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月圓之夜。

 

微風輕輕的撫弄著他的面頰,長時間被綁著的雙手顯得異常的酸軟,空腹的感覺更令人煩躁。討厭的月夜,討厭的男人。

 

月圓是那個男人的世界,他就只可以屈服;新月是他的世界,那男人就會跪在他的跟前。他們完全相反;他們是天敵。即使他們的關係扭曲到現在這個地步,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他咬了那個男人;但沒法把他變成自己的僕人。那個男人抱了他,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但也無法令他屈服。他們從不說愛;因為他們只是在互相搶奪。一但說出了愛那個字,那個人就輸。

 

「親愛的女王,晚安。還是我應該尊重你們的文化…說早安?」

看著對方心情愉快的搖擺著那條長而美麗的銀色尾巴時,他有種想咬破那咽喉的衝動。那血液在月圓之下一定是比平常更為溫熱美味吧…

同樣是銀色的耳朵因為高漲的情緒而立起來,配上燦金的頭髮和俊俏的外表…很迷人,只可惜是個狼人。

「我不覺得把我這個高尚的純血種綁在這種地方叫尊重我的的文化,臭狗!」

而他是只吸血鬼,而且是最高級的純血種。

 

他緊盯著對方美麗的天藍色眼珠,那雙眼睛充滿著笑意。

「我親愛的亞瑟…這只是為了保護於月圓之夜能力下降的你,不讓你給你的仇家尋仇的方法喔。」

「是嗎?那你新月時也得小心一點了!雖然成不了血僕,但你還是給我咬了啊!臭狗!」

「企圖把狼人咬成血僕…你還真瘋狂呢,甜心。」

他微笑,扭開亞瑟襯衣上的頭兩顆鈕扣,用力的咬著那美麗的鎖骨,血液腥甜的味道讓兩人都興奮了起來。

扯破他的衣服,噬咬著他的身體,像動物一樣,不是愛撫只是單純的對血飢渴。反正本身就是狼人嘛,是動物;只是回歸本能而已。

 

「哈!『月之帝王』也只是一只只會發情的狗而已吧!」

充滿挑釁味的大叫,被稱為「夜之女王」的他就算是被幽禁也絕不屈服。

「那你要我像只狗那麼在你身上留下氣味嗎?」

「亞爾佛雷德.F.瓊斯!你敢!?」

「我不敢,女王陛下。」

亞爾佛雷德抬起亞瑟白哲的腳,輕輕的吻上他那雪白的腳背。他是女王,即使在月圓的弱勢下仍舊高傲。月夜是亞爾佛雷德的天下,即使是女王,也得為他而瘋狂。

 

「你渴了吧,亞瑟。」

他拉下自己的襯衣,露出了頸項。在因情慾而急速的心跳加速了血液的運行,皮膚下的大動脈正急速的跳動著,他可以看到亞瑟的喉結因飢渴而上下移動。

「要喝嗎?」

他把亞瑟的頭按到自己的頸側,他可以感覺到亞瑟呼吸的氣息。急速的呼吸令他有種對方出現了過呼吸的症狀的錯覺。

「混蛋!」

狠狠的咬住亞爾佛雷德的頸項,他用力的吸啜。月圓的狼人是近乎不死身的存在,他吸再多也沒問題的!

 

「呵呵…再吸多點吧,亞瑟…」

輕拍著亞瑟那金色的腦袋,亞爾佛雷德笑得開懷。

「吸到你的身體裡都充滿著我的血…」

他切開連接那雙手和柱子的繩子,讓雙手還被束縛的亞瑟倒在自己懷裡。

 

亞瑟無法把他咬成血僕,他亦無法把亞瑟咬成狼人。他們是永遠的天敵。

 

「你是我的東西,亞瑟。」

「你是我專用的食糧,亞爾佛雷德。」

 

他們不說愛,一說就會輸。

即使是對自己的感情心知肚明也好,也絕不說出口。

他們接吻,即使優劣形勢會於半個月後交換,也毫不在乎。

無論誰優誰劣,亞爾佛雷德還是亞瑟的帝王,亞瑟還是亞爾佛雷德的女王,永不改變,永遠都是屬於彼此的第一位。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ほしたまご消失了!!!!!
啥事啊啊啊呀!?
轉移了嗎還是FC2輕掉了!?

我不耐嚇啊啊啊啊…
要是明天沒回歸真的上北大問問看吧… 剛剛看到有幾個同是FC2的站404了… 我想大約又是FC2抽了吧… 心血少啦我…不可以嚇的啦(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30 Fri 2009 02:17
  • SINK

宵星的反應不太好…
嘛,我的文反應一向都是一般的了。
沒回應是當然,有回應是拾到。



宵星包標點約六千字…
我到底是怎樣寫出來的呢囧

要是之後的也有那麼長
真的要考慮印個本來自己收藏了…

可能這輩子再也寫不出過五萬字元的系列呢…
我描寫苦手…
老是變成意識流的說…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萬聖節賀文,明天還有一篇…
那麼……不給糖果就搗蛋!!![馬修]最好不只糖果…也來點留言吧[/馬修]



亞爾佛雷德.F.瓊斯養了一只小鳥,一只美麗純真的白色小鳥。

「呢,亞瑟有乖嗎?」
他看著帶有腳鐐的青年,滿足的笑了。

他們的相遇有點可笑,他第一次見到青年是在一間荒廢的教會。別說是信徒了,那兒已經荒蕪得連動物也不願意久留;青年就在那兒,一直一直。

青年說自己是神派來守護這個教會和信徒的,所以他不能離開;即使是這個信仰早已被人遺忘。青年有一對很美很美的白色羽翼,和他的黑色披風相反的顏色,他很喜歡這美麗的白色。

他要求青年跟他走,可是青年說他得留在這兒守護那些可能到來的信徒。他失笑,這個宗教早已是傳說般的存在,大部份人都不知道這個教會的存在了,那又怎會有人來參拜呢?

「你不跟我走,那我就只好忍耐一下人類的血液了吧。天使先生。」
他抬起了青年的臉,帶笑的說著。「你犧牲人類也要留下嗎?天使先生。」
他看到那如翡翠般翠綠的眼睛眨了眨,像是下了很大決心的跟他說。
「那麼我跟你走吧,吸血鬼先生。你要答應我不要對人類下手喔。」

天然得有點可笑的天使,真的就這樣跟他走了。

對被吸血,還是被鎖在這兒都完全沒疑問的可愛小鳥,只屬於他的小鳥。
給予沒有名字的他「亞瑟」這個名字,疼愛他,沾污他。把他鎖在自己的身邊,再也不把他還給神。

「亞爾…」
碧綠的眼睛還是那麼美麗,亞瑟慢慢的伸出兩手要求擁抱。「我好寂寞喔…抱一個…還是說,你餓了嗎?」
拉下自己的衣服,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幼嫩的皮膚細薄得連胸口底下的心臟跳動的動作也能看見。

被折翼的天使回不到天上,被沾污的天使已經無法回歸。所以,把身心給我吧,為我瘋狂,為我迷醉。

咬上那美麗的頸部,亞爾佛雷德輕輕的吸了一口血。原本神聖無比而令人感到苦澀的血液因墜天而變得甜美誘人。亞瑟的羽翼仍舊的雪白;就像是在諷刺兩人背德的行為似的。

「你是我可愛的小鳥,亞瑟。你那兒也不可以去喔…」
緊抱著那瘦弱的身體,亞爾佛雷德低聲的向亞瑟耳語著。
「嗯,我是亞爾的小鳥。我什麼地方都不會去的。」
天真的笑著,亞瑟是不會拒絕他任何的要求—任何的要求都不會。

『我是個任性的男人…』他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因為一時興起把亞瑟帶到吸血鬼的世界…因為愛上了他而令他墜落,因為想留著他而用腳鐐把他鎖在這兒。
不單是任性而且非常自私,是個最壞的男人。

「亞瑟,我愛你喔。」
「嗯,我也愛你喔,亞爾!」
即使是被扭曲了的愛,只要你還願意對我笑﹑跟我說一聲我愛你就足夠的了。

天使回不到天上,吸血鬼不願放手。
這是扭曲的愛,即使要折斷你的翅膀,用世界最骯髒的東西弄污你的心也毫不在乎。
只要你在我身邊說愛我就行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不停的回頭,祖母綠的眼睛充滿著不捨。

「你可以留下的。」

他搖頭,拉著對方的衣袖,緩緩的說。

「我說過,不後悔。」

聲音堅定得從,就像在背誦誓言一樣。

 

 

「真是太感謝你們了!」

少女向他們躹躬,腰的角度正好是九十度。

「本來是想打些魚回村的,誰知道居然會被魔物吞下肚…要是沒有你們我死定了!」

「不用客氣!那是HERO應該做的事啊!」

看著兩人哈哈哈的談笑,亞瑟感到非常的不高興。即使是很清楚亞爾佛雷德是無法離開自己也好,他的心中也還是有那麼的一點不安。

「給自己多點自信吧!少爺。那笨蛋可是對你死心塌地的喔。」

認識的神子是這樣跟他說的。他清楚亞爾佛雷德吸引人的地方的同時也很清楚自己的缺點。拉不下面,動手比動口快,不老實等等…如此不可愛的人又如何去留著一個人的心?

 

「亞瑟!賽席爾說她的村子在綠洲附近,她可以帶我們去耶!」

亞爾佛雷德撲上亞瑟的背部,正在沈思的亞瑟一時站不穩就往地上倒去,嚇得他馬上修正站姿然後把亞瑟收入懷裡。當發現連吸入肺內的空氣也充滿著亞爾佛雷德的味道後,亞瑟不自覺的羞紅了臉想要掙開他的懷抱。

「這裡有外人你馬上給我放手!」

「啊哈哈!不要緊啦~HERO和戀人的LOVELOVE情節可是RPG必須的喔!」

「你不要臉我要啊!笨蛋!」

他奮力的掙扎,那可愛的樣子惹得亞爾佛雷德笑得開懷。

「我已經習慣了喔,你們不用在意。」

賽席爾微笑著看著兩人的互動,啡金色的眼睛中充滿著笑意。

「我們村的村長爺爺和大哥比你們更親密呢。」

 

 

「你和亞爾佛雷德就像是光和影一樣。」

當代的神子這樣子說著。

「他太過耀目,而你太過低調。」

他沒有反駁,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光和影是沒法分開的,不只因為那一天的事。」

神子看著那耀目的背影,緩緩的說。

「你們打從相遇那一刻,就注定了無法分開的。」

 

 

「大哥喜歡上村長爺爺,所以大哥就帶村長爺爺離開精靈之森了!」

賽席爾驕傲的說著,還不時興奮的舞動雙手,可見她真的十分尊敬他口中的那位大哥的。帶路的妖精們不時也學著她的動作,形成了一個非常可愛的景象。

「雖然大哥於十數年前過世了…可是村長爺爺還是每天都去他的墓前拜祭的喔!」

 

這是必然的結果,所以亞瑟沒有對塞席爾的話表達意見,他只是默默的聽著。精靈比人類長壽得多,一但喜歡上人類就注定了那是一場悲戀。看著愛人一天比一天虛弱,再因衰老而死,最後只剩下一個人面對失去愛人的悲痛和絕望。他活了兩百多年,也看過好幾個愛上人類後因過於悲傷而崩潰的例子。他低著頭,心中有一種莫名的痛楚;要是失去了亞爾佛雷德,他一定…

「亞瑟。」

不屬於自己的體溫自掌心傳來,抬頭時果然看到那只天藍色的左眼的主人微笑著的看著他。

「我們用相同的目光看著這個世界,我們分享著同一條生命;所以…」

沒問題的。

沒有說出聲,只是用口形來表達的這幾個字比卻比任何言語更加強力。原本因不安而動搖的心現在平靜得像湖泊一樣,亞瑟再次低下頭以隱藏他羞紅的臉,輕輕的回握著那溫暖的手。

 

 

「我喜歡你…比誰都更喜歡。所以不要用種族為借口拒絕我好嗎?」

強行的令他看著自己,那雙天藍中的怒氣清晰可見。

「亞瑟.柯克蘭,你是個膽小鬼。」

用手的抱緊他,語氣堅定得不可思義。

「我絕不會丟下你死去的…所以別拒絕我…亞瑟…」

 

 

「這裡就是我們村子了!」

那是一條很美麗的村子。村子坐落於綠洲旁邊,在淡黃的細砂上長著幾棵翠綠的椰子樹,用木頭建造的房子帶點撲素的風味…只是一條小村子,但卻有種吸引人的簡樸美。

 

亞瑟在村口大致的環看了一次村子的環境,只有不足十間的房子──有些更是糧倉;村民也不多,大約只有十數人,全部也是精靈。寧靜安穩的村莊,令他有種回到故鄉的感覺。

 

「塞席爾,你怎樣去那麼久的?」

「村長爺爺!」

沒什麼感情起伏的聲音響起,聲音的主人是個擁有淡銅色頭髮的少年。當他看到亞瑟的時候,無表情的臉龐起了一些變化。

「好久不見,英.國。」

他的嘴角揚起了微妙的弧度,聲音中暗藏了喜悅的感情。

「真的…好久不見了…」

亞瑟回他一個微笑。「自你給那個笨男人擄走以後。」


後記:過場,少年是誰應該很明顯?

 


給對之後的篇名有興趣的大人們

和篇名的相關提示:這原則上是RPG文…(這是大提示)
別太在意規律這兩個字,往篇名是從那兒來的方向思考會比較好。

現時文章出現的相關物為:
仙人掌的劇情
神子
光和影


………其實因為起源有點冷門稱不到也不出奇…(乾笑)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SAMI大人的Last Decisive Love昨天(?)才再入荷,剛剛去看就已經再次完售了…
幸好今天去訂了…(不過三一不是馬上在網下單的,倒是有些怕訂不到)
今天老爸的HIFI終於SET好了…不過我聽來加了支援喇叭和沒加也差不多…(掩面)



好吧,加了後就只感到打TOV時怪死時特別大聲這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把他還我…還給我…」
他緊緊的抱著懷中那開始失溫的身體,不停的低聲哭喊著。
「就算要我付出再多的代價也不要緊…把他,還給我…」



「啊啊…我肚子餓了喔…」
「那你給我去找食材不然就找條村莊給我看!亞爾佛雷德!」
不滿的用沒被繃帶遮蓋的右眼盯著用黑色眼罩遮蓋著右眼的青年,亞瑟.柯克蘭的忍耐度早已被空腹消磨走了。


這是一個劍與魔法;各種魔幻生物和人類共存的世界。這個世界離開了村莊就會到達魔物的地盤,要是走到一個古老的森林中就有可能遇上精靈……這都是這個世界的常識。

「我們明明是想找一個渺無人煙的森林…為什麼會跑到來沙漠來的啊!」
「你問我,我可以問誰!拿著地圖的是你,帶路的也是你啊!」
失控的大叫,亞瑟敢發誓在他活了那麼久的時間中,亞爾佛雷德是最不會看氣氛﹑最愛吃垃圾食物…而且是最不會看地圖的存在。

氣憤的搶走亞爾佛雷德手上的地圖,拚死的想確定自己的位置,但可惜這附近可以稱得上為地標的,就只有數棵的仙人掌…他看著手上的指南針,努力的思考下一步的行動。

這個沙漠很大,中央有一個綠洲。
那個綠洲的闊度大約是沙漠的十分之一。
要是只靠方向前進…到達的機會相信只有五分之一又或更少。
前進又不是…停下又不是…那應該怎樣才好?

無力的看著自己的同行者,亞瑟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雖然說找不到綠洲並不會造成生死問題,但是在沙漠中生活很累人;非常的累人。
白天渴了飲用的是水系魔法;熱得快要中暑時用的是風系魔法;晚上為免因氣溫急降而失溫死用的是火系魔法…魔力再多也會用盡的吧!
當想到之後可能會發生的事情,他鼻頭一酸;淚水也緩緩的流下來了。

「別…別露出那種表情啦,亞瑟…最多HERO我白天不喊熱晚上也喊冷就是了!好的!我明白了!一切都是我不會看地圖的錯!亞瑟你別哭了!」
而他的旅伴最害怕的就是他的淚水,只要他一哭就馬上舉手投降。於是他吸了一下鼻子,張大了雙臂,帶哭聲的對亞爾佛雷德說。
「我累了,背我。我要省下一些體力免得今天晚上大家一起變冰棒!」
為了自己也為了對方,這是亞瑟.柯克蘭對自己偶爾老實撒一次嬌的解析。


「很痛嗎?」
看著對方手臂上的傷口,他問。
「因為你不痛,所以我代你痛…」
對方撫上他的手臂,晶瑩的淚水落於傷口之上,沒有感覺。


日正中天,滿地魔物。
亞瑟緊緊的抓緊亞爾佛雷德的肩膀免得他把自己摔下去。亞爾佛雷德.F.瓊斯是一個雙槍手,而且也會一點劍術,所以他在背著亞瑟的情況下還能進行一定程度的戰鬥。

他沒有拔出腰間的配劍,只是一直和魔物們保持距離,用雙槍掃射。他不可能讓自己受傷,也絕不會讓亞瑟失去一條毛髮。他集中瞄準視線內的仙人掌外,扣下扣板,子彈穿過魔物身體,之後爆炸。
「別小看HERO製作子彈的功力比較好喔。」
「笨蛋!小心右面!」
自以為帥氣的向魔物們拋了一個媚眼,結果換來的是背後伙伴的驚呼。急忙的向後跳,以些微的距離避開來自敵人的攻擊;他華麗的轉了一圈後將對方一鎗爆頭。

「HERO是沒有死角的!反正死了就不需要水份了吧!心懷感激的把水給我們吧!」
挑皮用鎗指了指自己帶著眼罩的右眼,亞爾佛雷德向滿地的魔物屍骸扮了一個鬼臉。把亞瑟放了下來,他從行李中拿出水壺,開始慢慢的在魔物的屍體上攝取水份。
「仙人掌肉可以吃,記得留下一些當食料…」
輕輕的按著頭部,亞瑟沒氣力的說著。亞爾佛雷德喜歡耍帥的毛病永遠都沒有改善,明明只要向後跳一步就可以避開的攻擊,卻要裝帥的轉身謹謹避過…掛在他背上的亞瑟被迫的要跟他一起轉來轉去,現在連地面看上去也是浮起的。

身體是大了不少但內裡還是個小孩子。
亞瑟看著亞爾佛雷德的背影,靜靜的想著。不過那也沒關係吧,反正再也長不大了。他十七歲後就沒有長高過,而亞爾佛雷德則是在「那一天」為止都還在長高……
他們身高相差兩厘米,但亞瑟知道那是自己偷偷的在量身高時用了魔法令自己浮起一點的結果。實際上他們相差半個頭,又或是更多,他們又不會特地的去量身高,也不會看到和對方的身高差…反正沒什麼機會會被發現,那麼讓他保有這小小的虛榮心也不要緊的吧。

「亞瑟。」
「怎樣?」
難得那麼正經的叫我的名字。
「你是由魔物生出來的嗎?」
「啊,你腦袋有毛病嗎?魔物如何生精靈出來?」
「可是,剛剛由魔物中掉出了一個女孩子喔?」
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少女,亞爾佛雷德天真的笑著。少女擁有小麥色的皮膚,啡色的中長髮,耳朵是尖的。尖耳朵是精靈的特徵,少女看來是精靈沒錯。
和人類不同,精靈長壽,天生就擁有極佳的魔法天賦,可以聽到妖精的耳語(天賦高一點的甚至可以看到妖精的樣子)。除此以外就和人類沒什麼分別,是有性繁殖胎生哺乳生物;混血的半精靈的確存在,不過那只限對手是人類的情況下。重點是,身為精靈,他可以保證精靈一定是由精靈又或是人類生出來的。

「我相信這位小姐是不小心給魔物吞進肚子中……亞爾佛雷德你給我馬上停止用劍柄戳那位小姐的幼稚行為!」
看到弱者倒下你居然用劍柄戳,虧你還敢自稱HERO!用著不太靈光的治癒術來把少女的外傷治好的同時,不停重複的低喃著。


後記:找死的來開新系列…戰鬥好難寫…又是特殊設定…有人看斜字就猜到兩人的關係和設定嗎XDDD
11篇預定,篇名有規律的,有人只看這篇就知道之後的篇名了嗎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應該習慣我媽每次和我爸吵就把那兩個字提在口邊…
煩死了…
RPG好難寫…

應該認真的找份工還是乾脆的找點東西唸唸?

要是我媽實行那兩個字我一定第一時間就跑去外國…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收到USK了
可是卻忘了支持寶的支持密特碼…連安全問題的答應也忘了…
請祝我腦中那個密正確於三小時後完成交易吧…

雖然加上退回的郵資也才只有70元……
但那也是錢嘛嘛嘛嘛(泣死)
明天下午也不行也只好用人肉查詢了………
我這個大白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世界在轉,不管發生什麼事也仍舊轉動。

路德維希收到前鄰居哥哥現負責作家的電子郵件時,他只感到腸胃一陣抽痛。

「路德維希:
   有關現在那篇連載的結局可以改為──女主角宰了男主角然後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
    亞瑟」

又吵架了,一定是。創作家是一種非常容易把自己的喜好感情代入作品的生物。就像他的哥哥裝作的模組都是可愛的生物一樣,而亞瑟.柯克蘭這位作家則是專門寫童話和不思議圖鑑。

當他的兄長和戀人(本人不肯承認)吵架時的作品配色會相當陰暗,外形也會變得異常的古怪。而亞瑟和戀人(本人堅稱為弟弟)吵架時的作品………「咒殺大全」、「如何完美的殺害你的仇人」、「詛咒你的白痴戀人!」以上是可以出版的書名。過於獵奇而無法出版的作品聽說他有放上網路而且點閱數相當不錯…

可是今次是童話喔……那位因詛咒而失聲的公主是不忍心殺死那個有點笨但很勇敢正義的王子吧。哥哥其實是你叫亞瑟寫下他們兩人的甜蜜史,用來閃爆我的眼睛的吧。而且都交一半稿了,那個笨王子都已經打敗壞魔女;公主的詛咒快要解開了…你現在說要改結局!?一定來不及的…

這樣下去可不行呢…找專家出手吧。

路德維希打開了長期掛於桌面上的MSN,敲了某個人的名字。

L:在嗎?

習慣性的先問一下,雖然說靠電腦吃飯的他不太可能不在。

HERO:怎?

很快的得到回應,他決定直接切入本題。

L:亞瑟說要改結局。
HERO:那就給他改嘛,你不是說你很尊重作家的意願的嗎?

語氣不太好,看來他們是在冷戰沒錯。

L:問題不在那。
L:你也知道他現在連載的是童話吧。
HERO:好像是叫心之歌的吧
L:你知道就好。

少了我解釋的麻煩。

L:亞瑟說要在結局宰了男主角。
HERO:喔,那又與我有何關係?

路德維希開始發現自己的手指有點抽搐…好一句與我無關!

L:上一期的予告已經寫了是HAPPY END的了…
HERO:就當給小孩子一個社會學習的經驗吧!
L:我們插圖都畫好了…
HERO:再畫就好。

………要耍花槍不要害到別人好不好啊你們兩個……

L:不可能的…來不及了。
HERO:那不上插圖就行了吧!

路德維希發現自己的胃已經不只是痛,口腔裡充滿著酸味;相信是有些胃酸倒流的情況出現了。
和KY對話果然是一件苦差…
他拿起桌子上的熱牛奶喝了一口,溫熱的牛奶稍微緩和了胃部的不適。開始再次落力的請求對方的協助。

L:女主角的名字叫亞爾特莉雅(作者註:相當亞瑟這名字的女性體),男主角叫亞爾佛雷德。你真的忍心看著亞瑟一邊哭一邊下筆殺掉他嗎?

再KY也看得出那是影射誰了的吧。說真的亞瑟老是喜歡用文字遊戲將作品的主角影射出真實人物呢…

HERO已經下線。

「唉…總算勸和他們了嗎?」
不難想像亞爾佛雷德會對亞瑟做些什麼事…稿子看來多多少少也會拖個一天兩天的吧…不過總也要改插圖,把結局篇一整個刪改來的快呢…
「這對笨蛋情侶…什麼時候才會學會吵架不要拖別人下水呢。」
每次受害者不是他就是他的兄長(亞瑟生氣時總愛拉哥哥和他的惡友們瘋狂喝酒,然後大發酒瘋),雖然他們兩人不感到煩厭但身為受害者的他可是很頭痛的呢。

世界在轉,即使在全世界也被情侶吵架拉下水的情況下也仍舊轉動…
所以,要是它願意停一下有多好呢…路德維希心想。


「呢,亞爾特莉雅公主,別哭了…即使你的國家已經不在了,但我會成為你的英雄保護你的喔…」
亞爾佛雷德拉起亞爾特莉雅的手對她微笑,好比太陽的笑容把因詛咒和滅國而變得傷痕纍纍的心都溫暖了起來。
「謝謝你,亞爾佛雷德王子…」
她小聲的道謝。「謝謝你願意喜歡這個充滿缺憾的我。」

OMAKE TIME~☆
L:這次又因什麼時吵架?
A:那個笨蛋抱怨我泡咖啡忘了下糖。
L:這只是小事吧…
A:不單這件事!那天早上他忘了替玫瑰灑水!!!
L:這也是件小事吧…
A:才不是小事!路德維希你知道嗎!?替植物灑水一定要在早上!不然會對植物造成傷害的!
L:那你為什麼不自己灑?

(空白的十分鐘)

L:好的我想我明白了是什麼事,亞瑟你不用說了。
A:感謝你…路德維希。我下本書可以寫「令你縱慾過度的戀人陽痿的一百種方法」嗎?
L:我可以幫你問一下,我不保證會否又因太獵奇而無法出版。
A:不要緊,就算出不了實體書,我也可以放上BLOG那裡的~反正只是發洩嘛~

路德維希可以感覺到在光纖線的另一端,亞瑟的面容正在扭曲的笑著。啊啊,要是亞瑟沒有失去聲音的話…亞爾佛雷德現在一定是為了戀人正在發出一種和他死敵一樣的笑聲而在飲泣著呢…

後記:死蠢日常工作篇──亞瑟版XD對不起有一半以上都是偽MSN風(巴)下次不會的了XDDDD
萬聖節還是決定了兩面也寫…不過在那之前應該有一篇偽RPG文…呢,也許可以期待一下我終於不去欺負亞瑟而去欺負亞爾了XDD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5 Thu 2009 00:21
  • G4…

這新聞有夠雷人的…
真是看一次痛一次啊…
和英國交惡不是件好事啊…奧巴馬先生…


是說我還是看不到他做了什麼可以拿和平獎…(遠目)
他上台後民望不是還不掉嗎?

是說G4的新聞沒後續是不是給反對得太利害?
個人認為…做人不要忘本好…英國說到底也是元宗主國吧…
而且………他經濟真的很好啊…亞爾的上司(倒)





我真想活在不虐的二次元啊…(淚)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大西洋暖流(http://usauk.5d6d.com/)熱情祭參加,關鍵字C級:「最大的寬恕是原諒你的敵人」、紅茶罐裡的咖啡粉、梅林的鬍子。
人名使用,H有。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人口老化基本上對所有領導人來說都是個頭痛的問題,不管你的人民是長命又或是短命,是普通又或是特殊。

「英.格.蘭啊英.格.蘭…我現在很苦惱呢…」
穿著藍色長袍的老人正在用梳子細心的梳理他那長長的鬍子,而坐於他對面的是把整個人縮成一團發抖的亞瑟。老人的名字叫梅林,是傳說中的英.格.蘭君主亞瑟王的軍師;而且也是由亞瑟還是個小不點的時候開始看著他長大的人。
折服於平靜的語氣中隱藏的怒氣和本身對梅林的敬畏,亞瑟根本不敢正眼望向梅林。他努力的把自己縮成一團,低下頭不停的吸吮著杯子中的紅茶───雖然它已經一點也不剩了。

「你知道嗎?霍格華茲本年度的麻爪後裔收生率是零點一百分比。原因居然很可笑的是因為有超過九成九的新生都以為這是電影公司的宣傳又或是惡作劇。」
亞瑟可以清楚的聽到梅林不小心過於用力而慘被粉碎的魔法梳子最後的聲音,可憐的梳子…要是被施了美髮咒的你落在一般的男士手上的話你可是會被當成神一樣的對待耶!

「喔,我親愛的小英.格.蘭,我親愛的祖國。難不成的您沒有在聽我的說話?」
「我有聽!我有在聽!梅林你千萬不要再打我屁股!」
明顯胡思亂想並沒有把亞瑟從劣勢救回來,反而令他想到那些慘痛的童年回憶───

小孩子活潑明明應該是件好事,作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是小孩子的特權…為什麼這活了那麼久的老頭就是不明白呢。只是在他的花園採了一朵花就給他打得屁股開花…就算是長大了也好,這老頭還是沒有改善!就在大約五十年前,抱著好歹你也看著我長大算我半個老爸的心態告訴他自己要和亞爾佛雷德交往後又給了他打了一大頓。『亞瑟一定很傷心的了他努力保護的英.格.蘭居然會對少了自己近一千歲的弟弟下手!』『是誰把你教成個不知廉恥的色情大使的!』

所以亞瑟.柯克蘭是一個嚴重的反體罰主義者,再加上他的戀人最近愛上了某種床第之間的玩意,要是不小心的給梅林看出了什麼端兒……這次就只怕不只打屁股那麼簡單。

「你都知道你家那本小說出版後為我們帶來了多少麻煩嗎?所以親愛的祖國你可不可以幫我想個什麼辦法?你要知道最近因為你的『戀情』的關係,我們這面多了不少勇於面對自己性傾向的孩子。喔,你要知道少子化已經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再加上那些勇敢的孩子…我們的新血少得到達一個令人哭泣的地步了。請你為那本小說想個什麼辦法免得我們要絕種好不好!!」
用一種『一切都是你的錯!亞瑟.柯克蘭!』的氣勢用力拍向枱面,聞聲亞瑟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為什麼什麼東西也算在他的頭下來啊…

「這明明與我無關啊!為什麼要我去抹屁股啊!你肯定不是你們同袍不小心的把自己的日記掉了後給JK小姐看到然後施法修正不良令她出現靈感寫書的嗎!?書都出完了我可以怎樣啊!電影又不是我拍的!別人的性傾向又不是我定的…為什麼我就得用上我那少得可憐的私人時間幫你想辦法!再說你是亞瑟的軍師你腦袋那麼好不會自己想嗎?」
忍不住還是飆淚了,也不去想想他還是在職人士,而且在亂發脾氣!明明自己是個退休人士時侯那麼多又不自己想…是想欺負他時間少嗎?

「好,不說這個。你上次送了罐紅茶來我家是嗎?」
「是的…想說你也算是個識茶之人,今年的品質又那麼好,就送了罐過去。」
有問題嗎?因為知道小說的事一定會帶來一些麻煩,才想說預先送點賠罪禮過去的…

「喔,你也知道我因為咖啡沾到鬍子後很難清洗…所以很討厭咖啡的吧。」
「我知道。」
當然知道啦!當年咖啡剛發明時不小心潑了一點點弄髒了你的鬍子,結果給你打得屁股也開花耶!
「罐子裡裝的是咖啡粉。」
因為過於驚嚇,亞瑟不慎的把手上的高級茶杯掉到地毯上。天啊…發生了什麼事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千萬不要打我屁股…求你了,梅林…不要…」
聲淚俱下的哀求著,亞瑟知道兇手是誰,但在現在的這情況下先求饒比找人算帳更重要。
「你放心。英.格.蘭。」
梅林微笑著。那個笑容甜美得令人心寒。
「自我們的狗仔隊成功的偷拍到你最近的床事時,我就決定不再打你屁股了。」

亞瑟面色慘白地看著梅林;他手上正是拿著那篇報導。

「想不到你被打時會有快感呢…唉,原本是用來罰你的…但要是你會感到舒服就沒了那種意思了吧,英.格.蘭。」

亞瑟可以看到活動照片中,自己是如此的滿面羞紅;和自己的戀人每次用那大手拍向他的臀部時,自己一邊流淚一邊呻吟的樣子。

『嗚……不要了…亞爾…停手…』
『才不是不要吧,你看,小亞瑟還站著喔。先去一次才停吧…』

他媽的……連聲音被錄下來了嗎?


亞瑟.柯克蘭,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原英.格.蘭),在活過近一千六百年的這一刻,第一次如此痛恨狗仔隊這種職業!

「基本上你的私生活我是管不了你的…但因為你戀情之前造成的風波,我不排除這次『又』會給我們的年青人帶來什麼衝擊…所以麻煩你自重一下。」

亞瑟含淚盯著梅林手上的報導,那是一份在魔法群中非常有公信力的報章。為什麼這種大報章會用那種兒童不宜的八卦新聞來當頭條…難不成就有那麼缺新聞嗎?

正想開口解釋的時候,他於這一刻最不想見的人出現了。

「亞~~~瑟!HERO來看你了!」
亞瑟不信神,但於這刻後他十分肯定神明是在跟他作對的沒錯。

「相信你就是瓊斯先生吧。我叫梅林,算是亞瑟的半個保父。」
「依!?」
「是嗎?你好!我是亞瑟的老公亞爾佛雷德!你可以叫我HERO!」
「依依!?」
梅林你不久前還在跟我說你不喜歡美國人,亞爾你腦袋是空的嗎!?我那來的保父!而且……我不是你老婆!
吐糟因為懼於更悲痛的下場卡在喉嚨,亞瑟就只能無言的看著兩人不知什麼原因的和睦地交換關於自己的情報。

他突然的有種感覺,跟他作對的其實不是神也不是天…而是他眼對這兩個一個對自己的過去,一個對自己的現在摸得一清二楚的戀人和保父(偽)。

親愛的亞瑟陛下,其實你臨終時應該是跟我說小心梅林而不是把我交託他啊……

「喔,你是說你在不久前送了罐上好紅茶給亞瑟…誰知他轉個身就把它轉送給人嗎?」
梅林…其實你剛才會他談那麼久都只是個恍子吧,重點是你要找出到底是誰害你收到一罐你最討厭的咖啡粉吧!
「就是嘛!因為我知道亞瑟他自己已經訂購了一箱,所以把裡面換成即溶咖啡。本來是打算自己喝的,誰知亞瑟居然會拿去送人…可憐本HERO又沒有咖啡喝了!」

亞瑟發誓,他於這一瞬間看到梅林的臉色一整個黑了下來。亞爾佛雷德是一個KY,比時他正把他這個本領發揮得到達一個極致────他完全無視梅林那扭曲的臉,還在發表他的咖啡經。說笑的吧…梅林你手上的是…

「亞爾,住口。」
乾脆的用手封著他的嘴巴,雖然是有點彊強,但亞瑟還是努力的向梅林露出最友好的笑容。
「呢,梅林…亞瑟陛下有說過的吧!最大的寬恕是原諒你的敵人!你手下留情吧!而且亞爾年紀還輕啊!」

「那句話最初是我跟他說的。」
梅林高舉右手,他手上那像小孩玩具的法杖發出亮光;頓時,房子中充滿了煙霧。
「再說,英.格.蘭你看清現實吧。二百多歲已經不是可以做錯事可以一笑置之的年紀了。」


煙霧奪去視野,在模糊間只能知道梅林離開了,但對於剛才他施出的是何種法術就完全的無法知曉。自己的身體沒有出現異樣,施法的對象相信不是自己而是亞爾。

「亞爾,你沒事吧!」
「咳咳,我沒事。亞瑟!可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好像…有點不對勁。亞爾的聲音好像沒有那麼高的?

當煙霧散去的時候,亞瑟發現不對勁的原因在那了。亞爾佛雷德變瘦了,褲子已經掉到地上去了,原本只是剛好合身的上衣的衣擺現在卡在大腿上,亞瑟得低下頭才能看到他的臉…怎麼看也只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

「亞爾…你變小了…」
「是嗎?」
他拍了拍自己的身體,再低下頭看了看掉到地上的褲子和自己的手。
「耶?真的喔。」
於是亞瑟又重新了解到亞爾佛雷德的神經真的是粗得達致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所以說那個梅林不是你的保父?」
「麻煩你用一下腦袋…要是我有保父,你早就見過吧。梅林是亞瑟陛下的軍師
啦…」
已經可以想像到對方下句一定又是:『亞瑟你說什麼啊!那只是個傳說!』之類的說話,亞瑟根本就沒把心思放在留意對方的回答上。他專心的在衣櫃中尋找一些適合變小的亞爾穿的衣服。
「傳說中的那個魔法師?那他為什麼要把我變小?」
「那是因為……呃!?你居然不質疑梅林和亞瑟陛下的存在!?」

那個科學以上主義的亞爾佛雷德耶!?
嚇得不小心的把衣服全都弄倒在自己身上,亞瑟用一種不可致信的目光盯著亞爾佛雷德。總不會變小時不小心打到頭的吧?

輕輕拉開活埋亞瑟的衣服,亞爾佛雷德抓起了亞瑟的右手。
「我的確是個科學以上主義者,但也不到連自己的親身體驗也不信。」
親暱的咬著亞瑟的無名指,故意的在根部留下咬痕。
「衣服什麼的就算了吧。亞瑟你不覺得我們那麼久不見,有很多東西可以做的嗎?例如…」
隔著襯衣輕輕的撫摸著那美麗的脊椎,稚氣的臉上充滿了欲情。
「你現在只是個小孩…」
小聲的說著,但亞瑟沒有阻止他的動作,他任亞爾佛雷德吻上他的額角,滑下鼻樑…最後停於嘴唇上。
「一個青春期的小孩。」
他接下亞瑟的話。
「你放心吧,十二三歲的小孩生理已經算是成熟的了。那種事當然做得到呢。」
不等亞瑟的回應,他再次的用唇封上亞瑟的嘴巴。

「呢,來做吧…亞瑟。」


「嗚…」
「很舒服…對嗎?」
惡質的屈曲埋於亞瑟身體中的手指,亞爾佛雷德愉快的看著他不安的扭動著身體。
「呢,很舒服吧。」
像是在催眠對方的似,他一次又一次的重復這句話。身下的亞瑟難受的張開緊閉的眼睛,用迷離的眼神表示不滿。充滿淚水的碧綠無疑是一種誘惑,忍不住的用舌頭舔去他的淚水,換來的是後穴緊張的收縮。
無疑的亞瑟.柯克蘭對亞爾佛雷德.F.瓊斯來說就像是麻藥一般的存在。像個癮君子般的無止境的渴求他,他的一舉一動都會牽動到他的心思…他的存在就是一種誘惑。
那個叫梅林的人就和法蘭西斯一樣分享了他無法參與的亞瑟的童年,可是他們是無法得知亞瑟在他身下的反應和表情的,那是只屬於他的亞瑟,任何人也不可以分享的。

「你…啊…弄夠了沒有…啊…」
「已經想要了嗎?亞瑟。」
柔軟的內壁吸啜著手指,他失笑地看著亞瑟那帶有欲情的臉孔。只有自己知道的…淫蕩的他。
抽出手指,換上自己的慾望;沒救了,連亞瑟因痛楚不適而在自己背上留下的爪痕也化成快感。亞爾佛雷德是如此的深愛著亞瑟,是如此的渴求著他的身體。
瘋狂的進出他的身體,不停的在他身上留下烙印,因欠缺室外運動的雪白肌膚上如同花壇一樣的充滿紅花。倔強的咬緊下唇不讓聲音漏出半點,但卻不知道自己忍耐流淚及粗重的呼吸顯得更加煸情。

跟隨進出的速度而擺動的腰肢,充滿著淚水的眼睛,無力地抓著雪白床單的手…全部都是他的。

「亞瑟…亞瑟…」
吻上他那因忍耐而咬破的嘴唇時,血液的腥甜味充滿著味蕾,令已經緊繃至盡頭的神經更加高漲起來。
當愛一個人到達極點時,是不是會巴不得把他吞進身體裡去呢?

「啊…亞爾…我…」
「嗯,一起。」
伸手把玩他的慾望,讓他的身體更加敏感,加快下身的速度,把他的思考完全奪去。
「亞爾!」
在尖叫下亞瑟先把白濁放出,接著他把自己溫熱的種子都放到亞瑟的體內……

看著失去意識的亞瑟,他忍不住輕輕的撫弄那淩亂的金髮。這個人和從前一模一樣,沒有改善;而自己,就算是身體返回過去也已經和過往不一樣了。

「我愛你…亞瑟。」
唯一沒改變的,也許就只有深愛著亞瑟這點吧…






過了幾天,梅林收到了一封由可愛小妖精們送來的,置名是你親愛的敵人的信件。

「你好,梅林先生。喔,也許我應該稱你為岳父大人吧…亞瑟過得很好,每天也很性福快樂。但HERO我發現小時候我的尺寸好像不太令亞瑟得到最大的快樂…所以麻煩你馬上把HERO我變回原狀。順便一提,某一套電影的宣傳用語快要改成『真人真事改編!』了,你意下如何。雖然本HERO不接受反對意見,但如果你願意修正你的錯誤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不叫幻覺們多送幾箱咖啡給你的。

PS. 最大的寬恕是原諒你的敵人這句話真不錯。但本HERO打算效發你所以是絕不會原諒你的。可以打亞瑟那可愛的小屁屁的人就只有我一個。
你永遠的敵人兼你的兒婿
美.堅.利.合.眾.國 亞爾佛雷德.F.瓊斯


後記:不夠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0 Sat 2009 15:23
  • 掩面

到底是我下少了單還是三一落少了單?
沒有NOBODY KNOWS耶………(爬)
兩個站也殘部小了…(滾)
快適用SEARCH的不出來用站主給的網頁才找到是為什麼呢…(汗)
希望過了明天EVENT後我訂書時還有貨吧…(淚)
是媚藥梗耶………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熱情祭努力中…
欠三份一左右…H完就完的了(泣)
完了後…賀文加油!


RPG文預定:
我們用相同的目光看著世界。

我不哭,亞瑟會代我哭;我不痛,亞瑟你會代我痛。

用上再多的代價也好,我也不後悔。

總有一天,我們會找到一個無人的森林,然後住下;兩個人一起,只有我們兩個。

這種感覺的架空文…是不是RPG要之後才知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翔翼大人點文--阿爾和呆眉毛(虐心+甜文)
好像沒虐到心大人你不滿可以退貨啊…(泣奔)






把所有的愛也獻給你,即使我沒法成為你的唯一。

每次站於西.敏.寺的土地上時,亞爾佛雷德總會感到一陣狂燥不安。她在那兒,她就睡在那兒。亞瑟唯一的妻子,帶領英.國走向黃金時代的女人……把一生都奉獻給亞瑟的女人。


他知道亞瑟有多愛自己;不管是以兄弟的身份還是戀人的身份。他把第一個被尊稱為大帝上司的名字給了自己,期望自己可以成為配得上這名字的人。即使是在獨立後也寵溺著自己,義無反顧的跟在他後面。盡管自己的要求有多任性也好,也盡力的滿足自己。


可是還不夠,因為亞瑟心中永遠也有上司的位置。


「陛下對我來說就猶如神一樣的存在。」
當亞瑟拉著亞爾佛雷德的小手走進教堂時,是如此說的。而那位陛下,就是那個立誓嫁給英國的童貞女王。亞瑟那時的樣子是他一生也忘不掉的,認真得好比誓言。
「我的神,就是我的每一位君王。」

亞瑟尊敬他的上司,不管是名義上的還是實際上的;他們都會在亞瑟的心中留下位置。即使是沒有男女或是戀愛之情,還是會佔有的那個位置。


說實的當他看到亞瑟和別人站在一起時就會不甘心,知道亞瑟不是想著自己的時候更是妒嫉的快瘋了。可是沒法子。


因為是國家嘛。


有上司,有下屬,有國民;根本不是一個人可以獨佔的東西。
沒有獨立的話,自己就會是他的東西了吧。他的,他上司的。假使如此也是沒法獨佔他,自己也沒法成為他一個人的東西。獨立了,拉住了他的手,擁抱了他;還是得接受亞瑟心中永遠也有一處自己沒法到達的地方,真不甘心。

從不懷疑亞瑟的愛。亞瑟的神───他的上司一向都是信奉基督教又或是天主教的,教義中不讚許同性戀愛,就算是在千百多年來耳言目染下,還是接受了自己。他是把絕大部份的愛也給了自己,剩下的是國民和上司的,於這點上亞瑟是絕不退讓的。

「我把除了我們英國全土應有外的愛都給你。這是界限了,不能再多。」

其實應該知足的了吧。他把亞瑟.柯克達的份留了給你,把英.國的份給了國家。應該要知足啊……



因為已經閉門,西.敏.寺中就只剩下他的腳步聲和呼吸聲。他是借用了一些特權才能進入的。害怕黑暗﹑害怕鬼魂,但是再不說出來他怕他會因此瘋狂他很怕自己會忍不住把戀人囚禁起來。

面前的是聖愛.德.華.寶.座,自1308年起,亞瑟的每位,是每位上司都於這張寶座上座過。

「各位英國君主,您好。」
他向寶座深深鞠躬就如同向亞瑟的現任上司一樣。他的確是不相信鬼魅之說,這對他來說只是在發洩情緒加上宣示主權而已。
「感謝您們一直守護著亞瑟。」

無人的教堂傳來空洞的回音,良久不散。他緊盯著這張比自己還要年長的寶座,他可以想像出每次上司加冕時亞瑟的表情。一定是像那時一樣吧,認真得閃閃生輝的表情。

「他記得您們每一個的名字和生忌死忌。他沒有一刻忘掉您們的事。說真的我很妒忌您們。」
「我知道和死者作比較是一件愚蠢的行為,但我沒法停止這想法。您們知道的是我沒法親身體驗的過去的他。而在亞瑟的心中,您們的存在是如此的不可動搖…這一切都使我妒忌。」

閉上眼睛,他輕聲的說著。

「可是我可以發誓,我對亞瑟──您們祖國的愛是比宇宙更加廣闊的。即使他沒法把心中所有的愛都給我,我仍願意把我從誕生開始所有的愛獻給他。」

不是以美利堅合眾國的身份,是以亞爾佛雷德.F.瓊斯的身份;愛他,寵他,支持他。

「身為國家的確是有不得不向社會低頭的時候。但我發誓,就算在那個時候也好,我心中永遠也會把亞瑟放於第一位的。」


「我懇求各位作證。而且我要為搶走伊.麗.莎.白陛下您的丈夫而道歉,很抱歉,我要搶走他了。」


再次的鞠躬,他感到自己的心情比之前好多了;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我是不會放手的,絕不。」

那是他向自己許下的誓言。當在那次大戰中看到滿身繃帶的亞瑟時,他就決定了。就算亞瑟不需要自己也好,他也是會拉著亞瑟的手帶他前行。

要是世界不允許的話,那就捨棄美國的身份﹑以亞爾佛雷德的身份留在他的身邊。反正他捨棄了『美國』也會有一個新的個體誕生來代替他的,即使那是代表他的死亡也好,不放手───永遠的愛著亞瑟。

「至死不渝。」

他轉身離去。在禮儀上他是應該倒後走離開這可以視為君王房間的地方,但他看不到也不肯定他們的存在,那就當成現在他們都是背向自己吧。以背部面向君王是不禮貌的行為,但他剛才都已經發了那種誓…他相信君王們會原諒他這小小的無禮吧。



當他步出西.敏.寺的時候,他看到一個令他感到非常意外的人。在月光下,那淡金色的髮絲顯得更淡;碧綠的眼珠更加是有如寶石般的美麗。

「一下機就來觀光嗎?我都不知道你對文化遺產的興趣有那麼的深厚,要用上身為最大友好國的身份來恐嚇保安讓你在非開放時間放你進去……你有空觀光倒不如給我去工作吧!!你媽的!你有沒有在聽!亞爾佛雷德!」
「我愛你,亞瑟…」
把頭埋在亞瑟的頸側,包圍著他的是亞瑟的氣味和溫度。他緊緊的抱著那瘦小的身體,大概是給自己突如奇來的表白給嚇呆了吧,亞瑟的身體彊硬得不得了而且還在微微的發抖。
「即使我在你心中不是唯一,即使你要把國民放於我前面…我也愛你…我最愛你就是你了…」
「對不起,亞爾…我也愛你。」

即使沒法子成為你的第一位…我也仍舊的深愛你。


後記:目標是虐心…不過好像沒虐到?對亞瑟來說身為英國時───人民是最重要的,身為亞瑟時也是沒法把人民從第一位拿開…亞爾即是那一個身份也是亞瑟NO.1!簡單來說……亞瑟公事不混私事,但私事會混公事。亞爾公事混私事,私事不混公事。……………我去寫熱情祭了…(掩面,那些歡樂得要命的指定詞好KUSO啊)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