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假若你需要恨一個人才能活下去的話,就恨我吧。

亞爾佛雷德感到異常的煩亂,由醫院中步出以後,他的亞瑟哥哥就一直低著頭;連看也不看他一眼了。由知道長期休養的亞瑟可以出院的消息後,他就每時每刻都在期待今天的來臨。當他滿心歡喜的告訴亞瑟有關新居的事情時,卻發現對方的臉上盡是灰暗的表情。

帶點擔心的問他發生了什麼事,回應他的只是不停搖頭。沒辦法之下,他就只好把亞瑟拉上計程車往新居前進。

在路程上亞瑟一直低著頭,像是在忍耐什麼似的抓緊著自己的褲子。看上來就和一個被父母責備的孩子一樣,十分可憐。是討厭搬家嗎?但是舊居已經租出去,想反悔也來不及了。

他為了令亞瑟盡快習慣新家,他花了很多的功夫。把家具全都換了,但放的位置卻沒有改變。亞瑟的房間的一切都沒有改動,連東西的擺放位置都和以前一樣。
庭園也為了迎合亞瑟的興趣而種滿了很多不同品種顏色的玫瑰花,家中不管是內裡還是外頭也充滿著濃郁的玫瑰香。

要是只要這樣做就能讓亞瑟得到心靈的平靜,那麼就算要把父母留下來的遺產花光也沒關係的。父母也把亞瑟當成親生兒子來疼愛,相信他們一定不會介意的。

他把一直擱在座位上的手伸向亞瑟,但對方卻在他接觸到自己的手前就已經把手縮到自己的背後去了。


有那麼恨我嗎?
也對,是我奪走他的聲音的。不只是聲音…連一直居住的家也…


亞爾佛雷德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指甲深入掌心,很痛。
這樣就好…要是恨我可以令你舒坦的話,就對我恨之入骨吧。


那是一程很難受的車旅。
兩人之間那彊硬的氣氛令司機也不敢隨便作聲,車中能聽到的就只有呼吸聲、引擎聲和司機那緊張的吞嚥聲。在到達後,亞爾佛雷德可以看到司機一下子放鬆了不少。他知道他們看上來就像一對正在鬧分手隨時會打架的情侶。

他塞比車費多近一倍的金錢給司機當作定驚費。那司機呆著的接下了金錢,低聲道謝後就馬上的離開。看來這短短的車程應該是他當司機以來壓力最大的一程了。

他重新把注意力集中於亞瑟的身上。因住院而消瘦不已的身軀微微的發抖───他在哭。

「亞瑟?」
「………」
細心的留意亞瑟嘴唇凡動作,亞爾佛雷德的讀唇術不是很靈光,只要有點兒不留心就會無法解讀亞瑟的言語。




別對我那麼好…




「亞瑟,你在說什麼!?」





別對我那麼好…我只是外人…我只是個包袱…讓我走…讓我離開瓊斯家…




他呆掉了。原來這就是亞瑟一直不肯正式成為瓊斯家養子的原因。就算是一起生活了近十年,亞瑟還是只認為自己是一個外人。

「亞瑟!這這個笨蛋!」
他緊緊的抱著那單薄的身子,因體格和體力的差距,亞瑟只能受制於他。
「爸媽把你當成親兒子來疼愛!你又怎能說自己是個外人!?」

溫熱的淚水滑過他的臉。亞瑟,亞瑟,你別去否定大家對你的愛吧…

「馬修哭了,明明是在期考的時間,但他卻還是每天打電話回來問你的情況…他是如此的敬愛你…老是跟你吵架的法蘭西斯也是!他現在是見習的最後一年,連睡的時間也快沒了!但也每星期打三次過來詢問你的事,而且還是用英語!還有很多人送來慰問卡,有很多人來看你…有很多人不在意昂貴的長途電話費來電問候……亞瑟,別否定大家……別否定我啊…」

他停不下淚水,他擁著對方跪下。他對亞瑟的感情是如此的深,深的快要把自己壓死。

「我喜歡你…我愛你…愛得願意被你恨一生…別否定我…亞瑟…」
亞瑟在他的懷中跳了一下,是呢…亞瑟恨他,所以他的告白一定是嚇壞亞瑟了…


「你可以恨我…你可以討厭我…但你不可以否定其他愛你的人啊!」
要是他不愛我,只要他恨我的話,我也可以得到他的心。是扭曲的愛也不要緊…只要他幸福,只要他的心中有我就行了…

輕輕的拍著弟弟的背部,亞瑟的臉上也是充滿著淚水。在柯克蘭家得不到的愛,在瓊斯家因自己的心魔而無法了解的愛,在自己心底裡那隱藏的愛…都因為這次的意外而獲得。也許自己應該感謝那兇徒?

他吻上亞爾佛雷德的臉頰。含淚的笑著,他緩慢的動著嘴唇。
「亞瑟?」
以後也多多指教了。我最心愛的弟弟,我最愛的戀人。




後記:09年最後更新!夠甜了吧!事件篇告一段落,但過去篇還沒完喔!新年快樂!
P.S. 在我說100書櫃開點文後書櫃還真的增加了…OTZ 別為了點文而加嘛…點完文後書櫃急掉我會傷心的……(天音:誰管你傷不傷心!)












OMAKE:

亞爾佛雷德輕輕的拍著亞瑟的身體令他可以睡得更為安穩。今天他們成為了戀人,他得到了非常想要的亞瑟,所以他們才能這樣的相處。

他不恨我,他愛我。這喜悅充滿著他的心頭;但與此同時,也有一陣黑煙湧入他的心。



不能原諒…



「喂?我是瓊斯。律師先生,我想在別的州作出起訴…地點?總之是還沒廢除死刑的就行了喔。」
傷害亞瑟的…害亞瑟想離開我的人…以死謝罪吧!








後後記:亞爾太成熟了OTZ也太黑了OTZ那麼…10年再見了大家!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快步的向前,亞爾佛雷德感到有點不習慣。他已經有很久沒這樣不顧一切的向前衝了。
變成這種身體後他就沒法去判定自己的身體狀況,受過好幾次重傷後,亞瑟就成了他的韁繩。當他打算衝的時間,亞瑟總會在他身邊拉著他────為了無法認知自己受傷的他。

亞瑟於亞爾佛雷德還是個小屁孩的時候對他說過,他的個性太率直衝動而且固執,將來能成為韁繩拉著他的人一定會是他最重要,最心愛的人。那時他們都不知道,最後成為亞瑟人口中韁繩的人就是亞瑟自己。

亞瑟,亞瑟…把他養大的父親,把他由死神處拉回來的恩人,他打從心底裡愛著的戀人。

只是一秒也好,也想快點跟你見面喔…

他用鎗枝把前方的障礙物和魔物轟飛,加快腳步向山頂前進。





亞瑟安靜的坐在牢獄中,他背對著獄門以免被獄卒發現他是替包,而事實上那些獄卒根本連看也不看他一眼。對信仰極深的他們是極度的討厭半死者和他這種製造出半死者的術士的。

他們認為神已經決定好各人的命運,不必反抗,只要順應命運而行就可以了。但他不同,即使是成為千夫所指的罪人也好,他也想救亞爾佛雷德。

原本已經放棄人生的他因為遇上這樣的一個人類嬰兒而改變,還真是一個笑話。要是遇不上亞爾佛雷德的話現在的他會怎樣呢?大概是順應著他的命運成為人柱而沉睡吧。

不愛好戰鬥的精靈一族為了一族的安全每五十年都會選一個魔法天賦最出眾的人柱來維持結界。而這次選上的就是亞瑟。
在年幼無知時他深信著被選上是一種光榮是一種肯定,但當他長大後卻發現不是這麼的一回事。不管是多麼的光榮也好,那也只是注定了自己會在五十年後睡上五十年之後死去。別人沒有這份光榮但可以活上數百年數千年,那麼這份光榮還有意義嗎?

他放棄了希望,憎恨著世界;是亞爾佛雷德救了他,是亞爾佛雷德教懂他愛這回事的。

所以他背棄了命運,選擇和亞爾佛雷德一起走下去。在這顆心臟停止之前,一直。


「替包可是很大罪的喔,少爺。」
「法蘭西斯…」
微笑著,法蘭西斯的手上拿著一朵優雅的白百合。
「你的他,回來了喔。」


「那是當然的!」
亞瑟真心的笑著,臉上充滿著滿足。
「他可是亞爾佛雷德喔!」
因為他是自己的弟弟,因為他是自己的兒子,因為他是自己的戀人。如果沒了他自己就會一無所有,所以就會像這樣,不惜一切的去相信他等待他。
要是要把這感情用文字來形容的話…是信仰,是精神的支柱。

讓他有動力生存下去,最重要的支柱。



完成了法蘭西斯的委託後,那些騎士也很乾脆的放人。原本跟法蘭西斯打鬧就不是什麼大罪(要是有那麼嚴重的話基爾伯特大概有十條性命也不夠用),他們只是借故想找亞爾佛雷德的麻煩而已。

他看到身上充滿污垢,但意外地沒有受傷的亞爾佛雷德。傻笑著張開雙手,等待他撲入自己的懷抱。
「讓你久等了,亞瑟。」
溫柔的聲音,溫柔的笑容,有的時候他還真的弄不清楚是自己年紀比較大還是亞爾佛雷德的年紀比較大。他把自己那有點礙事的羞澀心暫時放下,主動的撲入了對方的懷中。帶有陽光的味道,半死者特有的冰冷體溫,那是最能令他安心的感覺。
「歡迎回來,笨蛋。」






把大量的金錢和食譜食料當成報酬塞給兩人後,法蘭西斯就把兩人送走了。他拿著亞爾佛雷德為他採來的百合花束,獨自的走到墓地去。

那是一座用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墓地,地點有點兒偏僻;但墓地的四周卻沒有一點的雜草,那就表示了他近乎每星期也來拜祭的成果。

「已經,五年了。貞德。」
他苦笑著,輕輕的把花束放在墓碑上。
「妳死去,亞瑟他們踏上旅程。已經五年了。」

為了自己而死去的少女,為了未來而走上旅途的少年們;他真的太渺小了。

「呢,貞德。妳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女人,這是一定不會改變的。但…」
『您要…幸福…喔…』
那言語束縛著他,他可以跟千個少女談笑風生,但卻永不能忘掉這一個她。
「我得前進,對嗎?」

「妳永遠是我心中的第一位,但妳希望的是有另一個人取代妳。對嗎?」
他想起亞瑟那自豪的笑容。
『要是那時我沒活下來的話…比起一生想著我痛苦地渡過,我更想亞爾可以笑著的渡過那近乎永久的人生…』
貞德,妳也是一樣的吧。
「我會幸福的。就像那對笨蛋一樣。」

能找到一個可以完完全全的信賴,把性命交給對方的人是如何的幸福,他身邊早就有人告訴他的了。看到亞瑟和亞爾佛雷德那幸福的模樣,他就一直在想,自己跟貞德也有過這樣的時間。

在戰場中可以毫不考慮的把背部交給對方,光是知道對方的存在就安心。

「那兩人一定會幸福的,貞德。請妳保佑他們吧。」

然後我也是會找到一個對我來說跟妳一樣重要的人的。
華美的寶石,貴重的白金也比不上的,最重要的人。



如同他宣告的,於一年後他委託了兩人別一件任務。
「小亞爾幫我去找紫水晶吧!我要拿來當小馬修的婚戒!小亞瑟你來幫他造婚紗吧!」
幸福的笑著,他擁著他最重要的人。能互託性命,最重要的人。




當然,在完成任務之際;亞爾佛雷德送了他一份大禮───把一年前的帳算清。
結果他的婚禮足足推遲了三個月之久,原因是嚴重的赤字(不管食物又或是金錢方向)和他身上的傷。



後記:摸完了…OTZ 心情不怎樣好所以結局有些混…
照慣例(?)來劇透一下,之後的兩篇聖潔出現的會是亞細亞,交響樂出現的會是東歐夫婦(露普可能出來打醬油)。
另外給我吼一下………

NINI家的河蟹超討厭啊啊啊啊!!!!


是說有點想開新坑…聖誕祭電影的吸血鬼故事…(遠目)
順便一說我對法叔很沒節操,法加法貞法塞也行(喂)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6 Sat 2009 16:55
  • (哀)

北大要維護一星期…
我忍…我忍…(淚)
只要北大沒事就好了!我忍!(泣奔)


另哀一下自己什麼聖誕禮物也收不到(除了某人的一百元)
誰叫我朋友少~誰叫我沒朋友~
我一個人~也很~快樂~(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本放在門把的手再次垂下,尼祿安傑羅───維吉爾放棄了進入自己的辦公室。

這種時候他進去也只會但丁感到尷尬而已。這事情蕾蒂會比他處理得更好,他沒必要去摸這盤混水。他看著門板,靜靜的想像著但丁軟弱的樣子。

 

レプリカ是用原型身上的魔力複製出來的複製品,於理論上應該是和原型是一樣的,但多少會有一點劣化現象出現。

不例外地但丁身上也有劣化的現象出現。但丁的魔力和他不比上下,但腕力就比他弱。為了禰補這點,但丁用的武器是大劍──而不是和他相同的武士刀。

沉重的大劍為他增加了不少攻擊力,而作為代償,但丁不停磨練自己的速度。結果但丁的速度不知不覺中變得比他這個原型更快。

 

比原型更優秀的レプリカ,比不上原型的レプリカ,那個才是真實?

 

但丁是他的分身,令他可以於天空飛翔的翅膀。就是如此,也許會多,但不會少。

最初,他只想把但丁當自己的替身,但當看到他誕生的時候卻有種莫明的感覺。

由他的力量所組成的身體,和他相同的容貌,他的孩子,他的半身。

 

「但丁有多喜歡你我就有多討厭你,維吉爾。」

尼祿幽幽的說,他的眼中充滿著恨意。他和維吉爾是青梅竹馬,也由小到大也不喜歡他故作優雅的冷酷態度。他喜歡直率單純的但丁,看到但丁不得不握殺真我的時候,你說他會有多心痛?

 

尼祿知道這是戀愛,亦知道但丁喜歡的是維吉爾。但丁不知道那是戀愛,維吉爾對但丁的感情是一個謎。他們在這感情的泥沼中徘徊,不知什麼時候也不知誰會被吞噬。這就是他們現在的情況。

 

「你為了飛翔而把但丁關在那籠子中,你到底把他當成什麼?」

 

維吉爾冷笑著。就如同尼祿不喜歡他的冷酷一樣,他也不喜歡尼祿的狂妄。外人又怎能理解他和但丁之間那說不說不清的關係?

 

「那跟你沒關係吧,尼祿。」

他高傲的轉身離去,只留下了一句話給對方。

「即使我只是當但丁是一件物品也好,但丁也不會喜歡上你的。他,由我而誕生,是我的東西。」

 

「我知道…」

尼祿目送維吉爾的離開,自言自語的低喃著。

「我,一直都知道。」

無奈,痛苦,悲傷…還有很多說不出的感情在他的眼中融合。

他是知道的,一直也知道───那個人是永遠也不會成為他的東西的。

但他還是無藥可救的愛上了那個人,死心塌地的愛著。

 

他知道,到最後沉下泥沼的,一定會是他。

 

後記:好久沒寫DMC了…有人催就生出來了,想看的大人們快來催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D6D封了幾個壇,理由是有部分內容低俗,耽美同人等等……
北大你要支持下去啊!
河蟹真討厭!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大西洋暖流(http://usauk.5d6d.com/)聖誕祭參加,關鍵字:暖爐 凌晨 木屋。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1
所以說,叫人千萬要準時自己卻遲到的混球是怎麼的一回事啊!?
亞瑟.柯克蘭不耐煩的看著身上的懷錶,默默地在心中咒罵把他約出來的那個混球。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十一時,他們約好的時間是晚上十時半。那個混球已經遲了半個小時,而亞瑟已經等了整整一個小時了。


比約好的時間早半個小時到達是紳士的美德,身為英國紳士的他理所當然的會早半小時到達約好的地點。天上降下粉雪,在正值寒冬的平安夜是一件不奇怪的事情。白色聖誕──很多情侶都很期待的聖夜奇蹟。
「不關我的事,對吧。」
伸出手接下那些六角形的雪結晶,他苦笑看著那些為白色聖誕而欣喜的情侶們,內心充滿苦澀。
當眼前都是一雙一對的情侶之時,就會更覺只有一人的自己孤單。更悲哀的是他其實不是一個單身貴族,他有一個要好(是不是要好這點他自己也不太肯定)的戀人;而且跟他一樣是位國家。


普通人在等了二十分鐘就已經會離開的了吧。但他卻死心眼的等了一整個小時,而且還因他莫明堅持怕打擾到對方工作而不肯打電話給對方。
一小時,六十分鐘,三千六百秒;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多等一會就走,再多等五分鐘就離開;在這一小時中他不停的在心中默念著。一會之後又是一會,五分鐘後又是五分鐘。
到底是什麼理由讓他可以死心眼得連一步也不敢離開?
他看著由天上降下的六花,默默的想著。
為什麼亞爾佛雷德那個男人總是可以令他做出很多遺反自己原則的事情?


#2
亞爾佛雷德正處於暴走的邊緣。

原本早在約好時間的個多小時前他就做好出門的準備,打算給他親愛的戀人一個驚喜。
誰知道在準備出門前就給上司拉了去一個什麼交際舞會,上司在說服他出席的時候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證只是露個面,不出十五分鐘就可以離開他才勉強答應的。

結果?
他已經和那些政客大老闆名伶打哈哈打了近一個小時了!每當一位人物把話完結後就馬上的有另一位來提出新的話題,不停的重複著。基於禮貌(正確一點是因為那些人都是大人物,說不定他們有一天會遇上亞瑟,他害怕要是失禮了會給亞瑟知道。)他並沒有離席打電話給亞瑟。

雖然他不時的留意自己的電話,但他還是等不到亞瑟的來電。只要亞瑟打來他就可以借故裝成遺憾的離開了,可是根本就收不到亞瑟的電話。

不知道亞瑟離開了沒有呢?要是還在等的話一定很冷的了…
他看著窗外的飄雪,心中忽上忽下的好不安心。
今天是平安夜呢,一定有不少不良少年在街上破壞情侶們的氣氛。要是他們找上亞瑟的話………

「啊,亞爾。你可以先離開的了…」
最後的幾個音節還沒說出口,亞爾佛雷德的上司就看到他的祖國咬牙切齒的臉。那個樣子就像是東方傳說中被觸及逆鱗的龍,比吃了十噸火藥還要可怕的嘴臉。

「給我準備直昇機…」
「呃?」
「給我準備軍用直昇機!你聽到了沒!」
一拳搥向牆壁,「啪」的一聲原本完美無遐的白色牆壁上出現了裂痕。
他的祖國正朝著窗外大叫,那個樣子焦急得像妻子快臨盆的丈夫───可惜他永遠不可能是,因為他的戀人,他們的最大友好國──是個男人。

「亞瑟!你等我!我很快就會去救你的了!」
連換下他最討厭的禮服的時間也不浪費,亞爾佛雷德馬上跳上直昇機,而且把機師拉了下機;開始向他們約好的地點進發。



「啊啊啊!臭不良少年們我不許你們碰我的亞瑟!」
自言自語的大叫,亞爾佛雷德已經嚴重地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他心愛的戀人被騷擾,正等著他這個H ERO去拯救────的不切實際的幻想之中。
「等我啊!亞瑟!」

#3
再多等五分鐘,不…十分鐘。
他還是在等。即使他那美麗的金色髮絲和肩膀早已積上一層薄雪,他還是站在那兒動也不動地等著。在地上的積雪告訴他到底等了多久的時間──除了他所站的地方外都積上了雪。
呼出來的水氣凝結成白霞,刺骨的冰冷令他的瞼上出現紅暈。他把自己縮在長大衣之中,這個動作令本身已經瘦弱的他看上來變得更嬌小。插在衣袋中的手不經意碰到一直被他忽視的手提電話。

現在打給亞爾佛雷德也是沒有的,他想。假若他是因工作而姍姍來遲的話,打給他也只會造對方的困擾而已。再者,他已經遲了這樣久,不是因為工作就是他根本沒有要來的心。要是他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那就連聯絡的必要也沒有。

看著在街上不停流動的人群,亞瑟感到自己的鼻子有點酸。其實他可以留在倫敦郊外的小別墅中和小妖精們過一個溫暖快樂的聖誕節而不是在紐約的街頭活受罪。也許哥哥們還會送上一個他最討厭,甜得要命的糖霜蛋糕並在附贈的卡片上寫滿詛咒的說話。

「真是笨蛋呢…我。」
聖誕節是和家人共聚天倫的日子,可是他卻選擇了以戀人的亞爾佛雷德優先,為此他還給兄長們恥笑了好幾天。「你到底是那兒來的戀愛少女啊蠢弟弟!都老大不小了聖誕節居然去約會而不留在家中陪家人。」他們這樣說著,但聖誕當天卻永不會前來倫敦看看他。

他知道自己應約的原因有部份是希望能重溫一下他們還是兄弟時所渡過的溫暖聖誕,也許亞爾佛雷德就是知道了這點才放他鴿子吧。

在遇上亞爾佛雷德之前他幾乎都沒有嘗試過一個幸福的聖誕,對他來說和小時侯的亞爾佛雷德渡過的聖誕就像是賣火柴的少女所看到的火焰幻影一樣,是他夢寐以求的幸福。
難不成上天就連這小小的願意也不為他實現嗎?


亞瑟!


連亞爾佛雷德呼叫他的聲音也那麼的遙遠…那麼的夢幻…他一定是在造夢了。


「亞瑟!對不起!!!!」

一定是夢!亞爾佛雷德梳著大背頭穿著禮服哭喪著臉跳下直昇機向他道歉什麼的一定是夢!!!!

被突如其來的衝擊嚇倒的亞瑟.柯克蘭不但已經忘掉自己剛剛悲傷的心情,更開始逃避起街上好幾百人注意自己和戀人的事實。

「亞爾佛雷德.F.瓊斯,你做人可不可以低調點啊啊啊啊!」

失控的高聲尖叫,現在街上的行人已經無一不在留意兩人的動作了。


#4
如同B級電影的劇情一樣,男主角因不可抗力遲到,女主角痴痴的站在原地等待,內心充滿著痛苦和不安。當男主角帥氣的把女主角拉上直昇機並發誓一生也不再離開她之時,行人們全都為兩人感動鼓掌……

現實有那麼好混就好了。

在節日的鬧市中有一只低飛的軍用直昇機已經很顯眼的了,在直昇機裡還要跳出一個穿著正式的男人擁抱另一個男人,再加上他的那聲尖叫。別說是鼓掌了,沒有人打電話報警已是萬幸的了。

街上幾百人合起來近千只眼睛集中於自己身上的感覺很不好受。他可以聽到上年紀的路人對他們指指點點,年輕人對他們吹口哨的聲音,這對低調的他無疑是一種重大的衝擊。他漲紅著臉想推開擁抱自己的戀人,奈何不管是力氣還是體重,對方都比他優秀得多了。

「亞爾佛雷德你馬上給我放手!」
「我不要!亞瑟你這樣子叫我全名就是代表你還在生氣吧!在亞瑟你原諒我前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我的肺…我的肺啊!」
用力的收緊了雙手,亞爾佛雷德毫不知情的擠壓著他的肺部。身體中的氧氣都近乎給對方的擠出身體,他的思考因缺氧而變得遲疑。

「啊啦,小兄弟你就原諒你的男友吧!你看他多麼的真誠!」
真誠地想謀殺我嗎?
「對啦!小兄弟,這種多金又對自己真心的男人可不好找喔!管他是要轉性還是被插也不可以放手啊!」
靠!你是怎麼知道我是下面的那一個!(雖然你沒有說錯…)

腦袋的缺氧情況已經到達了臨界點,亞瑟腦中除了想呼吸外的想法都已經變得模糊。
「亞瑟…亞瑟…對不起…」
「我原諒你,我原諒你了!亞爾你馬上給我放手!」

當聽到亞瑟願意原諒自己後,亞爾佛雷德很乾脆的放開了對方。看著大口大口吸取氧氣的亞瑟,他笑得開懷。等待亞瑟的呼吸回復平穩後,他一手把亞瑟抱起,再以搬運貨物的方法把他抬到自己的肩膀上。

「謝謝各位的支持!我一定會令亞瑟幸福的!」
向圍觀的路人們招手示意感謝,亞爾佛雷德輕快的跳上了直昇機。
「我們現在去渡蜜月(?)了喔~亞瑟你一定會喜歡我的安排的!」

真的如同電影的情節一樣,由地面上傳來如雷貫耳的掌聲。男主角(偽)亞爾佛雷德笑著的在直昇機上向他們招手,尤如自己是明星一樣。

亞瑟除了沉默外就只有沉默,現在的時間剛好的進入了聖誕節的淩晨。所以,他今年所收到的第一份聖誕禮物就是───成為足以令他丟臉丟一生的頭條新聞男(女)主角。

可惡!他現在都不知道應該為亞爾佛雷德忙得要死還想著他而感動流淚還是因為丟臉而哭好了。


#5
亞瑟坐在直昇機的後座,納悶的看著街上五光十色的燈飾。美麗的景色並沒有令他的心感到喜悅,對他來說剛才的衝擊還是太大了。要是可以的話他還真想把自己關在家中一個月等待事情冷淡下來才外出。

「吶,我們要去那兒?」
被帶上直昇機已有接近十五分鐘,他還是不知道目的地,只知道直昇機一直的遠離市區。難不成亞爾佛雷德想來一個野外歷奇的聖誕節?那可還真是有夠刺激的,在那多方面來說。
「哎呀,先別問啦。很快就會到的了。」
邊哼歌邊駕駛著直昇機,亞爾佛雷德看上來心情好得像個新任爸爸的似。亞瑟帶點緊張的抓緊後座的扶手,誰知道永遠不按張出牌的亞爾佛雷德會不會高興得真的來個花式飛行?

從擋風玻璃的反射中看到亞瑟的行為,亞爾佛雷德笑了。為了他的一言一行作出反應的亞瑟是如此的可愛。
「我才不會像個初次開直昇機的小鬼在乘客沒心理準備下玩花式飛行喔!」
「你一整個就像是會做這種事的小鬼!你要知道你剛才把直昇機調成自動駕駛的低飛有多危險嗎!?」

那是一種二重打擊。當他以為得和目睹全程的駕駛員尷尬地相處直到到達目的地,但被抬上機時卻發現那只是白擔心,因為駕駛員什麼的根本就不存在。
亞爾佛雷德.F.瓊斯這男人居然大膽得在有上千多人的街頭上讓直昇機自動操作並且低飛!沒出意外還真的算是他好命!

「看在我馬上就找出你的位置的份上,亞瑟你就少唸我兩句吧!」
孩子氣的嘟起了嘴巴,帶點不滿的抱怨著。他可是很努力的呢!
「我根本就一步也沒有走開,你當然可以很快的找到我吧。」
苦笑的回應著,亞瑟又再一次發現自己真的對亞爾佛雷德沒辦法,只要是他要求的事自己也會不自覺的盡力滿足他,而相對的,亞爾佛雷德也對他的固執沒辦法,當對方發覺自己對那件事是堅定不移的話,讓步的永遠也是對方。

看似是一方的寵溺,但在實際上卻不是,那就是他們的相處方法。

「才不是喔!我們約好的是在後一條街的麥當當,亞瑟你等錯地方了!」
「那是你們的麥當當太多了!呃?那你是怎樣找到我的?」
他在錯誤的地方等待而且兩人並沒有作過任何的聯絡,那他是怎樣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的呢?


「喔,那個嗎?你要知道在一大堆快樂的美國人中找一個落幕的英國人是很容易的。」
他對上玻璃窗反射出的碧綠,驕傲無比的說著。
「要是亞瑟的話,不管是在天涯還是海角,我也能馬上找到你的喔。再說你現在不就是帶著我幾年前送你的圍巾嗎?果然真的很好看!」
「笨蛋!!!」
他漲紅了臉,亞爾佛雷德的話完全的出乎他的意料以外,本來是想令亞爾佛雷德沒那麼的得意才特地把這條圍巾封印了好幾年等對方淡忘了才拿出來用。誰知道他居然還會記得這圍巾的事。

頓時,紐約郊外上空不停的迴響著他的怒吼和亞爾佛雷德愉快的低笑聲。

#6

當他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二時多的事了。
亞瑟應戀人的要求在下機後一直的閉上雙眼,直到對方說好為止。他握著對方的手任他帶領自己前行,原本有點擔心對方會因過渡的興奮而令自己摔倒,但意外地亞爾佛雷德非常細心的帶著他前進。

「小心一點,前面有三級樓梯喔。」
那只體溫比自己來得要高的手令他十分安心,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那個小小的可愛的孩子長得比他高比他壯,成為了一個能令他安心依賴的男人。
「可以張開眼睛了,亞瑟。」
溫柔的聲線,是他打從心底愛著的人。自跟他相遇的那刻起,兩人的命運就已經紏纏在一起,分也分不開了。

他緩緩地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間古典別緻的小木屋。仿中世紀設計的小木屋中的家具也是一些古風的東西,而且一切都和他腦海中的某部份相同。驚訝的看著笑盈盈的戀人,他戀人的臉上寫滿了得意這個詞語。

「喜歡嗎?這可是我送你的聖誕禮物喔。」
用手指掃過室兵的每一樣物品,最後停留於那燃燒著木柴的古老暖爐之上。
「暖爐,你說過比較喜歡舊式燒柴式的吧。」
在那十八世紀設計的暖爐上掛著一只小小的綠色襪子,襪子漲漲的,看上去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裡面的似。
「那裡的也是你的禮物。」亞爾佛雷德補充著。「不過那就得跟規矩明天才能看。」

說真的,亞瑟現在真的很感動。討厭過去的亞爾佛雷德竟然為他打造出一個近乎完美的十八世紀家居───而且是以他們過去一同生活的那個家為藍本。
一椅一桌也和記憶中的一樣,也有一些二十世紀的基本家電,對他來說是一個很理想的生活環境。
「亞爾…謝謝你…」
戀人是知道自己對過去還是有留戀的,也接受了這樣子的他,更甚的是為了他而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歡的事…除了感謝他還能說什麼?
「我愛你…」
也許自己不配說這種話,也許自己連接受對方的愛的資格也沒有…但這的確是他心底裡最真實的感情。
「我知道。」
願意在刺骨的寒冷中等待自己一小時之久,這叫亞爾佛雷德如何能否定亞瑟對他的感情?

「亞瑟,聖誕節的意義是什麼?」
「慶祝基督的降世?」
「不,不是有資料說基督是十月降生的嗎?」
「戀人一起渡過的日子…?」
「這樣也對,不過你心中有另一個答案的吧。」
輕輕的撫上對方的胸口,亞爾佛雷德微笑地說。
「我不介意再次當你的家人喔,亞瑟。」
「嗯?」
「明天你就知道的了。」
想再說什麼的唇被對方封著,接下來是一片沉靜,只剩下一些微小的衣物磨擦的聲音。

#7
當亞瑟再次清醒的時候已是二十六日的淩晨,他依照亞爾佛雷德的話強行拉著酸痛不已的身體爬到暖爐前,把襪子中的東西倒出來。

那是一個精緻的小盒子,當他打開了盒子後他的臉擦的一聲───紅掉了。

「給亞瑟:
不只兄弟才是家人喔!夫婦也是家人喔:)
愛你的亞爾」

因為,他的第二份聖誕禮物;是一只白金製的求婚指環。





#EXTRA

WW日報聖誕特別號

聖誕的浪漫?軍方資助的神秘愛情電影!

昨天的平安夜在紐約鬧市中出現突發事故!軍用直昇機於人群中低飛,駕駛員更穿著正式禮服當眾向戀人道歉求婚。跟據本報記者向國防部求證,證實昨天發生的事故乃一電影的拍攝現場。據消息指該電影是米英兩國合力拍攝,並得到兩國政府的大力支持。該電影的標題未定,但據內幕消息指出內容是關於一場跨越千年的戀愛故事。據聞男女主角是一不老不死的種族,兩人相遇,因誤會而仇殺,最後得以幸福地結合,而昨日的拍攝相信就是兩人解開誤會的剎科戲。要是有進一步消息,本報將立刻為讀者送上。
記者 星月晴 筆



大家聖誕快樂-3-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23 Wed 2009 13:58
  • OTZ

有一個喜歡的站因為被貼上不知那兒的論壇而考慮限制IP了…OTZ
前兩天一個日更站也好像因為被騷擾而更新變慢…(有休站的味道…)
哎…喜歡上APH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米英,我喜歡APH。
我是個很容易情緒低落的人。
而我喜歡的東西往往會成為我的致命傷。

APH的話題太敏感,國際新聞什麼的可以很虐也可以很萌。
我做不到只看萌得一面不看虐的一面。
而虐也沒什麼關係,倒是在日網那方面。

光是看到自己喜歡的網主被騷擾我的心就很不舒適…
看到他們閉鎖更是難過…
APH站發生這種事的機率真高…

不過喜歡還是喜歡…
幸運又或是不幸也好,到萌力萌完為止還是會喜歡下去的。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8 Fri 2009 14:20
  • 封面


20100年7月4日出版
定價1923元……




很明顯是在開玩笑的XDDDD
手癢玩出來的產物

我還挺喜歡的~~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防我之後又犯蠢重復訂本OTZ
先列下先下了訂的C77本吧
3…(遠目)

be lost in love - side youth -
HAKKA
PINK +
キレイゴト 合共企劃小說本
1100

PRIME
DRAGON RIDER再錄
2835


不同日子發貨結果還是沒訂-3-
提醒自己要記得訂回!


HAMBUGER KISS
AMAOh!再錄
2100



這兒已經去了600元了
再加上桃色和回轉也有再錄和星蛋的三本再錄……
看來3000是走不了的吧OT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不了黃色聖誕真遺憾…
但總比上不了北大好。
我要吃蟹洩奮…XD





這是生活報告,例點式
。早起是鼻敏感的大敵-3-
。氣管問題又起
。發現自己無論多想把事情一次完成也總是有外在因素影響而要分次進行(未到貨啊,未開通販啊,老闆不在之類的…可不可以找次我可以去信和一次就完成訂本買精品和拿本的動作?)
。食玩多了很多XD
。米英本超越50CM了,要是它們比我高我一定拍上北大分享分享的(巴)
。本數還算OK,會那麼高是因為再錄和小說多
。友:你的菊文小說本是菊語的溫習本吧
。RG:純小說本你也看?你還真有心機呢
。所以我很奇怪?
。TOG的G是指GEASS吧 人物有夠像的OTZ
。買了TOG但WII還在友人家
。弟:你還沒破TOV又還沒把主機拿回來那麼早買是為什麼?
。為了特典吧…大概
。我:看到米英ONLY還在接受報名有種很想出本去報的感覺 友:只有一個人很辛苦吧,而且你又不會畫畫的吧
。我表弟好可愛,超可愛!還不智反抗我的小嬰兒真的是天使來的!
。聖誕祭走老梗
,咳到胸口痛,滾去睡不寫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AOI大人--兔英、子英、女英(非架空)




亞爾佛雷德的戀人是個很神秘的國家,不管是思想還是能力也是。
就算一件事情有多正面也好,只要是經過那個人腦袋的處理,也可以成為一件比天塌下來更悲慘的事情。而且當那個人一單進入了屬於他自己的悲劇世界後,就不管是誰也勸不服他的了。

亞爾佛雷德從不否認他覺的自己的戀人很麻煩很囉嗦,但他也承認自己從來沒有想和對方分開的想法。喜歡上對方已經有幾百年,成為戀人也已經幾十年了。都已經死心眼的愛了對方那麼久,又怎會因這麼一點缺點而放棄難得到手的戀人?

他是這樣想的,他真的是這樣想的。

他看著眼前哭得亂七八糟的戀人,默默的在心中重複著。



事端是這樣的:
難得戀人和自己於同一天休假,所以兩人就一起的在亞爾佛雷德的家中渡過。他拿了一片他覺得亞瑟會喜歡的DVD來放,看到一半時發出了「啊,這小嬰兒挺可愛的呢!」的感想,之後他的戀人就暴走了。

最初只是含著淚,一副難過的樣子。當他疑惑地開口問「亞瑟怎麼了?」的時候,他的戀人就拿出了他愛用的法杖出來揮舞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女人。

他已經很習慣戀人的神奇的科幻力量了。就尤如他自己家有東尼和它的朋友們,亞瑟家有些他沒法理解的東西也是正常的吧。
在成為戀人以後他們就不再在這方面爭執了,並不是他相信了那些他看不見的小妖精是存在的,而是單純的覺得為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東西得接受亞瑟單方面的冷戰很不值得而且很蠢。

看著變成了雙馬尾眼鏡優等生少女的戀人邊哭邊大叫「你現在滿意了吧!很抱歉我本身是個生不出你小孩的男人呢!混蛋!」,他有種想抱頭質問上帝為什麼一句單純的感嘆會變成了對方認為的抱怨。

「我又不是在抱怨你是個男人,我只是說小孩子很可愛而已…」
「你真的不是比較喜歡女人?」
變成女人的戀人的眼睛好像平常的更大,美麗的碧綠眼眸中充滿著晶瑩,非常的迷人。身為男人的他很清楚的知道要是自己臉前要是有一個可愛又或是身材好的女人的話,他的目光也是會被吸引過去的。可是……

「我最喜歡的還是亞瑟喔。」
不管是男還是女,他最重視最喜歡的還是這個人。也只有這個人能讓沒有耐心和自我中心的他讓步到這程度了。
「我愛你喔,亞瑟。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一切,但只有這句話,你不可以不信。」
模仿著小時候亞瑟安慰自己的動作,他捧起亞瑟的臉,輕輕的吻去他眼角的淚。這是件很諷刺的事,他放棄當亞瑟的弟弟,但他的身體卻緊緊的記得身為亞瑟弟弟的一切,就像烙印一樣。最初他厭惡著這件事,但當他們成為戀人之時,他卻發現這其實是上天的恩賜。為了讓他補償亞瑟不被兄長們所愛的遺憾。


「那麼就是比較喜歡小孩子吧。」
「嗯?」
懷中的亞瑟發出了不懷好意的聲音。他低頭一看,發現亞瑟不知在什麼時候把自己變成了小孩子的樣子。
「亞…亞瑟你!?」

小孩甜甜的笑著。用小孩特有的軟膩聲音叫著他的名字。
「你不是說小孩子很可愛的嗎?我來滿足你了喔~哥哥。」
主動的吻上了他的唇,亞瑟的動作一點也不像小孩子。
「還是說你比較喜歡有兔耳的小孩?親愛的亞爾。」
「你…你的動作和樣子很不合啊…亞瑟。」
伸出舌頭舔弄自己的嘴唇,就算是變小了亞瑟.柯克蘭也完全不辱他「世界色情大使」的名聲。
「呵呵…哥~哥。」
對上假裝天真的碧綠,亞爾佛雷德感到自己的心跳開始急速起來。他不自覺去伸手撫摸亞瑟那細嫩而且充滿彈力的小臉,看到亞瑟舒服的瞇上眼睛的時候,他的下身好像有了些反應。



天啊!亞爾佛雷德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快要成為戀童癖了!



「亞…亞瑟,你變回來好嗎?」
「不要~這可是答謝你剛剛的那句話的!」
是答謝他說愛亞瑟還是報復他說小孩好可愛害他出了醜(?)啊!亞爾佛雷德帶點害怕的把身子拉後了一點,身前的小亞瑟笑得一臉人畜無害,慢慢的爬到他的懷中扭動自己的身體。
「不高興嗎?有戀童癖的亞爾哥哥。」

這是報復吧…這是報復吧!
會誤解那句話是你自己的問題而不是我的問題吧!亞瑟!
喂!別解我鈕扣啊!我不要成為戀童癖啊!
誰…誰來救救我啊!?



後記:我好愛逆轉兄弟!亞瑟其實是一半一半吧…聽到亞爾的那句很高興但又覺得自己會丟臉是亞爾害的,總之就是什麼也是亞爾的錯(笑)

嗯…我滾去寫聖誕祭了(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即使是過了一晚,亞瑟身上的痕癢感還是沒有減退。原本想說用萬能的互聯網找出醫治的方法的,但在亞瑟的身上除了痕癢感外就沒病徵,連敏感症應有的紅腫也沒有,有的就只有因痕癢而抓傷的紅痕。連病徵也沒有,根本就無法用互聯網尋找解決的方法…

看著亞瑟因為痕癢而坐立不安的樣子,為了抓癢而露出的白晢四肢上的血痕…亞爾佛雷德雖然不太願意,但也只好帶亞瑟去看醫生了。

普通的醫生不知道亞瑟的過去,在診症的時候總是會不經意的觸及亞瑟心中的傷口。他知道那是無可避免的,但他還是希望誰也觸摸不到亞瑟心中的那個傷口。為此他把亞瑟帶到相熟的診所,雖然他十分討厭這診所的醫生。



所以他選擇來這診所的決定打從一開始就是錯的了。

「所以就來找哥哥了嗎?兩位小少爺。」
診症室來充滿著玫瑰的香味,四周放置了不少插著玫瑰和百合的花瓶…比起診症室更像是男公關的房間,因花粉症而來求診的病人一定會因這房間的環境而加深病情吧。

醫生───法蘭西斯的醫術算是不錯,但在醫德…正確一點是在性的那方面,非常的糟糕。近乎每個病人也曾被他吃過豆腐,也幸好他的臉蛋還不錯(雖然有點鬍子),嘴巴也很甜;所以沒什麼人投訴他(應該說,來看病的人早就有被性騷擾的覺悟了)。而最糟的一點是他非常無節操,不管是男還是女,是老還是幼,只要是他覺得美麗的人他都會下手。

亞爾佛雷德打掉法蘭西斯想撫上亞瑟大腿的手,用兇悍的眼神盯前法蘭西斯。法蘭西斯要摸誰他可不管,總之就是不可以對亞瑟出手!

「醫生,給我好好的看診。要是你的手再亂動的話…我就讓你的性別欄反過來寫!」
他把還在因痕癢而左搖右擺的亞瑟拉到自己的懷中,再伸出他右手的中指,那個笑容就像在告訴法蘭西斯他是認真似的。要是在平日,亞瑟早已動手動腳把法蘭西斯痛打一頓了。可是,在亞瑟因痕癢而專注於抓癢這件事的現在,別說是痛毆法蘭西斯,連把注意力集中於法蘭西斯身上也有困難了。

「乖,別抓了。」
他輕輕的抓住亞瑟不停在身上亂抓的手,溫柔的說著。法蘭西斯忍不住反白眼,這兩個笨蛋情侶怎麼走到那兒也在放閃光的呢…

「哎哎,總之先給哥哥看看有問題的地方吧…呃…亞瑟…你的腳上有血…」
亞瑟把褲腳拉到大腿的位置,露出了白皙的的雙腳。因不常接觸陽光而帶點病態白的小腿上帶了點血跡,沒有被擦掉的原因相信是因為被長褲所遮掩著而沒有被發展。
在白瓷色的膚色襯托下那點紅色顯得更為明顯。

「沒關係啦,我們又不在意。」
在亞爾佛雷德發言的同時,亞瑟也點頭表示同意。只是一點點血而已,回家後用點水洗一洗不就行了。有必要那麼的大驚頁怪嗎?

「你們在不在意不是個問題,問題是你們這樣子走在街上會嚇到人的吧…」
「安啦,褲子掩著什麼也看不到的!」
真不知道應該說你們兩個神經大條還是大安旨意…法蘭西斯煩躁的抓了抓頭,開始問診起來。

「昨天吃了些什麼。」
「芒果,是食物敏感嗎?」
「不,要是食物敏感的話就不會只是四肢有事而是全身的了。有特別去過什麼地方嗎?」
「亞瑟昨天下午才剛完稿,一直都在家裡。」
亞瑟點頭,示意亞爾佛雷德的話正確。接著法蘭西斯在病歷表上寫了點什麼,再認真的問亞爾佛雷德。
「有上還什麼藥嗎?」
「有用酒精消毒…有什麼問題嗎?」
看到法蘭西斯一臉驚訝的樣子,亞爾佛雷德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用酒精幫亞瑟消毒其實是不是一個大錯特錯的決定。
「有人會對酒精敏感,在懷疑是敏感發作的時候是不可以用酒精消毒的。」
慢慢的在病歷表上寫上一些醫治敏感的藥物,雖然不知道起因是什麼,但反正敏感就是吃那些藥的了。總之就先把身體上的敏感治好吧。

「不用戒口沒關係,但藥一定要……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才剛想抬頭提醒他們要注意的事就看到亞爾佛雷德對亞瑟又親又抱還一直的在說對不起,而亞瑟則是紅著臉不停的推開對方因想親吻他而靠近的臉孔。

「亞瑟對不起!我不知道用酒精消毒會加深你的病情的!你原諒我吧!」
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後悔的程度了,捧著亞瑟的臉親,眼中帶點淚水(雖然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比起後悔,他更像是在撒嬌又或是在炫耀亞瑟對他的包容。亞瑟看到他的眼淚後有點心軟,原本拒絕著對方的手改為安撫的輕拍著對方的背部,只要不是太過份的吻也認命的接受了。

「唉,小亞瑟你太寵這傢伙了喔。」
語畢,法蘭西斯馬上收到亞爾佛雷德得意的眼神,是在炫耀是在炫耀吧!就在他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亞瑟用力的踹了他一腳,面上明顯寫著「要你管!」三個字。

他只好無視眼前的閃光產生源,默默的寫著亞瑟的診斷書。這對笨蛋情侶還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不管是走到那兒也能放出好比太陽的閃光…真的不會給人投訴的嗎?

為了他的眼睛著想還是先離席吧。他拿起診斷書,離開了他的診療室;在他關上門的瞬間,他看到兩人接吻。

這是公害。這真是公害吧!他看著被自己關上的門,為了忘掉那令人生氣的甜蜜氣氛而開始考慮下班後應該約那一位可愛人兒來安撫他被閃光所傷害的心靈。


後記:先恭賀一下北大復活XDD沒了北大的三天好痛苦耶!

這篇有四分一是實錄…(遠目)原來想拉馬修出來的結果他還是被馬修了…
主旨是閃光,所以某兩人的閃光很過份XDDDD

因為亞瑟不能出聲所以無聲好難寫耶…(淚)我是個M才會設出這東西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8 Tue 2009 01:47
昨天才跟友人發洩一下沒北大上的痛苦,今天就復活了真快樂XDDDD
有些事情真的要吐一下糟才會好轉的,不是嗎?
和中學時的某件事一樣的流程還真可笑XP


是說中學時某天上學,巴士(灣家耀家是叫公車的吧)才走了一個站就遇上塞車。(最討厭的是那個站就在我家不到十分鐘的路程)
好死不死塞了快半小時也沒有動靜,下車也不行(因為車龍動也不動…叫的士也沒用)就只有光著急而已。
就在那個時間友人M打電話給我問我幹嘛不上學<-從不請假,扭到腳用拉的也滾回學的白痴。
和她說了不足三分鐘後…巴士就動了囧

我:你不早點打來-3-你一打來它就動了
友:請知道你會塞車塞那麼久啊!



兩件事中的友人都是同一個喔XDDD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聲中的專業人士那麼多…
也不在乎多幾個吧,要是有新角色也向專業設定前進吧。



亞爾->PROGRAMER
亞瑟->作家
基爾&露樣->動畫師
法叔->醫生
誰->獸醫(是說原本想設的是………護士,巴)
路德->編輯
小意->插畫家
菊->劇本家+同人畫家
貴族->演奏家(無可否認)
801姐姐->幼稚園老師
親份->農夫!(喂)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他沉默的走過母親的身邊,假裝沒有發現她那糟得不得了的臉色。臉上的灼熱並沒有減退的跡像,刺痛的感覺令他的理智保持在一個還算清醒的程度。

他忍下了想回饋對方一巴的衝動,不是因為考道又或是其他原因。只是因為亞爾佛雷德認為她連被打價值也沒有。

在煩躁苦悶之下,他想起了那個月夜的事情。

他還能清楚的記得他戀上亞瑟,對母親絕望的那一天的事情。




那是一個冰冷的月夜。他因為犯下了一些過錯而被母親關在沒有火爐的房間中,窗外下著雪。他只穿著單薄的衣服,氣溫是刺骨的冰冷,他不禁緊緊的抱著自己發抖。

母親,母親,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沒有食物和禦寒的衣物,他覺得自己快要死了。那時他相信母親的嚴厲是對他好的,他相信母親是愛著自己的……他相信自己受不了的時候母親會來救他的。

「好冷…好餓…誰來救救…我?」
忍不住流下了眼淚,饑寒交迫的感覺快要把他迫瘋了,誰可以來救救他?

「亞爾!」
「哥…哥?」
「你沒事吧,我拿了衣物被子食物給你。乖,別哭吧。」
輕輕的為他抹去淚水,他的亞瑟哥哥無論是語氣或是動作都表露出擔憂的情緒。哥哥是真心的擔心著他的。

亞瑟為冷得手指不靈活的他穿上了厚厚的衣服,又細心的把熱湯一口一口的餵給他喝,還因為知道他怕黑而陪他到天亮,明明就只穿著的衣服不比他之前的多多少,但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問他冷不冷,要不要把自己的衣服給他穿……

隔天早上,他知道了亞瑟是瞞著母親來照顧他的,他看到母親大聲的責罵並甩了亞瑟一巴。

「我教兒子要你這個野種來管嗎!?亞爾佛雷德是我兒子,我要冷死他餓死他也不關你的事!」

那句話狠狠的刺進了他的心。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政治婚姻所生出來的孩子,但他還是相信母親是愛著他的…但結果…那只是他一相情願的想法而已。
他想哭,可是看到兄長因保護自己而被打被責備,他知道自己是絕不可以於這個時候哭的。明明知道被發現一定會給母親責怪,但亞瑟還是向他伸出了手。

於那個瞬間他就決定了,他要保護那個即使被打也要幫助自己的哥哥…他的戀愛,他的決心都是在這刻開始的。


「我喜歡你…亞瑟。」
他低喃著,被拯救的人不是亞瑟,而是他。在絕望之時,是亞瑟救了他。

「我愛你,我想要的…亞瑟。」
即使你是我的異母兄長,即使你只當我是弟弟。


他停下了腳步,不自覺的流下了悔恨淚水。到了現在也好,他什麼也給不了亞瑟。不管是本應屬於亞瑟的繼承人之位又或是這個家長子的身份也好,他也無法還給亞瑟。


連最簡單的,阻止那些人侮辱亞瑟也做不到。



後記:已經習慣空閒時上北大…現在因內地的和諧檢查而上不了真痛苦……(泣)


這篇本是RG3時因沒什麼米英本而跟友人說要暑假CW出本的東西…結果?今年都要完了都沒入正題啦(茶)
原本是想輕輕帶過亞爾的回憶的…因為原本想用來點番外,現在好像不用了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4 Fri 2009 19:29
  • 唉…

明明星期五和週末是交新的好時機…5D6D卻掛掉了上不了北大……………
我想看文野………(淚)
快點好回來吧5D6D…



和諧真的好麻煩OT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先不說這個。你打算怎麼?就算是我去說服那些死腦袋也得有些說詞喔。」
亞瑟沉思著。要是能完成法蘭西斯的委託,多少也能令那班騎士放人放得心服一點,可是……
「別想自己去採花了,少爺。這附近適合白百合生長的就只有那座聖山的山頂,只靠你一個法師爬一半就沒力的了。就算你是半個弓手也是,光靠遠距離的攻擊是不可能成功登頂的吧。」
當人與人相識久了,多多少少也可以猜到對方的想法。而亞瑟.柯克蘭這個人就是這樣子的了;思考負面,什麼事也喜歡自己一個人承受。現在有亞爾佛雷德為他分擔還算好,但回想到和亞爾佛雷德相遇前的亞瑟,還真是令人心痛。

厭惡世界,厭惡自己。

那時他的目光比冰更冰冷,連感情的起伏也沒有。是亞爾佛雷德改善了他,令他變得充滿活力(也充滿了暴力)。他們兩人就像是光和影一樣,完全不同而且缺一不可。

「別擔心。我有我的想法。」
亞瑟微笑著,手中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了一串鎖匙。法蘭西斯呆滯的看著那串鎖匙,那串可是這所教堂地下監獄的鎖匙啊!
「剛剛在那個騎士頭頭身上摸來的。」
他甩動著手中的鎖匙串,愉快地向法蘭西斯解釋著。身為半個弓箭手,他的手指可是很靈活的喔。
「你想做什麼?亞瑟…」
有一種不太良好的感覺,總不會他又想亂來了吧。

「我有我的想法,做好你的本份吧,神子大人。」
他的笑容很甜美,甜得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法蘭西斯只能沉默看著亞瑟的離去,就像那時間一樣,什麼也做不到。
他抬頭,十字架仍舊的神聖華美。
『祈禱吧。』
他想起那女人,令他放棄信仰的那個女人。
『神子大人,只要全心全意的向神祈禱,奇蹟是一定會發生的。』
打從心底相信神,到最後一刻也不曾背棄信仰的女人。

「宗教使人堅強,但我再也無法打從心底相信神的存在了…」
神並沒有把他從絕望中拯救出來,他也沒法由生來的神子身份中逃開。不相信神,但卻得向別人傳教;可笑的他。他令很多人從絕望中站起來,但他卻無法自救。
「醫者不能自醫呢,貞德。」
閉上了眼睛,他靜靜的在心中勾畫著她的身影。





「亞瑟…我好想你啊…」
躺在木板床上蹍轉反側,亞爾佛雷德正努力的用自己對亞瑟的思念對抗著恐懼感。血液的腥臭味充滿在空氣中,不停的刺激著他的神經。他最討厭的怪談幾乎有三份之一也是在這種地方發生的。

他面向牆壁──和木板連接著的那一面牆,那是他在這個監牢視線可及的範圍中最清潔而且最令他想不起怪談的東西了。

亞瑟不知怎麼了呢…他很清楚亞瑟是不會做些衝動的事令那些騎士有機會把他抓進來的。可是,他也很清楚亞瑟是無法獨自完成法蘭西斯的委託的。
委託沒完成那些騎士肯定會用這當借口不放他出去的(他們巴不得像亞爾佛雷德這種半死者全都去死)。
如此循環下去他真的一生也得在這種可怕的地方過了嗎!?他才不要啊!


「亞瑟…快點來救我吧…」
「啊,還沒給嚇昏呢。難得做了樣像HERO的事呢你。」
「嘩!」
自言自語的發洩得到了回應,亞爾佛雷德嚇得高聲大叫,當他回頭時出乎意料地看到自己剛才還掛在口邊戀人的樣子──亞瑟打開了監牢的大門,他甩著手上的鎖匙愉快地看著對方的反應。

「亞…亞瑟!」
「你給我去完成法蘭西斯的委託,我會代你留在這兒的了。」
亞瑟把手上屬於亞爾佛雷德的裝備交到對方的手上,再平靜的步入監牢中把鎖鎖上。
無視亞爾佛雷德想說些什麼的意願,亞瑟先開口阻止他的發言。這是他考慮過後最好的方法了,他得令亞爾佛雷德接受這個方法。

「你也很清楚我獨自一個人的話是完成不了那個委託的吧。」
「所以我們一起…」
「不,你一個人就行了。我要留在這兒。」
亞爾佛雷德的臉上明顯的寫著不接受三個字。他苦笑,亞爾佛雷德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總是把心事寫在臉上。
「要是我們兩個都逃掉了的話紅酒混蛋應用什麼理據來令你無罪釋放?我們之後又該去那兒找些多報酬而且附帶豪華食宿的任務?」
亞瑟把手放在亞爾佛雷德的手上面,兩人隔著冰冷的鐵枝握手。冰冷的觸感就像是在提醒他們所犯下的禁忌似的。


違反自然,背棄神靈,罪無可恕的罪人。
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感到幸福。他們罪業深重,是世上最幸福的罪人。


「我們是共享著同一條生命的。亞爾你去的話,我們活下來的機率還會比較高。」
「要是給發現了的話…」
「那我就代你死。」
亞瑟認真的看著亞爾佛雷德,堅定的說出了這句話。碧綠色的眼眸中沒有一絲的迷惑,他是真心的,為了亞爾佛雷德的話──他可以去死。
亞爾佛雷德是他的家人也是他的戀人,是無可替代最重要的人。
就算是要用他自己的生命交換他也希望亞爾佛雷德可以活下來。

「我明白了。」
握著的手加重了力道,亞爾佛雷德苦笑著。亞瑟是如此的相信他的能力,甚至是可以用性命來下賭注。他不好好回應的話還算是什麼HERO?
「亞瑟死了的話我也會死的。我不想死,也不想亞瑟死;所以我會去。」
亞爾佛雷德輕輕的吻上了亞瑟的唇,溫暖的觸感讓他清楚知道這是現實,不是幻想也不是做夢。
他們曾成功的由死亡的邊緣中逃脫,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難關,他們又怎會越不過呢。
「小心一點,一有什麼事就馬上的吃藥。你知道你對自己的傷有多遲鈍的吧。」
「嗯,我知道。我愛你,亞瑟。」
「笨蛋。」

他們露出了笑容分開相握的手,心情很平靜。

「我相信你,亞爾。」
支撐著心靈的不是信仰,而是對對方的信任。他們不需要神,因為對他們來說彼此就是自己的神。


後記:我沒有侮辱宗教的意義,算是個人的宗教觀吧。嗯,宗教真的會令人堅強的。
我OOC還真利害OTZ
我對不起米英(淚)
對了,我為了C77去打工了(老板是老爸),出文可能會慢一點(根本沒快過),有請見諒(努力維持一天打500字左右的速度)。
以下時間交給出場的三人吐糟,我先閃了!(喂)


英:所以那少女到死的人是誰!?那才不是我。
米:為什麼我要當這角色!?明明玩聲優梗的話我是主角耶!為什麼我會代入了主角友人的角色!
法:哥哥來代作者答亞爾你吧!因為那是不同作品而且她是支持主角友人X主角的喔!
英:即便性格不同也決不逆自己CP…這女人怨念果然夠深…
米:所以法蘭西斯你會死的吧!
法:為什麼哥哥得死啊!?
米:因為玩聲優梗的話,你的角色作者可是破了三回三回也選你死亡的路線喔!DDDDDD
英:不過那女人很喜歡拿你來當炮灰,所以你暫時是不會死的吧!
法:你們的愛不足夠啊!不愛哥哥飯會變得難吃啊!
英:誰要愛你啊!紅酒混蛋!別以為作者因為打得順手加了點戲份給你就很了不起啊!
米:就是嘛~主角兼HERO是我喔!雖然那個笨作者還在抖結戴眼罩再加眼鏡很怪而沒決定我有沒有戴眼鏡。可是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喔。
英:有想看的劇情又或是想見的角色也可以提出喔…不明的名詞也請提出,這女人最近有點兒腦閉塞…
法:總之,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啦。作者很感激大家呢…(吐血死)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