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1.身體

當小刀刺進他的身體時,他沒有反抗,甚至連尖叫都沒有。

他只是盯著加害者,悶哼了一聲,除此以外什麼都沒做。

不是不痛,而是習慣了;這男人三五七天就會發一次瘋。用刀子,用槍,用一切的武器去傷害他。

流過血,流過淚,到最近連感覺都麻痺了。

「我愛你喔,基爾。我愛你。」

像小孩子般天真的笑著,伊凡一次又一次的用刀子在他身上留下傷痕,吸吮他的血液。

「你的血很甜喔,基爾。」

撫上自己用刀子刻劃出的向日葵圖案的傷痕,伊凡滿足的笑了。

「只要這些傷痕還在,基爾就是我的東西喔。」

輕聲的在他耳邊說著,就像是要把每個字都刻在他的靈魂般的,一次又一次,重複著。

「你是我的東西,明白嗎…基爾。」


2.心靈

「亞瑟,對不起。」
懷中那被雨水打濕的身體冰冷得可怕,是自己的錯,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明明知道亞瑟對雨天有心靈創傷,為什麼自己就是沒有留在他的身邊?

亞瑟沒有哭,他只是站在庭園中任由雨水打在身上。不管叫他的名字又或是想強行把他拉回屋中也好,他也是什麼反應也沒有。
他寧願亞瑟哭泣生氣,也不願看到他這樣子。

「對不起…對不起…」
說上一千次一萬次也是無法補償亞瑟這些年來的痛,可是他還得說。
要是亞瑟的心已經痛得失去了感覺,那就用他的愛來補償亞瑟的痛。
花上多少年他也不介意,只要亞瑟能夠發出真心的笑容,花上一生他也願意。


抱起了亞瑟,他輕輕的在那眉間烙下一吻。
「呢,亞瑟。我們回去吧…我泡紅茶給你喝好嗎?」



後記:
露普是在心情不好時哭著打的……
米英是在把功課全做完心情好得不得了的時候打的…

可是為什麼都是在欺負某兩人的………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把設計CUT了一些後終於完成了…(泣)
只剩下一份了…(遠目)
這是工作後的後遺症………(指下)


NOTEBOOK

枱電


為了方便作業把東西都丟桌面上害桌面都亂七八糟了ORZ
待我把六一交的東西KO再來清一清吧…(死)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伊凡喜歡基爾伯特的紅眸,老是一見面就吻上去。伊凡喜歡他的銀髮,因為看上來就像是雪地一般的美麗。伊凡喜歡他的聲音,老是要求他叫自己的名字。

伊凡喜歡基爾伯特。
但基爾伯特還是不怎麼喜歡伊凡。

基爾伯特不喜歡伊凡的笑容,正確一點是不喜歡他平常掛於臉上的那天真笑容。

他覺得那是伊凡對他的嘲笑,當時一手一腳建立德.意.志帝國的普.魯.士現在只能像人質一樣留在這雪國中;而且還時常受到伊凡的騷擾。

基爾伯特喜歡伊凡的事就只有一樣,伊凡那帶有攻擊性的那一面。
每當伊凡揚起他另一種笑容把自己的衣物脫掉的時候,那邪魅總是害他無法反抗。要是每個人也有一個適合自己的表情的話,那最適合伊凡的一定是這個笑容了。

連他那高傲的日耳曼血統也不由自主要的屈服於那表情之下。

殘酷得美麗的笑容。

那才是真正的伊凡.布拉金斯基。他閉上眼睛,一次又一次的想,就如同菲力西亞諾的笑容背後是悲傷一樣,伊凡那天真的笑容的背後也一定有些什麼的。只有這一點,他是肯定的。

「怎啦,基爾。這樣子看著我的臉會愛上我的喔…」
「白痴才會愛上你,混蛋。」
「那基爾不就是白痴了嗎?你明明就是那樣的喜歡我。」
當伊凡的舌頭入侵他的嘴唇,他沒有順從也沒有反抗。啊啊,這股感情是從那兒來的?就像沒底的深淵,不停的掉下去。那股名為喜歡的感情。

「你不是問過我臉皮裡面有什麼的嗎?我現在告訴你喔…」
伊凡微笑著,用雙手環著基爾伯特的頸項,幽幽的說。
「裡面有仇恨,悲痛,殘酷和對你的愛。」
輕輕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不足了令人窒息的力道。當他看到基爾伯爾因生理性而流出的淚和因缺氧而微張的嘴巴,他露出了笑容────那是在基爾伯特所看過的笑容中,最為瘋狂;最為悲傷亦最為美麗的笑容。



我想…我會願意死在你手上。



基爾伯特靜靜的閉上眼睛,殘酷的伊凡和喜歡上那樣的他的自己…誰才是真正的瘋狂?這點連他自己也已經不清楚了。





後記:露普試筆,非常的試行錯誤。之後還有一篇差不多內容的東西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趕PROJECT中………
VIRTOOL好麻煩……去你的法叔……(注:VIRTOOL為法國製3D軟件)
我想在六月中前都是在修羅的了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得不得了
給我哭一哭好不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1.
當被告知那個幼小的男孩已經死亡時,菲力西亞諾曾以為自己再也不能戀愛了。他流不出淚來,聲音也擠不出來,他是如此的喜歡著那個孩子。

2.
那時起他總是睡不好,每當醒來都只會發現自己滿臉都是淚。夢中那孩子好像有出現,可是,醒來後他怎樣也記不起夢中的內容。

3.
不知不覺間,他發現自己開始妒嫉自己的兄長。原因無他,只是因為他擁有羅.馬,那孩子最想成為的東西。他厭惡自己的想法,但又沒法停止。神聖羅.馬…神聖羅.馬…幫我…眼角一次又一次的滑下淚水,他只能不停的低喃著那孩子的名字。

4.
他沒多少次認真的戰鬥過,戰敗是他對自己的懲罰。他笑,他哭,被世界恥笑是像個呆子一樣,他認為是這是應得,因為這是那孩子喜歡的自己,因為他沒有捉住那只手。這全都是報應。

5.
當他遇上那個日耳曼青年時,那股無法言喻的悲哀感又再次於心頭升起。青年的面貌舉止都令他想起那孩子。我們,當朋友吧。這是他這些年來最真心的笑容,當那青年帶點遲疑的回握他的手時,他感到心中好像充滿了些什麼似的…非常滿足。那夜,他難得的作了個美夢。

6.
青年的名字是路德維希,他擁有的國土大部份都曾是那孩子的東西。青年說他對小時候沒什麼印象,可能是因為大都是在戰爭的關係吧。

7.
他們是國家。只要還有國家,只要還沒有滅國,都不會死。因為長生,所以他們大多對小時候的記憶都很模糊。他也不例外,除了關於那孩子的事外,他記得的真的不多。

8.
過了些日子,戰爭完結了。他第一次步入路德維希的家。他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包括那孩子的兄長──基爾伯特。基爾伯特不太有精神,路德維希帶點苦笑的說:「大哥是為了我才要去伊凡那兒的。」他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戰爭就是這樣的了,戰敗一是滅亡一是成為別人的東西,這點他很清楚。

9.
「小菲力,你喜歡west嗎?」
基爾伯特離開前的一天,悄悄的問他。
「嗯,喜歡。」
他也老實的回答,他喜歡路德維希,可是他對那孩子的感情卻形成了一種枷鎖。重重的罪惡感狠狠的壓在他的心頭。基爾伯特輕輕的拍了拍他的頭,無奈的笑著。
「我沒能為那孩子做到些什麼,對west也是如此。我唯一可以做的只有這個了。」基爾伯特把一個小小的別針放到他的手上,輕輕的說。「west他不是對小時候沒印象,而是他誕生時已經是一個少年的樣子了。這個,是他誕生時帶著的東西。」

金色的別針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他不可能會忘記,那是在那孩子身上的東西,這光芒是那孩子的東西。他呆呆的看著基爾伯特,他張口想說些什麼,可是他發現言語全都糾結在喉頭,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拍了拍他的腦袋,基爾伯特像平常一樣的笑著,少了一份狂妄,多了一份溫柔。

「啊啊…本大爺今天也溫柔得像小鳥一樣呢!要走了要走了,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溫熱的淚滑下眼角,神啊,神啊…「謝謝你…」用盡全身的氣力抖出了這三個字,他無法的停止──不管是發抖的身體又或是眼中的淚水。

「謝謝你…基爾伯特…」他向基爾伯特露出了微弱的笑容,同樣微弱的聲音中包含著他滿滿的感謝和祝福之情。「祝你幸福。」

「你也是呢,小菲力。」


10.
「你剛才的話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的?」
「你覺得?」
面對羅德利比的質問,基爾伯特以同樣的質問去回答。只見對方輕嘆了一口氣,開始慢慢的分析了起來。

「你很疼愛菲力西亞諾和路德維希。」
「是又如何。」
「你是那孩子的兄長,別針什麼的你可以毫不費力從他遺物中找到。」
「……」
「而你,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為了自己那兩個疼愛的孩子的幸福,是不惜一切的,包括說謊。對嗎?」

基爾伯特聳了聳肩,嘴角向上一揚,那狂妄的笑容再次出現在他的臉上。「對,我為了小菲力和west的幸福我是不惜說謊的。可是同時…」
「你亦沒証據去指出我是在說謊吧!」
他刻意的加大聲量去加強這句話的語氣。這是事實,那別針的來歷也好,路德維希誕生時的形態也好,都只有他──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知道。

「路德維希誕生時只有你在場,你說什麼也可以的吧…」
羅德利比看著基爾伯特堅定的紅眸,他無法去判定這事實的真偽;路德維希是由基爾伯特拉拔成長的,於某意義上也算是人造國家,而人造國家長得非常的瞬速,所以沒有人見過年幼的路德維希。
到底是長得快還是一出生就是少年,他根本就無法得知。

「別多口,羅德利比。真實是建立於人心,你明白的吧。」
「我明白的。我也沒資格去說些什麼…畢竟,把事情推到這地步,我也得負上責任。」
羅德利比苦笑著,真相是什麼也沒所謂了。只要那兩人幸福的話。

「路上小心,基爾伯特。」
「喔!」

兩人臉上都掛著笑容,真實建於人心,只要那兩人幸福的話,是真是又何關係呢?

11.
「路…德…」
生理性的淚水不停的滑下,菲力西亞諾不停的低呼著那個正在擁抱自己的青年的名字。「菲力…」每當對方用溫柔的聲音叫喚自己的名字時,他總會有一種遇溺的感覺。「我愛你…我愛你…」很幸福,很幸福,快要被幸福溺斃了。



「神…聖羅…馬…」

「是德.國。叫我路德維希,菲力西亞諾…」
路德維希苦笑著,輕輕的在他額上落下一吻。

12.
真實掉落深淵,無人知曉無人發現,落下無聲。

不管是真還是偽造的事實,他們幸福不就好了嗎?

羅德利比喝了口紅茶,默默的想。


後記:某人生日快樂!!你看我多愛你XD給自己的露普也沒寫完就發你的生日賀文了XD啊啊…不過這東西還真夠微妙的說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其實是不怕老鼠的。
可是…
剛好進廁所就有老鼠閃出來這件事嚇到我了!!!

它到底是怎樣進來的…囧
我家在六樓耶…而且最近連小強也沒有的說…
不過有好幾條我最怕的四腳蛇…(泣)

現在最擔心的是…………




剛剛給嚇到囧叫著跑回房沒關好門它會不會已經跑出廳?<--過了幾分鐘冷靜了才去把門關好



千萬別咬我的電線們啊大爺}}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7 Thu 2009 02:14
  • 春ssc

看來最少也有十本想訂的了orz
啊啊…明明說說只收全4個日網的本…
結果還是不少呢……

等剩下三本也開通販就一次去訂好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完了…比預期中長和快…
而且不怎麼卡文…
不過一路打一路想寫露普是為什麼呢囧






明明就有成3大篇半成品米英在!

但很想寫露普囧




在月尾明明有四份project要交我到底幹什麼?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母親,母親,為什麼父親都不來看我們?」
她只是苦笑著把兒子擁入懷中,用著不留神就會聽不到的聲線低喃著:「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慢慢的回抱著母親。他閉上了兩眼,感受著母親的體溫。於他的角度看不到母親的臉,更別說是從她眼中滑下的溫熱。
那個體溫非常的溫暖;暖得讓男孩可以無條件的去相信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呢,你恨我嗎?哥哥。」
當對上了那尤如天空的雙瞳,他還是不爭氣的別開了眼睛。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沒辦法直視那對美麗的眼睛呢?
「我不恨你。從來都沒有。」
打從一開始見面時,那只握著自己的小手,早就把他的怨和恨都帶走了。這弟弟不管是好還是壞,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
「那為什麼要避開我?」
他無法作答。真正的答案是不可以說出口的。
「呢…你是怎樣看我的?亞瑟哥哥。」



「我跟你爸提親又失敗了喔。亞瑟。」
優雅的吸吮著杯中的紅茶,男人語氣平淡得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他永遠都無法了解這個男人,就如果男人無法放棄和他們家聯婚一樣。
「你認為他會甘心把心愛的兒子嫁你嗎?法蘭西斯。」
男人沒表示同意又或是反對,只是看著他玩味的笑了笑。
「那要是他『養子』呢?他會答應的吧。」
伸手去觸摸他的臉頰,那雙不輸給他弟弟的蒼藍對上了他的碧綠。他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拍開了男人的手,無比認真的說著。
「他的確會答應。因為我只是他『養子』。不過我可不想嫁你這紅酒混蛋!你給我閃邊吧!」
「我也不想娶個新婚夜就會謀殺親夫的小混混回家呢!不過…」
那雙蒼藍帶上了認真,這是他從沒看過的。
「我需要你,亞瑟。」


破壞平衡點的言語,帶來暴風的行為。

「我不允許!我不許你跟法蘭西斯結婚!」
「你不要我了嗎?法蘭西斯哥哥?」

交錯的思念,沒法言喻的想法。

「我喜歡他,不管是以哥哥的身份又或是以一個人的身份…」
「所以你就更應該答應我,亞瑟。」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這想法可以傳遞給你吧…

「繼承人什麼的找個養子不就行了嗎?」
那個人輕輕的擁抱著他,微笑的低語著。
「呢,我愛你喔。亞瑟。」



いつか...きっと...



後記:有感是大長篇,長到我會想棄坑的那種…囧
而且會狗血得不得了…所以可以不用期待的…因為會不會斷尾我也不知道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順…寫得很順啊啊啊啊(囧叫)
比米英的更順…不過不太甜…(遠目)
同前最滿意的一小段:

金色的別針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他不可能會忘記,那是在那孩子身上的東西,這光芒是那孩子的東西。他呆呆的看著基爾伯特,他張口想說些什麼,可是他發現言語全都紏結在喉頭,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嗯,這是獨伊沒錯…

還有,不是悲文。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4月尾為止…有請大家發表一下意見orz
點此投票…
↑看不到的請把編碼改成日文就可以看到表格的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