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規則:當你比人tag左,就要寫一篇note,內含16項有關你的事情,習慣,喜好,目標....或任何各不相干但有關你的東西。最後tag另外16個人。你必須tag返tag左你的那個人。如果我tag左你,即係我想認識你更深。



1. 腐
2. 長髮控
3. 第一篇看的bl是digmon的太和,第一次寫的是shaman king 的葉蓮
4.基本上只要是雙子和雙重人格就會好萌…但唔知點解sk的好葉/葉好是我大雷
5. 啊,我有鎖骨控的。
6. 被我喜歡上的角色有85%的死亡率,如果是攻的更會上升至95%
7. 不知為何我萌bg的時候有六成機會會雷官配。
8. 兩眼度數欠很遠,當有散光就沒近視。因此老是被問是不是單眼看電視。
9. 開電視八成是為打機,一成七是看dvd,剩下的才是看電視節目
10. 習慣動畫下完不看,一看多數就會是三~五集一起看。
11. 小學普通話六年來都沒高過65分
12. 當我喜歡一個cp就會很想玩子世代
13. 習慣性拖文,,而且收尾苦手所以都會寫系列式短文。
14. 最近很不滿自家工人老愛坐在我床上看我的小說漫畫同人誌
15. 認人能力低下,中學時常性認到人時就要換班了…
16. 目標從事和acg或日文相關行業,最近覺得在女校旁開言情+bl借書店應該會很賺錢……

tag…小白,式………tag回去…聽沒blog…喜歡的拿回去如何?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eborn子世代自創cp注意。



天從雲雀手中接過風花的手時,他腦中滿滿都是理艾的樣子。

『我們結束吧,天。』
理艾過長的留海掩蓋著他的臉龐,天無法看到他的表情。
『你會娶風花姐的吧,天。』

近乎賭氣的向風花求婚,急速的進行婚禮。
是年他二十八歲,理艾十八歲。

婚禮上理艾沒有出現,聽說是因為工作太忙碌,無法出席。

於他婚後兩個月,理艾也結婚了。
對手是友好同盟的大小姐,典型的政治婚姻。
他也沒有去出席理艾的婚禮,聽風花說新婚子是個可愛的小姐。
也對的,天想。理艾本應就是喜歡這種女生的。

理艾.卡伯羅涅,大概自出生開始就人如其名,活於謊言當中。

「天哥…」
近乎自言自語的低喃著,早已近乎看不見的理艾輕輕撫上天送他的mp3。那是他八歲那年的生日禮物,轉眼間,他們已經相識十二年了。

第一次見面,是他剛得到卡伯羅涅這個姓的時候。

「天~~~!人家好想你喔!」
當風花撲向天的時候,他一心只認為他會成為自己的姐夫。誰知道當半年後天向他告白時他真的嚇了一大跳。

天是一個細心的男人,這點和他的兩位父親都很不同。
「理艾,眼睛痛嗎?」
「理艾,你冷嗎?」
理艾是一個白子,他要注意的事打從出生開始就比別人多上數倍。而天總是把那些事記得一清二楚,一次又一次提醒他,關心他。還是連他父母也做不到的事。


所以他喜歡上天,天就是他在這不斷被吞噬的世界中最明亮的光芒。當他的眼睛快要完全看不見的時候,他就知道是時候了。是時間把這光芒還給姐姐了,也是時候回報把他養大的養父母了。

他知道天脾性,所以他向天提出要天娶風花。他不管迪諾的反對於剛成年就成婚。

他的時間已經不長了。父親收養他的原因是想找一個後繼者,所以他要留下卡伯羅涅的繼承人──他的孩子。

其實他可以像父親一樣去找尋,找一個和自己流有相同血緣的孩子。可是他知道已經沒時間去尋找了。

癌細胞已經吞噬了他一半的生命。沒時間了,沒時間了。

他背叛了天,背叛了自己。他把一切都背負上身。

「對不起,天…對不起…天…」
我愛你。

那三個字卡於喉頭上,怎樣也吞不下去。淚水恨恨的在眼中打滾,不停的落下。

這是報應。他想。到他死的那一刻,他也不可再把那三個字說出。自他放開了天的手那一瞬間起,他就把自己愛戀的心殺死了。


因為,這世界已經沒有人能像天一樣令他打從心起的深愛著。



後記:
結果還是捨不得把便當送上(泣)
子世代中最喜歡理艾的了…(遠目)
順便一提,理艾是迪諾養子,名字是親生父母起的,liar-謊言。
過一陣子寫個短篇集把理艾一生(喂,主角不是九音和久遠嗎!?)簡介一下好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是真的傷心難過,為什麼不來看她最後的一面?明明知道她最疼的是你,為什麼不來見她?
身為長孫的連最後一程也不來送,身為長男的不來送終。
於是我明白為什麼妳合不上眼睛了。

也許當父母都過身時,兄弟的緣份就結束了吧。
我還是很介紹你們為什麼問也不問就花光了我爸的十萬。
我也很介意你又不幫忙準備喪禮又不為喪禮出一毛錢。

身為晚輩的確不能說什麼,不過覺得有問題的不只是我。


最後一句。
辛苦了,請一路走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ユーリ,情人節快到了呢!你想收到什麼禮物?」
「只要不是吃的什麼也好!」

對於ユーリ堅決的態度,エステル盡是疑問。ユーリ的人氣不低,而且又嗜甜,本應是很期待可以收到巧克力的…而且又不是什麼也不收,而是只不收食物…她實在沒法理解當中的原因。

「為什麼不收吃的?ユーリ你不是喜歡甜食的嗎?」
發問的是カロル。看來大家也對嗜甜的ユーリ為何不借情人節大吃免費巧克力一事非常的好奇。
「對呢~青年最喜歡吃甜的了!」
大叔不吃甜所以不收巧克力喔,小姐。レイヴン特地的向女性們補充。

看來他很想收到情人節禮物呢……

「你們不是也見識過フレン那傢伙的廚藝的嗎?」
無視レイヴン那近似討禮物的幼稚行為,ユーリ認真的說著。他的眼神遊離不定,就像是想逃避現實的似。
「自他被大人們認為進廚房不會出事後…我每年情人節都會收到巧克力。」

「啊啦,那不是很好嗎?甜蜜得令人羨慕呢。」
ジュディス露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她身上就像在發出一種黑氣。基本上,女性到了一定年紀時是非常不喜歡聽別人的甜蜜史的,尤其是單身的女性。
「才不好吧!兩個大男人在你儂我儂的!太白痴了!」
毒舌發言,不用問也知是天才少女リタ的發言。

「第一年…是芥末味的…」
ユーリ低頭掩臉,那是他最不願去回憶的味道之一…フレン的味覺到底是音痴都什麼程度才會在巧克力中加入山葵粉?

一瞬間,現場的空氣好像凝結了起來。一切都沉默的可怕,就像連呼叫聲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芥末………」
「第二年,是生牛肉味的…又不可以只不收他的巧克力…他會用很期待的眼神看著你,害你不吃下去不行…就算說了不收…他還是每年都會送…」
什麼叫ユーリ你在害羞嗎?好可愛個屁…我真的是不想收啊…

用欲哭無淚來形容現在的ユーリ的表情是最合適的了吧。他開始進入了自己的黑暗世界,並將十多年來收到的口味背誦出來。

「這世界真的有人造得出那種口味的巧克力的嗎?」
「我以上次料理大會受害者的身份說,フレン一定做得到!」
カロル面色鐵青,現場人士當中就只有他親口嚐過フレン的料理。能做出那種可怕殺人料理的人,區區的怪異巧克力是絕對難不起他的!


「我很好奇今年是什麼口味的…」
好奇心是可以殺死一只貓的,但身為研究者,リタ的好奇心是絕不會向危險低頭的!
「那妳要不要吃吃看?」
ジュディス不知道從那兒拿出了一個心形的盒子,上面那特地用金粉寫成的『TO YURI』的字樣耀眼的令人感到不安。
「ジュディスちゃん…難道這就是傳聞中的………」
「是喔~就是傳聞中的令嗜甜的ユーリ不敢收巧克力的原凶――-怪異口味的巧克力!!剛剛才送到的,非常新鮮喔!」
好比廣告上的職業笑容,ジュディス捧著話題中心的巧克力的樣子卻令人不寒而栗。
「啊啦,沒有人想嗜一下嗎?真可惜…」

被說成這樣會有人想吃的嗎!?眾人心想。

無視眾人臉上奇怪的表情,ジュディス自顧自的把盒子拆開。盒子內不出所料是一塊手製的心形巧克力。
「味道是如何的呢?期待期待!」
她從巧克力中拆出了一小角,慢慢的走向還沒從自己的黑暗世界中離開的ユーリ身邊。

「ユーリ。」
尤如惡魔的微笑,ジュディス在ユーリ回頭的一瞬把手中的巧克力丟進ユーリ的嘴中。
ユーリ下意識的把口中的物體嚥下。



一剎的沉默。



「噁!!」
ユーリ像是吃進毒物的反應,除了加害者都無一不被那誇張的反應嚇到。

「啊啦,你說的好像都是真的呢。那,今年是什麼口味的?」
「魚…魚腥味……噁………」


自此之後,在眾人心中,フレン除了ユーリ控之外,又多了一個巧克力殺手的稱號了。




おまけ:
「ラピード………」
「汪!」
「下年,你幫我吃好嗎?」
「汪汪汪汪!!!」
「你也不用搖頭搖得那麼過份吧……」

結論────フレン不依食譜做的東西連狗也不吃…


後記:
第一次寫文可以把那麼多人全都拉出來…(汗)
把ジュディス大姐寫太黑了orz
エステル又太空氣了囧
啊啊…修煉修煉!
最後……閃光節快樂!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c-vd/toa-al



誤解
DMC-VD

「張大一點,進不去喔。」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張大一點!」
「痛!不要那麼粗暴啦…維吉爾…」

時間是早上十一時多,地點是DEVIL MAY CRY的事務所。
LADY於大門前思考著要是進門的話可以看到的東西多一點還是在門前聽到的東西會多一點。

這對雙胞胎一大早就那麼親熱啊…

一想到這點就有點兒頭痛了。

「媽的維吉爾你還不快點進去!張那麼大很痛的啊!」
「忽什麼,好,進去了。」
「好…好痛…」
「在痛一下,一會就會很舒適的了。」
「嗚…可是很苦…」
「誰叫你含下去啊,笨蛋!快喝水!」

一進去就出來了嗎?
維吉爾原來你是這種人!還要顏O嗎?
LADY於心中大叫,她心目中的維吉爾可是一晚十次,還可以天天來的鬼畜攻啊!
不過完了也好,她可以堂堂正正的進門。

「啊,LADY。」
門後的風景令LADY有點兒傻眼。
但丁淚汪汪的秈著她,這不是重點。
為什麼他們穿得那麼整齊!?
不是剛剛才……
「你們剛才不是…?」
在H嗎?
最後三個字於心中默念,沒說出口。
「嗯,剛在維吉爾在幫我滴眼藥水啦。」
因為不會自己滴啦我,但丁補充。



「……………」
「……………」
「……………」
「……………」
「……………」




「滴眼藥水就不要滴得那麼像在H啊啊啊啊!!!!害我在外面期待了那麼久!!!!混蛋!!!」








TOA-AL

ASCH很確定自己從沒想見「LUKE」的想法,一次也沒有。

奪去了自己的家人,未婚妻還有名字的人,沒可能會想見的吧。

ASCH瞇起眼睛,目光集中於那個紅髮的少年。

他是「LUKE」,未來的國王LUKE。

和自己幾乎相同的,神聖的火焰。
不同的只是他還在燃燒,但ASCH已經燒毀成炭了。

他的刀子刺進了你部下的身體,他露出了恐懼的表情。

垃圾。

ASCH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為了回家,別說是偷竊了,連殺人他也不在乎。他那時相信大家也在等他回去,父親,母親,未婚妻,還有好友。

結果他回去後看到的是替代自己的「LUKE」。

絕望令他捉緊了身為元凶的VAN的手,把「LUKE」的名字拋棄,成為「鮮血的ASCH」。死在他手上的人很多,他不敢說裡頭沒有無辜的人,他只知道他是為了生存而染上鮮血。

因此他不能原諒身為LUKE的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他不要這條命的話,他要!

他曾為了LUKE這個身份做了很多不見得光的事,他為了LUKE這個身份心碎過,絕望過。而身為LUKE的他只因為砍了人就在發抖,他絕不能允許這件事的發生。

於是他快速的唸完了咒文,縱身跳下。

因為他曾經是LUKE,因為他是ASCH。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是本人(巴)
一天寫完兩篇手稿耶……
不過字難看得只有本人看明就是了(菸)







還有之後一小時喔…
去把dmc寫寫好了(巴死)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嘛,只是預定…
可能很怏,可能n年後又或消失掉


ALL TO
TALES OF 幼稚園
悲劇人物代表大賽!是私心還是事實?

tov
as-笑顏
fy-花冠,情人節文?(這個要看我時間了…守靈夜剛好在14號)
ED+FY-YURI始祖設定

tow rm2
男主xゲーデ,ゲーデX女主-居場所

DMC
家庭-少女成長兩三事,道德觀
樂團-校園祭咖啡店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捏造エルシフル有。





撲鼻而來的全是腥臭,眼及之處不是屍體就是鮮紅。
暗藍色的身影站立於正中央,染血的鐮刀安穩的於手中垂著,就像要消失一樣的。
銀髮的青年伸出雙手去擁抱比他頭上半個頭的身子,卻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明明應該比自己強上數倍之多的身影現在看上來是如此的弱不禁風。

「他說了,背叛者還有殺死同伴的兇手。」
他苦笑著。
「明明之前還盟長盟長的追著我四處跑。」
慢慢的張開了手,看著手中那閃著刺眼光芒的聖核,他像是覺悟一般的似。
「是我下手的。」
「你可以留手的…」

溫暖的觸感自頭上傳來,溫度的主人正以同樣溫暖的笑容撫摸著自己那頭銀白的長髮。
「這裡是戰場喔,デューク。」
溫柔的聲線包含著無奈,事實就在眼前,那個很想忘記的事實。


「我不殺他,下次被殺的,可能是你…」
那只手正在發抖,因為殺了同胞,還是因為害怕?
「我活了好幾百萬年,難得找到的戀人。那可以簡單讓你有機會離開我?」
他伸出手緊抱著デューク,力度強得有點兒難受。可是デューク還是溫柔的回抱著他,輕聲的說著。

「我可沒弱到那麼容易被殺好嗎,エルシフル。」
「是的是的,我們約好你的墓要由我來造,每年也要我去掃墓,還要在旁種滿鮮花……所以在我有空做這些事前你可不要死喔。」
半開玩笑的說著,令人看不清是否認真。這是エルシフル的性格也是他最大的特徵。
看像玩世不恭的樣子但又可靠非常,身為始祖的隸長卻又喜歡人類,摸不透也捉不清。
「我的一切大概也是在你計劃中的吧。」
「是喔,在我的計劃中你可是在最後一刻也在我的身邊的啦。你可別破壞我的計劃早早死去喔,デューク。」
溫柔的笑容,令人難以想像他是於戰場上殺敵無數的戰士。
也許這只是他的謊言,但此刻デューク願意相信全都是出於エルシフル的真心。
「那你要多久才有空?エルシフル。」
「那個嗎?最少也要五十多年後吧。」
輕輕的在デューク的臉上偷了個香,エルシフル愉快的說著。




















微風於草原上輕輕的吹著,海水的氣味充滿著四周,デューク立於山丘上沉默的看著眼前的石塊。
那只是象徵,死後留不下身軀,他的聖核,也因應他的希望化回エアル。
什麼也沒留下,留下的只有デューク心中滿滿的傷痛。

明明說要為他造墓碑,為他上花,結果一切都反過來要他做。

哭不出來,也笑不出來。

淚水大概是在他死時流光了吧。

「人類…真可恥…」
デューク慢慢的說著。是エルシフル站於他們的那面,他們才能得勝…可是他們卻因害怕而反過來殺死エルシフル。

「要是在人類再次令世界失均…那他們真的是沒救的了吧。」





「那個時候,我會用我的手…把人類的歷史消滅…連同我一起…因為我也是…可恥的人類…」
緩緩的說著,デューク於心中下了決定,像是徵求同意一樣,他輕聲的問著眼前的石碑。

「對嗎?エルシフル。」



後記:建立在分開前提的一對……我還沒想到エル是翼什麼orz
龍好,狼好…還是狐狸好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