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亞瑟亞瑟,來幫我測試一下遊戲好嗎?光碟就在你電腦的裡面,那已經把難度調整成適合你的程度了。不用怕破不了關喔。還有我今天晚上會晚一點回來,你不用等我了!我愛你,亞瑟。」

看完阿爾佛雷德發來的短訊後,他有試著回覆短訊去詢問對方何時回家,可是不管發出多少條短訊也得不到回應;試著打電話卻發現對方把電話關掉了。

『真的有那麼努力在工作嗎?真少有。』

放下了自己的電話,亞瑟突然地感到了寂寞。要是以往,阿爾佛雷德即使是菊威脅要扣除他薪水也不願意外出留宿工作的。

他總是選擇最接近他的地方來工作,亞瑟也習慣了這樣的模式。

原本是想無視那遊戲的,可是當他打開電腦想著:啊啊,反正也沒事做。即使是有點早也先開始寫下次連載吧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一個字也寫不出來的時候,他就知道事情大條了。

難不成他真的是那種以戀愛為動力創作的作家嗎!?不行…要是讓阿爾佛雷德知道他一定會得意得要死地抱著自己大叫我就知道亞瑟他最喜歡我的了嗎!?

想到對方那春風得意的笑容,他不禁羞紅了臉。瞇起的藍色雙眸,揚起的嘴角和小小的虎牙…那是他最喜歡的阿爾佛雷德的表情之一。既可愛又帥氣,他的阿爾佛雷德。

向他暗示了要求婚的條件後,他就什麼動靜也沒有了。是正在準備還是被條件嚇得放棄了?

有些時候他是覺得自己的生活重心都在阿爾佛雷德的身上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不管什麼時候也在想他,就像是沒了他就活不下去的似。

他是太依賴對方了…對嗎?

搖頭希望把這些混亂的思緒甩出腦袋外,他默默地打開了光碟中的遊戲程式。他打開只是因為他太無聊想用這遊戲來打發時間,絕對不是因為他太寂寞想借這遊戲來想念阿爾佛雷德的。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小小的國度中。有一位有著金色頭髮的公主誕生了。她是國王唯一的孩子,受盡了大家的疼愛,公主也不負眾望地成長為一溫柔善良的孩子。可惜,好景不常;在公主十五歲的時候,有一個邪惡的魔女對公主下了詛咒,並且讓她的魔物手下把國王王后和重臣們都殺光。就這樣,公主的幸福就在一晚之間完全消失了。』

怎麼是他的作品心之歌的?他可沒有聽過有改編成遊戲的計劃呢…可惡!他要收回版權費啊!

不過正如阿爾佛雷德所說的,難度的確好像有為他調整的似。他根本就不用為卡關而煩惱,再加上他自己就是原作者;關鍵道具的所在地和解謎的重點他自然是一清二楚。所以他花不了多少時間就成功破關了,他看著畫面上的阿爾佛雷德和阿爾特莉雅正準備上演求婚的戲碼…突然地感到有點火大。

花時間去弄這些東西來玩,倒不如去做其他有意義的事吧!嗯?為什麼阿爾佛雷德的對白突然沒了聲音的?喇叭有什麼問題嗎?

「我從不介意你有任何的缺憾。因為我也不是一個完美的人。」

對白以他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背後,這是什麼一回事!?惡作劇電視節目的拍攝現場嗎!?

「即使你真的永久失去了聲音,即使你失去的是你的四肢又或是意識,我也不會介意。因為我遇上了你,我的另一半靈魂。」

生硬地把頭部轉向聲音的來源,那個人果然就在那兒。手上的是一大束紅白交錯的玫瑰花束,另一只手上的是一支簡樸的銀色指環。

「由我發現我喜歡上你的瞬間開始,我就相信我再也不可能喜歡上另一個人了…我會永遠伴在你身邊,用自己一切的能力令你幸福。把你之前所遇上的不幸的份都償還給你。」

那個人──阿爾佛雷德在他面前單膝跪下,把花交到他的手上,再牽起了他的左手,溫柔地吻上了他的無名指。

「那麼,你願意在這只能直通心臟的手指上套上只屬於我們的誓約之戒嗎?我的公主陛下…我最愛的亞瑟。」

什麼嘛…答應不就只有一個的嗎?

自第一次見面他牽起自己的手的時候,亞瑟.柯克蘭就永遠也沒法拒絕阿爾佛雷德任何的要求的了…不是嗎?

『I DO』
這一瞬間他有種自己發出了聲音的錯覺。他沒法停止他的眼淚,也沒法子停下他不停上下移動的頭顱。

為什麼…為什麼這些對白明明就是自己寫出來的,阿爾也只是照著唸而已。為什麼他就是會如此的感動?明明就沒什麼大不了的,為什麼他的淚水就是停不下來?

看到了他的答覆後,阿爾佛雷德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他緊抱著亞瑟,為他吻去淚水,用手輕掃著他的背部…這又讓亞瑟的淚水掉得更兇了。

「這世界上有六十多億的人口,我們能夠相遇相戀的機率就只有六十億分之一左右吧。這不就是命運了嗎,亞瑟。擁有命運加持的我們是絕對會幸福的,HERO───阿爾佛雷德.F.瓊斯我絕對會令你幸福的。」

把手上的指環套到亞瑟的左手無名指上,他無比認真地說。他都說到這地步了…除了相信外,還有別的選擇了嗎?

他緊緊地回抱著阿爾佛雷德,很幸福…現在的他真的快要溺死在幸福感之中了。


好久不見的所謂OMAKE:

「哈啊哈啊…米英…米英真的太萌了!我有這個影片我可以配十碗白飯吃了!」
「為什麼我們要躲在這兒看漢堡向眉毛求婚?為了這計劃我已經一星期天天也只睡兩小時了…你放我回家睡好不好?本大爺累了就不可能像小鳥一樣帥的了…」
「啊哈哈,本田~你這片帶子是打算在婚禮上播的嗎?我幫你弄後期好嗎?KORUKORUKORU…」
「嗯,兩位的問題我會善處的了。」

開什麼玩笑,給伊凡先生一弄後期,這片美好的米英精神糧食不就會變成了恐怖片嗎?我可打死也不會放手的。

後記:已經很努力浪漫的了…不過天生沒浪漫細胞我也沒辦法(汗)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田菊覺得有點苦惱。他那個一直堅持死線前才是最佳工作環境的合作伙伴現在笑得春風得意愉快地在工作著。

哎啊啊…今天出門前沒有把衣服收回來呢…一會兒下紅雨的話怎麼辦?不,下雨也許是一件好事。下雨潮濕的話火藥也點燃不了的吧。

他沉默的看向工作室的另一面,那兒正被兩種婕然不同的氣氛充滿著。一方是由阿爾佛雷德散發出來的粉紅色帶有小花的空氣;另一方則是由伊凡所發出的黑色帶有詛咒兩字的空氣…而在他們正中央工作的基爾伯特努力的彎下腰把自己縮成一團以逃避上空那兩股交鋒的空氣。

真是辛苦基爾伯特先生了呢…今天的點心就吃他最喜歡的德國肉腸和啤酒吧。當是小小的獎勵一下他的努力呢。

「呃…吶?漢堡你今天心情很好呢,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大概是因為再也受不了這厄異的氣氛,基爾伯特努力地擠出笑容問著開小花的阿爾佛雷德。

喔喔!基爾伯特先生你真勇敢!我簡直是想送你兩箱的小鳥玩偶呢!

「你也看得出來嗎!小鳥伯特!」
「我不叫小鳥伯特好嗎。」
冷淡地白了對方一眼,基爾伯特冷靜地回答阿爾佛雷德。不可以生氣的…跟KY生氣只會令自己難受。這點跟阿爾佛雷德共事了好幾年的自己不是很清楚的嗎?

冷靜,冷靜。基爾伯特你是個成熟的大人,別跟這個毛也沒長齊的小鬼過不去。

「到底發生了什麼好事啊?HERO先生?」
基爾伯特忍下想抓起阿爾佛雷德來為他進行一場受身訓練的衝動,再次強行揚起笑容。

雖然嘴巴在抽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生氣…可是KY又怎會那麼細心呢?

「你知道嗎小鳥!亞瑟前兩天給了我這張寫著:『求婚也得有指環花束吧!這點也做不到我才不會跟你結婚呢!』的字條喔!這不就表示要是我拿了一只指環跟花束去求婚亞瑟就一定會答應了嗎!?嗚喔!這不是太令人興奮了嗎?菊,你說花束要什麼樣的才好?亞瑟最喜歡的玫瑰是一定要的!九百九十九朵好還是一千零一朵好?紅色還是白色混合紅色好?想到亞瑟收到的樣子已經令我很興奮了!他一定會臉紅紅的收下…然後就馬上掉眼淚的!嗚啊!哭著的亞瑟真的太可愛了!」

看到阿爾佛雷德來勢洶洶的衝向自己,在同人會場大手席中坐了十多年;看過了不少夏冬COMI的開場衝刺的同人老手本田菊也給對方的氣勢嚇了一跳,呆了幾秒才懂得作出反應。

求婚…?花束…?指環?嗚啊啊!梗啊!

「菊?你的口水?」
「這不是重點!阿爾佛雷德先生!」

緊緊地握著剛剛對方用於身體語言舞動的手,他的嘴巴還是不受控制的分泌出大量的唾液。可是形象什麼的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知道你一定是不只想用花跟指環求婚的對嗎?你一定有其他想法的吧!不管要花多少錢,有多難達成!我們WW遊戲工作室一定會全力支援你的!」
「咦咦咦咦!」
「我說了就算!誰反對減薪三個月,乖乖聽話的有獎金如何!?」

有什麼比精神食糧更重要!?一生一次的米英求婚EVENT啊!要有多少輩子的修行才能看到這美好的事情?不管發生什麼事,付出任何代價也絕對不可以錯過啊!

後記:求婚篇開始(趴下)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由自己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覺得自己不可能被任何人愛的了。

剛開始察覺自己不被愛的是五歲的時候吧。他得了一個大型比賽的優勝,他滿心歡喜的把獎狀拿給父親看…卻換來了父親的一個白眼。

為什麼兄長們得獎父親會高興得不得了…而自己得獎父親卻愛理不理,這麼明顯的分別就連五歲的他也能明白。父親不愛他,對吧。

他母親的身子並不強壯,在他五歲的時候就已經長期躺床了。他又怎可以跟她說這些事情讓她勞心?他努力地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編了很多謊言說給母親聽。在學校中跟朋友冒險發現了老師的秘密,在公園玩耍時發現了沒被人發現過的秘密基地等等…

現在回想起來…那些都是一些完全不合羅輯的小孩夢話,母親是不可能沒發現自己在說謊的。她只是看到拚死說謊的自己而不忍心說穿吧。

『母親…對不起…我還是讓您操心了。』
在那件事的半年後左右…母親也過世了。自此之後,他就不知道如何被愛了。
他變得異常害怕自己表錯情。他值得被愛嗎?愛情到底是什麼?

在跟瓊斯一家相處了好幾年後他對家族之間的愛也比較能接受了。瓊斯夫婦和孩子們愛他,他也愛著他們。不過…對男女之間的愛他還是沒法子的接受。

中三,十四五歲本應是異性最感興趣的年紀,但他卻對這些東西沒什麼大的興趣。也有同學們因為好奇而把色情刊物強塞給他看,出於他自己意料的;他對書中的女性並沒有產生生理的反應。

也許是因為在他眼中女性是神聖的象徵吧。他的確覺得女性的身體很美,也很喜歡看女性的身體…可是仔的身體就是沒有什麼的反應。這麼年輕就發現了自己的性取向問題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不幸了。而且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他好像對自己的弟弟…

他告訴自己那只是個錯覺…可是他就是沒法把眼睛由阿爾身上移開。

那時候牽著自己的小手已經變大了。臉上的嬰兒肥還沒有完全退去,但已經開始帶有男性的英氣…對方的力氣從小就已經被自己大,雖然還沒法完全環抱自己但卻能給予自己無比的安全感。
伴隨著罪惡的安全感…

那孩子戀愛了…喜歡上別人了。

也許他應該為此感到欣慰…這樣的話他也可以由這背德的感情中走出來了吧。

用好哥哥的身份向他解釋這感情,成功換來了他的一聲喜歡。我也喜歡你…阿爾。可是你跟我的喜歡一定是不一樣的吧。

即使不可以以戀人的身份接受對方的愛…以兄長的身份就可以的了吧。一直一直在他的身邊守護著他,看著他成長…看著他得到幸福…那就夠了的吧。

沾有阿爾淚水的胸口很熱。熱得快要燒起來了。他是真心覺得只要阿爾幸福就好的…可是為什麼他還是會心痛?

也許他沒有被收養…也許他生來就是個女人的話…他就不用這麼苦惱吧?

也不,正因為他是男人…正因為他是阿爾佛雷德的哥哥…他才能這樣子的待在對方的身邊吧。

「阿爾你要幸福喔…」
他用手掩蓋著自己的臉孔,讓忍耐已久的淚水流下來。要是淚水可以連同多餘的感情一起流出來…他想他願意哭乾他的淚水以換取跟阿爾佛雷德相處的時間。

後記:(用茶杯用銀匙掘出了一個小口)也快…填完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他急忙地衝回家的時候,少有的父母都已經在家中了。他什麼也沒說,連跟父母說一句我回來了也沒有就馬上的把自己關到房間去了。

不管爸爸媽媽和先回到家的馬修怎樣的拍門他也沒有開門的意欲,他用棉被把自己整個人包起來。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是最好的。很可怕…他剛剛那一瞬間居然希望亞瑟丟下基爾佰特;對他微笑拉著他的手跟他一起回家…

他不是HERO嗎?為什麼看到一個需要幫助的人會希望他被人丟下的…?

難不成他被什麼鬼怪上身了嗎?嗚嗚…好可怕…他不要啊…

亞瑟哥哥…亞瑟哥哥快來救救他啊!他是HERO!他不要當妖怪啊!

「阿爾?發生了什麼事嗎?可要開門給我說給我聽嗎?」
畢竟他們家跟拜爾修米特家的距離不遠,亞瑟回家花不了多少時間。他大概是聽了爸媽的話才會來拍門吧。
亞瑟的聲音充滿著擔憂…這讓他即使是知道把實情告訴亞瑟之後會得到的結果還是忍不住打開了門。

映入眼睛的是亞瑟驚慌的面孔,打開了門後對方馬上的把自己收入懷中,不停的問他問題。

「在學校中被人欺負了嗎?考試考壞了?還是身體不舒服?快告訴我吧。爸媽跟馬修都很擔心你喔…」
輕輕地拍著對方的背,沒有責怪,沒有好奇,有的只有關心。心裡暖暖的,要是這懷抱只屬於自己有多好?

「亞瑟哥哥…要是有一個人看到另一個人跟別人在一起會很難受…很想他丟下別人跟自己說話…這個人是有什麼病嗎?」
亞瑟的話一定不會害怕他的吧…亞瑟的話一定可以幫他解決的吧。亞瑟可是他最自豪的哥哥…一定沒問題的。緊緊地拉著亞瑟背部的衣服,他是這樣告訴自己的。誰討厭他他都不會介意…只有亞瑟…只有亞瑟討厭他是會令他心痛至死的事情。

「這不是病喔,阿爾…這是戀愛。」
「戀愛?」
「對,是戀愛。」
亞瑟對他露出了微笑,那跟爸媽在他們中學入學禮上露出的笑容是一樣的。那叫什麼?欣喜的笑容?

「人類多多少少也會有叫獨佔慾的慾望喔。看到一個人跟別人在一起會很難受…很想他丟下別人跟自己說話…這就是獨佔慾了。每個人也會有的不是病喔。」
「那戀愛是什麼…就是喜歡一個人嗎?像我喜歡爸爸媽媽一樣?」
「的確是喜歡一個人的意思,可是不是像喜歡家人的感覺。戀愛是見到對方會心跳不已,看不到對方會想著對方…巴不得整天都和對方在一起…這就是戀愛。」

亞瑟輕輕的把手按於阿爾佛雷德的胸口上感受對方的心跳。噗通噗通…跳得比正常快一點的心臟和衝上臉頰的鮮血…這就是戀愛?

「阿爾,喜歡上別人不是一件壞事喔。能找到一個喜歡的人…跟對方手牽手走完人生的道路,這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喔。」

亞瑟對阿爾佛雷德露出了溫和的微笑,心臟在跳…跳得很快,像是要蹦出來的似。

這是戀愛。他愛上了自己的哥哥。

「亞瑟哥哥,我喜歡你…最喜歡你了。」
「我也最喜歡阿爾了!能有你和馬修這樣出色又乖巧的弟弟真的太令我自豪了!」

不是這種啊…亞瑟。我不是因為你是哥哥才喜歡你的…我對你是…

「我真的是喜歡你的亞瑟哥哥。」
緊緊的抓著對方的衣服,他默默地流下了淚水。

你教會我明白這感情…可是要是喜歡對方的心情沒法傳遞…你又可否為我解決呢…我所喜歡的亞瑟哥哥。

後記:(被自己開抗的土活埋什麼也說不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愛上自己的兄長的,一次也沒有。

有那個男生小時候不是夢想自己是小王子;在長大後能夠娶到一個溫文儒雅的公主為妻,生下一窩可愛的孩子呢?

他一直也以為自己對亞瑟只是一份過於深厚的兄弟情,直到那一天為止。

一如以往被女生包圍著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連馬修也受不了先行回家了。他不明白為什麼女生們都會黏著他,他雙親是獸醫的事並沒有大事張揚;成績也是只中上而已(他根本就懶去複習,馬修才是每年學年首五名的常客啊)。

體育算是他最出色的地方了吧。可是女生們不是說班上那幾個體育能手身上很臭很討厭的嗎?那應該不是這個原因吧。
理想的戀人不該是像他的亞瑟哥哥那麼子的嗎?對女生溫柔(亞瑟哥哥堅持這是紳士的基本),家事幾乎全都會做(除了料理真的不太行),成績長期學年第一品學兼優(不良的部份好像都只對法蘭西斯發作)而且身上都很香呢。

跟媽媽一樣淡淡的玫瑰香,但又沒有媽媽身上的消毒藥水味道,而是帶有書本的書香。那就是亞瑟,在他眼中近乎完美;儘管沒有血緣關係…也是他最敬愛;最自豪的哥哥。

想著想著…突然很想見他。想抱著那只不算粗壯的腰身…想聽他用那標準的倫敦腔叫自己的名字…想拉著那比正常低溫一點的手…

能馬上飛回家就好了…跟亞瑟在一起比和這些女生在一起快樂多了。這些女生喜歡為了他多對那個人說了一句話而吵架;為了跟他有了一剎的接觸而尖叫…煩得要命;害他都以為自己不是正常人了。

快點回家…好想快點見到亞瑟啊。

加快了腳步但還沒到達跑的程度,要是他用跑的話明天一定會有很多女生哭著問他是不是討厭她們的了…那不但麻煩而且更會令亞瑟不高興。

亞瑟是女權以上的紳士,就算是爸爸欺負媽媽他也會生氣的。要亞瑟知道自己弄哭了女生,一定不會再理會他的。想到這點他就不敢再加快速度了…誰討厭他他都不在意…但只有亞瑟不行。

要是亞瑟討厭他的話他一定會哭死的。

「亞瑟哥哥!?」
才走一半的路程,就看到他剛剛想念的人站在路邊…而且還有一只很大的小鳥在旁邊…是叫基爾伯特吧…亞瑟的青梅竹馬朋友,眼睛有問題的那個。

對方搖擺不定一副要昏倒的樣子,而亞瑟則是有點擔憂的看著對方;並不時在對方快要倒下的時候飛快的扶穩他。他知道兩人只是朋友…而且相信是因為太陽太猛烈令對方的眼睛問題嚴重化令他不知可不可以平安到家亞瑟才會這樣子跟著他的吧。

不知為什麼的覺得很生氣。他有見過亞瑟這樣的表情,就是在他自己發高燒的時候。那是亞瑟擔心得不得了,不吃飯,連睡也不睡的來照顧他。這不只是對他…連對朋友也是這樣的嗎?

把亞瑟放在第一位的他在亞瑟的心中難不成不是第一位?他不要!這到底是什麼感情…對著爸爸媽媽馬修也從沒出現過的…

很難受…連呼吸也像是一種痛苦的似。他已經沒法作出任何思考…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跑;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不可以在這裡多留一秒…他會崩塌的…

明明就沒做錯任何事…明明就不討厭亞瑟和他的朋友…

為什麼胸口會痛…痛得喘不過氣來…

誰來救救他…告訴他發生什麼事了啊?

後記:久違的阿普出場了…像只麻雀一樣的需要愛護(靠)開始看到可以收尾的曙光了,感動!
子米超級受歡迎的!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拿起拆信刀一刀一刀的把頭髮割下,淺金色的髮絲一束一束的掉在地上…

不要再有什麼期望了。

連親生父親也不願意給予的東西…外人又怎會願意給他呢。別再妄想了,亞瑟.柯克蘭。

「基爾…父親不要我了。」

有些什麼隨著淚水和頭髮落下;心就像是碎裂般的痛…只要不期待就好了,只要不期待就不會再心痛了對吧。

父親的手是冰冷的,那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他真的分不清楚。冷氣由父親的手慢慢的傳至全身…好冰好冷,眼睛很酸很想哭。

他還在期待父親的反悔嗎?

「亞瑟,你好。由今天開始我們便是一家人了。你喜歡的可以叫我們爸爸媽媽…不習慣的話叔叔嬸嬸也可以的喔。」

說是養子卻沒有轉移戶籍,父親也不會給予他們任何的資助。這些不合理的條件早在他們討論的時候已經聽見的了。沒有金錢的利益…連法律上的親屬關係也沒法得到…瓊斯夫婦是為什麼會希望把他接回家一起生活的?

「來,亞瑟。我們到新家去吧。」

瓊斯太太的手很溫暖;溫暖得令他想哭…自母親死後就沒有再被人這樣子拉著一起走了。父親不關心他,兄長看不起他…唯一比較親密的基爾伯特和路德維希母親早逝,父親又是他們家的管家,工作忙碌…光是陪伴自己的兒子們也快抽不出時間來了,又怎會在工餘時間有空去拉拉這位小少爺的手呢。

瓊斯家的房子並不是特別大,甚至以一對獸醫夫婦來說是異常的細小。房子樸素實用,有一個小小的花園;完全看不出居住的人和商界龍頭柯克蘭家是世交。

「看到亞瑟你,那兩個小笨蛋一定會很開心的呢!」
「你真是的!別叫自己兒子們當笨蛋!叫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
「是的是的,老婆大人!我是笨蛋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笨蛋,有個這麼可愛的妻子,有兩個活潑聰明的兒子,還有亞瑟這個乖巧的養子…我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呢!」

這是一個亞瑟所不了解的世界;被罵了,還可以笑得如此的幸福…責備別人,別人不反省…自己卻漲紅了臉,用生氣來遮掩自己的害羞…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難不成正常的夫婦都是這樣的嗎?

無視了自己沒法了解的瓊斯夫婦,亞瑟好奇的四處張望著。園子比不上柯克蘭家的大,可是花卉的美麗程度卻絕對不輸給那兒;這證明了它們得到了很悉心的照顧。

也許當他們的孩子也不錯吧。能把花卉照顧得這麼好的人不可能是壞人的。

「爸爸!你們回來了嗎!」
「阿…阿爾,不行啊!要是撞倒爸爸怎麼辦?爸爸你說是不是?」
「爸爸爸爸,那個哥哥是誰?」
「他今天開始就是你們的哥哥喔。亞瑟,他們是我的兒子們。那個藍眼睛的是哥哥,叫阿爾佛雷德;那個紫色眼睛的是弟弟;叫馬修。阿爾,馬修,要和亞瑟哥哥好好相處喔。」
「好~」
金髮的雙胞胎中的哥哥…是叫阿爾嗎?愉快的向著他撲來,在近距離的觀看之下那雙藍色的眼晴更像是天空一樣的美麗。他緊緊的拉著自己的人,快樂的跟亞瑟說話。

「你好喔!阿爾想要一個哥哥很久的了!亞瑟哥哥!我們要當一對好兄弟喔!」
如同陽光的笑容,親密的拉著自己的人…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後記:過去X1…下篇可能是戀心發現?
阿爾父母建議形象是熟年米+女英(喂)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亞瑟,你不熱的嗎?」

當阿爾佛雷德由睡眠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自己心愛的戀人正跟以往受到打擊時一樣,用棉被把自己包裹得像只棕子一樣。他昨天沒有做過什麼特別過份的事情(他只有行使他身為戀人的合理權利而已)…他可以想到的理由,就只剩下一個而已。

「只是那個小鬼回家了,用不著這樣難過吧?出來吧!」
這樣子的亞瑟真的很可愛,雖然現在是秋天,可是蓋這麼厚的被子還是會熱的吧。
要是亞瑟流了汗吹了風後感冒他可是會被以菊﹑伊莉莎白和馬修為首的「防止ky傷害傲嬌協會」的成員們一定會直接槍斃他的吧。

為了不讓亞瑟成為寡夫,他得盡快把亞瑟由棉被中拉出來啊!

「亞瑟,我讓步了!要是哪天那對夫婦想休息一下又或是有什麼事情要做的話我就把那小鬼帶來給你照顧如何?開了暖氣你就別蓋棉被吧!菊說過一冷一熱很容易病的!乖乖的出來吧!」

他用了點力氣想拉開那張妨礙他跟亞瑟肌膚相見的棉被拉開;可是因為害怕自己的怪力會傷到亞瑟而沒有使出全力…他竟沒法勝過亞瑟拉回去的那股力度。

棉被正在微微的振抖著,亞瑟是在哭吧?

可惡!可以弄哭亞瑟的就只有他一個啊!那個不管是血緣又或是戶籍上都和他們沒關你的小鬼何德何能可以弄哭他啊!?

「亞瑟,我生氣了。要是弄痛了你我可不負責的。」

阿爾佛雷德使力拉著被角,過度的用力令手產生了疼痛的感覺。漆黑的感情頓時充滿了他的心頭,有一股沒法話喻的怒火在心中燃燒…感覺真差。

就在他準備用全力拉走那棉被的時候,亞瑟把自己的右手由棉被中伸了出來。帶點病態白的手臂上有一點點的紅痕,那是他昨天晚上的傑作;他只欣賞自己的傑作不到幾秒的時間,亞瑟就用力的往他臉上丟了一團紙團後又再次把手收回棉被中去了。

『你生氣我也生氣!我什麼時候變成瓊斯太太的!?阿爾佛雷德你這個大笨蛋!』

什麼嘛,原來是為了這點小事嗎?他的亞瑟也真的太可愛了!剛剛的煩燥感就像是不曾存在一樣的消除得一乾二淨…

啊啊…亞瑟果然是他的靈藥呢。

「亞瑟你太可愛了!我們都一起住了那麼多年,應該做的已經做了;不該做的也已經做了…被稱呼為瓊斯太太也不過份吧。而且…」
阿爾佛雷德爬上了他和亞瑟的雙人床,緊緊的把對方抱著。他用溫柔的聲音對著棉被中的亞瑟說話,就像對著自己最重要的寶物似的溫柔。
「這樣的話不就每個人也知道你是我的東西…我是你的東西了嗎?」

忍不住的漲紅了臉…為什麼這個人說話總是這樣真接的…?不過…也就是因為這樣子才是他最喜歡的阿爾佛雷德吧。

再次用力的住對方臉上丟出紙團…你可以滿足我的願望嗎?我的丈夫。

『求婚也得有指環花束吧!這點也做不到我才不會跟你結婚呢!笨蛋阿爾!』

掙開了對方的懷抱直接衝進浴室,亞瑟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難得率直了這麼的一次…阿爾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後記:OO篇突入(動畫風)所以這篇的篇名是個大挑戰…眉毛文無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爾,你想要吧。」
這是一個淫穢的畫面。亞瑟只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衣,從沒扣好鈕釦的正面可以清楚的看到潔白的肌膚和小巧挺立的紅點。

沒有東西遮掩的下身腫漲著,前端的分泌在暗淡的燈光下顯得閃閃發亮。那雙平常像是湖水般清的碧綠現在充滿了情慾的色彩,他全身也在散發出我想要你的感覺。

「呢…阿爾…你想要我吧…快來喔…」
抓著對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觸摸到的地方都異常地灼熱…是來自哪一方的熱量?現在好像都沒關係了。

「阿爾…來嘛…」
現在…只要快點把這灼熱鎮下來就好了。

他吻上了目瞪口呆的對方,把對方身下的衣物一一的解開;先是厚重的牛仔褲,再是貼身的星條旗內褲──接著出現在他眼前的就是他現在最渴求的器官。

「嘻嘻…好大。阿爾你的真的很大喔…小時候明明的就是那麼小的…」
「亞瑟…」
「好熱好大…真想你快點進來…被你填得滿滿的…」

阿爾佛雷德看著愉悅地握著自己的分身,伸出豔紅的舌頭為自己服務的戀人。理智上他知道自己必須讓對方停下來的…可是生理上卻沒法子阻止對方。
溫熱的黏膜包裹著自己最脆弱的地方,細心地刺激著每一個敏感點…只要是男性都無法抗拒吧。

「亞瑟…快停下來…我要…」
「想射就射吧…我會吞下去的…」
惡質地用舌尖刺激著鈴口並不時用力的吸吮,如他所願的對方很快就把溫熱的液體散在自己的嘴巴中了。

「呵呵…真濃…雖然是腥腥的,可是卻滿滿是阿爾的味道呢~」

完全沒有任何難受的樣子,亞瑟就在阿爾佛雷德的臉前把他的體液吞下。他讓口中剩餘的液體都流在自己的手指上,再把那只沾上了液體的手伸向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亞瑟!」
「嗚嗚…」

他把自己的手指探進了自己的後穴中,粗暴的動作帶來的痛楚令他發出一聲聲悲鳴…可是他並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反而是把手指更加深入,讓手指進行擴張動作的幅度變得更大。

亞瑟是用跨的方式跪坐在阿爾佛雷德身上的。於阿爾佛雷德的角度,亞瑟的動作可是一覽無遺。手指的動作…前方挺立的部位…連後穴中的粉紅色黏膜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突然…有種悲哀的感覺…
亞瑟…你不依靠酒精就真的沒法在這個時候面對我?
即使是過了數百年,由兄弟變成無關的人…再轉變成戀人關係;也無法治癒你心中的傷痛嗎…?

「阿爾…你不專心呢…」
臉上傳來的冰冷觸感馬上把他心神喚回,眼前的是亞瑟…把後穴對準自己分身的亞瑟。

他的先端能感受到對方後穴動作時的震動,那兒一開一合的像是在邀請他進入…

也許以後自己和對方都會後悔…但現在他已經沒法子去拒絕這誘惑了。


「抱歉…我動不了,亞瑟你可以自己來嗎?」
「別小看我了,你這個青少年…這種小事我會做不了嗎?」

要是這是你希望的…那我們就一起沉淪吧…亞瑟。





「好棒…阿爾的東西把我填得滿滿的…好舒服…好棒…」
亞瑟用手按在阿爾佛雷德國的小腹上不停的動作,狹小的房間中頓時充滿著淫穢的水聲。水音刺激著他們的腦袋,平常的話亞瑟早已因為羞恥而選擇掩上雙耳…但在被酒精影響下,這全都成了最好的催情劑。

「啊啊…我愛你…我愛你…阿爾佛雷德!」

在清醒時絕對不會說出口的說話,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可以這樣子借酒精的力量率直地說出來吧…

「我也愛你喔…亞瑟。」

在你最難受的日子你沒有拒絕見我…雖然你借用了酒精的力量,但你還是來找我了。在這天得到的這一句我愛你,是這麼多年來對方所送最好的一份禮物呢。

「我好喜歡你喔…亞瑟。」
他輕輕的用嘴巴封著還在自己身上不停動作的人的唇,並且把對方推回床上去。
要是真的只要亞瑟一個人做完也太不男人了吧。更何況他不只是個男人更是一個偉大的hero呢。

「阿爾?」
「為了感謝你剛才的努力,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
他的嘴角微微的向上揚起,剛剛在心中的憂鬱就像是霧一樣的被吹散。

只要他和亞瑟相愛的話,不管走多了多少圈的錯路也是可以前往happy end的。得醉了才能在這天面前自己已經比完全不能見到自己進步了。總有一天,亞瑟會可以露出對著小時候的他一樣的美麗笑容在這一天跟他說我愛你的吧。

「嗯,亞瑟;你是最棒的。」
「阿爾你也很棒喔…」
他再次在亞瑟的唇上輕啄了幾口,就開始了律動起自己的身體。有很多事想說,有很多東西想讓亞瑟知道…不過,還是先完事再說了吧。

Omake:
整個人也昏昏欲睡的…腦袋什麼也想不到。耳邊都是沙沙作響的雨聲…好討厭…

阿爾…阿爾…別再丟下我…

阿爾是個不會說謊的男人,他說了不會再離開就真的不會離開的…自己很清楚也很相信對方的。

可是就是會不安啊。

「阿爾,你想要吧。」
阿爾…就緊緊地抱著我…用你的愛為我消除不安吧。


PLURK小短篇:

1.
因為醉了而一夜情的米英。

「亞瑟你夠了!又不是被強姦的女人你用不用哭成這個樣子啊!?」

阿爾佛雷德不否認他有點強姦的嫌疑…可是到最後亞瑟也不是說「阿爾乖,阿爾說什麼都好…」的嗎?那就是同意了吧,HERO才沒有犯罪啊!(雖然很明顯對方不知道自己答應了什麼)

「我明明就決定了第一次要給自己喜歡的人的…為什麼會給了自己弟弟的…梅林我對不起你…亞瑟利絲我沒面目見你們了嗚嗚嗚…」
「什麼!?你是第一次!?」
「是又如何!」

喔喔…蓋著被單含淚看著自己的亞瑟實在太可愛了…他的小HERO又站起來了…而且自己居然成為了亞瑟的第一個男人…喔喔…太幸福了!

「那很容易解決呢。」
他微笑低頭吻上亞瑟的唇,即使昨天晚上親了那麼多久還是不會令人生厭呢。
「只要你愛上我就什麼也解決了吧,DARING。」

2.
「國家沒有什麼永恆的,這點你不是很清楚的嗎?」他抬頭看著阿爾佛雷德,露出了苦澀的笑容。「開鎗吧。」

抵在自己頭上的鎗枝在振抖,那個人少有的在害怕。「說你不想死…亞瑟…求你了…說你不想死啊…」「比起別人動手,我比較想死在你手上喔…阿爾佛雷德。」用微笑回答著對方帶哭音的哀求…這是真心的。

求你了…動手吧…我的阿爾。要是我們其中一個必須迎接死亡的話…我希望那個人是我。你還年輕…你還活得不夠多…活下去,好嗎?

「活下去。阿爾佛雷德…美國。你得活下去,連我的那份一起。」鎗聲響起。他們都無法自制地流淚了。


後記:我越來越不會寫文了…對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