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倒在路上的銀髮少年和男人腦海中的「他」長得一樣。就算經過了這麼多年,男人也可以認出。因為是「他」的事。

男人把少年搬到自己的家中,把他放到沙發上。男人的房間有點兒混亂,床舖都被文件衣服等埋掉了。這樣子的房間不適合帶外人進去。

男人輕輕的用手掩蓋著少年的眼睛,口中低唸著:「別放手,發生了什麼事也不要放手。」像是自言自語的,又像是在催眠。

要是這個少年真的是「他」的話,男人很想把這件事傳遞給他知道。不可以當面的告訴他,只可以像是現在一樣的偷偷的傳遞。這是自我滿足吧,男人想,就算是沒任何作用也想要告訴他的這件事。少年露出了微笑,是做到好夢了吧。男人輕輕的撫摸著他銀白的髮絲,是幼年時期的夢吧,畢竟對「他」而言,最幸福的就是年幼時被家人疼愛的時候。

「他」的前路會很難走,「他」的未來也許說不上是幸福。
那只會是一條血腥之路,「他」會經過兄弟相殘﹑被仇視被憎恨才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這是幸福。最少對「他」而言,是的。
對於已經無法擁有這一切的男人來說,「他」的未來會是幸福的。
男人看著少年的睡顏,嘴角帶有自嘲味的上揚著。

在妒忌吧,自己。
面對可能會擁有自己想要的「他」,失去了一切的自己在妒忌。
在心中渴望「他」可以幸福的那個自己。

在男人苦惱著的時候,少年張開了眼睛。
琉璃色的雙瞳和男人對上,男人可以看到他眼中的疑惑。
「是有控制時間能力的惡魔把你轟過來的吧。」
輕描淡寫的帶過少年的問題,男人不想去他深究這個問題,「他」沒必要去了解男人的事,男人是這樣想的。

少年其實不笨。
也許和他的半身相比起來他的確是不夠聰穎,但也不到不了解男人那態度的含意。
男人只是說了那麼的一句有關惡魔的話,之後話題就轉向他要喝甚麼飲品去。
他表示了這不是自己的年代,但他無意去說明這是什麼年代。
而且,他的臉有點兒「他」的影子。

「要是你最重要的人甩開了你的手,你會甚樣做?」
「在後悔嗎?」
男人沒有停下手上工作,只是帶點理所當然的說著。他由櫃子中拿出了一支蕃茄汁,倒進杯子中。
「後悔的話就在他再次甩開你的手時,衝上前擁著他吧。那他怎樣也跑不開的了。」
他把杯子放在少年的面前,鮮紅的汁液尤如鮮紅。少年直盯著那鮮紅的液體,緩緩的吐出了一句。

「這是『我』流下的血淚嗎?」
「是『我』的,不是你的。小鬼。」
男人認真無此的說著,眼中閃過了一絲悲哀,少年是看到的。
「『你們』還有可能性,可是『我們』沒有了。」
他輕輕撫弄少年那頭銀色的短髮,這感覺就如同少年母親給予少年的感覺相同。
年長者特有的大手和那種溫暖就像是安眠曲似的令人安心,少年不自覺的閉上雙目,放開了他的意識。

「好好地睡吧,『但丁』。」
男人像是覺悟似的,輕柔的說著。
「你是希望。連同我們得不到的份,你要幸福喔。」
無自覺的,水珠沿著他的臉頰流下。
久久的也沒有停止。

後記:
這不是dd。只是單純的2但對3但感情而已…由開筆到完筆用了兩個月時間orz
真糟糕(泣)
2但很有媽媽的味道orz我沒心的…囧


畫蛇添足:
「小鬼回去了嗎?」
金髮的女人風騷的坐於桌上,語氣有點兒的不滿。
「我明明想和年輕的你好好玩一玩的呢。」
她向著男人語重心長的笑了,她細長的指尖落在他薄紅的唇上,慢慢的各他質問著。
「呢,事到如今你還覺得可以改變嗎?未來…不,對你來說是現在吧,但丁。」
她作勢想要吻上他的臉頰,但卻被他閃避開了。

「別開我玩笑,翠絲。」
但丁帶點無奈的回話,他微笑著看著窗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問著翠絲。
「嘛,你不覺得以前的我挺幸福的嗎?可以擁有著希望這回事。」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順便一提,今天收到捐血卡了-口-
A型喔,媽是B型,證明了爸不是A就是AB型和我的血型基因是AO型。
愛媽媽的原因在下面。




媽買給我了(大心)
附加TOV(Y)
目前進度是新興都市完了XD
努力向著聖騎士出發(心)





終於入手的DMC母子君
啊啊
八月訂到現在才入手有點兒汗呢……



連同這些就是本年自送的禮物………
其實都已經和360差不多價的了…
誰叫日元又升啦



友人P送的禮物-V-
可是我還是要訂才可以把之後的期數入手………(泣)

明天是RG2…
DMC本,TO本出現吧(喂)
文?
有2篇欠個尾…
不如我明天RG回來補啦(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act anime project-完成度50%
chact design cat & dog-0%
ca lab x 6 -0%
final project 玫瑰散落-5%
cd測驗-5%
於是cd test past 不了我就會死的了(遠目)
ca lab可以拉一拉到下星期…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笑著向你告別。跟別人笑著說你的事。
到底還要花多少年才做得到?
你還好嗎?還有那兒痛嗎?
姐姐已經…記不起你的聲音了。

外公的隱病發作,祖母入院。
於是又想到你。
6年的時間太短,3天的時間更是一剎。
呢,那六年你滿足嗎?
明明不是想寫你的,結果還是這樣了。
祖父那時也是,想起了你。
大約總有一天我會在你面前笑吧。
對不起,這七年多來沒有正面看過你。


真的,因為祖父母和外公年紀大,走的時候哭了兩三天就沒事了。
但是,七年多來一想到你就哭。
在你面前連叫伙的名字也做不到。
對不起對不起。


呢,總有一天,我可以正面對你笑吧。
總有一天,一定…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死囚設定。事先提醒,我沒有360。
自然也未破TOV。
這只是妄想產物,人物性格崩壞可能。可以接受的請往下:

















「YURI,審判的結果你要聽嗎?」
「不了,反正結果就只有那一個吧。」

不語,他早就知道這結果的了。可是他還是選了這條路,黑暗的,罪人之路。

「YURI…」
「不行喔,FLYNN。騎士團團長是不可以露出這種表情的。」
他笑著,握著他唯一的好友的手。冰冷鐵柱狠狠的把事實表現出來。
他們兩人現在分別是死囚和騎士團團長的身份。

「YURI,求求你吧…說你不想死,只要你說一句我馬上…」
這是衰求,還是願望?FLYNN已經分不清了,要是這樣下去明天他就得親手把YURI─────
他下不了手,但也不可以拒絕。
什麼法律什麼正義也好,他也不想管。他現在只想救他眼前這個他最愛的人。

「你瘋了嗎?把殺了兩個貴族的殺人犯放出去,你至今的努力都會白費的。」
「我不管!只有你,只有YURI我是不可以眼光光的看著你死的!只有你…只有你…」
淚水不受控的落下,明明是為了保護YURI才加入騎士團的,而現在居然要他親手把YURI…
他那可能做得到?

「FLYNN,我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的了。打從一開始就知道。」
YURI閉上了眼睛,回想刀柄刺入人類的那一剎那。
「我沒後悔過,這是我的正義。FLYNN你不是也有的嗎?不管是誰也不能讓步的正義。」

「這是我該接受的制裁,我是不會逃的。所以你也不要逃好嗎?FLYNN…」
句尾微微的抖著,連帶握著他的手也是。
不可能不怕吧,知道自己明天就要死。
就算有心理準備也是,不可能會不怕的。

「要是是你的話,我會比較放心的…要是你的話,我的命可以給你。」
真的真的,為了FLYNN,YURI是不會怕死亡的。
就如同那時代他入獄一樣,他可以代替FLYNN去死。
「用你的手,我不要其他人。用你的手…」

「YURI…」
「哪,FLYNN。用你的手,洗清我的罪。好嗎?」
「嗯…」
他吻上了YURI的唇,這是最後了。
這是最後了,他不會再給其他人看到他軟弱的一面。
那是屬於YURI的,就如同YURI只會在他面前露出軟弱的一面一樣。
「我會用我的手,來洗清你的罪。YURI…」








廣場上集合了很多人,全都是貴族。
沒有任何一個下町的居民,而YURI的同伴們也沒有出現。
他們都在王城中,他們都不希望YURI看到他們哭泣的樣子。
他們都沒辦法救助YURI,就算是貴為國王。

YURI救助了世界,而世界卻背棄了YURI。
FLYNN是這樣想的。

「FLYNN,動手吧。」
被綁於刑具上的YURI閉上眼睛輕聲的說著。
「之後,拜託你了。」

FLYNN把佩劍高高舉起,閉上眼睛砍了下去。

「   ,FLYNN。」


FLYNN沒有回頭,他知道自己一回頭一定會忍不住號啕大哭的。
他已經不是愛哭鬼了,他軟弱的部份已跟隨YURI逝去了。
他已經不可以再哭了。


「啊啊,我也是呢,YURI。」










我愛你,FLYNN。



這是最後的,最後的可以令我軟弱下來的一句話啊,YURI。


後記:
媽的!!我下次一定要寫甜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還要女體化(巴死)
尋求FY同好!!!!
下篇發的會是dmc來的。嗯,一定是dmc來的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對開始萌女體的自己絕望了!!!!!
上日網希望找到FY的夫婦親子文,我腦袋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啊!(巴)
還是yuri你太美人害我當正常向看了!?一定是了!一定是了!因為我不會特地會找vd女體來看(喂)親子就會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4 Thu 2008 00:31
  • 無言

你們吵還吵,別問我那件事好啦
誰可給我一個人生活下去的方法?

不過吵了那麼多次
次次問完也沒實行
但願今次也是。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族文,輕微N->D和兄->妹向。
偽溫馨。




少女伏於偌大的辨公桌,及肩的長髮胡亂澆在桌上,及腰的銀色長髮影襯著她雪白的膚色使得一切都顯得虛幻。
尼祿憂心的碰上她的面頰。嗯,溫的。他露出一個放心的表情,停留在面頰上的手轉移到髮旋上,慢慢的輕撫起來。

說真的,他有一瞬真的以為她因為缺乏照顧而喪命,還好這都只是他自己的白擔心而已。
大概是因為年紀相距得遠,所以尼祿對這個妹妹的溺愛已經到達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這次也是這樣的。

半年前因為父母出差,正確一點是拯救世界,所以妹妹現在是獨居狀態。這種連三歲小孩也不信的事實發生於自己身上時,尼祿只花了三秒就接受了這個事實。嘛,他們身上流有傳說中的魔劍士的血於他人眼中看來也是和父母去了拯救世界一樣是非常荒唐而且不可致信的事吧。尼祿嘆了一口氣,說了要把她暫時帶到教團去,用拐的掉眼淚,用哄的又不領情。

明明就只是個十一歲的小孩子,為什麼就是拿她沒辦法?

「嗚…哥哥?」
被迷惑的聲音喚回注意力,尼祿對上那還沒聚焦的琉璃。
和『母親』相像的幼稚臉蛋,染上了兒童特有的粉紅,另他沒法移開眼睛。
「我不會跟你走的喔。你可以留下來,要是就別管我。」


對了,因為太像了。
太像但丁了。
所以才沒法子,只有順著她。


「給我理由,不然會給別人說我丟下妹妹不管的。」
對上那雙堅定的眼睛,也就只有投降了。

「他們很快就會回來的了,不是嗎?」
「證據?」
「血的感覺。」
笑容爬上了尼祿的臉。
惡作劇的用力撫弄著她的頭,銀髮也因此變得亂七八糟的。

「啊哈哈,對呢。因為我們都流著他的血,當然知道的呢!」
正因為流著這些血他們才可以相遇,和他最喜歡的那個人,和這個有點任性的妹妹。
「你再弄亂我的頭髮,我要生氣了喔。尼祿。」
「抱歉抱歉~」
收回了手,看了看扁著小嘴的妹妹。尼祿的嘴角上揚的角度變得更大了。

「好吧,那『哥.哥』回去工作了。妹妹要當個好孩子看門口,不可以只吃草莓不吃正餐喔!」
特別的在哥哥兩個字上加重了口氣,像取笑她剛剛睡迷糊時說的話似的。
「不用你擔心!臭尼祿!」
扮了個鬼臉來回敬尼祿的話,尼祿向她揮了揮手,慢慢的說著。

「我幾天後回來會買草莓甜點回來的了,家中的你都吃光了吧!」
「呃?」
「但丁回來時只有你說歡迎回來那足夠啊,最少也得加上我這個英俊的兒子和甜點才夠吧!不對嗎?威爾斯妹妹。」

威爾斯沉默了一會,視線對上回頭觀察她反應的尼祿。
緩緩的笑了。
「慢走喔,笨哥哥。」
「我走了喔,傻妹妹。」


後記:
兄妹小短篇,偽溫馨文。時期是二代完結後一點的時間。完全都不vd,nd的…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