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很久很久以前,眉毛王國的國王有一個擁有美麗粗眉毛的孩子,大家都叫她眉毛公主。

眉毛公主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已經化成空氣而失蹤了。他那傷心的鬍子父親原本是不打算再娶的,可是在某一天他被人用水管指著喉頭迫不得已下只好答應把對方娶回家。

眉毛公主新的母親是個有著大熊般體格的傢伙,他每天每天都在花園種著他的向日葵,把眉毛公主最心愛的薔薇們連根拔起。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幾天後,眉毛公主終於忍不住了。他把新母親的向日葵們弄亂後就頭也不回的帶著自己心愛的薔薇苗離家出走。

新母親看到心愛的向日葵被全弄死了後非常的生氣,他馬上跑到自己的房間中向眉毛公主母親留下的魔鏡問:「魔鏡啊魔鏡,是那個傢伙把我的向日葵弄死的KORUKORUKORU…」

「誰?」
「眉毛公主嗎?這傢伙總是在反抗我呢…KORUKORU…18年後才死太便宜他了,馬上找那個臭漢堡去殺了他!!」

新母親決定派人去殺死眉毛公主,可是,因為憤怒而衝暈了頭腦卻很不清醒地派了他最不忠心最不聽話的部下去進行這個任務…看來眉毛公主是必定可以逃過這一劫的了。

「可惡!為什麼我就得因為那水管而受這種苦啊!」
可憐(?)的眉毛公主正在感慨(?)著自己悲哀命運的時候,改變他一生的男人出現了!

「先生你是不是眉毛公主啊?」
在眉毛公主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在地上蹦蹦跳跳﹑看上去油膩非常的巨無霸漢堡。

雖然眉毛公主向來都很看不起這些不健康的垃圾食物,但基於禮貌…基於他那個在大叫的肚子…他還是回答了巨無霸漢堡的問題。

「大家是這樣子叫我的。不過我是個男人,而且有個響亮的名字叫亞瑟。」
眉毛公主…亞瑟流著口水的看了看巨無霸漢堡,看上去的確是很不健康…而且油油的不好吃。可是,在快餓死的時間是不用管那麼多的!對吧!

「那麼……啊!!!!你為什麼要咬我啊!HERO不是用來吃的快放口!」
「漢堡的存在意義就是給人吃!而且我快餓死了!你身為食物就犧牲小我一下成為我身體的一部份吧!啊哈哈!」

就在兩人正進行著:我咬你啊!你咬我!?我咬回去的戲碼的時候,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叭啦啦啦~啦啦~

在尤如低成本電影的特效的閃光和煙霧散去後,亞瑟發現自己口中咬著的不再是那個看上去油膩非常的巨無霸漢堡了。

巨無霸漢堡變成了一個有著呆毛的金髮藍瞳青年,這是那門子的爛劇情!?

「啊哈哈!!臭水管的詛咒終於解開了!!那樣子HERO就可以去報仇了DDDDDD!!」
被嚇的忘記了放開緊咬著對方的嘴巴,每個童話故事都是用美麗的公主親吻來解開王子魔咒的…
可是………

一.他不是公主。(他的出生證明上的性別欄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寫著他是個男生啊!雖然因為父親的興趣總是被叫公主…可是他還是男的!)
二.對方不是個王子,只是個巨無霸漢堡包。
三.這點很重要!他沒有吻對方!他只是咬了對方一口!從來沒童話是說漢堡被男人咬了後會變成個帥哥的。

所以綜合以上三點,眼前發生的這件事不是因為自己餓暈頭而看到的幻覺,就是他心愛的朋友小精靈們的惡作劇吧。

「對了!亞瑟你是那臭水管的孩子對吧!」
「我才不是那傢伙的兒子!我媽可是個很溫柔很透明的人啊!他叫做…呃…我媽叫什麼名字來著…?總之我就不是那水管的孩子!他只是個用暴力迫紅酒混蛋娶他回家佔領我家花園的大混球!」
「可是法律上他還是你媽吧。」
「是又如何!我不會叫他媽的!他明明就是個男人為什麼要我叫他當媽啊!」
「那就好了。」

亞瑟看著對方愉悅地點頭的樣子感到不解,他是不是水管的孩子有什麼關係?

聽他的說法他看上來好像很恨那個臭水管的呢…總不會是打算要是自己是那水管的孩子的話就把他殺死發洩吧?幸好他不是,而且就算他死了水管也不會傷心難過而是快樂地把園子裡的薔薇都拋棄,重新種下很多很多的向日葵了吧。

「啊哈哈!那樣子就好辦多了!要是你是水管的孩子我殺了你的確會很爽可是卻會順了那水管的意!你不是他的孩子我就可以不用考慮什麼的不殺你了!」

一面解釋一面順手的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緊在低頭思考的亞瑟,突如其來的懸浮感令亞瑟有點不知所措,他只能死命的環著對方的的頸部以平衡自己的身體…可惡!為什麼這漢堡的力氣會這樣大的!?

「這是什麼爛理由!放我下來啊!你這臭漢堡!」
「雖然我很喜歡漢堡,但我不叫臭漢堡!HERO的名字是阿爾佛雷德喔,亞瑟~」
漢堡…阿爾佛雷德露出了一個傻呼呼的笑容,那個笑容中充滿著陽光氣息…那宛如太陽的笑容令亞瑟一時看傻了眼,這傢伙其實也長得不錯呢…

「你就來當我老婆好了!最想殺的義子成了最討厭敵人的老婆什麼的一定可以氣死他的!好,就這樣子決定了!我不接受反對意見!」
「咦咦咦!?」
「放心吧,我一定會令你幸福的!」
「我沒有答應你放我下來啊!」
「DDDDDD!亞瑟你掙扎小心掉下去啊~」

之後,眉毛公主就和漢堡王子過著性福快樂的生活;沒有人再破壞公主的薔薇園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後記:別問我阿米跟亞瑟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的,童話一向是這樣的不是嗎(被打)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很久很久以前,眉毛王國的國王有一個擁有美麗粗眉毛的孩子,大家都叫她眉毛公主。

眉毛公主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已經化成空氣而失蹤了。他那傷心的鬍子父親原本是不打算再娶的,可是在某一天他被人用水管指著喉頭迫不得已下只好答應把對方娶回家。

眉毛公主新的母親是個有著大熊般體格的傢伙,他每天每天都在花園種著他的向日葵,把眉毛公主最心愛的薔薇們連根拔起。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幾天後,眉毛公主終於忍不住了。他把新母親的向日葵們弄亂後就頭也不回的帶著自己心愛的薔薇苗離家出走。

新母親看到心愛的向日葵被全弄死了後非常的生氣,他馬上跑到自己的房間中向眉毛公主母親留下的魔鏡問:「魔鏡啊魔鏡,是那個傢伙把我的向日葵弄死的KORUKORUKORU…」

「誰?」
「眉毛公主嗎?這傢伙總是在反抗我呢…KORUKORU…18年後才死太便宜他了,馬上找那個臭漢堡去殺了他!!」

新母親決定派人去殺死眉毛公主,可是,因為憤怒而衝暈了頭腦卻很不清醒地派了他最不忠心最不聽話的部下去進行這個任務…看來眉毛公主是必定可以逃過這一劫的了。

「可惡!為什麼我就得因為那水管而受這種苦啊!」
可憐(?)的眉毛公主正在感慨(?)著自己悲哀命運的時候,改變他一生的男人出現了!

「先生你是不是眉毛公主啊?」
在眉毛公主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在地上蹦蹦跳跳﹑看上去油膩非常的巨無霸漢堡。

雖然眉毛公主向來都很看不起這些不健康的垃圾食物,但基於禮貌…基於他那個在大叫的肚子…他還是回答了巨無霸漢堡的問題。

「大家是這樣子叫我的。不過我是個男人,而且有個響亮的名字叫亞瑟。」
眉毛公主…亞瑟流著口水的看了看巨無霸漢堡,看上去的確是很不健康…而且油油的不好吃。可是,在快餓死的時間是不用管那麼多的!對吧!

「那麼……啊!!!!你為什麼要咬我啊!HERO不是用來吃的快放口!」
「漢堡的存在意義就是給人吃!而且我快餓死了!你身為食物就犧牲小我一下成為我身體的一部份吧!啊哈哈!」

就在兩人正進行著:我咬你啊!你咬我!?我咬回去的戲碼的時候,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叭啦啦啦~啦啦~

在尤如低成本電影的特效的閃光和煙霧散去後,亞瑟發現自己口中咬著的不再是那個看上去油膩非常的巨無霸漢堡了。

巨無霸漢堡變成了一個有著呆毛的金髮藍瞳青年,這是那門子的爛劇情!?

「啊哈哈!!臭水管的詛咒終於解開了!!那樣子HERO就可以去報仇了DDDDDD!!」
被嚇的忘記了放開緊咬著對方的嘴巴,每個童話故事都是用美麗的公主親吻來解開王子魔咒的…
可是………

一.他不是公主。(他的出生證明上的性別欄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寫著他是個男生啊!雖然因為父親的興趣總是被叫公主…可是他還是男的!)
二.對方不是個王子,只是個巨無霸漢堡包。
三.這點很重要!他沒有吻對方!他只是咬了對方一口!從來沒童話是說漢堡被男人咬了後會變成個帥哥的。

所以綜合以上三點,眼前發生的這件事不是因為自己餓暈頭而看到的幻覺,就是他心愛的朋友小精靈們的惡作劇吧。

「對了!亞瑟你是那臭水管的孩子對吧!」
「我才不是那傢伙的兒子!我媽可是個很溫柔很透明的人啊!他叫做…呃…我媽叫什麼名字來著…?總之我就不是那水管的孩子!他只是個用暴力迫紅酒混蛋娶他回家佔領我家花園的大混球!」
「可是法律上他還是你媽吧。」
「是又如何!我不會叫他媽的!他明明就是個男人為什麼要我叫他當媽啊!」
「那就好了。」

亞瑟看著對方愉悅地點頭的樣子感到不解,他是不是水管的孩子有什麼關係?

聽他的說法他看上來好像很恨那個臭水管的呢…總不會是打算要是自己是那水管的孩子的話就把他殺死發洩吧?幸好他不是,而且就算他死了水管也不會傷心難過而是快樂地把園子裡的薔薇都拋棄,重新種下很多很多的向日葵了吧。

「啊哈哈!那樣子就好辦多了!要是你是水管的孩子我殺了你的確會很爽可是卻會順了那水管的意!你不是他的孩子我就可以不用考慮什麼的不殺你了!」

一面解釋一面順手的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緊在低頭思考的亞瑟,突如其來的懸浮感令亞瑟有點不知所措,他只能死命的環著對方的的頸部以平衡自己的身體…可惡!為什麼這漢堡的力氣會這樣大的!?

「這是什麼爛理由!放我下來啊!你這臭漢堡!」
「雖然我很喜歡漢堡,但我不叫臭漢堡!HERO的名字是阿爾佛雷德喔,亞瑟~」
漢堡…阿爾佛雷德露出了一個傻呼呼的笑容,那個笑容中充滿著陽光氣息…那宛如太陽的笑容令亞瑟一時看傻了眼,這傢伙其實也長得不錯呢…

「你就來當我老婆好了!最想殺的義子成了最討厭敵人的老婆什麼的一定可以氣死他的!好,就這樣子決定了!我不接受反對意見!」
「咦咦咦!?」
「放心吧,我一定會令你幸福的!」
「我沒有答應你放我下來啊!」
「DDDDDD!亞瑟你掙扎小心掉下去啊~」

之後,眉毛公主就和漢堡王子過著性福快樂的生活;沒有人再破壞公主的薔薇園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後記:別問我阿米跟亞瑟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的,童話一向是這樣的不是嗎(被打)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阿爾佛雷德.F.瓊斯,正值最有青春活力的十九歲少年。
英俊瀟灑迷人笑容勇敢正義敢作敢言吸引萬千少女成績中上鬼畜眼鏡超級KY英雄控已經死會一夜九次郎上了元兄英廚表示她詞窮了。

這樣近乎完美的他有一個小秘密,就是…

吃了司康餅會變超人!

所以就讓我們來看看司康超人…啊…不對,是漢堡超人(頭部不可更食用亦不可更換)的一天吧。

「阿爾佛雷德你這個超級大懶蟲馬上給我起床!」
日系少年漫畫的主人公早上都由怒吼開始,你說阿爾佛雷德不是日本人?沒關係最近流行混血兒又或是交流生設定,當是其中一樣就好。

「唔啊…再十分鐘…」
「十分鐘你的頭!快給我出門上學!」
用踢的把對方踢出門,叫阿爾佛雷德起床的傢伙永遠不會是善男信女。

成功的英雄背後總會有一個女人,好吧,也可能是個男人。例如果醬叔叔,千平博士老爸師傅那些什麼的,阿爾佛雷德.F.瓊斯背後也有那麼的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叫亞瑟.柯克蘭是他的老婆…啊,是同居戀人才對。(默默的閃開被拋過來的司康)
亞瑟跟阿爾佛雷德的關係長得十匹布也說不完,總之這個時點大家可以知道的就是…阿爾佛雷德跟亞瑟死會了就足夠了。

亞瑟是個固執家事(除了料理)全能的世界第一傲嬌童顏二十三歲,根據本田菊的研究指出他除了性別跟造飯的能力外都是個好太太的材料。

也罷,反正阿爾佛雷德的味覺是死的也不在意亞瑟是個男人的。所以一切都沒問題,他還是很愉快的把對方娶了回家。

啊,好像有點離題了,我們說回阿爾佛雷德吧。

阿爾佛雷德在大學念考古學,他是一個實踐派,理論什麼的都是浮雲(雖然實踐多了理論什麼的自然會記得)。今天他又很理所當然的蹺掉了理論課在大街上亂跑。

他買了二十三個漢堡,十九杯可樂和三十五包薯條,無視著大家怪異的目光一邊走一邊吃。

對一般人來說可以吃上一星期的這份量,對他來說只是小點心而已。待到了原本的放學時間回家後他還得吃亞瑟做的愛妻黑炭料理耶!

「嘩啊啊啊啊!」
突如其來的女性尖叫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大家放心,這傢伙對阿爾有潔癖只接受米英的米CP,所以阿爾絕對不會是因為那聲音很好聲什麼的被吸引過去的。

「有人求救了!是HERO出現的時候了!」
阿爾佛雷德看了看四周,確定了沒有人注意後他就從自己的背包中取出了一片黑炭…咳…是司康才對。他毫不在意那看上去明顯一吃就會符癌症的外表,輕鬆的咬了一口。

叭啦啦啦~啦啦~!

「漢堡超人來了!是誰要我的幫忙啊!」
明明就只是換了件衣服,又沒蒙面又沒變聲但卻沒人發現他就是阿爾佛雷德…這真是一件跟美少女戰士沒被發現真身一樣神秘的事情呢…(BY.本田菊)

「到底是誰把我的衣服全都換成了膝上二十五CM的迷你裙!?這樣子叫我怎樣外出啊!現在是捕魚的好時機啦!可惡!」
「哎啊啊,小塞這些衣服都很好看啦!就穿上去捕魚嘛~你願意的話哥哥一會買東西給妳吃吧。」
「給我東西吃也沒用!我要我的衣服!我要去捕魚啊混蛋!!」

塞席爾生氣地拿著劍魚胡亂地舞動攻擊,在她身邊努力調戲她說服她穿上那些超短迷你裙的法蘭西斯首當其衝被打棒球全壘打般的氣勢打擊出去。

愛好優雅美麗的法蘭西斯向著我們偉大的漢堡超人飛去,阿爾佛雷德一時忍不住,握起了自己的腳,用腳底擋著了法蘭西斯的前進。

「唔啊,這傢伙就是犯人了嗎?那麼快抓到還真沒勁呢…不過快點完結也好。」
阿爾佛雷德揚起了一個幸福的笑容,今天可是~

「阿爾佛雷德你穿成這樣子在大街上做什麼!?很丟臉的啊!快給我換回正常的衣服!」
「亞瑟~」
看到突然路過的戀人,阿爾佛雷德忍不住撲了上他最愛的亞瑟身上,呵呵,亞瑟身上的玫瑰味最好嗅的了~
這世界上能一眼認出漢堡超人是阿爾佛雷德的人就只有亞瑟的了。

「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亞瑟~」
「當然!今天是…是我們…同…同居三週年的記念日嘛!」
紅著臉回應對方的話,亞瑟覺得自己應該要找個地洞鑽一下去…最少也得掩著自己的臉啊…可惜他現在兩只手也拿著滿滿的食材,不管是那一樣也做不到啊!

「呵呵~亞瑟果然記得呢!好了,我們快點回家去慶祝吧!今天晚上我可不會讓你睡覺的喔!」
「你在說什麼啊!放我下來!你這個大笨蛋!別這樣抱我,好丟臉啊!」

就這樣的,漢堡超人又解決了一件事件,快快樂樂的抱著他心愛的老婆…啊…又錯了,是戀人才對。飛回家慶祝同居三週年的記念日了。

真是可口可樂…可喜可慶呢!

「那裡可喜可慶啊!哥哥的臉都花掉了啊!」
「就是啊!我回去要被阿爾那傢伙操一晚!那兒可喜可慶啊!?」

對不起兩位,在這篇文中寫手最大所以不接受反對意見喔~(星)
反正你們兩個一個是色情大使,一個是法叔所以一切OK完全沒問題的!

「「你的頭就沒問題!」」

後記:對不起…這篇我完全跳痛了…OTZ 要是你看到笑出來我會很高興的… 這是慶文來的(笑)慶什麼不告訴你~(星)呵呵XD打臉可以插眼不可啊謝謝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唔啊…原本是想H來滿足人…可是H不出來…



「眉毛,哥哥聽說你病了所以我特地過來嘲笑你喲!」
刻意的打扮過自己的法蘭西斯用腳踢開了阿爾佛雷德的房門,毫不意外的他看到阿爾佛雷德趴在亞瑟的身上用怨恨的目光看著自己。
嘛,一個戀弟一個戀兄…他們兩個真的是對好兄弟呢。

「哎啊,小阿爾你這樣好嗎?哥哥可是來教你如何幫助亞瑟快點病好的喔…可是看來你是不用我教的吧~好了哥哥我走了~」
當他高調的轉身裝作離開之際,他就被強大的力量扯住了。

呵呵,只要是跟亞瑟有關的事情這孩子都會很快妥協的呢。真是好玩。

「你不是很討厭我的嗎~?哥哥要走了你不是很高興的嗎~?」
故意的提高了自己的聲音,法蘭西斯笑得開懷。現在可是他拿著主權耶!不在現在囂張難不成等亞瑟好起來可以一腳踢壞下面才來囂張嗎?他才沒有那麼笨啊!

「法蘭西斯。」
阿爾佛雷德用著小孩特有甜甜軟軟的聲音說話,他臉上帶著天真的笑容。
「你想開口告訴我還是要我把你直接丟回法國去?」

他錯了。打從他覺得自己可以站在這小鬼之上的時候開始就已經錯了…由不良海賊教出來的孩子會純良才有鬼啊!!!


「好吧,我看看…把我的OO放到…啊?亞瑟沒有這個啊!」
阿爾佛雷德仔細的閱讀著法蘭西斯被他丟回法國前留下的書籍,明明就是用來幫亞瑟快點病好的醫療書籍…為什麼封面上都是一個又一個的裸女的呢?

還有,裡面的裸男的身材都不錯,而且沒胸毛。他們不是法國人對吧。

「……屁屁也是一樣的吧,反正也是洞。」

系統音:阿爾佛雷德決定無視男女的結構分別,KY度上升50,亞瑟.柯克蘭攻略度上升100。

「哎啊,書上的男人們OO都好粗好大呢…和我的差好遠呢…」
因為我還是個小孩子呢…(現在不得不承認這事實)
「啊,書上用的這東西法蘭西斯有留下來呢!洗一洗消毒一下就可以用來當代替品的了吧!」

系統音:阿爾佛雷德取得按摩棒一只,習得技能開發調教﹑道具使用LV.1。

「嗯嗯,那麼可以開始了吧!亞瑟,你很快就會舒服的了!」

看著還在床上喘氣的亞瑟,阿爾佛雷德總算是安心一點了。只要做完這件事後他親愛的亞瑟就會好起來的。那時,他是如此相信著的。




先把襯衣的鈕釦一個接一個的解開,在鈕釦下的是一大片因沒接觸到陽光而異常潔白的皮膚。亞瑟大約是那種天生不長肉的人…又可能是因為長年的船上生活令他欠缺蛋白質…他胸口的肌肉很薄,薄得可以直接看到心臟的跳動。

出汗並沒有為亞瑟降下高熱,他身體的熱度高得驚人…手腳都冰冷得要命…為什麼就只有身體那麼熱呢?

「很快就沒事的了…亞瑟…」

阿爾佛雷德慢慢的解下對方的褲子,手指不安分的跟著之前看到的書籍中的男人活動。為什麼…為什麼看到亞瑟有點扭曲的臉孔會感到興奮的…?

「亞瑟…好香…」
忍不住的輕咬著對方的頸項,帶點汗的鹹香…但還是很甜…是亞瑟的味道。
「亞瑟…」
把按摩器移到後穴的前方…阿爾佛雷德緊張的嚥下了一口口水。接下來…他就要開啟新世界的門了。



「唔…啊…」
按摩器不停的進出著亞瑟的後穴,無機質而又過於粗暴的進出引起了裂傷…豔紅的鮮血為白哲的皮膚帶來色彩…

高熱把亞瑟的體力完完全全奪走了,亞瑟對於這種粗暴的入侵完全的並沒有反抗。應該是會痛的…可是亞瑟卻除了些微的呻吟外就什麼反應都沒有了。

「亞瑟…很快就會好的了…」

這是什麼的一回事?
有種很莫明的感覺…想一直看著臉紅喘氣的亞瑟…想親亞瑟…很想把亞瑟關起來…
手上的動作停不下來,心臟的跳動越來越快…好喜歡亞瑟,好想一直跟他在一起。
他吻上了兄長的嘴唇,甘苦的味道就和他手上的白濁一樣的令人沉迷…
亞瑟因高潮和高熱而微紅的臉孔…比起他看過的女生們…比起書中那些撫媚的女人都來得吸引。


到他知道那是戀愛已經是二百多年後的事,而到他真正成功的完成書本上的事情時…也已經是三百年後的事了。
當然,對手還是三百年前那個病得快死的病人呢。


後記:生完這個…努力一星期三更吧(掩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