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花冠--FY


「YURI,YURI。」
金髮的男孩帶笑的喚著友人的名字,雙手像是藏著什麼的似收於背部。

「FLYNN?有什麼事嗎?」
YURI歪著頸服以微笑的回應。他坐於草地上,黑色的長髮隨風飄揚,乍看下令人不禁去懷疑他的性別。

「你看!」
FLYNN把收於背後的手高高舉起,由他的指縫間有些白色的物體降下。白色的,帶著香氣的…
「花瓣?」
帶點疑惑的問,白色的花瓣早已全落在他身上。白色的花瓣配上漆黑的身影,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嗯,這樣不是很美嗎?」
「在我看來和有頭皮的感覺可是差不多呢…」
「你啦……」
FLYNN沒好氣的嘆了口氣,他蹲下採了一朵白花,像是對付至寶一樣的別在YURI的髮上。
「我會去學織花冠的了,那麼你多多少少也會感覺到的了吧。」
他溫和的笑說。「在那之前就先用這個代替吧。」





「那時的YURI呢…真的很不懂氣氛呢…」
「那是我的錯嗎!?我只是把我的感想如實說出而已耶!」
「所以才說你不懂啦…」
兩人背對背的坐著,FLYNN的手不停的活動著,可是以YURI的角度來說,不但看不到,也感覺不到。
在小時候相同的地點、相同的人物,一切都那麼遙遠,但感覺上又像昨天一樣的接近。

沉默的空間持續了數分鐘,先打破那個沉默的是FLYNN。

「YURI。」
「啥?」
回頭的一瞬,有輕微的重量落於頭上。他伸手去觸摸那個物體,過了一會才發現那是一個花冠。
「YURI和白色真的很配呢…」
發自真心的讚美,聽得YURI耳根也紅了。
「那還真是謝謝你的讚美了…」
小聲的回應,自然是逃不出FLYNN那靈敏的耳朵。

「我愛你喔,YURI。」
「嗯…我知道…」
交疊的手,交換著愛的言語。
對他們來說是單純又幸福的時間。



笑顏--AS



那一天,太陽隕歿了。

アレクセイ很喜歡シュヴァーン的笑容,他的笑容就好比冬日的太陽,令人的心裡也暖了起來。所以當シュヴァーン於戰事中受去心臟而死時,他感到世界好像要滅亡了的一樣。

シュヴァーン是平民出身的,而アレクセイ則是貴族的私生子。

也許是由小就看到被父親妻子迫害的母親,他對那些不公平的事特別看不過眼。加入騎士團也是對那個只把自己當作病弱兄長後補父親的反抗。

加入騎士團的第二年,生來病弱的異母兄長病逝,他成了家族的承繼人。看不起他身世的人也來巴結他,更甚的是原本與進升無緣的他一口升至隊長的職位。

那是父親的手段。

アレクセイ很清楚。也因此對帝國更為失望。

「喂,大將,你記得我嗎?」
那時唯一沒機心地接近他的也許就只有シュヴァーン而已。
「我是之前三秒就輸你的シュヴァーン.オルトレイン。恭喜你升職呢,還有,我從今天開始就是你手下的小隊長之一。請多多指教呢!」

「說什麼只靠父蔭啊!大將可是三秒就打到了我的男人,那實力才不是假的!大將!下次御前試合的勝利一定是你的!」
認真的為他生氣,認真的為他打氣。

「這場戰爭我們一定會勝利的!之後我們一起到你母親的墓參拜吧,大將。」

那個笑容太過耀眼,連太陽也自愧不如。


他,深深的愛著那個笑容。


「快來阻止我吧,シュヴァーン。」
他站於不落宮的頂點,緩緩的說著。
是他自己把那個笑容抹殺掉的。他的確是用心臟魔導器把シュヴァーン由鬼門關拉回來,不過代價是他再也沒看過那個笑容。

好比太陽的,他最愛的笑容。

他想平民能夠以笑容渡日,他想造出這樣的國家。
他知道自己現在是錯的,可是他停不了。
於路上迷失了,走上了歪路,再也回不了頭。就像一但停下就不只那個笑容,而是失去シュヴァーン這個人一樣的,可怕。

「阻止我,然後……」




像那時一樣,用笑容來迎接我。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人的圓圓的地球和某某人的角色歌根本就是在放閃光的說-﹏-
26話也是XD
結果軸心還是遭難遭快二十集呢…
那分多鐘的片段也用了3次了…
有沒有第4次呢…


我期待基爾再登場!




難得畫了圖又上了色…雖然只是mochi但也是放上來吧…
傷眼注意!!!!



























原板

non線

電燈泡給我p走了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我可愛的亞瑟,我希望你比任何人都要幸福啊…



他的亞瑟是個能幹的孩子,這點亞爾佛雷德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只花了很短的時間就讓剛成立的大.英.帝.國上了軌道,外交、經濟都成熟得不像一個剛合併的聯合王國。這是一件好事。


在國際會議上,亞瑟的發言也越來越有力,他應該感到欣慰的──要是沒有那些該死的花邊新聞的話。


都不知為什麼,亞瑟家的人對名人和國家代表的八卦都很有興趣。而最近有關亞瑟的新聞就如雨後春筍般的不停冒出來,害他看得一整個心煩。上個月是和他的大哥,三星期前是二哥,半個月前是三哥,上星期是他的上司,今星期是和法蘭西斯。靠!你們當亞瑟是千人斬嗎!?


看了生氣,不看又不放心。這就叫自虐嗎?


他灌下了一大口酒,想借酒精來沖走腦中的混亂思緒。辛辣的酒精一下一下的刺激著喉嚨,他皺了眉,一口氣把剩下的液體全都吞送胃袋中。伏在吧枱上,腦袋的確是沈重的,可是那些思緒卻還是沖不走。

「亞瑟…」

亞瑟,他心愛的亞瑟。

「你呢,明明是自己決定要放手的,但又放得不徹底。」
溫暖的手輕輕的拍著他的頭,是法蘭西斯。
「要是那麼難受的話,你還有抱緊小少爺的選擇嘛。」

抱緊他,再也不放手。

「我給不了他幸福…」
緊握著拳頭,認真地說著。他希望亞瑟幸福,而他認為自己做不到。
「喔,是嗎?幸不幸福是小少爺自己決定的吧。世界的HERO一但戀愛了也只是個蠢蛋呢。」
法蘭西斯笑了。他看著亞爾佛雷德長大,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HERO露出懦弱的表情…真是奇景呢。

「只是你自己的心態問題而已吧。」
他一邊把玩自己手中的杯子一邊慢慢的說。

「你自由奔放,所以覺得自由比較好。」
「………」
「可是小少爺他是怎麼想的呢?也許比起天空他有更喜歡的地方吧。」


「明明你家接受同性的婚姻,你身為國家所什麼就不能接受自己和小少爺兩情相悅這個事實呢?」
「亞瑟已經不會再喜歡我。我甩開了他的手,我傷了他的心。他恨死我了。」
「我不這樣想喔。」

「告訴你一件好事。上次和EU開完會後我和小少爺去喝酒,他喝多了就開始脫,那時哥哥看到了喔。」
法蘭西斯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輕輕的說。


「這兒有一對玫瑰的刺青。」
看到亞爾佛雷德瞪大了眼睛,法蘭西斯知道這傢伙對那刺青的想法應該是和自己一樣的。不過,話要說出口才可以算是開解他吧。
「要是他恨你的話你認為他會把你和他的國花刺在自己的胸口上嗎?而且不是一隻,是一對。」


「這不就是他還把你放在心頭上的證據了嗎?」
拚命的隱藏著,但又非常想傳遞的心意。那種名為愛戀的心情。

說到底還是由這個笨蛋養出來的孩子,在表達感情的笨拙方面還真是不輸給某個人呢。

亞爾佛雷德沒說話,他默默的把杯中剩下不多的液體喝光,然後站了起來。雖然是看似賭氣的動作,但眼神是少有的認真,那是他下了決心要做一件事的目光。

「祝你好運,世界的HERO先生。」
舉高手中的高腳杯,法蘭西斯向著亞爾佛雷德的背影乾杯。說真的,這兩個傢伙再不和好,辛苦的可是他呢。老是聽亞瑟醉後哭訴自己有多喜歡亞爾哥哥,亞爾哥哥又是怎樣的不肯面對…他的耳朵已經快要生繭了。是好心又好,是為了自己的耳朵也好,他衷心希望這對膽小的英雄和不老實的公主陛下的戀愛可以完滿。


後記:我爆了…囧 先在這CUT一下…(掩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8 Sat 2009 22:10
有點累有點難道…
總覺得一直都只是自己在自HIGH而已…
看開點就會好了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畢業不了煩,可以畢業也煩…
我想某位老師不會連補CA也肥掉我的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尼祿做不出任何的反應。他朝思暮想的單戀對象…他居然差點兒認不出來…騙人的吧……那個但丁居然…居然……






帥得令他甘拜下風!?


他看呆了眼,真的是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嗎?藍色的大衣和紅色的披風映得他的銀髮更為耀目,沒有笑容的臉孔更為他添上了一絲氣質。這真的是但丁嗎?



「約十八世紀中期,普魯士軍軍服。」
如銀鈴的聲音於他頭上響起,肩上突然的出現重量。他沒回頭只是敬重的回問著她。
「有什麼事嗎?蕾蒂小姐。」

他感覺到肩上的重量消失,但取而代以的是出現在他面前的黑髮少女--蕾蒂。她笑得很高興,那個笑容令他心中發毛。這女人笑得這樣開懷準沒好事!

「我覺得你穿會比較好看的說。」
「不不,我又不是你們班的成員…不可以穿上吧…」
「那下次演唱會…」
「當我求你吧…蕾蒂大人…我們不是換衣娃娃啊…」

蕾蒂不滿的切了一聲,她拿出了一本精美的薄子給尼祿。
「那當我們班的營業額總可以了吧!你一定會迷上我們班的咖啡店的喔!」
雖然她是由成立開始一直都是DEVIL MAY CRY的服裝指定…但也不可能完全知道他的興趣吧…她是何來的自信自己會迷上的呢?

他打開了那本薄子,打算點些什麼的時候,他呆掉了…不是菜單來的嗎!?

「我推薦這個───裸執事服。」
蕾蒂細長的手指滑過光滑的高級紙張,停留在一張圖片上面。那是一件衣服…是一件四角褲也比它多布的衣服…尼祿只是用想像的就已經快忍不住他的鼻血了。這是人穿的嗎!?這不是衣服而且內衣了吧!?

「我可以問問題嗎?」
「當然可以!」
「你們辨的是?」
「換衣咖啡店(但丁ONLY)。」
「為什麼學校會給你們開的…」
「學校怎會批准的…」
「有學生會長在嘛。」

所以就是妳用利誘令某人出賣他的弟弟了嗎!?
「手段這種東西可沒有卑鄙不卑鄙之分,你明白了嗎?小鬼。」
蕾蒂的手指撫上了尼祿的下巴,她壓低自己的聲線,讓她的說話能一字一句深深的刻進尼祿的腦海。
「能達到目的說是好的手段…最少,在對付但丁的時候。」
她笑著,令人不寒而憟的笑著。尼祿非常肯定自己除了腦殼壞掉外一定不會希望和蕾蒂為敵,這女人的手段和把柄可是利害得連維吉爾也不會去招惹她的說。

「啊哈哈,蕾蒂你最近喜歡軍服嗎?這兒有四分三都是軍服來的…總不會下次的服飾就是軍服吧!」
「可以這樣說。只要五千但丁就會穿這件喔,很便宜吧!」
我打工時薪才一千啊!!你說這叫便宜!?

看到了尼祿青了面孔,蕾蒂也不在這件咖啡廳最暴露也是最貴的衣服上花時間了。她翻了頁,再次的跟尼祿推銷著。

「女僕服,二千五!」
「我殺你了!!!」

男人的理性和男人的浪漫比較起來,永遠取勝的都會是男人的浪漫。一直沉默的在看的維吉爾看到了尼祿的情況後靜靜的下了結論,說老實的,他也很想看穿女僕服的但丁啊!!


後記:
服飾為本人的惡趣味(掩面)啊啊!我不小心又拖了一話了…(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nb仔入左水開唔到機…(吐血)
只好看看明天如何了…
不行就要拿去整……(遠目)





點解我次次打文打到500未就會出事?(泣)
data請你千萬不要出事…(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不會去做SQL和MARKET的工作
要是補考也當的話下年重不重修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亞爾生日賀文。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亞瑟.柯克蘭討厭七月的梅雨,那會令他吃不下,睡不好。那有節奏的雨聲就像是包圍了整個世界,想逃也逃不掉。就算是逃不掉,他也不想獨自去面對,他拿起電話,慢慢的撥打著腦海中浮出最短的號碼。

「香,我…」
「MR亞瑟,你是不可以來我家的。」
「為什麼!?」
對於自己還沒把目的說出就已經被拒絕這一點,亞瑟連驚訝也來不及的時候,他就已經口比腦快的脫口詢問著理由。

「TRUTH OR LIE?」
「呃…就先聽一下借口吧…」
這個弟弟的借口很漂亮,就看看可不可以漂亮得令自己忘掉事實好了。
「我們家一直都在下雨,快要水淹了。」
「這個借口不能令我服氣…香…事實是怎麼的?」


「我約了小灣。」
「那我可以…」
跟你們一起…
「亞瑟先生,我們東方人有句說話。」
「什麼說話?」
「妨礙別人戀愛的仆街(混球)會下十八層地獄。」
「好的…我明白了…」
掛斷電話,亞瑟不自覺的出了一身冷汗。平時安靜到不行的弟弟居然用上恐嚇來阻止自己當電燈泡…這到底是誰教他的!?

他嘆了一口氣,被第一選擇拒絕了,他只好依靠第二選擇了。雖然不想打擾到(他認為的)誠友…但也只好硬著頭皮去做了吧…

電話只響了三聲就被快速的接聽了,友人溫和的聲音馬上的響起。
「是,本田宅…」
「菊,我…」
「亞瑟先生,要是你願意當我助手又或是模特兒的話,我家大門隨時為你而開!」
「呃…對不起,打擾了…」

連第二選擇也不行了…第三…沒有第三選擇…可惡!!!!!亞瑟.柯克蘭,年齡最少也相信要上四位數字,有生以來不知是第幾次強調地感慨自己沒朋友這件事實。

其實他可以選擇到他那個相識多年的好鄰居的家,又或是去那個乖巧得不得了的弟弟的家。

可是他不想。

他討厭向法蘭西斯示弱,所以他不去他那兒。至於馬修…他不願意於七月中任何一天踏足那一片大陸。

那裡有太多美好的回憶了,就算時間已經沖淡了恨意和怒氣。他也還是沒辦法去面對那片充滿陽光的大陸,要是再加上一場雨,他只怕自己的精神會差得本國會連下一個月的暴雨呢…

他付出了太多的感情,多得連自己也不相信。正因如此,當他失去的時候就更是沒法去面對那個現實。

最初的時候,他哭,他尖叫著把自己家中的一切都摔破,連他那些可愛友人的聲音也無法傳入他腦海半分。過了好一些日子他才能稍微冷靜下來,直到現在,他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忘了那件事。

「都是那傢伙的錯…一切都是他的錯…」
倒於沙發上,亞瑟一次又一次的重復著。可惡可惡,為什麼淚線會這樣薄弱的?明明只是失去了一個殖民地,明明有更難堪的事情…為什麼就是忘不了這件事?

他沉不住那口氣,他需要發洩。光靠淚水不足夠,他用力的按著電話上的號碼。是他的錯,只要把這感情全都發洩在他身上就好,我沒錯,我沒錯!


「HELLO?」
「是你的錯…」
「啊?亞瑟?」
「全都是你的錯!!笨蛋!!」
不知為什麼,一聽到他的聲音,淚水就完全失控了。止不住的淚水,就如同對那傢伙止不住的感情一樣。

明明恨他會比較輕鬆的為什麼就是做不到?

「亞瑟!別哭…我最害怕你哭的了!」
「吵死了!都是你的錯!都是你獨立的錯!一切都是你的錯!」
當亞爾佛雷德以焦急的語氣安慰他的時候,他感到胸口很悶,有很多說話都卡在胸口,結果說得出口的就只有抱怨的說話。

「亞瑟…給我五分鐘。」
「什麼…」
「給我五分鐘,過了這五分鐘,你要打我你要罵我都沒關係。先給我五分鐘。」
「等…」
由耳筒中傳來的電子音令他的心情更加惡劣,什麼五分鐘!?給你五分鐘去逃離我嗎?掛電話你是什麼意思,亞爾佛雷德.F.瓊斯!

他用力的把電話摔向牆壁,力氣大得可以聽到電話外殼破裂的聲音。壞掉更好!他想。換個新電話然後乾脆的把號碼也換掉,讓那傢伙一靠子也沒機會掛他電話好了。

「亞爾佛雷德是混蛋!!笨蛋!!蠢蛋!!」
「是的是的,我是混蛋…我是笨蛋…我是蠢蛋…不過,亞瑟,沒有電話很不方便,你還是別老是把它們摔破比較好。」
「嘩啊啊啊!!!!」
所以說中國的諺語的確是有他的道理,現在這算是「一說曹操,曹操就到」還是「早上不要說人,晚上不要說鬼」?

「你…你怎樣進來的!?」
「我說亞瑟你藏後備鎖匙的地方還是改一改比較好,三百多年沒變過,小心給小偷發現喔。」

對了,自這傢伙獨立後他就沒把鎖匙的位置改變。一來是因為怕換了位置馬修、香和彼得會找不到鎖匙,但他知道自己內心還有一點兒渴望亞爾會回來這個家。要是換了位置他回來不就進不了門嗎?

「呢,亞瑟。有些事還是要得改變才行的…」
亞爾輕輕的為他抹去淚水,那個動作溫柔得讓亞瑟有一種自己是玻璃工藝品的錯覺。亞爾眼中那溫柔的神情也是他沒見過的,一切一切都給他一種溫暖的感覺。
「孩子不可能一靠子都是孩子,人是一定會長大的,所以我們身為國家也不能不改變。」

他選擇沉默。
這些事是如此的理所當然的同時,對他來就卻是無比的殘酷。改變,他再也不是那個大.英.帝.國了,也不再是亞爾佛雷德的哥哥。那他們之間到底剩下了什麼?回憶?憎恨?他們連牽絆的碎片也不剩了,只剩下因利益而結成的同盟,友好國關係。那,亞瑟.柯克蘭和亞爾佛雷德.F.瓊斯到底算是什麼關係?

亞爾笑了,他不可能不知道亞瑟在想什麼,因為在獨立當初他也在想相同的問題。
亞瑟愛著幼小的亞爾佛雷德,而長大的亞爾佛雷德對亞瑟………
所以答案只有一個,亞瑟到現在也放不下那天的事的原因…不就是因為愛著亞爾佛雷德嗎?

「亞瑟,我喜歡你喔。」
「呃!?」
亞瑟瞪大眼睛,看著他的元弟弟。亞爾佛雷德的表情難得的認真,這令他更無法去思考這件事。他臉上反射性的出現紅暈,他也承認自己看到亞爾佛雷德的面有心跳的感覺。可是……他還不肯定自己是不是喜歡這傢伙。

「亞瑟,臉都紅了就給我認了吧。英.國;亞瑟.柯克蘭喜歡我美.國;亞爾佛雷德.F.瓊斯。」
「誰…誰喜歡你了!?」
「你喔,亞瑟。」
亞瑟別過臉就是不肯看著亞爾的眼睛,不過他不介意。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亞瑟不會輕易的說喜歡他的了。

「亞瑟你老是拉不下臉,老是認為自己是年長者就要得有尊嚴。」
「那是當然的吧!笨蛋!」
「可是你穿了厚底鞋也比我矮,不管怎樣健身也是壯不過我。」
「臭傢伙…你是想打架嗎?我下次就穿二十五CM的鞋子我一定會比你高的。」
「嗯,你會走不動的。所以HERO會在你旁邊準備接著你。」
他輕輕的抱著那比自己細小的身體,很溫暖很溫暖,那是打從他出生就想得到的人的體溫。不會放手,這次他死也不放手的了。


「亞瑟,當我的戀人吧!」
「我才不答應!而且害我七月難受的要死的混蛋不就是你嗎!?」
「所以我才選這天來表白喔。那麼之後每年這天就是交往記念日,你就不會難過的了吧。我的獨立…你就當是交往的前置作業吧。」
他吻上亞瑟那雙還想要抱怨的唇,他想要加深這個吻的時候,他發現亞瑟居然開始回應他。這算是答應當他的戀人了吧。他忍不住笑容,啊啊,亞瑟真的像是麻藥般的令人著迷。



正是如此當時他才沒被法蘭西斯的美食吸引,選擇了亞瑟吧。

不後悔,不管是那時候選擇了亞瑟又或是獨立,他都沒有後悔。


因為…因為…


這都是為了這個現在而做的前置選擇。



「我愛你喔,亞瑟。」
他放開了亞瑟的唇,曖昧的銀絲還牽於兩人的唇邊。亞瑟含著淚,緊緊的抱著他。這就夠了,就算是說不出口,你的行動都一一表示出你的答案───我們的兄弟關係已經結束了。

「沒有結束就沒有開始喔,亞瑟。不過,我是絕對不會放開你的喔。」
他輕輕的拍著亞瑟的背部,安撫著他。這是由結束開始的愛戀,可是他很清楚,這場戀愛可是不會完結的,他──世界的HERO可不會給他發生。他可是不接受反對意見的喔!

不管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也好,他也要拉著亞瑟的手和他一起走過去。


後記:我家的HERO不知為什麼都很成熟…(汗) 亞瑟也不傲…(掩面) 厚底鞋是私心,25CM會走不動是經驗談… 我15就已經動不了。

呃…總之,某人獨立日快樂啦!甜頭給足了吧…(心虛)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得及嗎…來得及嗎…
來得及亞爾的生日嗎!?
好久沒寫1000字UP的文了OT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