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恐懼也是希望。
整整一星期都是差不多的夢,糟糕的心情。
文章產量和我心情是糟糕的成反比。

那個夢很真實,而且在某程度上是我的希望。
夢中的我可以毫不思索的把那條繩子砍斷。
那條不知是幸福還是痛苦的繩子。
真的真的想過無數次,砍斷它。
卻又是捨不得。

想哭,那條繩子現在已經變得破破爛爛。
放著不管也會斷的吧。
不知道不知道。
最初下手的人不是我,下手的人沒有那個自覺。
好想哭,好想哭。

其實一切都是虛幻。
不想它斷可是心中卻有一種想切斷的想法。
心情很糟糕。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IN。」
那個人是如此叫你的,他的聲音永遠是那樣的柔和而溫柔。
他總是在笑,一直的在笑。

「RIN。我的RIN…」
你第一次看到他哭的時間,就是你剛誕生的那一個時點。
他淚流滿面的緊抱你,而你並不能了解這行動的理由。


「LEN,這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這孩子不是RIN,而RIN也不可能復生的。」
「哥哥,她是RIN。我把RIN的腦部移植到我造的機械身體上。她是RIN,我最愛的姊姊-RIN。」
你當下看到藍髮青年的表情呆滯下來,他慢慢的流下了眼淚,就如同被喚作LEN的少年第一次見到你一樣,緊緊的抱著了他。
「這樣RIN不會高興的…RIN不會高興的…」
你不能理解他的行動,你亦不明白為何那一瞬在LEN面上出現的悲哀的表情。


他死了。
病死了。
你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你被帶到靈堂送他最後的一程。
「是她了…」
「真的嗎?」
「噁心死了…」
數落聲不停的出現,「別在意,RIN。」藍髮的青年用手掩蓋你的耳朵。
他的聲音像是快哭的似,他的雙手也在抖動著。
「RIN,LEN給了你另一次的生命…你不要為這些事在記憶中畫上不愉快的一筆。」
「你是RIN,我們的妹妹RIN。LEN的姐姐RIN。你要記著,你是RIN。就算你失去了記憶和情感也一樣。」
說到這句他的淚水落下來,打在你的髮絲上。
「LEN是笨蛋呢,帶了你回來又自己離開了。」
「哥,別哭。說好要笑著送LEN走的…」
「MIKU,你也別哭了…KAITO,你怎麼不做好榜樣?」
「姐,你也在哭啦…」


你無法理解他們哭泣的原因。
你想了解那個原因,於是你打開了那個人最後留給你的那個名為潘朵拉的程式。
那一瞬,你的眼睛流出了散熱用的冷水。
你的「心臟」開始疼痛。
「你」的腦子回憶起很多東西。



「生日快樂,RIN。」
LEN笑著的把蛋糕捧在你的面前,你從質材的顏色上判定出那只是臘製品。
「要求輸入指令。」
你本能的從發聲器播出句子,你可以看到他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點。
「蛋糕,看上去好吃嗎?」
「否定,這只是仿製品,並不能進食。」
他苦笑,伸出了右手輕撫著你那仿造毛髮。
「RIN不能吃,我也不會吃的,所以才會買仿製品的。」
在你和他相處的多年來他也真的除了必要的餐飲外不吃其他的零嘴。


他總是在笑,在最後的一刻還在笑。


「結果還是發病了。」
被他稱為兄長的人小聲的說著,他緊緊的握拳,聲音是用振出來的。
「和RIN一樣。已經…沒方法了。」
紅衣的女性抱著了他,他也回抱著女性,你看到他們的眼框都是濕的。
「姐,我是為了要保護LEN才去考醫生的…可以為什麼我到了最後還是什麼也做不了?」
「不是你的錯,KAITO…不是你的錯…」
「對吧,RIN…」
她哭喚出來,像是徵求你同意的叫著你的名字。


「MIKU姐…哥和MEIKO姐呢?」
「她們在外面喔。LEN,別說話了…你要好好休息喔。」
綠髮的少女看著虛弱的弟弟,強抖精神的說著。
他載著氧氣罩,手上打著點滴,臉上還是那溫柔的笑容。
「姐…我想見RIN…」
「可是她會干擾醫療機…」
「我的身體我自己很清楚,讓她進來…」
少女打開了門,她把你推進去,自己則離開了那個空白的房間。
「RIN,和他道別吧。」
她小聲的念了一句。

「RIN…對不起…RIN…」
他向你伸手,你不懂得去握著那只手,只是任由那只手掛在半空。
他沒怪責你,他只是輕聲的叫你坐到床沿去。
他比你記憶中的更為瘦削,臉色比你記憶中更為蒼白。
那時你不知道那是澀死病人的樣子。對,你什麼也不了解,什麼也不明白。
「對不起,我強把你喚醒。」
「對不起,我不把心賜予給你。」
「對不起,因為我怕你會恨我自私。」
「對不起,我得留下你走了。」


「謝謝你,RIN。謝謝你…」
他眼角中流下了晶瑩的淚水。
「謝謝你愛我。謝謝你到我死也不離開我…謝謝你回到我的身邊。」
他的手輕撫著你的面,同時你收到了一條聲音訊息。








「LEN是笨蛋,我才不可能恨你呢。」
「從小到大都是LEN在遷就我…就連我最後的願望你也實現了不是嗎?」
散熱用的水不停的流出,這是身體已成機械的你的淚水。
『LEN,就算死了我也想留在你身邊喔…』
你在臨終時說的那任性的戲言,他努力的為你實現了。

所以你「存在」在這兒。

「我愛你,LEN。很愛很愛…」
你想到了LEN喜歡你的歌聲,你閉上眼睛,默默的唱起歌來。

「アリガトウ…この世に私を生んでくれて…」
謝謝你把我再次帶回你身邊,LEN。

「アリガトウ…一緒に過ごせた日々を…」
謝謝你不厭煩我什麼也不明白什麼也不了解,讓我留在你身邊。

「アリガトウ…あなたが私にくれた全て…」
謝謝你愛我,我死後你死前一直直愛我。

「アリガトウ…永遠に歌う」
LEN,你聽到嗎?我為你唱的這首歌…







「RIN…?」
歌聲由你的口中唱出,那不是你唱的,可是那是從你口中發出來。
你看到他眼中湧出更多更多的淚水,他臉上掛著的是比你看過的更加更加幸福的笑容。
「是嗎…你是這樣想的喔。RIN…」
他安心的閉上眼睛,眼角還在分泌出淚水。
你唱完後安靜的坐於床沿,一聲不發。
「RIN。」
他輕聲的收喚你的名字,就像是至寶一樣。
「要是你想知道這一切的話。回去打開我電腦中那叫潘朵拉的程式。」
他靜靜的躺著,像是想到什麼的他向你說了一句話────「RIN,謝謝你生為我的姐姐,謝謝你願意和我相愛,不用再多了,你給我的已經很足夠的了。」
他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安穩的,含笑的離開了。







「LEN…」
你的身體發熨,你明白是因為你經由「哭泣」這個行為把散熱用的水份都流走了。
機械過熱會損壞,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你完全不害怕。
怕什麼?你想。你早就死過一次了,還有什麼好怕。
第一次,你得離開LEN,所以你不安。
這一次,你可以到LEN的身邊去,所以你不怕。
「LEN,謝謝。」
最後的一滴「淚水」在你發熨的身體上蒸發,你感到眼前一黑。
這次,真的可以再會了。以「人類」的身份。





「他們都是帶著笑的。」
KAITO輕聲的對他的姐妹說,臉上是有點不捨的笑容。
「他們現在一起很幸福的了。」
MEIKO慢慢的把花放到那相遇的墓碑上,言語中充滿著信心。
「喔,那是當然的呢MEIKO姐,他們現在永遠在一起了嘛!不是嗎?KAITO哥!」
MIKU大笑著,不必要哭呢,她的弟妹在那一面可是活得很幸福。
一定一定,非常的幸福。



後記:
ココロ+ココロ.キセキ的MIX…
在我心中的故事是這樣的了,雙子配對我來說吸引力是無限大的。
在個人的想法來說,人心要由零開始製造是幾乎不可能的。
就算是天才也得花上一生的時間,結果就變這樣子了。
這裡的心是一個程式,可以把在RIN生前儲存的感情和記憶提出,而RIN死後的記憶是儲在腦中的表層,容易讀寫的。
生前的記憶在比較深的層面,當LEN有能力去提取時,他又怕RIN會恨他而不敢動手。
到聽到RIN的歌聲,知道RIN不恨他時,他才敢告訴RIN有這程式的存在。
所以程式才叫潘朵拉。
對LEN來說,災難就是RIN可能會恨他,而在盒子中的希望當然就是可以和「再生」的RIN相處。
LEN的軟弱是出自愛,所以大家不要討厭他吧…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果還是在檔子中過了近一整天。
COS出了三分一場,而且有一本是不完整的ORZ JIN不適合要蓋印的場合出(遠目)
很神秘的前一晚還睡不著打文(樓下那篇)開通車當天完全不打瞌睡…看來我是HIGH過頭了
回到家中睡了4小時又醒了睡不著又另一件事ORZ

9點多10點到會場
穿梭巴好可怕所以跟蕃薯們一起打的過去。(其實也只是短一點點)
到會場後我,日青,蕃薯和誠老師先入場把玩檔子。
LAM本子成本價嚇到我了,還敢說只賣給20元
結果在女性會議一秒後40出售,雖然還是虧本。
把檔子玩弄好就和日青奔去掃本~
原本穿好外套但是入場出視不了印,就脫掉入場。
還是決定裡面有穿ORZ
掃完身上只有十元=A=跑回檔子去不久就有電王的舞台了,位置所限只在他們跳起時看到一點…

檔子最好賣的是偽和果子和LAM的
本子也賣不出,倒是很多人拿上手說一句小說來的!就丟下。
作者在你旁呀,小心點說話好不好。
忍不了男子們拿上手說丟下所以加了紙條
第一版沒圖
之後不停加波利。






最終版。
不過作用不太。



欠揍的某位又來揑我,不過揑不到XD






這是收檔前的景象,重點是壯男三十元一個三十元一套。
對不起我出賣你了過美XD



這是買回家的東西。



4但餅乾!味道一般不過好萌(Y)



因為拿25本過去23本回來,所以手臂很痛。
小聲多謝指出我不是排錯版是釘裝出錯的那位小姐…ORZ
我又多學一樣東西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套用家族文的設定,並非系列中的一文(遠目)
獵奇有(?)黑暗風走向。











撲鼻而來的腥味,滿眼的鮮紅。

倒於血泊中的是流有他們血統的孩子們。

但丁張口,但無法振動聲帶發出一絲的聲音。淚水完全不受控的流出。




站於血泊正中央,一手拎著只剩下一絲氣息的兒子髮絲的人正是他的兄長,也就是孩子們的父親。

「你哭什麼?但丁。」

維吉爾輕踢了一下被砍下的女孩的頭部,用平靜的口氣問。

「為了她?還是為了這小子?」

尼祿早已失去了意識,但由身上的血痕和臉上的淚痕看來,他有經過反抗,而且女孩也是在他失去意識著喪命的。尼祿很疼愛妹妹,不是嗎?

「為什麼…為什麼?」

但丁只能重復著這數個字句,為什麼?他們可是…

「因為他們妨礙我。」

維吉爾說罷,利落的用閻魔刀往尼祿的頸項畫下一刀。

「住手!!!!」

啪。

血液連同身軀落下,維吉爾厭惡的把仍被自己抓住的頭部甩開。但丁跪了在地上,淚水如同斷了線一般的落下。

「是我的孩子又如何?不也只是別人嗎?」

維吉爾慢慢的步向但丁,半跪在他的面前,把唇靠近他的耳朵,輕輕的耳語著。

「只有你是和我一體的,你只屬於我一個人的。」





其後,最強的惡魔獵人於這世界上消失了。在不知多少年後,這個國家多了一個傳說─────在密林中在一座種滿了曼珠沙華的大屋,裡面住著一個銀髮碧眼的紳士和一個和他非常酷似的人偶。當一有人來到的時候,人偶會落淚,而那一位來到大屋的人類將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後記:再次重伸只是套用家族文的設定。不是家族文的結局。
我的腦袋一定是出了問題…為什麼會那麼黑的…尼祿,哥哥,但丁我對不起你們TAT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但丁於初會中造了??炒麵 ??請用英文小數輸入
  • 請輸入密碼:
事源是半年前左右老媽給我去算命,結果是本年度……嚴禁參加紅事。
八月尾的現在………
先是外公生日,不可以上去和表弟表妹玩吃飯。

昨天,小舅母生了小表弟。
今天打著九號風,老媽和老弟去看小表弟…(老妹太小,老爸想看奧運…)
我又不能去(反枱)
表妹今天有去看媽媽…(泣)
我要和正太蘿莉玩……T口T
滿月酒又不能去…
小表弟…我什麼時候才可以親眼看看你…T口T
恨死算命先生了ORZ



舅父SEND來的…如可愛…T口T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宣傳頁
價格暫定hk15元正,cw26檔位為Q5連燒檔。
預訂開放至CW前一天。跟貼留言。

本子名字:灰色的祈禱
大小  :B5右開
頁數  :42
內容  :清水向
字數  :約一萬字

很抱歉是沒有插圖的ORZ

通販可,海外通販的話可能要郵寄金錢…
要預訂預留通販請於會客室留言。現在主要的目的是預計要印多少…
因為只印小量(20以下)所以如果是要先留個言會比較好…(遠目)

留言格式如下:
姓名:
E-MAIL:
取本方法:本地(香港)通販,CW26即場,海外通販
預定數目:



最後是試閱。

---------始曲--------------

那天放學但丁偶然的看到街頭有人在彈奏結他,本身只是想試試的,結果就沈迷下去浮不上來了。學了三年後他們升上了高中,在友人的推薦下結成了樂團,又在偶然的情況下遇上了比他們小一年的鼓手尼祿 , DEVIL MAY CRY就是這樣組成了。

原本只是為興趣而組成的樂團卻意外地大受歡迎,不少制作公司也想招攬他們成為旗下樂隊,可是維吉爾都一一拒絕了。

「高中生的職責是唸書,出道什麼的三年後再來吧。」

被維吉爾的氣勢壓倒的制作人們也真的乖乖回去,不過但丁總覺得在三年後維吉爾會再請他們四年後再來。
維吉爾是一個認真得可怕的人,但丁時常也感到他願意成為DEVIL MAY CRY的琴手和作詞人是一個奇蹟,可是這會長久嗎?

維吉爾一定會考上一流的大學,然後在一流的公司工作。那時他還會兼顧DEVIL MAY CRY的事嗎?


-------初會-------------

尼祿靜靜的躺在草地上。自從來到日本後,尼祿就一直感到無聊,學校的校規比他的祖國嚴謹,而他最喜歡的搖滾樂於日本也不是隨處可見。

他沒有想向把他帶離祖國的義兄和義姊抱怨的感覺。那兩個人真的把他當成真正的弟弟一樣,搬來日本也是因為工作的關係。要是向他們抱怨的話也真的太任性了吧。

「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我樂一樂呢…」

他遙望天空,映入眼簾的盡是一片蔚藍。青空下的陽光很舒服,它靜悄悄的把尼祿引入了夢鄉。

------灰色的祈禱----------
「回房睡。」
維吉爾輕輕拍了但丁的頭,現在是十月中,天氣已經開始轉涼。但丁現在穿的是學校的制服,而且沒穿外衣,所以正確一點來說就是只穿了一年薄薄襯衣。
現時的溫度是…攝氏十八度。氣溫非常舒適,要是在穿得足夠的情況下。

但丁明顯就是穿衣不足。只是在維吉爾要求他回房睡的時候他已經打了三個噴嚏。嗯,笨蛋不會感冒果然只是迷信呢。

維吉爾微鄒眉頭,一下把自己的外衣脫下蓋到但丁的身上。最後再把他推到房間中。

「喂!維吉…」
「飯我會自己煮,衣服我洗完澡就會換,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有了。」
想用來反抗的理由都給兄長說光了,但丁也只好認命的步向房間。

「乞嚏!」但丁在途中又打了幾個噴嚏,他心虛的摸了摸鼻子,身為主音要是因為感冒而出不了聲可不是一句抱歉就可以了事的。他趕快地穿回保暖的衣服,鑽進被窩中。

----------------------------------------
大約是這麼上下了(天音:怎麼都好像是不太吸引的東西)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續不愛


1.
アイシテル ツナヨシ

九個音節清晰的進入了青年的耳膜中,那個已經不存在的聲音,說著那不曾說過的話。青年栗色的瞳孔現了一瞬的苦澀,他微笑的向著面前的墳墓低喃了一聲:「可是我…不愛你。一切都留給下一代吧,骸。」

也許是超直感的關係,綱吉心想。一切都只是感覺到,他,不會回來。這些只是音節,不是句子。這九個音節只是向被稱為『愛』的這個感情告別的儀式,不是告白,也不是什麼愛的句子,它只是在說,一切都完了,一切一切都完了。

2.
綱吉會夢到骸,不只一次,只要是心情比較差的那一天就會夢到。那不是美夢,但也說不上是惡夢。他總是會一鼓腦兒的把他心情差的原因都歸咎於他對他破口大罵,而骸,也只會在那兒安靜的由綱吉打罵。

每次綱吉醒來都發現枕頭濕透的。

3.
兩年後京子懷了孩子,檢查的結果是個女孩。他的忠犬獄寺高興得不得了,高呼著彭哥列有後了萬歲!背影是他和戀人的養子不滿的面容,原因是獄寺因為這件事忘了他的生日。

綱吉在當天晚上輕聲的和京子說著:「是女兒的話就把庫洛姆的兒子招贅吧。」
京子輕笑著,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的了,她回話,那個人一直都在你心裡,不是嗎?
妻子居然知道這件事令他抖擻起來,心中無疑的湧起了罪惡感。
「就算如此我也愛你,我不會反對的。」
京子面上那一零一號的天真笑容,從何時開始,成了一重負擔?
「對不起…京子…對不起…」
那一晚他抱著妻子哭了一整晚。

3.
正如檢查的結果,孩子是個女生。她被起名為澤田九音,命名的正是她父親本人。
這孩子就如同他當天以超直感聽到的那九個音節一樣,宣告著他和骸之間的終結。今天起他會是京子的好丈夫,九音的好爸爸。他不會再是那個愛著骸的綱吉。

4.
孩子一天一天的大,也就長得越來越像綱吉。
「爸爸,爸爸,你喜歡這個叔叔嗎?」
小小的食指指著庫洛姆為他和骸拍的合照,心中有某一種東西破蛹而出,手在抖動,淚於眼中不停的打滾。

綱吉結果還是騙不了自己。

他還是忘不了那一晚,他到最後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六道骸這個人。

「爸爸有那兒在痛?」
女兒天真的聲音於這一瞬變的無比的刺耳,他可以做的只有整抱著女兒不停的流淚。

5.
「久遠身上沒有流著骸大人的血,BOSS。」
九音出生那天庫洛姆無比認真的說著。
「就算是再像也是如此,他和骸大人沒有任何的關係。這樣,也好嗎?」
庫洛姆的丈夫不是黑手黨的人,而是一個和彭哥列有來往的政治家。不是她身邊最親近的犬或是千種,因為那兩人其實一直在交往,他們不言於聲可是他知道。的確有不少同盟也表示希望能夠和庫洛姆成婚以加強同盟關係,也給他一一的拒絕了。原因只是單純的因為骸討厭黑手黨而已。

骸就算失去了身軀,他還是可以左右你的決定。

「啊啊,只有微少的關係也好。我也想和他有一點兒的關連。」
「就算令女兒不幸也是?」
「你的兒子才不會是那種爛男人喔。」

那是莫明的自信。真的真的,就算只是骸他半身兒子的妻子的父親,他也想和他有一點兒的關連。

6.
「小姐!小姐!您想到那兒去!?」
銀髮的青年快步的追上前頭的啡髮少女,引起了對方異常不滿的反應。
「那兒也好!我才不要和那個什麼前霧守半身的兒子訂下什麼婚約!」
「您最少也說是現任霧守的兒子吧,小姐…」
回應青年的這句話,少女立刻回頭,用橘色的雙眼望著青年。
「父親不是因為那個人是庫洛姆小姐的兒子才要我嫁給他的。」
她就像是忍耐著什麼的似,咬緊下唇,緊握拳頭。
「父親是因為他是父親所愛著的前任霧守-六道骸半身的兒子才希望我嫁給他的。天,六道骸一直都佔據著父親的心,我和母親加在一起才有一個他重要。」

「你說我會想嫁給他半身的兒子嗎?」
她的聲音抖擻著,名為天的青年啞口無言。

7.
天可以體諒小姐的心情,但要是不把她帶回去,他那個隼人父親可是會用炸藥把他轟飛回日本的。
「總之小姐,您自回去吧!向首領說的話他一定會理解的。我和老爸也會幫口的啦…」
「我是不會回去的了!你回去跟獄寺先生說吧!山本先生會保著你,最多也只是會飛到西西里不會飛回日本的!」
「小姐……」
無視青年的哀嗚,少女自顧自的向前走。

「喂啊?這不是天嗎?那這位不就是…呼呼,我可以告訴獄寺先生嗎?」
在他們眼前出現的是身材高瘦的藍髮少年,紅藍的異色瞳更是進一步突出了他的氣質,他輕輕的牽起少女的手,烙下一吻。
「初次見面,彭哥列的公主。九音小姐。」
面上出現了紅暈,面前少年的長相出色之餘,性格又不錯。九音於這一瞬覺得和他共渡一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好像玩得很高興呢,久遠。」
Kuon?天好像很久沒叫過我的名字呢?九音想。
「才沒有呢,天。這是禮儀,禮儀。對未婚妻的禮儀。」
少年笑著回話,九音感到自己的腦袋開始當機,千萬不要告訴我這想法是事實…

「我叫久遠.達爾達洛斯,霧守-庫洛姆的兒子,你的未婚夫。」

九音於這一刻咒罵上天,怎麼父女的喜好會如此的相似。媽的,她墜入情網了。

結果兩人是手牽手的回到會場去的。

8.
「一切都照你想的前進著呢,蠢綱。」
「有一件事不同呢,reborn。」
他向著女兒和未婚夫那甜蜜的笑容,淡淡的說著。
「九音她,不但告訴我我和骸已經完結,也一直的告訴我,我還是很愛骸。」


後記:
明明是悲文…一到子世代那面就變歡樂了…媽的…(泣)
孩子們的名字如下:
澤田(sawada) 九音(kuon)
山本(yamamoto) 天(ame)
久遠(kuon).達爾達洛(Tartarus)
天是養子,名字明顯是山本改的,用了兩秒時間(喂)
而九音和久遠只是單純的想玩文字遊戲orz
久遠的名字有暗示他像骸(咦),久遠=永遠=永生=輪迴(好勉強orz),Tartarus是冥界最深處=地獄的盡頭(也很亂來)。
順便一提本文天21歲,九音16,久遠18。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是時間要開會了。
又得去新界嗎?問我cw去不去…總不會是在cw當天開吧囧
不論是會場開還是不給我去也不要T口T

有關某件事的發展我已經進入了無言的狀態,我不會浮水去解釋,只會基於友情私下提醒。
嘛,我不是當時人,就讓我沉靜下去。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某位也有完TO系列的同學於MSN上找我,說自己在玩TOV。
好想玩啦我(淚)向他表示暫時放棄等移植時<------家中有PS3
他:(360)剛降價了XD
我:ORZ

剛降我也沒錢買吧…(泣)
最快都要用利是錢…(淚死)

他:蕭邦也沒出,等吧
我:也是我想玩的…
他:還會出FF13喔XD

你太了解我了同學!為什麼你說出來的都是我很想玩的GAME!?
還是我們其實是同類(TO飯)所以玩那方面的喜好相同?

總之,你的說話好欠揍…
我好想敗360…(泣)
上某某CC/LL家中也是辦法,不過沒爆機用的車錢就夠我敗機了吧…(汗)
來回30~40啦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補回了封面給印刷店,明明說會聯絡我不知聯到那兒去…
喵的,我好擔心…(泣)
要是因為這種蠢事開天窗就囧大了…只好等他們聯絡吧…

今天買了出P3用的箱子,可是…
怎麼我決定出外才會發現爆炸品的…
去的時候還好,只是封了兩條行車路。
衝過去就是了。
回來的時候才糟糕…
兩條行車路加上兩條行人路和十字路口,再加上數個地鐵出口。
到達了要問警察才會行的地步…(淚)

結論,我好像把我家的地理位置爆了出來,而且今天不是我的幸運日。= =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很慢ORZ
先貼上半吧…


以下是規則:

1.首先打開播放程式(iTunes, Winamp, Media Player, iPod, Foobar等等)的音樂媒體庫
2.調到隨機播放模式
3.播放
4.每個問題的答案就是當時播到的那首曲目
5.答下一個問題的時候,按下一首歌
6.不准作假!

01.片頭音樂
クフフのフ~僕と契約~(六道 骸)

但丁穿著名為草裙的衣服,裸著上半身,用力的扭動他的纖腰。
維吉爾沒好氣的看著這美其名為契約行為的蠢事,另一方面則是在想著這惡魔的笑聲為何會這麼古怪。不,這只是一顆有魔力的菠蘿而不是惡魔吧。

一點也不片頭…骸大人你一出現就KUSO了ORZ

02.天亮睜眼
玉置成實-Brightdown

但丁張開雙眼,天空仍舊蔚藍。
維吉爾不在身邊,可是他知道,只要向前就可以找到他。
不停的向光前進,奇蹟總有一天會發生的。
我們還活著不是嗎?
他下床梳洗,他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夢想總有一天會實現的,對嗎?維吉爾。

感性的但丁。
驅魔人但丁(菸)

03.入學第一天
Stephanie-Friends

但丁走進大學的校園中,他想念他的兄長。
自父母過身後他們被不同的人收養後就再沒見過面了。
維吉爾說過他們不會是一個人的,因為他們是雙胞胎。
他看著系上的同學名單,沉靜的想著,沒問題的,我們約好了一定會再見的,在心中的那個約定沒有淡忘過。
「咦?」
那個名字映入眼睛,他含笑的在心中高呼。

奇跡是會發生的。

好有片尾FEEL…因為本身是00的片尾ORZ
 
04.墜入愛河

青空のナミダ-高橋瞳

魔界沒有早晨,有的只是無盡的黑晚。
對年幼的吉爾來說,他的光芒就只有弟弟在他記憶中的笑容。
但丁是在哭嗎?母親不在了,他又不在但丁的身邊。
無論有怎樣的命運等著他,也可希望可以回到但丁的身邊。
他唯一最愛的弟弟的身邊。

嗯,終於有一題是哥哥視點的了…

05.戰鬥

本気の嘘-織田かおり

手中傳來的是刀劍冰冷的觸感,面上流著的是冰涼的雨水。
兩人也沒有移動的想法,就只是在互望著。
「你討厭我嗎?哥。」
先開口的是但丁,他盯著兄長的眼睛。
「我恨你。」
沒有一刻的遲疑,那是維吉爾早就決定了的事,連同句子一同出現的是蒼色的幻影劍。這是他這一生中說過最認真,也是最虛假的謊言。
「是嗎?」
「是的。」
「那我也最討厭你了,維吉爾。」
語終,兩人早已重新的架好了戰鬥的體勢,這戰鬥對他們來說很重要。
因為,

誰敗北就証明了這個謊言說得不夠認真了。

時期是三代M7…

06.分手

夢は終わらない~こぼれれ落ちる時の雫~-吉田由香里

「再見!」
但丁滿臉笑容的向著尼祿揮手,旁邊的維吉爾完全無視兩人的行為,自顧自的向前走,害得但丁一面驚慌的跟了上去。

明天再見。

對,還有明天嘛。又不是死別,會再見的嘛。

那麼愉快分什麼手OTZ是胡亂寫的我認(巴死)

07.畢業舞會

 -中林芽依

伴著優美的歌聲,他們起舞著。
「有進步吧!」
嬉皮笑臉的笑著,動作倒是正確無誤。
「還過得去。」
冷酷的字句表示的是欣賞,他知道的。
「那這是畢業舞會呢。下次就是,」
他吻上了舞伴的唇,面上是幸福的微笑。
「我們的專用舞會了。」

嗯,華爾滋希望ORZ

08.生活

光のシルエット-保志總一朗

但丁打開窗子,映入眼中的是朝陽,他看到他的兄長正在庭園中晨操著。
這是他每天的習慣,起來看一會兄長的晨操,然後再次進入夢鄉。
他喜歡兄長喚他起身,也喜歡看著兄長晨操。
所以看完就睡回籠覺吧!他躺回在床上,閉上眼睛。
這樣只要一張眼便可以看到維吉爾了。

傳說中的少女但?

09.精神崩潰

やさしい両手-三谷朋世

那雙手曾是那麼的溫柔,那個人曾是那麼的愛他。
但丁半跪在地上,雨﹑雨﹑雨,天氣是雨。
不會的,不會的。
他這樣的告訴自己,這個人不是他的兄長。
那個引起他們鬥爭的吊嘴就靜靜的躺在那兒,事實就在他的眼前。
我殺了維吉爾,我用刀子刺穿了他的身體。
他沒有看到屍體,也沒有證據證明兄長的死。
可是他確實的用刀子刺穿了兄長的身體,他傷害了自己一直在找尋的人。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像是跳針的唱機,他不停的重複。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他的世界破碎了,他不停的哭泣,不停的道歉。
向誰?他不知道。

偽一代,比較滿意的一篇。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喵的…我原來一直也把CW的日子弄錯了ORZ
今年不是8月最後的星期日呢(大囧)
還好東西都七七八八了ORZ

還好今天去送印了…明天補回封面封底就OK。
然後明天要去買出P3的東西…



弄完這些CW我還有錢敗家的嗎…(海帶淚)
很有可能本子賣出了錢轉頭就給我拿去買本了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說過我不萌真人的,我對三次元的男人沒什麼興趣。
可是現在要改口的…我只萌三次元的日本男人(用力巴)
Q的數馬和電王的良太郎太萌了…ORZ

說真的在我眼中男人的長相看上來都差不多…
對我來說真人要帥就倒不如帥在性格。
其實良太郎和數馬也只是剛好性格點中我萌穴吧…
長得可愛也是事實…U良很帥沒錯…
不過友人說長得很讚的人我倒是沒什麼感覺,在曼谷機場中已經証明了。


我是二次元的住人…(默)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6 Wed 2008 03:01
  • 炮灰

明明和我無關的…
卻被翻舊帳成了炮灰了…(菸死)


前天老弟放榜,成績可以說是一團糟。
只有三科合格,有4分。
想當年我也只是抄了一科嘛…那時很想在那個sir前拍拍屁股說我肥了(喂)
老爸老媽當然不高興啦…老弟又不鳥他們…結果就燒到我那兒去了…
說我不上中六害他不努力讀…關我屁事喔= =
那傢伙打online game又不是我教的,我又不好online game的說…
總之家庭關係緊張,然後我又拉肚子了=3=


嗯,要是ive的後補學位選不上他可以怎樣呢?
外國升學只有4分也考不上吧(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衣服完了之後是道具…
明天一定要完…
時間不是問題,問題是我那奇差的手工。

星期一要開會,星期二我想都是不去的了…




媽的我印不了東西點印通知信來交三級考試費…
看來明天要大工程地把praint搬到老弟那兒了…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