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明明備了份才來洗白白…
為什麼你現在跟我說沒有備份,恢復不了?
心情差死了…想找人幫忙又不接電話…





我的亞爾生日賀文啊………(泣)
我的米英同人啊……

好了…我去收拾一下心情…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7 Sat 2009 03:40
  • 煩…

個人是一個怕改變怕麻煩之人…
一天來三件真的害我一整個心沉了下去…


先是老爸的搬家宣言……
明明還有一個單位還沒供完你野心那麼大好嗎?
麻煩要搬也給我搬回旺角…
我不想次次也要花錢去信和敗家啊…ORZ

再來是去開的書店關門的消息…
在那兒訂七年左右的書還是要變嗎…
現在訂開的書大約會CUT至3~2本吧…

最後是鮮網…
不喜歡改了版的同人區…
不過本身人氣就少都是在自HIGH而已的專欄…
搬家也沒作用吧……
再說搬也不知搬去那吧…


先不管這些了…先把亞爾的生日文生出來比例實際…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你說要我和哥哥他們合併?」
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的宗.主.國,他的哥哥。原本因戰敗、經濟關係而割讓植.民.地是一讓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他的宗.主.國-美.國不單是軍事強國,亦是世界經濟的龍頭;就現在的情況來說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把植.民.地割讓出去,更甚的是,他根本就沒有獨立的打算。

「啊啊,過兩天便會有正式的公文的了。」
一改平常嬉笑的言辭,那是亞瑟很少能看到的公事用的表情。這種近乎冷酷的表情令亞瑟感到非常的不自在,那種目光就尤如是面對外人似的,不停刺痛著他的身體。

不是的,對亞爾哥哥來說我並不是外人…

「是他們提出的吧?哥哥你是沒法子才答應的對吧!」
「的確是他們提出的,可是我沒有拒絕。有誰不想成為一個國家?我沒說錯吧,亞瑟。」

心中慢慢的泛起被拋棄的恐懼,那是比以往更為強烈的恐懼。一但嘗過被愛的感覺,再次失去的痛苦也會理所當然地加倍。

「膽小鬼…」
無法忍耐的淚水慢慢的緣面頰滑下,他只能任由自己的心情化的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你根本就是不敢面對我!你連自己的感情也不敢面對!」

「喔…你怎麼想是你的事情。雖然你快要獨立了,但我想在你獨立前剩下的日子還是要尊重你的宗.主.國──也就是我吧,英.格.蘭。」
那是一個久違的稱呼───在他還是一個人在那個小小的島國上時為了方便而大家給他的正式名字。是那個人給他起名前他唯一的名字。他好像聽到了自己的心中有什麼碎裂了的聲音,而胸口則是彷彿給人淘空了的似。

「連你自己給我起的名字也要否定了嗎?美.國大人。」
他對自己居然可以用平靜的語氣來說話,雖然淚水還是停不下來,但他的言語冷得像冰的一樣。「我亞瑟.柯克蘭由今天開始就不再是你的弟弟!亞爾佛雷德.F.瓊斯,你給我記住!我恨你…我討厭你…我不原諒你!」

面頰傳來的灼熱和疼痛,還有亞瑟離開時甩門的聲音,都一一向亞爾佛雷德表示他的計劃已經成功。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他還是會不自覺的流下淚水?

「你要幸福喔…我可愛的亞瑟…」

自那天酒後失態後,他就決定了要放開亞瑟的手了。他愛這個弟弟,他想佔有他,可是他又深怕會傷害到亞瑟…恨我吧,不要再喜歡我了…那麼你就會得到幸福的了。我給不了你的…幸福。

他靜靜的閉上眼睛,回想他們相遇的情況,已經…已經不能再擁抱你了吧,我小小的可愛的亞瑟。




「不會後悔嗎?柯克蘭大人…」
男人手上拿著銀針,一次又一次的問著。「這可是一生也消除不了的喔…」

「我叫你做就做。你不動手我自己來。」
「好的,我明白了。請你放鬆。」
「切……」
當銀針一下一下的刺進皮膚的時候,他想起小時候被三位兄長用弓攻擊的痛楚。那時是他那位英雄哥哥救他遠離那種痛苦的,怎知道多年後的今天,他卻帶來了另一種更難受的痛苦。要是要甩開他的手,當初又何必要牽起他的手?

我恨你,比誰都更恨你…所以…

「完成了…柯克蘭大人。」
亞瑟默默的看著自己於鏡中的倒影,左胸白晢的皮膚上被刺上了一對交纏的玫瑰。他和亞爾的國花。


我會違反一切你希望的事…你想我恨你,我就愛你。你想我忘記你,我就要把你的存在深深的刻在我的胸口上,讓我每一次心跳都想起你。


淚水又再次的滑下,悔恨…難過…有很多很多說不出的心情充斥著他的腦袋。我很想…很想…


「我很想成為你唯一的那顆星星啊…哥哥…我很喜歡你,我不介意你是我的兄長…我不介意你是男的…我只喜歡你…為什麼你就是不明白…」
用力的壓著胸口上的刺青,他失聲的痛哭。這個刺青包含了他的希望,他想成為亞爾佛雷德的戀人的希望,就算他已經無法再被那個人擁抱…他胸口代表他們的刺青也會永遠的在一起…永遠…永遠。


後記:
我很愛亞瑟的你們信我吧…(淚)
刺青苦惱了很久用什麼圖案…這個給了亞瑟不如另一個給亞爾好了…



另……總有一天那面想給其他cp登場可是又想不到他們的職業…有沒有大人可以給一下意見?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收到學校寄來的信…半張A4紙大的…
還以為是補考通知信,誰知道是職場實用課程的表格…………
那為什麼要用大信封來嚇我啊啊啊啊!!!!!!

再去努力下希望今天UP到一番星的中吧…
結果還是上中下…
上-某人表白
中-獨立
下-在一起在一起!(希望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的時候真的很明白基爾和亞瑟的心情
明明身邊有人陪著,明明就在他們身邊;但還是感到很寂寞
有的時候真的是一個人會比較快樂的,我是一個怕寂寞但又怕吵鬧的混蛋…


剛才有人說了之後有事跟我說,現在心情很不安。
要是有事要對我說,不要早早跟我表露但又遲點告訴我…
我會很不安的,感覺上就是好像在等待別人責罵一樣…

啊啊…這種負面思考到底如何治好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想成為你唯一的星星,而不是那些星星的其中之一。

他還記得當初和那個人見面的時候,他給自己的兄長的弓箭射得滿身是傷,是那個人幫他包紮並且打跑了三名兄長的。那個人讓他叫他當哥哥,那個人雖然不相信妖精的存在,但卻從不取笑他。


比較自己的三位親兄弟,這個掛名的兄長給予自己的愛…實在是深得可以溺死自己。所以他很喜歡這個人…很喜歡很喜歡。


「亞瑟,來喝咖啡吧。」
「謝謝…哥…哥哥…」
接過杯子,他怯生生的道謝。哥哥…哥哥…哥哥,很響亮的名詞。其實他不喜歡喝咖啡,但他喜歡叫那個人當哥哥。當他叫那個人「哥哥」的時候,那個人總是以溫柔的笑容來回應他;那是一種彷彿能獨佔那個人似的感覺。


喜歡,喜歡。最喜歡你了,「哥哥」。


「啊啦,亞瑟。過來,給你的HERO哥哥抱一下~!」
「哥哥!為什麼喝到那麼醉的?」
「你說什麼啊!亞瑟,HERO是不會醉的喔~」
「當你說出這句說話時就已經醉了吧…」
張大雙手作擁抱的姿態,面色紅紅的一下只就抱著了他。心跳漏了一拍,他的臉也跟著紅了。混合著酒的氣味,那個人的氣息是那麼的接近…擁抱由小到大早都已經習慣了,可是當那個人因酒醉而略為急速的氣息吹過耳殼的時候,他還是不禁的漲紅了面孔。

「嗯…都長這麼大了…」
輕輕的撫著他的臉,感慨的說著。喜悅和悲哀,混合兩個相反感情的天藍色目光筆直的看著他。「為什麼你要長得那麼可愛?」
「呃?」
那個人珍重的捧起他的下頷,輕輕的吻了上去。舌頭滑過他的牙齒,再和他的舌頭交纏。
那個人的氣息頓時充滿他的感官,生理性的分泌出淚水,心中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啊啊,要是夢的話就讓我一直睡下去吧…

「我愛你啊,亞瑟…」
那個人於進入夢鄉的最後一句,他夢寐以求的那句說話。你知道嗎?
「打從你向我伸出手的那天起,我就喜歡你了…亞爾佛雷德…」


那是他最後一次以弟弟的身份接受他的愛。


後記:我家逆轉米.英的亞瑟的傲是在獨立後才有的ORZ所以現在就一整個小少女…下篇是獨立…(遠目)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完全的猜錯題…OTZ
非常鬼異的有背的就不出,但幸好不到要白卷的地步…
信心,我有啊












我有信心應該夠分補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氣凝結著,久久的也沒有散去。

維吉爾正以冷笑面對尼祿。
尼祿正以視線叫維吉爾去死。

兩人都沒有動作;直至有人影從二年三組步出為止。

「啊呀…但丁大人真的很可愛呢VV」
「對喔…那腰身…那鎖骨…真的太美好了!」

「兩位小姐,請。」
維吉爾收回了那有點兒可怕的冷笑,改用了一個比較上溫和的笑容來接待客人,可是那兩種笑容的分別還真是微妙得尼祿怎麼樣也分不出來。

「呃…可是尼祿大人他……」
排於首位的女生紅了臉,為難的小聲說著。她看了看課室的門,又看了看尼祿的臉。最後,她低下頭,連耳根也紅了起來。

喔!原本是我(小鬼)的迷。兩人近乎同時的得出結論。
等一下!是我的迷的話…說不定可以利用一下呢。

尼祿馬上換上了一副非常為難的笑臉,彎下了腰。他現在和那位排於首位女生的臉相距還不到數公分。他刻意的壓低聲音,用他能發出最磁性的聲線慢慢對她說話。

「呢,這位美麗的小姐。」
那女生的臉馬上的漲紅了好幾倍,頭頂崆仿佛能看到白煙升起,可以她卻是完全捨不得從尼祿的臉上移開她的視線。
「怎…怎麼樣…?尼祿大人…」
她怯生生的問。

很好!很順利!

「那個呢,我的休息時間快結束了…可是我很想去探一探但丁的班…請問你願不願意……」
「是!是的!我願意!」
好吧!女人這種生物的理智在帥哥和名牌前就是這樣薄弱的了…
尼祿於心中高呼了一聲萬歲。他露出他那職業性的爽朗笑容,握著那女生的手;輕輕的吻了一下。

「Thanks a lot , putty lady.」

在場的女生馬上發出高分貝的尖叫,而那位「幸福」的少女早就因過於刺激的驚嚇而呆立當場了。

「這位小姐…應該說這班溫柔婉約的小姐們都不介意把首位讓給我。這樣子沒問題了吧!」

揚起了得意的笑容,尼祿覺得這是他嬴維吉爾嬴得最光彩的一次了。

「好的,那你進去吧。用滾的。」
最尾的三個字刻意用只給兩人聽到的音量來說,尼祿看到維吉爾的臉已經臭得不可以用臭來形容了。那根本就是一整個黑色的。


啊哈!神啊!感謝你給我一個氣死維吉爾的機會!


於是,心懷感激的尼祿終於步入二年三組的課室中了。


後記:龜了那麼久但丁才要出場…下話完的了吧…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初目でもなく…まだ彼女の言葉に傷つくなの…
僕…ばかですね。

僕は夢あるなんでだめですか。
僕の夢を否定するて、面白いが。
何故…僕を支持くれないが。



な…
僕達…トモダチでるしょ。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另一對CP還沒出來就不寫上去了。



「呢,你是亞爾的哥哥對嗎?」
那孩子用稚嫩的聲音問著。那孩子還太小,不明白身為『哥哥』的他會給自己危害,所以才能如此天真的跟自己說話吧。不等他的回答,那孩子又自顧自的對他微笑了起來,很溫暖,很溫暖的微笑。
「亞爾很想見你喔,哥哥!」
也許是在這個家中過於孤獨,當那擁有天藍色眼睛的孩子向他伸出手並叫他哥哥的時候…他不自覺的哭了。
那是他成為這個家成員第一個冬天發生的事。


「有關今年的稅收就這樣決定吧。麻煩你了,鎮長。」
禮貌性的露出微笑,亞瑟向前人伸出了右手。剛完成這漫長的稅收會議,他只想快快送走這些人員,好好的去享受一個悠閒的下午茶。那可是他最幸福的時間呢。
「好的,我明白該怎樣做的了柯克蘭先生。」
彎下身敬了一個禮,鎮長也回亞瑟一個彊硬笑容,握了手後也就馬上的退出房間了。

亞瑟知那個笑容出現的原因,明明就是有關一整年的稅收的會議,這方的代表人員居然不是當主亦不是下任當主,而是他這個養子…對方會感到不高興也是當然的事吧…他閉上眼睛,想回他初初來到這個家的情景。完全放任他的養父和明顯的是討厭自己的養母,那些於他背後說上不少難聽的話的僕人們,還有一直都不知他存在的弟弟們。

那只小小的溫柔的手,在這個家中第一個給他擁抱的孩子。他最重要的………


「亞瑟!!!會議完結了吧!我們去花園吃下午茶吧!」
白天不要說人,晚上不要說鬼。這句話還真準確呢…他慢慢的把視線轉到門前,隨著門板撞擊牆壁的聲音出現果然不出所料的是剛才蹺掉會議害自己得成為代替人的罪魁禍首。

「亞爾,首先,身為承繼人,你是不應該逃掉這麼重要的會議的;第二,你跟我那麼親密…養母大人會不高興的。」
嘆了口氣,亞瑟的心情一整個放鬆下來。都多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那老太婆要抱怨的事多得不得了,也不欠這樣的一件事了吧!」
他看到弟弟帶點不滿的鼓起了面頰,興沖沖的跑過來一手就把自己由座位上拉起來,一直的拉著他離開房間往花園走去。
「而且承繼人什麼的,我才不管耶!反正都只是錢錢錢什麼的,我只要有亞瑟就夠了!」

「都十九了…別那麼孩子氣了好嗎?亞爾。」
「我只要亞瑟…我只要你一個…」
聽到那麼孩子氣的說話,亞瑟認不住笑了。他最可愛最可愛的弟弟,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為什麼總是長不大的呢…亞爾。

「那麼馬修呢…他是你弟弟喔。當哥哥不可以不要弟弟的對嗎?」
「他有那個臭傢伙嘛…是他不要我不是我不要他…」
一手的把亞瑟推到椅子上,亞爾也於旁邊坐了下來。他望向大門的方向,當他看到那個和自己非常相似的身影出現時,他就刻意的加大聲音,對門口的方向說話。
「那個誰呢!認識了一個色狼就不要哥哥了!叫他來喝個下午茶也得等那麼久,我把亞瑟哥哥帶來也不用花那麼多時候呢!」

「我只是去拿茶點喔,亞爾。」
早已習慣雙生兄長的孩子氣,馬修只好以笑容來回應。他把手上的盤子放於桌上,再把坐於地上的寵物熊二郎抱回懷中,最後他坐在亞爾對面的位置。「明明就是承繼人卻完全沒自覺呢你。母親大人已經把我的時間表排得滿滿的了,你的也是一樣吧。」

「蹺掉了,你知道我最怕就是上課的了吧。」
咬了一口餅乾,牛油味馬上的在口中抗散出來。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見自己的兩位兄弟同時的嘆了一口氣。切,蹺課的是我不是你們嘆個什麼氣啊。

「亞爾,你是很聰明…可是也不能老是蹺課的吧…」
「就是嘛,不單只是蹺課…連會議也蹺掉…真是辛苦老是代你去會議的亞瑟哥哥了。」
「不,你們是我可愛的弟弟嘛。為了弟弟我也是不怕辛苦的喔。」
亞瑟為自己和馬修的杯子中添上紅茶,芬芳的香氣馬上充滿了鼻孔。只可惜這些香氣卻完全沒有為亞爾那近乎爆發的情緒降溫,反而奇妙的把他的情緒一下只推上神秘的高峰。


「你們夠了!蹺課是我的事你們不要你一言我一語非常愉快的給我討論好不好啊啊啊啊!!」


後記:結果我還是開坑了ORZ請大家用力毆打我讓這東西不成坑吧ORZ



題外話…有多少人已經由之前的偽‧預告猜到劇情了?要是因為你感到你的猜想很狗血而說劇情一定不會這樣走的時候……我猜你八成已經猜對了囧

這東西很狗血很狗血的說…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突然屁屁癢想出APH通販ONLY 米英法加本啊啊啊ORZ
以我懶的程度和文筆出了也沒人要…
所以快找人阻止我啊啊啊…(奔)

由RG3時已經說要是CW寫得完就出…
結果忙得沒動過……
中世紀貴族狗血設定啊…
我的時間啊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年三組的門前整齊的排著四五十人,而且住都是女生。當尼祿步入她們的視線範圍之時,她們以一種難以想像的合拍度一起的……大叫。


「尼祿好帥啊!!!!」
「能看到尼祿穿成這樣,我死而無憾了!」

去你們的!吵到我失聰對你們有好處嗎!?還是說這是維吉爾想換掉我的計策?

「吵死了。」
班房的門口被粗暴的打開,維吉爾慢慢的步出走廊。他身上穿著黑色馬甲以及西褲,再加上他本身那優雅的氣質……看上去就是一整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管家似的。

「喔?」
他上下打量尼祿,由靴子、衣服,再到他背上的招牌。他最後露出了一個冷笑。

「來搶生意的嗎?吸血鬼先生。」

「你的腦袋大約也只有這程度呢!執事先生。」
尼祿回了維吉爾一個充滿挑釁味的笑容,要不是為了見但丁他可是打死也不要見維吉爾又或是跟他說任何的一句話啊!

「那你背上的招牌是什麼?」
指了指尼祿背上那塊寫著『一年四組 鬼屋!挑戰者招募中!』的招牌,再次把抬高聲音的宣告著。
「不過你來搶也搶不走呢…只要有『我』的但丁在,你就絕對搶不走的。人又或是客都是!」

尼祿並不是聽不出維吉爾那話中之話,可是他也很清楚明白一件事─────裝死的話但丁是絕對會站於他那一方的。
那時候維吉爾那黑得不得了的臉可是非常有趣的呢!

所以,尼祿決定裝死裝不懂等待但丁來幫他口。

「我才不是來搶客的喔!我只是來探但丁班而已喔!」

所以你快滾蛋!我要進去!

看到裝傻的尼祿,維吉爾只是保持他一貫的無表情。想進去見我的但丁!?沒那麼容易!

「那就請這位客人到隊尾排隊吧。順便一提---您大約需要等待一小時才能進去呢。」

一小時……你要我穿這樣站在這兒一小時嗎!?會熱死的啊!

「啊。為免妨礙他人行走,有請高舉你那木板吧。」
你好樣的,維吉爾!尼祿感到自己臉上的笑容開始彊硬,維吉爾一定是知道這木板少說也有兩公斤才會提出這麼過份的要求的!要是這麼站上一小時就算不中暑他明天也休想把手臂提起來啊…

去你的腹黑鬼畜面癱男!要是你沒有惡意我就把我的名字倒過來寫!!




後記:久違的DMC…果然某兩人吵架寫起來最順手而且最愉快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畢業=失業果然是對的…ORZ
金融海潚的起源是你家…你介紹工作給我吧…
不然真的當宅人一年來申請去菊家念書嗎…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