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兩小時多前───
「非常抱歉!我家內人不小心令腳骨折,現在被送到醫院去了!可是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要開…所以可否請你們先照顧我家的小孩?我工作一但完結我一定來馬上接他回家的了!」
原本是來跟他們談工作内容的客戶抱著小孩來進行面談時已經感到奇怪的,但他們想也想不到他把小孩帶來的目的居然是要他們當保母。他們四人你眼看我眼的,誰都不敢答應又或是拒絕。

「本田先生…拜託你了!」
客戶用日本式的禮儀真誠的向菊下跪,但菊只是表情彊硬的別過頭,用他一貫的態度回應。
「我家有點不方便…我會妥善處理的。」
阿爾佛雷德為你翻譯:哪可以給小嬰兒去一個充滿限制級物品的地方啊!?雖然小孩子不懂可是我是還留下了一點點的良心的啊!

「拜爾修米特先生•••]
「要是到我們家你兒子十八年後就死定了。」
基爾佰特硬直身體認真的說,在他背後的是不停發出黑氣的伊凡。看來孩子去他們家的話不是被詛咒十八年後死亡就是被水管爆頭立即死亡了。

「瓊斯先生…」
對方含淚的看著自己,用那充滿著現在就只有你能救我了的眼神。這樣子身為hero的他又怎能拒絕呢。
「呃…我們家的話應該沒問題的。亞瑟很喜歡小孩相信是不會介意的…」

亞瑟喜歡孩子不是什麼天大的秘密。那是只要是認識的人就會知道的亞瑟的喜好。
在街上看到小孩子會多看兩眼,偶爾去探馬修班的時候會用自己作例子安慰那些傷心的小孩。令他妒忌的喜好。
看到亞瑟努力的安慰小孩時,他總會忍不住的出手去把小鬼們哄笑。開什麼完笑!又不是自己的孩子,這些小鬼有什麼資格跟他分享亞瑟的笑容啊!?

他不是沒想過收養一個長得像自己的小鬼去哄亞瑟開心,可是當他細心一想…他們都好像沒什麼時間去照顧小孩子。
他們做的都是經常要和死線賽跑的工作,一但忙起來就會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的了。這樣子的他們真的是不太適合照顧小孩的(雖然原因大都在於他自己喜歡在死線前才工作和在亞瑟工作時騷擾對方),更何況在法律上沒有註冊結婚的他們是不能領養小孩的。

總有一天他會滿足亞瑟喜歡小孩子的願望,但不是現在。最近他因工作而冷落亞瑟的罪就讓他用這可愛的小訪客來償還吧。



「這樣子好嗎?不通知亞瑟先生直接把人帶回家裡去…」
菊看著阿爾佛雷德愉快的把客戶給他的尿布奶粉背帶之類的嬰兒用品塞到自己的袋子中,心中突然有一種不詳的感覺。平常做事一版一眼,喜歡把事情都計劃好再行動的亞瑟要是看到這突然出現的小訪客大概會嚇一大跳的吧…
「沒問題的!要是先通知了就沒有驚喜的了!我先回去了,決定了细節告訴我,我會開始工作的!」

當三人目送阿爾佛雷德一彈一跳愉快的回家後,基爾伯特難得非常認真的看著菊,緩緩的說:「我們要先打電話找救護車嗎?我總覺得亞瑟那眉毛少爺會產生些奇怪的誤會後把那胖子打得半死耶…」

「可是…要是沒事情發生我們就成了濫用資源的兇手了…」
身為一個很怕麻煩而且又很宅的OTAKU…本田菊並不希望令這種麻煩事落在自己的頭上。
「KORUKORU…基爾和本田也不用擔心的~我們才不用找救護車的喔。」
一直沉默著的伊凡露出了微笑,他愉快的解釋:「就算是要找也是找黑箱車而不是救護車喔~KORUKORUKORU…」

「………」
「………」
當面對一個一臉笑容說著可怕的話的人,而且他的發言又有點合理的時候,附了附和外大概沒有其他選擇的了吧。
「好像是有種帛金的東西吧…封101就可以的了吧…」
「是的。基爾伯特先生,你就花圈要用菊花還是白玫瑰比較好?」


祝你好運了,阿爾佛雷德‧F.瓊斯。
要是你能活下來,我們一直會請你吃一頓藍藍路的。



後記:難不成我喜好生子/(偽)親子文的嗜好有那麼明顯嗎(驚)
因為太正常(?)所以沒大人猜得中他們只是當保父而已(爆)
難得的三篇連作呢…(撐臉)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亞瑟…」
阿爾佛雷德還沒把話說完,甚至還沒正式的踏入家中,就已經被他心愛戀人的平底鑊熱烈地歡迎了。
亞瑟滿臉淚水的,嘴唇快速張合着,好像是在責罵他的似。過於急速的動作令他無法解讀亞瑟的意思,他躺在地上疑惑地看着亞瑟,手中還在緊抱那打算給亞瑟的驚喜。
「亞瑟…怎麽了?你說那麽快我不明白啊!」
不知道是阿爾佛雷德的說話成功傳入亞瑟的耳中還是單純因為累了,亞瑟稍微放慢了嘴唇的活動速度。
『你這個負心人!在外面跟女人玩還不夠!居然連孩子都生了,還要帶回來氣我嗎!? 』

原來是那麽一回事嗎?阿爾佛雷德沉默地看着自己給亞瑟的驚喜───一個可愛的小嬰兒。

「亞瑟,你誤…」
這次打斷他說話的不再是冰冷的平底鑊,而是再有他熟悉溫度的腳掌───亞瑟正毫不留情的用力踏著他的臉孔。

他考慮了數秒。雖然感覺上會對懷中的嬰兒做成一點兒的不良教育,但還是比家暴對他的教育來得要好。基於良心,他輕輕的用手蓋著小嬰兒的眼睛,然後,張開了嘴巴。


「!!!」
當亞瑟發現不對勁而想把腳抽開的時候已經太遲了。阿爾佛雷德伸出的舌頭正在他的指間色情地移動著,先是姆指,再來是指縫,最後的是腳掌。平時絕不會接觸到陽光的皮膚是如此的白晢細滑,他忍不住就沉迷下去了。

他把嬰兒放在地上,用重獲自由的雙手抓緊亞瑟想閃避的腿。只是腳掌還不足夠…他吻上了亞瑟的腳背,並且慢慢的向小腿進發。亞瑟好幾次都想抽開自己的腳,但礙於對方的怪力也只能任對方擺佈了。


當自己由門前的防盜攝錄機中看到阿爾抱著嬰兒的時候他的心都碎了…自己是個殘障人士,而且又是個男人,是沒法子為最心愛的他留下子嗣的。他知道自己很喜歡小孩,而阿爾佛雷德雖然口上是說小孩子很麻煩,但當偶爾去馬修實習的動物醫院探訪的時間卻比誰都更擅長因擔心自己寵物而哭泣的小孩…

其實他也想要一個孩子的吧。

有自覺自己不老實而且很麻煩,阿爾會拋棄自己也是正常的…這些事情都在自己腦中上演過很多次的了。可是和自己想像的不同,他不能冷靜地接受這件事。當他看到阿爾抱著的孩子擁有跟阿爾同樣美麗的金髮時,他爆發了。

阿爾是他的,自己是多麼的配不上阿爾他也不會放手。就像現在阿爾對自己做出這種令人害羞的事也好,他內心也為了這一刻中的阿爾眼中只有自己而欣喜不已。那是醜陋的獨佔慾…

可是沒法子喔,因為他是如此的喜歡這個人。

「氣消了嗎?女王陛下。」
阿爾佛雷德微笑的看著亞瑟,輕輕的再次在腳背上烙下一吻。
「這種事只有我才會做的吧。我也只會對你一個人做…最喜歡亞瑟你了。好好的聽我解釋好嗎?」
那雙美麗的天藍瞳孔認真的看著自己,令他有種什麼也沒關係的感覺。他輕輕的點了頭,臉上有條被火燒的感覺…想必是臉紅得很過份吧。

「好吧,那得先把小孩抱回來呢!亞瑟,你很想抱一下他的吧!」
只要那雙眼睛能夠看著自己,即使是被他背叛也是沒關係的。真的,沒關係。
他緊握著阿爾佛雷德的手,不停的在心中默念著。

後記:我之前一天一篇是怎樣爆出來的…(死)會來不及的啊! 誰來給我一顆拚死彈!(淚目)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認真的說2本APH看來是來不及的了…
長的那本一半進度都沒有…OTZ
短的應該是OK的…(遠目)

誰來給我一顆死氣彈TWT
其實2本APH也是再錄+番外來的…
我想已經有人猜到是長的是那篇的…(淚目)
盡人事…聽天命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人類是貪心的生物。當一定渴望的東西得手後,就會想要更多。

亞爾佛雷德自認是個很不知足的人。當他快將失去亞瑟的時候他是真的只渴望亞瑟可以活下來的,但當亞瑟活了下來;他得到對方的心和身以後,他就很想念亞瑟的聲音了。

並不是後悔以聲音來換取亞瑟的性命,而是單純的貪念。


要是你的性命和聲音都能留下就好了。


來不及聽到你被抱時的甜美聲音,來不及聽你說我愛你這三個字。還有很多很多想聽的說話,很想念你的笑聲。

他輕掃著亞瑟那略為凌亂的金色毛髮,看上去硬硬的摸上去卻意外的柔軟,就像亞瑟的個性一樣────看上去無比的堅強但實際上卻又有著軟弱的一面。

你在戀人前你到底會發出什麼樣的聲音呢…我真的很想知道喔…



「音源軟件?」
「對喔,最近很流行的。像是發聲字典的高級版。」
輸入了你好兩字,再按下確定鍵,軟件馬上播放出少女悅耳的聲音。
「它們會發出你輸入字句的聲音而且可以調節音調的高低等等…是個很人性化的軟件喔。」
菊於控制面版上調整了一些數據後,再次按下確定。這次出現的是比較低沉的少年聲音。

「有趣吧,亞爾佛雷德君!這可是機械人性化的一大進步喔!只要再向這方面發展總有一天我們會分不出人聲和電子人聲的分別喔!」
菊用力的握著亞爾佛雷德的手,他的聲音很激動,就像是在向自己的理解者訴說著自己的理想似的。

亞爾佛雷德沒回話,他只是默默的看著電腦畫面上複雜的面版。他的腦海中盡是他剛才聽到的那聲電子合成的人聲。

『音源軟件…字典嗎?』

發聲的,軟件。





坐在家中的電腦前,亞爾佛雷德還在思考著菊剛才說的那句說話。


「總有一天我們會分不出人聲和電子人聲的分別的!」
菊說得很高興很興奮,可是在他耳中卻是刺耳得不得了。


要是有那麼一天真的開發出人工聲帶,而亞瑟又安裝了的話…他又可否分辨出亞瑟真正的聲音和那人工聲音的分別?

最初他把字典的程式改寫為發聲程式只是為了方便亞瑟的日常生活,並沒有希望那能代替亞瑟的聲音。
那麼,要是有一天人工聲音真的有那麼發達之時…自己又會不會被聲音的假象所欺騙,忘了亞瑟原本的聲音呢?

他把身體縮成一團,閉上眼睛去回想亞瑟的聲音。
在生氣時會不自覺向上升的尾音,在高興時會特別用更多助聲詞…在害羞和害怕時發抖的可愛聲音。

他都記得,他還記得。



他不敢說十年﹑二十年後他還能記得這麼清晰,但他很清楚一件事…

人工造出來的聲音一定是比不上亞瑟原來的聲音的。也許人工的確可以弄得比真人的聲音更動聽…
即使是用亞瑟的聲音當原料製作的人工聲音也好…但是那不是由亞瑟身體中發出的聲音的話又有何意義?
亞瑟就是亞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的。


「亞瑟還是就這樣就好了。」
他是貪心,但亦知道有一些東西是貪不來的。亞瑟常說人為了得到一樣東西就得失去另外的一樣東西,他失去了聲音但卻得到了亞爾佛雷德的愛;所以他不後悔。
要是相反的,他重新得到亞瑟聲音的時候…是不是代表他會失去跟自己對亞瑟的愛同樣重要的東西?


他連想也不敢去想,自己不愛亞瑟的世界。
他可以接受亞瑟不再愛自己又或是憎恨自己…但卻絕對不能接受自己變心。
亞瑟以前受了很多苦,身為他的戀人兼HERO的自己當然是要全心全意的用愛去補償他。他喜歡亞瑟有十多年了,他又怎能接受因自己的原因令亞瑟又再次的受到被拋棄的痛苦?



溫暖的毛毯落在肩上,他最喜歡的亞瑟就站在他的背後。亞瑟一面憂心的看著自己,不知為什麼就是覺得很窩心。

「最喜歡你了,亞瑟。」
看著亞瑟因自己的說話而紅透的臉,心中不禁的揚起了暖意,亞爾佛雷德笑著的把亞瑟擁進自己的懷中。


就是因為已經失去了最愛的你的聲音,所以我得更加的珍惜你愛護你…幸福,其實是很簡單的。只要能兩個人在一起,那就是幸福。



後記:進度衝啊…努力在四月前完掉這篇!雖然目前看上去不太可能…OT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順便選的維修店舖效率太好…所以我已經復活了(菸)
這店子真的快得可怕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B子拿去送修…OTZ  枱機沒接網路線…
所以消失個幾天。
[馬修]不過要是要修多過3天應該會馬上受不了接上網路線出現的…[/馬修]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天群上的討論衍生物,我只是把他寫出來而已= =
梗好棒什麼的請去抱雪風大和FAY大還有其他大人的大腿。
沒有劇情,有的只有KUSO(而且也不太夠)。
不可接受的請上一頁OTZ






在電子空間的狹縫中有著一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住民都是由蛋中出生的,他們一路的長大並且進化,直到他們成為究極形態為止。

在一片美麗的麥田上,有一只小小的天藍色的蛋。蛋孵化成為一只小小金髮碧眼的男孩,他可愛的樣子得到所有人的疼愛,每天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在森林的深處,亦有著一只小小的蛋。祖母綠色的它孵化成一個小小的金髮綠眸的粗眉男孩。這孩子沒碧眼男孩那麼幸運,在這人跡罕見的森林中,他獨自的生活著。偶爾住在附近跟他長得很像的幾個男人還會來欺負他,小小的孩子心中不禁出現了傷痕。

每天每天這孩子都在哭,沒有人安慰他也沒有人陪伴他。黑暗入侵了他的心,他由悲哀轉為憎恨世界。他想要毀掉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中的成長是一件很奇妙的事,當一個人到了某一天就會突然的成長。不單是身體會長大,衣服也會改變────這個世界中衣服是會跟隨成長而改變的。他成長了四回,個頭長大了很多,衣服也由飄飄的白色嬰兒袍,牛仔服,藍色軍服變成了現在的咖啡色外套;他的名字也由子米,若米,獨戰米變成了KY米。

他聽說在森林的深處住了個邪惡的巫師,一向對正義非常堅持的他當然的馬上就表示要親自的擊退那位邪惡的巫師了。

「KY米我跟你說,要小心那巫師喔。我聽說他很利害的,要是你受傷了,哥哥會傷心的。」
其中一個照顧他的鄰居───玫瑰法這樣說著。
「啊哈哈!HERO可是很利害很強壯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巫師難不到我的!」
向玫瑰法伸出大拇指,KY米開始了他旅程了。




如此這般的他到達了森林的深處,並打倒了穿著黑色披風加上綠色軍服的巫師(原諒這傢伙已經沒腦汁了吧…)。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都討厭我…我只是報仇而已…我沒有錯…那個人是這樣說的…我沒錯…」
巫師漂亮的粗母綠的眼睛流出了晶瑩的淚水,明明就是不被允許的邪惡存在…為什麼還會覺得美麗的呢?

「你叫什麼名字?」
「……傲嬌英。」
「我叫KY米喔!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有關那個人的事?」

那個人的名字叫水管露,是個看上純良的大魔頭。他跟傲嬌英說:「討厭就破壞它吧…你,做得到的吧。」他的語言像是有著魔力的似把人心中的黑暗都牽引出來,不知不覺的傲嬌英就聽從水管露的話,向誤進森林的人作出攻擊了。

「喔喔,原來你只是被那只臭水管熊給利用了嗎?不要緊!只要是被害者HERO都會幫的!來,我們一起去打倒只混蛋水管吧!」
「咦咦咦咦!?」
KY米一下的把跪在地上哭的傲嬌英拉起,把對方當成行李般的抬在肩膀上並且愉快的向前奔走。

HERO覺得美麗的,果然不可能是邪惡的存在!

「放我下來!你這個死胖子!」
「啊哈哈!我才不要!HERO看上眼的東西通通都是我的!來!我們去打倒那只水管熊了吧!」
「別人叫水管露!別亂幫別人改名字!」
「邪惡的魔王叫什麼名字也沒關係!只要大家記著我叫亞爾佛雷德就行了!」
「別把自己的真名說出來!不過你說了我也只好勉為其難的告訴你我真名叫亞瑟吧!」

這個世界中每個人成長的每一個階段也有不同的名字。為了方便,很多人都會在自己懂事從給自己起一個名字日常使用。但那只是會告訴自己信任的人…要是知道了一個人的真名…那就是那個人打從心底信任你的證明。這,是傲嬌英──亞瑟第一次知道和告訴別人自己的真名…

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亞瑟這個名字真古怪!」
「亞爾佛雷德這名字才是又長又難唸!叫你這種傢伙亞爾就夠了!」
「我不介意的喔~亞瑟!」



如此這般的,亞爾就和亞瑟一起的遇神殺神遇鬼殺鬼的殺到水管露的本據地了。(這傢伙還得在四月前完掉自己的大坑…而且這篇也爆字數了,就原諒她偷懶一下吧…反正內容都只是亞爾在半夜偷吻亞瑟之類的劇情而已…(喂))



「KORUKORUKORU…你們真的以為只靠兩個人的力量就能打倒我了嗎?」
水管露站於高台上,他低頭看著傷痕累累的亞瑟和亞爾,愉快的笑著。
「只是幾句說話就能讓你成為惡黨…傲嬌英君你還真是個蠢蛋呢…」

亞瑟輕輕的彈跳了一下,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只是因為陌生人的一句說話就去襲擊別人的自己是個蠢蛋的這件事,他比誰都清楚。可是…

「那麼又如何?」
「呃?」
「軟弱又如何!是個蠢蛋又如何!亞瑟就是亞瑟!要是亞瑟是個蠢蛋,那麼令他成為蠢蛋的你就是天下第一的大混蛋!」
「亞爾…」

那個曾經把自己當成大惡黨,把自己恨恨修理一頓的傢伙現在卻挺身的維護自己…耳中傳來的是不屬於自己的心跳聲,心中流過一股暖流,像是血液流動似的感覺。

「我好像…感覺到亞爾的血液流動的似…」
「我也好像感覺到亞瑟的心跳…」
有一股不明的力量湧入身體,衣服不自然的向上飄揚…
不自覺的牽起對方的手,吻上對方的吻…他們又再次成長了。
「HERO的新名字是…刺破蒼穹的戰斗機!」
「我的新名字是…包容萬物的航空母艦!」
兩人的身上發出了明亮的光榮,把整個空間都包圍著。身體接觸的地方都產生了一種無法言喻的灼熱感覺,就如同是火燒的似。
「「發射!」」
兩人異口同聲的喊出了這句話,光芒應聲的射向水管露,令他融化成一片雪水。

當光芒退去之時,兩人也變回了原本的形態。亞瑟的臉上充滿著紅潮,腿也不知為何的發軟著。而相反的,亞爾佛雷德則是一臉容光煥發,精神爽利的。他扶著亞瑟,輕輕的為他按摩著酸痛的腰部。

「剛剛的是什麼回事…?」
「誰知道。總之打倒了那只臭熊就可以了吧。」
他露出了微笑,輕輕的把亞瑟拉到自己的懷中緊緊的抱著。對方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耳殼上,過於接近的體溫令亞瑟的耳朵也染上了鮮紅色。
「HERO打倒了魔王…HERO的伙伴不就應該好好的為HERO慶祝嗎?」


自此以後,亞瑟和亞爾佛雷德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可口可樂,可喜可賀。





後記:我原本還以為一千字也沒有的…怎麼漲了一倍…? 原本打算在FAY大生日那大借花敬佛的可是還是來不及…唉…我手腳真慢… 所以真的要去寫無聲了…四月前一定要完了它耶… 各位祝我好運吧(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女人報了RG5… 目標是出3本新刊。
兩個月不太夠時間…
所以看到她摸魚寫無聲和點文外的APH文請用力的巴死她。以上。


DMC也想出新本啦…(悶)
看看AD可不可以完成用來出本吧…(喂)
唔………
新刊都是連戴+不公開小番外我好賤…OT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