚一邊的低喃著我再也不跟眉毛你喝酒了小啾你別死我馬上帶你去看醫生…之類的說話。

上次也是這樣說的看來基爾伯特的學習能力比較有限呢。(也許可以說是死不悔改吧)

「小鳥伯特!有其他人碰過亞瑟嗎?」
「會碰他的人除了你這怪胎還有其他人嗎?熟客看到他走進來就馬上結帳離開,沒在這兒見過他的看到眉毛開始拿酒瓶亂舞的時候也跑掉了!誰會用自己的命去玩啊!」
「也對。」

阿爾佛雷德看著自己心愛的亞瑟,亞瑟正抱著酒瓶在睡覺;鈕釦被解開了好幾顆,褲子也只是掛在大腿上而已。

辛苦你了小鳥伯特,你一定為了不讓那誘人的裸執亞瑟出現在大家面前拚了命跟亞瑟進行穿脫的拉鋸戰吧。

「好了,亞瑟。要回家了喔。我剛才只是開玩笑的,你原諒我好嗎?」
輕輕的用自己的外套包裹著對方的上身,他向對方道歉。哎哎,只要認錯就可以帶亞瑟回家低一兩次頭他也不在乎了。

亞瑟慢慢的張開了眼睛,用迷離的眼神看著阿爾佛雷德。好幾分鐘後他才發現眼前的是自己的戀人,傻笑著張開雙臀抱緊了對方並用不停的用頭在對方的頸項處磨來磨去…就像一只貓一樣。

「好癢!亞瑟你別亂動啦!就只有這時候才會撒嬌…我都不知道你去喝酒到底是可怕還是美好了。」

輕輕的吻上了對方的額角,阿爾佛雷德無視了還倒在地上的基爾伯特。他一手的抱起了亞瑟並且大搖大擺的離開了現場…

先生?你害別人的店子被拆了可不可以別走得那麼大爺?

「小啾。這裡明明是酒吧,燈光暗得要命的…為什麼我感到像直視太陽一樣的眼睛痛…?啊啊…我發誓!要是我再跟亞瑟.柯克蘭一起喝酒我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就一輩子被伊凡.布拉金斯基吃得死死的!」

不知道是第幾次發這個毒誓,看來基爾伯特這一生也是會被伊凡吃得死死的了。

後記:唔呼!完了!!(灑花)我愛大家!(沒人要你愛!)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保主大的點文---無聲溫馨H


難得的跟阿爾佛雷德一起輕鬆的在無工作壓力下用完晚餐,亞瑟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地躺在沙發上看書。

雖然說吃飽就睡會變成豬,但是阿爾也有過說他多長點肉會比較好…所以沒關係的吧。

他默默地看著坐在椅前安靜地細閱信件的阿爾,明明比自己年輕卻比自己長得更強壯。不管自己多用力的張開雙手也無法環抱對方…但對方卻可以毫不費力的把自己收入懷中。

正因為如此自己才是瓊斯太太吧…可惡,真想能夠長壯一點。他不求可以當上面的那個,他只求可以保有他年長者的威嚴而已。

「嗯?亞瑟你的目光真是火熱呢~想要我嗎?」
面對丈夫的調戲,他羞紅地別過了臉。看信件就看尊心點看!笨蛋!他用口型的罵了一句也回到去他的書本世界了。

沉默的時間持續了好一會,直至阿爾佛雷德在信件中發現了一片由他們兩人共同的友人──本田菊寄來的DVD為止。

那片DVD上沒有寫上什麼的文字,附碟子寄來的信也只是簡單的寫了「之前受照顧了,現在送上謝禮。」而已。照顧…他什麼時間照顧過菊了?

反正菊家的恐怖片一點也不可怕的就跟亞瑟一起看吧。

「亞瑟亞瑟,菊寄了DVD來喔!一起看吧!」


把DVD放進播放器中後,阿爾佛雷德也回到沙發上抱著亞瑟準備欣賞這片神秘的DVD,沒想到這卻是一個錯誤的開始。

影片是由一片雪花開始的,接著出現的是一串串粗重的喘息聲。當兩人發現不對勁想關掉影片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出現在他們面對的影片主角正是他們自己。

「亞瑟你真的好可愛…你太棒了…」
穿著白色西裝的人正在不停的活動自己的腰肢,而他身下穿著白色裙子的男人則流著淚咬緊下唇不停的搖頭。

原本就只是剛好能遮掩著胸部的布料被拉下至腰際挺立的粉紅色乳尖被舌尖溫柔地舔弄;在燈光下閃閃發光的乳尖顯得格外誘人…

及膝的裙子卡在大腿上,白晢的肌膚欲隱欲現。只要稍稍用點力就能在上面留上紅印───

影片中的他因為這畫面而感到興奮,他不停的用力抽插著,即使是身下的人已經洩出了白色的液體也還是沒停下來…他還能記得自己每一下都撞在亞瑟敏感點上時對方的表情…他直至自己在那個溫暖柔軟的地方把自己的體液全數射出後才停下來…

「咔擦。」

阿爾佛雷德再也無法忍受地關上了電視,他能夠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他小兄弟前進…在他的小兄弟前的是他心愛太太亞瑟的小屁屁,亞瑟不知道是因為剛才的影片還是因為他兄弟的觸感而有點坐立不安。那個左扭右扭的屁股不停的磨擦著他的小兄弟…他快受不了!

「亞瑟…你可以別再亂動嗎?不…你可以先把屁屁由我那兒拿開嗎…?我快受不了…我是說真的!再這樣下去我會…」

他的話還沒說完亞瑟就轉頭看著他了。在四目相投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眼中的情慾。雖然說是由自己上演,但看到這種的片子是男人也很難不起反應吧。

『那就做嘛…』

亞瑟用口型跟阿爾佛雷德這樣說,並且把他的手拉至自己的重要器官上。他別過臉,但阿爾佛雷德仍可以清楚看到他連耳根也紅了。

那兒已經腫脹起來,他的手還可以感覺到那器官跳動的脈搏…真是個可愛的引誘方法呢。

「唔呼,亞瑟。如你所願,來做吧。」

輕咬了一下對方紅透了的耳朵,他把手慢慢的伸到對方的下身。

不管是輕按還是套弄,亞瑟都會逐一給予他反應…這樣說亞瑟一定會生氣的,可是他是認真的認為他的亞瑟比任何一個波霸AV女優更誘人。

可惡,要是以為真的對AV沒任何反應如何啊!?他可要先為將來亞瑟在忙的時候做好打算呢。

他在脫下衣服的時間順勢把自己的手提電話放了在沙發旁的桌子上,而且又在脫下褲子時偷偷的把影片拍攝功能開啟。

這可不能怪他喔,這都是亞瑟太誘人的錯呢。他也只是為自己下半身著想而已。


後記:H…?H(喂) 我真的不會寫H啊(哭)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亞瑟.柯克蘭並不是女生,不過在現在的這一刻,他牽著代替他父親的法蘭西斯的手走上了紅地毯;而在地毯的另一端的人,是他最愛的阿爾佛雷德。

他們都穿著白色的西裝,這是阿爾要求的。原本菊是準備了一座小山高的女裝禮服讓他在今天上演扮裝秀的,可是阿爾卻說自己會忍不住;結果還是穿了最普通的白色西裝。嘛,這也令他可以逃出了換裝地獄呢。

「雖然好像沒什麼意義,但還是要說一下吧。阿爾佛雷德,亞瑟就交給你了。」
「切,不用大叔你說亞瑟由一開始就已經是我的東西了。」
由法蘭西斯手中接過了亞瑟的手後,阿爾佛雷德露出了微笑。他緊緊地握著那只比自己來得要小的手,就像是怕它溜走的似。
「亞瑟,你這樣穿也很可愛呢。」

曾經以為再也牽不住的手就在自己的手中,誰會放手?誰會捨得放手?

這一生也不會放手的了。

「咳咳,那麼現在就正式進行阿爾佛雷德.F.瓊斯和亞瑟.柯克蘭兩人的婚禮,主婚人由我本田菊擔任。那麼請大家起立,見證兩位新人的誓詞。」

雖然不是虔誠的基督徒可是他們還是選擇在私人的教堂行禮,為什麼違反了神的旨意…背德的他們要在這兒行禮?其實他們早就已經在區公所簽了結婚證書,可是為什麼阿爾還是要執著於此?

「各位,其實我曾經憎恨過神的。」

誰也沒想到阿爾佛雷德開口的第一句句子並不是誓言而是這種說話,不只是來客;連正牽著他手的亞瑟也給嚇呆了。

這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在亞瑟遇上意外的時候,我咒罵過上帝…我沒資格向耶和華發誓永遠愛著亞瑟。」

面對亞瑟的呆滯的表情,他臉上還是他那一零一號的笑容,這是可以笑著說的話嗎?

「所以大家願意代替神聽我的誓言嗎?我阿爾佛雷德.F.瓊斯發誓!我下半生都只愛亞瑟.柯克蘭一個人,不管發生什麼不幸…有什麼事情引誘我也好。我的心都是只屬於亞瑟.柯克蘭一個人的東西,請大家作證。」

沒等主婚人的要求,他就直接就把白金製的銀色指環推到亞瑟左手無名指的最底部了。接著,不等對方反應過來就直接吻上了對方的唇。突然發生的事情太震撼了,亞瑟完全不懂得反應,只能呆著的看著自己被抱得高高的。良久,他才發覺自己的處境;馬上地漲紅臉孔想掙開對方的懷抱,卻反被抱得更緊。

「直到永劫───不!就算是永劫之日來臨我也絕不放手!亞瑟,我愛你!我阿爾佛雷德.F.瓊斯這生這世都只愛亞瑟.柯克蘭你一個!」

忍不住流下了淚水,不依常規任性妄為的他為什麼就總是能說出這些近乎不切實際又是每個人也最想聽到的說話呢?在別人口中說出來的時候他就只感到這只是空想的漂亮謊言…可是在阿爾佛雷德的口中,他卻感到這是無此真誠的誓言。

『我也是!我也只愛你一個…阿爾。我也不會放手的…絕對!即使你因為我聲音的事而討厭我…我也不會放手的!』

緊緊的回抱對方,他也作出同樣的誓言。不是對任何人,而是對自己發誓。誰也不會知道的這個誓言,只有自己知道…非遵守不可。

他們會牽著對方的手走下去。這次,不管什麼的不幸也分不開他們;至至永劫之日。











「嘩,這兒就是我小時候待過一天的瓊斯家嗎?看上來才沒老爸說得那麼可怕呢!」
「凱艾爾!克拉克!你們兩個給我乖一點好嗎?你們再亂跑我就真的讓你們人如其名在天空飛的了啊!」
「啊…」

被兩人照顧過少年遇上了兩人寵愛的少女,不過…這又是另一個屬於他們的故事了。

後記:完結感言?還有兩篇公開番外要寫寫完再說吧(倒)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人常說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情。

家人朋友的意見,時間上的問題…有的時候真的是想耍一下任性也不行。

『天啊,我可以耍任性嗎?不,我可以動手打人嗎?』
被強迫地穿上今天的第二十三套婚紗後,亞瑟發現自己腦海中除了這想法外的一切都隨著那些吹向他大腿的風溜走了。

「亞瑟先生你果然穿什麼也這麼的好看!這套MOKU的白色禮服真不錯!可是卡O蓮的結婚禮服也不錯…嗚啊!.HAOK//GO的婚禮event禮服又有特別為男性調整過…不管是那一套都很萌令人無法放棄呢!我提議亞瑟先生你乾脆全都穿上好了!我會負責幫忙穿脫和提供更衣的場地的了!疤痕的問題也不用擔心!我有十多年為自家看版娘化妝的經驗,保證只用加上一點小飾物就完全看不出有什麼問題的!」

看著最信任的朋友流了滿地的口水,左手一件露背晚禮服右手一件小短裙;背後還有一堆女裝小山的樣子…準新郎(娘?)亞瑟突然有一種自己遇人不淑的感覺。

菊你到底是想幫我們辦婚禮還是我的女裝扮裝秀?嗯?對了,為什麼阿爾今天異常地沉默的?睡著了嗎?

他轉頭望向阿爾佛雷德的方向,那個原本由昨天晚上開始興奮地期待今天的人正用著奇妙的態勢向前屈曲;看上來就像正在肚子痛的似。

吃壞肚子了嗎?

有點擔憂的走到阿爾佛雷德的旁邊,亞瑟用自己的額頭跟對方的交疊。沒有想像中的過量熱度,那為什麼會看到對方臉上出現了緋紅呢?

「都是你的錯…亞瑟…」

那雙天藍中隱藏著的情緒是他很熟悉的…名為情慾的東西。可惡,他只是來關心對方的;為什麼現在卻活像是他慾求不滿引誘對方的似?

「嗚嗚…我明明是巨乳派的,可是看到你這樣子後我不管再怎樣回想之前看過片子中女優的胸部也覺得比不上你這平得要命的胸部啊!嗚啊啊!亞瑟你對不起我硬碟中那10TB的無碼巨乳A片啊!你要負責!」

阿爾佛雷德的手慢慢的由腿部向上移動…溫暖的感覺讓他不自覺地發抖。由大腿移至臀部,再拉下因為怕會露出裙子外而選擇的的貼身三角褲──慌忙地想拉開對方那放縱的手,但卻因力氣的差距而沒法如願。

緊張地抓緊了對方的衣服並在上面留下了一絲絲的縐紋,難不成他真的要穿著女裝跟阿爾做嗎!?最少…最少也別在菊面前做吧!

「對了,菊。這種時候叫你離開可能有點殘忍,可是你也看到亞瑟是多麼的不想給你看到吧。我都給你那麼多殺必死了,你知道要怎樣做的吧。」

用牙齒把亞瑟胸前的衣服拉下,兩顆小巧挺立的可口果實就出現在眼前。亞瑟把自己的頭埋在阿爾佛雷德的肩膀上,羞愧地閉上了眼睛。他現在真的很想殺掉在這情況下還可以興奮的自己和完全考慮地點就發情的阿爾佛雷德啊!

「明白!身為促進KY傲嬌感情繁榮安定協會的會長,這種小事當然知道要怎樣做的了!為了感謝阿爾佛雷德先生你大量地讓我欣賞這美妙的畫面,我遲一點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本田菊向阿爾佛雷德行了一個完美九十度的弓身禮後,就以神風一樣的速度離開現場了。被趕還要向別人行弓身禮,日本還真是個有禮得可怕的民族呢…

「亞瑟,別胡思亂想了。好好地集中注意力在我身上更好吧。」
神智被胸前異樣的感覺重前拉回現實,在他眼前的是笑著輕咬自己乳尖的阿爾佛雷德;而阿爾佛雷德正穿著一件婚禮最常見的白色西裝。

白色西裝為對方添上了一種嚴肅的感覺,這讓原本帶點稚氣的他變得成熟。不自覺地漲紅了臉…啊啊…他將會是自己的丈夫。

又再一次,重新戀上了對方。

「舒服嗎,亞瑟?」

和手指帶點粗暴地擴張的動作不同,阿爾佛雷德的聲音是如此的溫柔。在被生理淚水所模糊的視線中…看到的就只有他一人。

怎麼辦?要是以後看到白色西裝就想到現在的事情的話怎麼辦?

害怕地用雙手遮掩面頰,卻在途中被對方抓起來,湊到唇邊親吻。微癢的感覺刺激著神經…想要他…很想要。

「好好的記著現在發生的事如何?看到白色西裝和婚紗就會想起…那你就再也不可能和我分開…跟別的人在一起吧。」

不可能再跟別人在一起的吧…笨蛋阿爾。你把指環套到我的無名指的時候…我就已經永遠是你的東西了。主動地送上了自己的嘴唇,你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嗯,我進去了喔…亞瑟。」

除了點頭外還可以做什麼?感覺到巨大慢慢地進入了自己的身體,他又再不自覺地掉下了淚水。

穿著婚紗,跟自己所愛的人交合…這種倒錯感令他們更加興奮。停不下來,就像野獸一樣。

阿爾佛雷德在他的身上不停用力地抽插著,他能做到的就只有無力的抓著對方立在自己身旁用作支撐的手臂而已。不管是體內還是四周的空氣都充滿著阿爾佛雷德的氣味。很幸福…像他這樣子的人都可以給阿爾帶來快感,他也可以帶給阿爾些什麼…

這是背德的…什麼也留不下,但他還是選擇我了。

「亞瑟,行禮的時候你還是穿普通的禮服好了。你再穿這種的我一定會忍不住的…」

不等對方說完,他就撐起自己的身體緊緊的抱著對方。他用不了語言表達,就讓他用身體來表達吧。

我愛你…阿爾。我只愛你一個喔,阿爾佛雷德。

後記:我真的他媽的不會寫H,女裝的意味在何?(撐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