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啊啊啊
考試+修羅期不管是菊家還是中文圈的同人也少了呢…
I NEED 米英,I LOVE 米英!!!

自力發萌一點也萌不到自己耶…(狂泣)


AMAOH!的再錄因為有12P的新畫18X所以我要買啊啊啊啊!!!!

宿命慢產中……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隱月陌大人點文--香灣約會




「小香,小香!」
「怎樣?姐。」
少年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叫停他的少女。少女快步的走到他的身邊回他一個微笑,她很清楚少話的弟弟這樣的態度已經算是非常親切的了。

「我聽說你家最近流行台式食品呢!就讓我這個姐姐來幫你檢定一下正不正宗吧!」
驕傲的挺起胸膛,少女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有專家幫忙,小香你家的台式食品業一定會成為世界第二的!」
少年挑起那雙比正常人來的要粗的眉毛,面上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

「姐。」
「怎啦,小香?」
「潮流依家野黎得快去得快,唔好咁在意啦…(*1)不,我是說你想來我們家玩,是不用找理由的。」
少女迷惑的表情,是在他意料之內的事。他,先生和灣姐用的文字是一樣的,可是在語言方面卻是完全不同的。先生家中的國語他和灣姐也會聽也會說,可是他和灣姐的語言就只有他們自己才能明白。他家的廣東話十分的博大精深(髒話方面),用來表達情緒更是一流(罵人的意味),可以的話灣姐一生也聽不懂就好了。

「那麼我星期天就到你家去,好嗎?」
「嗯。」
聽到自己明白的語言後少女快樂的拉著弟弟的手,露出安心的微笑。
他喜歡那個笑容。如同冬日的太陽般的溫暖,不管過了多久不過他們的關係怎樣的改變也好,那個笑容都不曾改變。只要想起那個笑容,不管是病得多麼的嚴重,他也能支持下去的。
「那麼約好了喔!」
伸出小指,勾住的小指傳來對方的體溫,和小時候牽手時感受到的溫度一樣,讓他打從心中溫暖起來的溫度。


星期天───


「小香!等了很久嗎?」
「不,我剛到。」
「那麼快點走吧!」
少女微笑著,拉起他的手就向前沖,他只是沉默任由少女拉著走,享受著難得的二人世界。


「啊!人很多呢!」
「因為是星期天。姐,不要走散喔。」
他急忙的拉回想向前衝的少女,在這種人多路窄的地方一但走散就很難會合的了。
他們選擇牽手,為了防止走散,也因為他們希望能更加感受到彼此的體溫。
他們是姐弟,但是沒有血緣關係。他們互相喜歡,但還是沒法子拋棄身為姐弟的那份牽絆。

「我們走吧,姐。」
「嗯!走吧,小香!」
慢慢的向前走,即使「現在」還沒有從姐弟的關係中畢業,但「未來」一定會改善的,對吧。





おまけ~~~TIME!

「怎麼會像對小情侶一樣的亞魯!」
紅衣的馬尾少年不滿的低喃著。
「雙子(偽)真萌。香你就快點撲上去吧!」
黑短髮的少年一邊快速的在筆記本中寫下些什麼一邊擦著口水,而他的雙眼更有些發光的現象。
「萌的起源是我!撲倒的起源也是我!」
有著呆毛的青年興奮得手舞足蹈,不停的發表著他的起源論。
「「閉口!」」
兩人同時的開口阻止呆毛少年的動作,當他們再次把目光移到目標身上的時候卻發現……
「啊!小香不見了亞魯!」
紅衣少年忍不住大叫,他的小灣那麼可愛,小香你放她一個人在街上給人拐走了怎麼辦啊!

「先生,二哥,三哥。」
熟識的聲音從後響起,三人回頭之時果然看到本是他們目標的粗眉少年。
「人地拍拖就米做電燈膽啦!唔好以為人地睇唔到先得嫁!W數大到喊LO!拿拿聲冷啦你地!阻住人地拍拖要比人打入十九層地獄嫁!你地係唔係坐住個腦嫁!死蠢!(*2)」
瀟灑的離去,他仍舊冷靜的回到他的姐姐身邊,就像是剛才激動的發言不曾存在的似。

「我的小香…被鴉片男教成不良少年了!」
「啊啊!毒舌是萌點啊!」
「死…死蠢的起源是我!」

他假裝沒有聽到背後三位哥哥的哀號/萌叫/蠢話,再次拉起他親愛姐姐的手,繼續這場被三個電燈泡打擾的約會。



廣東話翻譯:
(*1)──潮流這回事來得快也退得快,別那麼在意吧

(*2)──別人約會就不要做電燈泡啦!別以為別人看不到!亮度高得令人想哭啊!馬上滾吧你們!妨害別人約會可是要被打入十九層地獄的!你們是不是坐在腦袋上的!笨蛋!


後記:約會?嗯,約會。不過重點好像去了三位兄長的戀弟妹加上香君的毒舌去了(遠目)希望隱月陌大人滿意吧…(下跪)[馬修]廣東話說話真的好毒…而且很髒…我活了二十年也學不完呢…[/馬修]我現在去把宿命填平吧(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7 Fri 2009 02:50
  • (汗)

剛剛在WIKI亂到看到了這個:
柱の傷
ED数は1種類。原画担当は日丸屋秀和




魔王是原畫不要緊也不出奇。
重點是:





這是一只驚慄GAME。




魔王那可愛的畫如何和驚慄拉上關係的………?
我沒膽去了解一下…OTZ

不過魔王的圖真的好可愛XDDD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要是有因遇上神蹟而成為信徒的人存在,那當然的也會有因看不見神蹟而放棄信仰的人存在。

 

 

 

 

湧入鼻腔的全是鐵鏽的味道,是有人被嚴刑迫供了嗎?

亞爾佛雷德無聊望向鐵支的彼方,在昏暗的燈光下牆壁的污垢看上來就像浮出來的人臉似的。他感到心頭一涼,馬上的把視線轉回房間中。

 

簡陋的廁所,掛在牆壁的木板;很典型的囚房。

 

他躺在那張一點也不舒適的木板────好吧,應該稱他為床又或是椅子────上數著天花有多少點的污跡。

「世界的HERO不應該被關在這種地方的啊…亞瑟,你快點來救我吧…」

不自覺的撫上自己被黑色眼罩遮掩的右眼,他近乎自言自語的低喃著。

 

 

時間回溯三小時前.聖都卡蘭────

 

 

如同名字,卡蘭是一個以宗教為中心的城市;四周都充滿著十字架的裝飾,視線能及之處都是一片的純白。在陽光的照射下白色反射出剌眼的光芒,給這城市增添上一份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

 

「亞瑟,真的要去找那傢伙嗎?HERO我不喜歡他耶!」

亞爾佛雷德嘟起了嘴巴,看著位於市中心的大教堂,不滿的對亞瑟說。雖然說在不久前他們還在一個大平原中迷失方向,幸好得那傢伙的剛好有事找他們送來了一只信差白鴒,他們才可以跟著白鴿來到這城市,不用又得過一陣子的原始人生活。但這也無法更變亞爾佛雷德對那傢伙的感覺──討厭。

 

身為神子卻又非常好色,堅持自己是無神論者又到處的去傳教…神子.法蘭西斯在亞爾佛雷德心中的地位大概就只比怪談好一點點。而怪談則是亞爾佛雷德於這世上最討厭最害怕的東西。

 

「我也不是很想去找他啦…可是旅費也用得七七八八之餘,也得去感謝一下他的信差幫忙帶路嘛。」

亞瑟把法蘭西斯的信拿出來,指了指其中的一句────『哥哥有點苦惱呢…不知道兩位可不可以幫一下忙呢?完事後哥哥絕對不會待薄你們的喔!』。

「拿到報酬,吃窮他之後打他一身再走,好嗎?」

於這麼的一瞬間,亞爾佛雷德好像看到了他家親愛的戀人身後發出了一些很濃郁的黑氣。為了以防黑氣誤中副車再加上可以拿到一大筆錢吃一頓好的(他不介意吃亞瑟的黑炭料理,但他真的很介意之前的幾天在大平原中沒肉吃天天吃藥草。雖然身體已經不會再成長,但他還是個正值成長期的少年啊!)再把眼中釘打得體無完膚的好康事情,他也不好意思說不吧。

 

 

法蘭西斯身為神的代理人──神子,他的家當然就是市中心那間最雄偉最漂亮的教堂。穿越那條裝飾大於功用的長廊後,法蘭西斯就站在教堂中心的十字架前。

 

「少爺,你們來了嗎?」

他的目光沒有從十字架中離開,要不是聽到他的話,大概會以為他沒有發現來者吧。他向兩人招手,示意叫他們上前。

 

兩人慢慢的走到他的旁邊,也把同樣的把目光落在十字架上。在身為聖都地標的教堂中的十字架理所當然的是無比的華麗,用白金鑄造的本身上鑲有很多不同的寶石。陽光穿透彩繪玻璃後再照射於它之上,有一種說不出的夢幻感覺。

 

「很美,對嗎?用上最高級的材料所造的最華美的十字架。」

語氣很平靜,沒有自豪也沒有欣喜;只是平談的訴說著事實。

「可是我要的不是這種東西。少爺,可以幫我去採些白百合嗎?」

他苦笑著,平時高傲自大的就尤如是謊言般的似。看到和平時那麼不同的法蘭西斯,亞瑟不禁呆了一呆,那真的是他所認識的法蘭西斯嗎?

 

「為什麼不叫馬修去?他不是你的心腹嗎?」

「親愛的亞爾佛雷德,你是不可以叫哥哥我可愛的馬修爬上山去採花嗎?再說只依他一個祭司的力量走不到幾米就會被魔物秒掉的喔。啊啊,亞爾佛雷德你身為HERO居然的要一個可憐脆弱的小祭司去送死。真是罪過…」

剛才憂鬱的樣子一掃而空,法蘭西斯以他一貫的優雅(自稱)來回應亞爾佛雷德的貿問。被不知從那變出來的玫瑰指著鼻頭,亞爾佛雷德的心情更惡劣了。

「賣蕃茄的呢!?」

「喔,回鄉參加妻子弟弟的結婚典禮了。再加上剛好是蕃茄的收成期,沒有一個月左右也回不了來喔~」

「那麼那只帶著小鳥的兔子呢!?」

「他嗎…弟弟娶妻,回鄉觀禮了。」

「肌肉…」

「新郎當然是在家準備婚禮的喔。」

看著戀人和舊識一來一往的對答,亞瑟除了沉默外還是沉默。神子的護衛一個都不在真的好嗎?看著那個拿著玫瑰舞動的舊識,他默默的想著。他的這位舊識雖然號稱是劍士,但實際上的戰鬥力可能比一個祭司還弱。留下一個這樣子的重要人物獨自一人真的行嗎?

 

「你這個變態鬍子!HERO我今天不給你一點教訓我吞不下這口氣啊啊啊啊!」

舉起手鎗,亞爾佛雷德的忍耐力已經到極限了。他對準了法蘭西斯的額頭,手指就在扣板的前方。

 

「亞爾!停手!」

「亞瑟,你別阻止我!這傢伙實在太欠打了!」

「我知道,可是…」

正當亞瑟想上前阻止他之際,亞爾佛雷德就已經被一大羣突然出現的騎士所包圍。

「很抱歉,神子大人。您雖然叫我們暫時離開,可是我們還是感到不放心。不過現在刺客已經抓到了,我們也可以放心的讓您和您的客人進行密談。我們先行告退了。」

那些騎士快速的把亞爾佛雷德抓下,向法蘭西斯行體後,就馬上的把人帶下。儘管亞爾佛雷德的鎗法和劍法有多高明也好,在手和腳被抓著的情況下也是無法反抗的。他能做的就只有在沿路上大聲的叫喊,企圖令騎士們鬆手而已。

 

「所以就叫了他停手的啊……」

輕輕的按壓著頭部,亞瑟他覺得自己的腦袋快痛得要炸開了。

「有膽敢在別人地盤閃鎗…亞爾弟弟你還真的是個英雄呢…」

法蘭西斯苦笑著,他早就是怕會有這後果才支開那些騎士的,可是到最後還是迴避不了這結果。唉,真不幸呢。

「誰叫那傢伙是個笨蛋!你知道他為什麼要用雙鎗嗎?是因為一加一等於二,雙鎗會比單用一支手鎗強!」

想起來就生氣了!那是什麼理論,照那理論的話武器商不就是全世界最利害的人物了嗎!?

「啊哈哈…少爺你教出來的孩子還真有趣呢……」

法蘭西斯乾笑著,他手上的玫瑰就像是反映他心情的似……枯萎了。

 

 

後記:我只是單純的想把TOVCP的劇情代入米英而已………反正也說了一半,那我也公開吧。這系列的標題是引用自菊家的RPG TALES OF系列的,阿米的理論和法叔的身份也是玩聲優梗的說XDDDD

 

有預感這篇會比宵星更長(掩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久前做的XDDD
不過現在再做前五名都不會變的吧XDDDD

我都不知道自己有那麼愛阿嫁啦XDDDD

其實APH沒那個不喜歡的說XDDD
最愛不憫兄長組XP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卡RPG了(吐血)
真想每天也有滿滿的米英來淹死我………
[馬修]有三本小說本還沒看的人沒資格出聲(天音)[/馬修]





法叔是笨蛋!(倒)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飯後果是香濃可口的黃色水果。亞瑟細心的把果核去掉,再把果肉切粒以方便食用。金黃色的果肉很甜很好吃。

 

他看著亞瑟吃完一個又切一個的可愛行動,他忍不住笑了。

 

「亞瑟,吃太多對身體不好的喔,明天再吃吧。」

以王耀那面的文化來說,芒果濕熱,是會引致皮膚病的。要是亞瑟那白白嫩嫩的皮膚出了什麼事,他可是會很心痛的。

亞瑟點了點頭,帶點不捨的把剩下的水果包好,放回冰箱中。

 

 

 

 

 

 

亞爾佛雷德正很努力的在程式中抓出臭蟲,這是比寫程式更麻煩的工作。程式只要寫慣了,只要改掉一些設定就可以變成另一個程式;但抓臭蟲你永遠不會知道你自己是因為打錯字還是在邏輯上有錯誤,而且更重要的是通常你抓到一個修正完就會連鎖地出現邏輯錯誤。

 

「大小寫沒錯…LINK…啊…LINKObject了…」

抓了抓頭,他心虛的感嘆著。

「怎麼會錯這麼基本的東西啊…我下次再也不捱夜了!」

他知道其實和捱夜是沒關係的,那是他自己不小心的問題。但在死線前卻不幸發現了那麼一個大錯誤,不把責任推掉你叫他如何去平衡心理啊!

 

雖然因為只有他一個PROGRAMER,只是遲個一兩天他的好同事們也會體諒他。不過,他一想到那只臭熊那副「啊啦~亞爾佛雷德君真沒用呢~」的嘴臉他就忍不住想準時起貨了。

 

身為H ERO又怎可以給一只西伯利亞的熊(而且還是臭的)小看的啊!

 

不自覺的打字的手指加重了力度,有節奏的打字馬上的充滿著房間,把很多輕微的聲音都遮蓋掉了。亞爾佛雷德的注意力已經完全的集中於電腦上,完全的把其他東西忽略掉。

 

 

 

 

『咔啦。』

印有大大的HERO字樣的馬克杯被輕放於桌上,香濃的咖啡香氣傳入鼻腔。當那只白晢的手出現在他的視線時,他忍不住抓起那些以男人的基準來說細長的手指湊到唇邊,輕輕的親吻著。

 

「還不睡?不是剛剛才完稿的嗎?」

時鐘剛剛才發出了三下的鐘聲,證明現在已經是半夜三時了。昨天夜上亞瑟才剛好把手上連載的最終回給完成,現在應該是很疲憊的。雖然對亞瑟的貼心感到滿足,但要是亞瑟累病了的話他可是無法忍受的。

 

一但到了冬天亞瑟的手指便會變得異常的冰冷,在得要捱夜工作的時候那雙冰冷的手就會成了他提神的最佳良品。吻著那些細長的手指,除了帶有亞瑟常用的沐浴露的玫瑰香外,還帶有一點咖啡的香味───大概是在泡咖啡的時間沾上的吧。

 

除此以外,還有一除微微的…?

 

「亞瑟,你受傷了?」

他可以看到亞瑟的表情變得非常的怪異,而且想把手從他的手上抽回來。

不停的搖頭示意沒有,但不管是神情和行為,都在告訴亞爾佛雷德一件事───亞瑟在說謊。心虛得那麼明顯用腳指頭猜也猜得出吧。

 

「給我看看傷口。」

下意識的覺得是在泡咖啡的時候受傷的,所以他無視亞瑟的掙扎把衣袖拉起。映入眼中的不是想像中的紅腫,而是一條又一條的紅痕。

 

沒怎樣流血,但表皮都已經破掉了。他輕輕的撫上去亞瑟還會微微的發抖,看來是很痛吧。亞瑟修剪得整齊的指甲邊有沾有小量的鮮紅,照估計他手上的紅痕是他自己抓出來的。

 

亞爾佛雷德帶點不滿的看著那雙碧綠,緩緩的開口。「起敏感了吧。過來,我先幫你做點消毒。」

在抽屜中拿出酒精,他把亞瑟拉到自己的腿上去。用酒精沾濕了綿花後,他開始細心的為亞瑟的傷口消毒。每當傷口接觸到酒精的時候,他可以感覺到懷中的身體因疼痛而發抖,那雙美麗的碧綠更是充滿著晶瑩。看上來就像是個犯了錯害怕父母責備的小孩子一樣,惹人憐愛。

 

 

 

 

亞瑟是個成熟的大人,但在有些時候在亞爾佛雷德的面前就會露出他可愛幼稚的一面。

而亞爾佛雷德,也很喜歡這種難得可以站於優位的感覺,從來沒要求亞瑟改善。

那是屬於他一個人的,其他人不能看見的一面。

 

 

 

 

「現在先忍一下吧,明天早上我陪你去看醫生。」

亞瑟點點頭,把整個人都縮在他的懷中。他輕輕的吻上亞瑟的額角,享受著戀人難得的依賴。

 

 

後記:半實錄(掩面)所以下回是看醫生,有人要猜猜醫生是誰嗎?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情緒波幅太大,內心總留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安感…
我需要寫糖文來平衡一下…(掩面)
開著兩個WORK打著兩篇不同的文的感覺真奇怪…OTZ



於是

無聲:

飯後果是香濃可口的黃色水果。亞瑟細心的把果核去掉,再把果肉切粒以方便食用。金黃色的果肉很甜很好吃。

 

他看著亞瑟吃完一個又切一個的可愛行動,他忍不住笑了。


我和你:

湧入鼻腔的全是鐵鏽的味道,是有人被嚴刑迫供了嗎?

亞爾佛雷德無聊望向鐵支的彼方,在昏暗的燈光下牆壁的污垢看上來就像浮出來的人臉似的。他感到心頭一涼,馬上的把視線轉回房間中。




無聲是個月多前的實錄…(遠目)
我和你是非常惡趣味的把TOV的某FY開花劇情CROSS到米英去………(原本是想當小短文的,不知不覺就把它丟進去了…囧)


目前推土希望->(長篇X3+短文)不停的LOOP…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鎖了一篇
我好擔心USAMI大啊…
連P網上的站址也刪掉了…希望她快點振作起來吧



看到NICO上的留言很生氣
明明就是ALL角色的MAD為什麼就要說上是米英呢
就是因為USAMI大是主催?
(再說USAMI大也不是米英廚啦…她好米英米+普奧…還有很多雜的)
她的三張圖都已經沒有米英的了
為什麼還要針著這點?

還有說USAMI大是米英問題兒那個留言…

我在2CH上看過留言說USAMI大很親切很好人的…
你是來黑人的嗎?
網路上不記名不得如可以中傷人啊!!
不喜歡米英也不可以這樣!
更何況NICO上不成文的規定了不可以爆UP主網名和SITE地址的呢!





追記:現在(日本時間快下午六時)她把BLOG上的幾篇也刪掉了OTZ
連同世界會議和冬COMI的預告…
P的圖還沒刪掉…加油啊!USAMI大!!

我擔心她世界會議的新刊啦(雖然COPY本我也入不了手),還有冬COMI的兩本

不要放棄啊T口T


再記
手書BLOG更新了XDD
好像沒事了?
總算安心了一點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SAMI大的新作很讚
多喜子也有份呢







在P網的圖遲點會刪掉
BLOG的NICO那篇又鎖掉了………
我有點擔心是不是又是NICO的狂熱份子攻擊了USAMI大啊…


唉…希望快點看到她更新BLOG那就知道她沒事了


她把鎖掉的BLOG有關新刊的部份發多一次了…


應該沒事吧?等待新刊完成後的圖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每天去的日更站因空間問題暫關了…OTZ
我…我…還沒收完漫耶耶耶耶耶!!!
請…請不要縮小啊(泣)

希望它快點好起來OTZ
沒米英看我會死的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吳好人大人點文子米貓+眉毛兔+阿爾+亞瑟的一家人故事(R-15)

 

 

WW街中有著很多對相親相愛的夫婦,有人相敬如賓,亦有人深信打是情罵是愛。今天就讓我們來看看門牌1923號的瓊斯夫婦的生活,看看什麼是打是情罵是愛以及……床頭打架床尾和吧。

 

 

下午六時────

 

 

瓊斯家一點兒也不寧靜。

 

 

 

「喵!!!!!!!」

「怎樣了啊!米利加!!」

急忙的從廚房跑出來,身寄圍裙的亞瑟手上還拿著他小兒子的晚餐───一只還沒刨完皮的胡蘿蔔。

「媽媽!依基咬我!」

米利加撲了上來緊緊的抓著亞瑟的圍裙,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著。接著他伸出了右手讓亞瑟看手上的咬痕。咬痕不深,正確點來說身為草食動物的依基即使是咬人,也沒法造成過度的傷害。

 

看到米利加的傷勢不重,亞瑟放心下來。他把注意力集中於他的另一個兒子───依基。

 

依基坐於地上,沒有說話,和亞瑟同色的眼睛中充滿著淚水……重點是那對可愛的長垂耳上有幾個明顯的咬痕。

 

「因為米利加先咬我…所以我才…」

咬緊下唇,依基強忍著淚水。比起米利加,依基的傷勢明顯較深;米利加的傷口血已經止住了,而依基的還在流血。

快速的拿出急救箱為依基上藥,薄薄的耳朵給咬出了幾個洞,都不知道會不會好呢?

 

「因為依基身上很香…所以我忍不住…」

知道自己犯了錯,米利加可憐兮兮的解釋。

亞瑟嘆了口氣,只要米利加露出這表情他就只有投降的了。誰叫他長得和小時候的某人那麼像呢…

「那也不可以咬人啊。米利加你是貓,牙齒比較尖,會咬傷人的知道嗎?」

幫依基包紮完傷口後用手帕為兩人把眼淚和鼻水抹掉,他慎重的對米利加說。兩個孩子也是他的心頭肉,無論是那一個受傷他也不好過。

「好了,來吃飯吧!依基,米利加。」

他微笑著,把兩個孩子拉到飯桌前,拍了拍那對金色的腦袋後回到廚房繼續做飯。

 

 

 

 

「是發情期吧。」

當天晚上他把下午的事情告訴孩子的爸,孩子的爸難得的得出了一個正常的結論。

「那小子長大了喔!高興嗎?瓊斯太太。還是說你寂寞了?你可愛的小天使又要離開你了。」

不安份的在他臉上偷吻了一下,結果換來了他的一巴掌。

「寂寞不行嗎!?還有誰是瓊斯太太!」

「呵呵~誰簽了結婚證書誰就是瓊斯太太喔!」

「你去死!那有人在別人醉得半死的時候要他簽結婚證書的!喂!別壓上來啊呀笨蛋!」

訂正,他的丈夫亞爾佛雷德‧F‧瓊斯還是一樣的不可理喻﹑一樣的不正常。那麼一瞬間的正常什麼的全是他的幻覺!

 

 

順從對方的動作脫下衣服,他永遠都無法反抗他的丈夫。也許是因為身為年長者的寵溺,也許是因為他比自己想像的更要深愛這男人…當那只溫暖的手撫上自己的胸口的時候,心臟就急速得像要從胸口蹦出來的似。被吻上的瞬間他認命的閉上雙眼,任由對方佔有自己。

 

 

在情事之間,他莫明的想起和兒子們的相遇。亂七八糟得令人無言的相遇。

 

 

 

先到這個家的是米利加,在路上看到他伴在死去的母貓前不肯離去,身為紳士亞瑟好心的埋葬了母貓並且帶他回家。結果那天晚上亞瑟和亞爾佛雷德吵了一場大架,原因是亞爾佛雷德不喜歡有別的生物介入兩人的生活。亞瑟大吼了句冷血之後,亞爾佛雷德也不滿的甩門而去。

 

「亞瑟你拾了只貓回來難不成我就不可以買只兔子回來嗎?」

隔天當亞爾佛雷德回來時手上多了只小兔,一只粗眉的垂耳兔。他輕輕的用手指輕按著亞瑟因整夜哭泣而浮腫的眼睛,吻上他的面頰,在他耳邊吹了一口氣。

「呢,我們和好吧。你接受這孩子的話,我也會接受那只貓喔…」

 

最後兩人各退一步,各自接受對方帶回來的動物,並以對方的祖國命名洩憤。美.....國,小名米利加;大...........王國,小名伊基。當然,兩只的本名根本上就是起好看的,不管是他們的主人爸媽還是他們的朋友也好,從來就沒有人叫過他們兩只的本名。

 

「小伊基的本名長得要命,唸快一點也會咬到舌頭;米利加的本名………我不敢在街頭叫。要是不幸的給狂熱愛國人士聽到開鎗打我怎麼辦!!」

在此感謝牠們父親的眼中釘,母親口中的變態色魔的解釋。

 

 

原本有點擔心兩只小動物會相處不來,但現在看來倒是相處得不錯吧。他腦中只剩下這想法,不過很快理智就完全被情慾吞噬,什麼都不剩了。

 

 

 

同時,在兒童房─────

 

身體很熱…

米利加把自己捲成一團,死命的忍耐著由身體深處湧出來的熱度。

 

「米利加…」

把小手放於米利加的額上,出乎意料的高溫讓伊基露出擔心的表情。

 

伊基的手好冰好舒服…身體也很香…

 

很想親下去…

 

「伊基…我可以親你嗎?」

不等回應,牠就親了下去。很甜很甜,比媽媽給的糖果更甜…因親吻而濕潤的眼睛很漂亮,寶石似的晶瑩剔透。

「對不起…伊基…」

我可以吃掉你嗎?

 

香甜的味道吸引著牠,依照本能的壓下對方,牠已經無法思考太多了。

 

 

 

 

 

 

當第二天父母醒來看到他們赤裸裸的睡在一起,差一點引發家庭大戰這一點,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恩愛的夫妻養的寵物也很恩愛,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後記:唔唔唔唔………寫不下去了()我沾污了子米子英…對不起!!!!!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體不舒服心情又不好
進度緩慢中


其實我不需要這些東西的吧
這些都只是雞肋吧




習慣孤獨習慣寂寞
要是能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有多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完成一場感覺不錯的下午茶後,亞爾佛雷德獨自的回到大屋中。他心情愉快的哼著歌,慢慢的在走廊上步行。沿途僕人們向他行禮,他也只是舉手向他們示意停止。

他不喜歡太拘謹的場面,也不喜歡那些禮儀課和會議,可以的話他甚至不想繼承這個家。他寧可生為貧窮平民,自由自在的渡過一生,而不是被貴族的身份束縛著。

他不稀罕貴族的身份又或錢財,他最想要東西也許就只有一樣。微小的,說出來會給人取笑的…微不足道的願望。


走廊盡頭出現了一個身影,是他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亞爾佛雷德!」
迎面向他走來的是有著金色長髮和紫水晶眼眸的女人,他的母親。她不滿的打量著兒子的衣裝,再看了看他的臉,開始不滿的批評著。

「你怎麼不好好的把鈕扣扣好!」
「又不是見客,穿隨便一點有什麼關係喔!」
微笑著的回答,由懂事至今,她就一直是這樣的個性。給我穿好衣服!給我去上課!別丟我的面!尤如女王一般,不容許別人不服從她的命令。
要是只有這些他還可以忍受,只可惜她最愛抱怨的偏偏就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事───關於亞瑟。

「你沒參加會議對吧。」
「是的,我沒參加。」


會議這些事他不太多管,而且就算他不出席,他可愛的亞瑟哥哥也會代他去的。而且亞瑟的處事手法比他來得高明圓滑,比他更加適合處理這種事情。即使是他們的父親也不是事事親力親為,身為繼承人的他就算是把事情交給兄長處理也算是合理的吧。
他可以看到他的母親不滿的縐起眉頭,但他完全沒有罪惡感的產生。這女人對他來說比起母親,更像一個陌生人;把從出生開始他和馬修就是由奶娘照顧,母親就只會在偶然來看他們一兩次,被她抱著的記憶更是屈指可數。他實在是不能把她當成母親來尊重…


「你出不出席會議我不管你,但你和那賤種那麼親密就是不行!」
亞爾佛雷德握緊拳頭,他知道要是和這女人起了爭執的話亞瑟的立場就只會更糟。所以他忍下來,為了他最重要的哥哥。
看到亞爾佛雷德不作聲,她得意起來,開始繼續侮辱的說話。
「都不明白你爸為什麼要把他接回來,只是一個低劣女子生下的私生子,我管他生還是死!」

腦中好像有什麼斷裂的聲音。亞爾佛雷德感到自己的身體在不停的發抖,他忍不住怒火。不管是誰,他也絕不允許別人侮辱和傷害亞瑟的。
「你還真冷血呢,母親大人。」
「唔?」
「你別忘了亞瑟是我的哥哥,你的養子。把自己的孩子說成賤種,而且還說不管他的生死。你還真冷血呢…」
他看不起對方的眼睛看著他的母親,冷笑著的把話接了下去。
「還有,你別把亞瑟當成污點比較好呢…要是你不是女人,只怕你也會犯下同樣又或是更嚴重的錯吧。母親大人。」
「你!」

臉上感到一陣灼熱,痛楚馬上的傳到神經末端。他馬上的理解到母親打了他一巴掌。肉體上的痛比不上心靈的痛,這一巴掌再怎樣也比不上他聽到母親侮辱亞瑟時的心痛。

他用凶狠的眼神看著母親,心中充滿著無比的恨意。

亞瑟對他很重要,可以說是比他自己的生命更為重要。

要是說他小時候的天真救助了亞瑟的心靈的吧;同樣的亞瑟亦救助了他的心靈,在他最痛苦最絕望的時候向他伸出了手。所以當他已經比亞瑟長得更高更壯的現在,他發誓要在這個完全說不上是溫暖的家中保護亞瑟。


這一點即使是也沒法動搖他的決心的。


「別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喔,母親。」
他冷笑,用毫無溫暖的聲音低喃。
「在我看來你比罪犯還不如喔…亞瑟是我的哥哥,這個世界上唯一的一個,和馬修同樣是我的兄弟。」


「所以…你別想耍手段傷害他們喔…」

他已經不是那個會蒙昧無知的小孩,他不會害怕母親的責罰,也不會再盲目地跟從母親的命令了。


後記:來証明這不是坑(巴)那位先生你是誰!?你那麼帥我不認識你!(驚)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轉新到放上去了(淚)
只欠阿倍野大了………
星期二還不見就先訂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通販!
還欠阿倍野大人和回轉的沒放上去…
不過還是明天去訂吧……看到老虎也有了XDDD還有貨遲點才一次吧XD


SKY LAB殘部少了…(遠目)
雖然說有好幾個部通販…但現在只見KAC…
保險點明天去好了囧




我還在擔心要是那兩本不通點好………


………去拍賣吧…(順便入手有紀的…)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6 Fri 2009 02:53
  • (茶)

USAMI大人的P網介紹改成米英米了…(菸)
不過我想都是米英主的吧……?
以後上去要小心了(遠目)




說真的不少米英也加個米受的…
行日站真的要小心耶…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敬啟者:

    你不會收到這封信。因為你已經不在了,而且我也不需要你的回函───我只是來跟過去做決斷而已。

 

    相遇是在那片黃金色的麥田,那把金髮很美麗;就像和那片麥田是一體的似。你牽著了那伸出的手,牽在一起的手就注定了之後的幸福和痛苦…但還是我們都沒有放開。

 

    你其實可以不選擇我的。你那時還小,你的選擇有如天上的繁星一樣的多…你可能已經後悔了,但謝謝你…謝謝你選擇了我。我為你帶來了不少痛苦,也傷害了很多的人…我無法給予你快樂…但你還是沒有甩開我們手,和我一起走到最後。再次衷心的謝謝你選擇了我,所以我才能像現在的幸福。

 

    那個雨天對我們來說都難以忍受,不管是心靈還是身體也是。你天藍色的瞳孔失去了靈魂,這些我都知道的。誰對誰錯都沒關係了,你已經不在了。我不會說因為我活下來所以我是對的…因為那毫無意義。希望你的胸襟有如你眼睛的顏色一樣的廣大,可以原諒我一切的過錯。今年的玫瑰也開得不錯,真希望你也能看見。

 

    P.S    I MISS YOU

 

他把信放於盆子中再把火柴拋到信封的正上方。上好質材的紙張燃燒著,發出豔紅的顏色和柔和的碳味。他安靜的站在原地,看著紙上的名字慢慢的化為灰燼。當最後一個字母也化為灰的時侯,他才有了些微的動作───開口說了一句話。

 

「再見了。」

 

他微笑,就算回憶多麼美好它還只是一個回憶。沉迷於此就只會裏足不前,但亦無需忘記;只要讓它藏在心底的小盒子中,在痛苦難道時回味,讓它成為前進的動力。

 

這是他的決斷,放下那段過去,重新的生活,然後過得比那段回憶更加更加的幸福。生者的笑容是逝者的渴求,那麼笑吧;幸福的笑著,告訴他們不用擔心,我活得好好的。

 

打開窗門,溫和的陽光照射入內,沐浴於陽光下的他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容。

 

「啊啊!今天也是個好天氣!」

 

 

 

 

 

 

想看悲()文的請不要往下拉………

 

 

 

 

 

 

 

 

 

 

 

 

 

 

 

 

 

 

 

 

 

 

 

 

 

 

 

他為自己泡了壺紅茶。先把茶葉放進茶壺,再注入熱水焗約三分鐘…他嚐了一口,微甘的茶味充滿了口腔。只可惜水的溫度好像不太對,茶葉的香味並沒有完全的發揮。喝了那個人泡的紅茶那麼多年,不知不覺中他對紅茶的認識和要求都提升了不少。

 

大概除那個人泡的紅茶以外都已經滿足不了自己吧。

 

他看著剛才把信燃燒剩下的灰燼,微笑的說。

「你也是吧,過去的我。」

 

 

在那如繁星的道路中選擇獨立之路,所以才會有現在的自己。可以跟亞瑟並肩而行,保護他,成為他的戀人…都是因為那時的選擇。他很清楚身為亞瑟弟弟的自己已經不在了,但有的時候還是會懷念那段日子,在痛苦難堪的時候甚至會想回到那一段被保護被愛著的日子。

 

當亞瑟回應了他的告白的時候就決定了,要跟自己的過去做個決別。不是否定它,因為那是屬於他的亞瑟的回憶;而是讓那美好成為回憶,作為前進的動力。

 

「亞瑟說今天會來呢。世界的HERO得好好的招呼吧,對吧?」

他把灰燼捧在手中,再把手伸出窗外讓風把他們捲走。微風把灰燼捲上半天,就像是要把它們送向天際一樣。

他微笑,目送著它們的離開。

 

 

 

你好,過去的我。

我今天也會令亞瑟感到幸福喔。

 

 

 

 

後記:到後面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在「你也是吧,過去的我。」的時候斷掉好像感覺更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它又發炎了︿( ̄︶ ̄)︿
今次比上次好XD最少醫生沒用上個爛字(巴)
不過………




今次不單是耳管…連外面也發炎了(喂)


又再次被驚告耳朵清太乾淨了-﹏-

太乾淨是不好的-3-



所以有一天我上來說我聾了也不出奇(巴死)




友人:不可以!不能聽DRAMA太慘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來又抽了…
HOSHI大的站又403了…………(淚)
我要記住當他好了時一定得BOOK掉她的MEMO…

FC2你好樣的…(掩面)
今之只抽HOSHI大的站!?
別嚇我耶…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